书趣阁_笔趣阁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七章 千里眼与遮掩天机 天女之躯与趁人之危?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七章 千里眼与遮掩天机 天女之躯与趁人之危?

    不死灵药。

    实际的本质乃是高级血统强化素材,服食下这份灵药,服用者的生命形式就会极尽升华,最终锁定为「天女」的模板。

    既然是限定天女,没有对自己的性别有什么不满的顾墨,自然就不会考虑自己使用这东西了。而且这份灵药只有一份,那么不管怎么样,  自然都是让桔梗使用,才是最佳选择,桔梗的实力提升也是他受益。

    毕竟巫女是目前唯一的固定队友……

    希里自然是不算队友,一是因为还不能够稳定,这只是她第一次开门并且跟了过来而已,二则是因为猎魔人少女的战斗力还不够出彩……

    顾墨的考虑是让她以后作为领航员的定位,就像是狂猎的领航员那样,专门负责定向导航,精准打开通往其他世界的传送门。这可谓是战略意义的定位,  至于战斗的话,其实真的不需要。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希里能够留下来,并且和他建立长期合作关系,还得成功的挖掘出自身所继承的上古之血的完整天赋的前提上。

    而回到现实之中——

    巫女在他的催促之下,终于是服用下了那份灵药。

    效果自然是立竿见影的。

    下一刻,她的身体就慢慢的违背了重力一般悬空而起,停在了距离地面数米高的位置,仿佛有着无形的力量托起了巫女的身姿。在桔梗的身后,那宛若黑绸般的发丝流水般绽开,极具质感的荡漾着,如同是在水波之中摇摆。

    犹如是半空中有一个无形的秋千,让她能够轻轻的端坐其上。

    然后,  开始有着光芒透体而出。

    从她的指尖,她的肌肤,甚至是她那黑缎般的长发,  柔和的光在一点一点的满溢而出,那是清冷如同月华一般的光辉,  并不闪耀夺目,也不显得刺眼璀璨,最终如水一般的月华淹没了整个木屋。

    在这个过程之中,巫女似乎在认真的体会感受着什么,并不惊慌也不痛苦,最后她只是深深的看了顾墨一眼,在月华彻底淹没整个房间的封闭空间前的一刹那,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怎么变成了发光人……

    顾墨心里这么嘀咕着,不过却也能够敏锐的察觉到,巫女似乎正在存在形式的层面上发生着某种升华……

    这到底是在原本就存在的形体上改造,还是只保留最根本最本质的“灵”,然后从零开始的塑造新的形体?他一时间也无法确定,因为视线被月华彻底淹没的同时,就连精神力也被某种奇异力量直接弹开,也许是狗系统的规则力量?

    接下来……

    就是令他都有些无语的漫长等待。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大半天的时间,期间希里也做好饭并且过来询问了一次,不过顾墨找了個理由打发了猎魔人少女,  待在屋子里没有出去,  自然也没有让人进来。

    希里只能够有些郁闷的自己一个人吃起了午饭,  同时心里也是更加好奇,  这两人是在屋里做些什么……不过也就仅仅只限于好奇了,她还是很有分寸的,倒也没有想要去搞个清楚的想法。

    毕竟人有秘密很正常,她自己也会有些不想要让别人知道的事情,这种情况下硬要不识趣的凑上去的人,自然是不讨好的……猎魔人少女也看得挺开的,也没有什么被排挤孤立的感觉,想都没往这方面去想。

    大家认识的时间也不长,如果不是这段时间的相处,那么距离熟络起来,成为朋友都还有一段距离。

    既然还是一般的朋友,那么自然不能够埋怨对方不和自己交心交肺,毕竟希里自己其实也有所保留来着。

    所以她吃过午饭,活动了一下身体,干脆拿着银剑就在小山谷里面温习起剑术来……幼时在凯尔莫罕的生活经历,让她接受了猎魔人的部分训练,而且血脉之中的魔法让她不需要基因突变也能够达到猎魔人的身体素质。

    尽管现在开始尝试触及更高层次的力量,但是希里也没有轻易撇下这些日常锻炼,仍然是保留了好习惯。

    如果没有办法掌握新的力量,她至少不能够丢掉目前的吃饭家伙。

    …………

    ……

    在不久之前的乌鲁克。

    经过一场看似轰轰烈烈,实际上无人伤亡的战斗或者说打闹之后,以入侵者的狼狈落荒而逃而落幕,而乌鲁克王所在的宫殿上方,天花板和穹顶却是被开了一个大洞,能够直接看到天空。

    地上满是建筑物的碎块,断裂的屋梁横亘在地面上,外面的乌鲁克士兵们惊魂稍定,而祭祀们也是一脸无奈的表情。

    只有王座上的那个青年,有些疲惫又有些恼火的看着自己头顶上方的那个大洞,冷哼一声:“嘁,果然再怎么不济也终究是女神!普通的魔术压根无法动她分毫!跑得也太果断了……”

    下一刻,他重新将目光看向殿下的几人:“算了,也罢,继续工作吧,浪费了不少时间……梅林,继续说说你那边的进展吧,有把天命泥板带回来了吗?”

    “没有,那边也扑了个空。那东西不在西侧的杉木林里。”脸上仍然挂着飒爽的笑容,像是邻家大哥哥一样的魔术师抱怨着,“我觉得与其让我这么一次次出去寻找,还不如王你先好好的认真想想,到底把它放在什么地方了。”

    “本王忙得很,没有那个回忆的时间,你只要服从命令就可以了……”王座上的青年脸不改色的说道,丝毫不觉得是自己的问题。

    “这个我的确无法反驳,王你的确太忙了,继续这么下去的话,搞不好会过劳死……”梅林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虽然脸上还是那副轻佻的笑容。

    “……”

    “……”

    来自迦勒底的两个少女,人类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以及盾之从者玛修,这个时候都是忍不住的嘴角抽搐,觉得眼前这一幕有些太过魔幻,明明前一分钟还在和突然冲进来打砸抢的女神大打出手,后一分钟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重新开始工作了……

    甚至不仅仅是吉尔伽美什王和梅林两人,就连那些被惊动的乌鲁克士兵,乌鲁克祭祀们也是如此,他们悠闲的跑了回来,回到自己原本的岗位上,完全不需要命令,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

    想必伊什塔尔大人的袭击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吧。

    不过也终究是跨越了六个特异点的御主和从者,心性还是有的,她们镇定冷静下来,终于抓住一个机会,趁着王座上的青年与魔术师的对话结束,上前一步想要说明一下自己等人的身份来意。

    这本该是第一时间说明的,不过当进入宫殿的时候,这位乌鲁克王者忙得不可开交,堆积如山的政务本来就处理不过来,前线的战报更是一份接着一份,令人目不暇接。

    而等到好不容易有了个空隙,那位女神大人又冲进来打砸抢,又是一番令人无语的战斗……

    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不用了,本王大致知道情况了……”藤丸立香才刚刚开了个头,吉尔伽美什就一脸不耐烦的喝道,打断了这个红发少女的话语,“你们退下吧,让梅林去带你们找个住宿的地方,之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没功夫搭理你们。”

    大概是认为王座上的青年是太过傲慢,而且不了解情况,红发少女顿时有些着急起来:“等等!王,您听我说,我们其实是从……”

    “谁要听这种无聊透顶的事情啊,蠢材,我知道迦勒底是什么,人理烧却、魔术王、圣杯以及特异点之类的各种问题也不需要你们给我解释一遍……”吉尔伽美什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

    “呃……”藤丸立香有些发愣,下意识的看向了旁边的梅林。

    “不是我说的,不过这种事情很好懂的吧。”梅林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没有为王解释过这种事情。

    “哼,蠢材才会不懂,本王既能成就万事,自然无所不知,没有本王看不透的事情。你们从哪里来,为了什么而来,这些事情就不必说了,就连你们的那个叫做灵基一览的东西里有着本王名字的事也很清楚……”

    吉尔伽美什冷哼一声,同时满脸不爽的盯着下方的红发少女:“真是令人火大,就凭这个三流御主,怎么可能有召唤身为英灵的本王的力量!”

    “……”

    “……”

    这下子,两个少女是真的惊住了,而在这个时候,她们才突然想起不久之前,梅林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惹来罗曼医生的指指点点的时候,所听到的那个关于最高位魔术师的说法。

    拥有冠位资格的魔术师全都拥有卓越的千里眼,而貌似眼前的这位吉尔伽美什王,就拥有看透未来的眼睛……

    她们现在才非常深刻的体会到,这到底是什么概念,这位生活在公元前2600年的古代王者,知道她们所在的时代的迦勒底,知道人理烧却的情况,甚至知道自己将会在遥远的未来作为英灵而被迦勒底召唤?

    卓越的千里眼真的已经看透了这颗星球的未来?

    “明白了吧,本王是在理解了一切的前提下,才会这么说的,本王不需要你们,这个时代也不需要你们,乌鲁克是应该由本王守护的城市,根本不需要借助伱们迦勒底的力量。”

    吉尔伽美什冷静的坐在王座上,以高傲的口吻这么说道。

    “他们迄今为止修复了许多的特异点,可以说是人理修复的专家,我觉得是时候相信一下第三者力量了吧?”梅林在一边插口说道,为迦勒底的人说情,不管怎么说也好,他还是希望能够集结所有力量来对抗这场灭顶之灾的。

    “你们一路到第六特异点为止的奋斗的确甚为精彩……但是本王说了,不需要,发生于这个时代的灾难应该由这个时代的人去解决。”吉尔伽美什似乎并不打算改变自己的想法,“但若你们无论如何都想为本王所用的话,就从打杂开始吧。”

    “打杂?”玛修愣了一下。

    “我明白了……我会证明给王你看的。”藤丸立香思维敏捷,立刻就一口答应下来,少女也是在心里嘀咕着,看来是一个傲娇的家伙,不过这种脾气的家伙虽然不好相处,又臭又硬的,但是总好过真的油盐不进。

    如果是铁了心的不想合作,那才叫一个难受。

    谷嗴

    “原来如此,是先要向王证明自己的价值吗?”迦勒底那边维持的通讯之中,达芬奇轻笑着。

    “但是应该怎么做呢……”玛修有些苦恼,说是打杂,但是不能够真的去打杂吧,怎么感觉这种情况很像是那些奇怪的rpg游戏——

    明明世界末日就到了,但就是没有人愿意给勇者无私的帮助,勇者还是要拼命的跑腿,去完成一个个麻烦的前置任务,才能够得到关键的情报或者道具,以此拯救世界末日……

    “那以打倒三女神同盟作为交换怎么样?”

    藤丸立香很是认真地思索着,紧接着小心翼翼的提出这么一个提议,反正根据从梅林那里的了解,目前这个特异点的主要问题,就在三女神同盟上。

    本来就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问题,就像是以往的那些特异点一样,无论最终boss多么强大可怕,终归都是要面对的。

    所以少女也不觉得自己的说法有啥问题,反正能够先声夺人也是好的。

    吉尔伽美什的反应先是沉默,然后就是放声大笑,差点儿要笑出眼泪来,接着就是毫不留情的嘲讽,毕竟如果那群女神真的这么容易打倒的话,现在乌鲁克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十二座要塞都市被毁掉八成,最后的魔兽战线仍然还在顽强抵抗。

    而迦勒底这边,就只有一个御主和一个亚从者,到底是有什么底气?

    “这个时代,被圣杯召唤出来,能够帮忙的从者基本都在王你的乌鲁克这里了,但是应该还有一位可以争取……”藤丸立香说出了她的想法,也是之前就和迦勒底那边商量过的计划,她才没有傻到就凭自己和玛修两个人就试着去刷高难本。

    “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吗?本王还以为你们妄想凭借这种程度的人手,就去挑战那群女神呢。”

    吉尔伽美什仍旧是冷嘲热讽,不过也没有反对藤丸立香的计划:“你们的想法倒也不错,不过那个家伙目前正与伊什塔尔厮混,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尚未可知,你们要过去的话,还是要首先对上伊什塔尔。”

    “啊?等等,那一位也是三女神同盟的吗?”

    藤丸立香愣了一下,那位仙人三个月前不是出手歼灭了兽潮,缓解了魔兽战线的压力吗?怎么这一转眼的工夫,就已经加入女神同盟里面去了?!

    难道是一位仙女?

    “蠢材,本王可没有这么说过,不过那个神神秘秘的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本王也不清楚其到底是基于什么理由而行动的……”吉尔伽美什沉思着,“而且也看不透,除了现在的这个时代,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在过去未来存在的痕迹。”

    “啊啊,关于这个我也试着去看了看,就像是一团幻影或者朦胧的迷雾那样,就像是用一个个谎言掩盖住了真相那样,无论怎么样抽丝剥茧,也永远抓不住被无数谎言掩盖起来的真相,完全看不到一点底细……”

    梅林补充说道,无奈的摊了摊手。

    “按照中国那边的说法,应该就是遮掩了天机吧,毕竟是仙人嘛……”达芬奇的声音从迦勒底通讯之中传来,似乎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

    ……

    回到艾比夫山这边。

    当太阳西沉,月亮悄悄爬上天空,绑票归来的伊什塔尔又来嚷嚷了一会儿才喜滋滋的拿着宝石回去……

    而在第一缕自然的月色洒落大地的时候,那使得虚室生白,淹没整个木屋的清澈月华才逐渐的收敛回去,巫女的身影方才重新出现,仍然有着雾气般的月华清辉萦绕身周,她紧紧的闭着双眼,长长的眼睫毛一动不动。

    黑色的极具质感的长发如同瀑布般散落,白皙的肌肤仿佛泛着月华般的光辉。

    这一刻的巫女真的就是一抹白月光。

    她身上散发的气息似乎和之前并无太大的区别,只是显得更为清冷,犹如天上的广寒明月,有一种远离人间烟火的空灵飘渺之感,在这种气质的影响之下,仿佛就连空气都变得凛冽起来。

    天宫之中的仙女……

    成了!

    顾墨心有明悟,不过却没有急着做些什么,依然是耐心的等待着。

    巫女长长的眼睫毛轻轻抖动,最终缓缓睁开了那双剪水双眸,秋波一样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困惑,就仿佛是从一场久违的睡梦之中醒来,不过只是转瞬之间,她就想起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空中坐起身子,她看清楚了自己目前的情况,心念只是微微一动,就轻轻的重新飘落在地上,在她身周那泛着月华的雾气光辉这才缓缓消散。

    “看样子是非常不错呢……”

    有着轻轻的拍掌声响起,顾墨轻快的笑着,眉眼之间都是笑意:“祝贺巫女大人喜提天女之躯,不愧是战国时代新女性,右手事业,左手家庭……对了,现在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有没有觉得自己神功大成了?”

    口花花的贫了几句,他果断的转移了话题,询问桔梗现在的感觉如何。

    “什么事业家庭……”

    有些疑惑的看了这人一眼,将刚刚的那几句奇怪的话语记住,桔梗也微微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自己的变化,紧接着又重新睁开双眸,表情稍微有些奇异的感觉:“说不好,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你说……”

    她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变化,这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感觉。

    外表容貌没有变化,但也仅仅是外表容貌没有变化,其他的一切已经全变了,再也不是之前的那个由灵骨和墓土烧制而成的瓷巫女,而是理应在红尘之上造化不朽,不老不死的天人。

    尽管刚刚像是沉睡了过去,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她也隐隐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水一般的月华彻底重塑了她的身体,那奇异的光辉化作物质的形体,从呼吸到血液,甚至是每一根的长发……

    都是那清冷月华的光质转化而来的,她就像是本质是一抹白月光,是获得了肉身的精灵。

    “不知道怎么说吗?那就只能够根据感觉来看了,之后我们再测验一番应该就能够确认下来。”

    顾墨捏着下巴,也是颇感有些头疼,但是也只能够选择这么一个方法。

    因为尽管已经成为固定队友,还为此给狗系统支付了不菲的手续费,但是桔梗并没有获得同样的系统面板,功能模块似乎没有在她身上加载出来,如此自然就看不到最为直观的数据了。

    “首先来确认一下,你现在的身体素质应该是有所提升了吧?我是指力量、敏捷、反应速度这些……”穿着青色道袍的青年认真的思考着,回忆着远在天国的神久夜曾经的表现,直接开口问道。

    天女之躯的表现还是挺不错的,即使比不得绝对的大妖之身,但是也接近大妖怪的人类形态,力量不逊色于犬夜叉,能够徒手接住铁碎牙的锋刃……那么桔梗目前的身体素质有着大幅度提升应该也是很正常的。

    “这个……应该是有的。”

    巫女轻轻的抬起自己纤细的手臂,静静的注视着自己的手掌,似乎在感受着什么,然后很是笃定的这么说道。

    “虽然还不能确定力气大了多少,不过我先前就算是通过灵力的技巧,也断然爆发不出这种力气来。”

    从脆弱的瓷巫女,一举跃升为天女之身,不亚于鲤鱼跃龙门一般的成就,“阙之所成兮,得应龙之伟力”。鱼跃龙门,过而为龙,不过者仍为凡鱼,这都已经不是单纯的质变可以形容了,完全就是飞升。

    而身体素质前后的巨大差异,自然不会被巫女忽略过去,她也是表情略显诧异,感觉到有些违和感。

    毕竟巫女之前的能力模板,和顾墨是非常类似的,都是专门强化了法术、灵力等方面的专长,但是身体素质方面却相对是弱项,如果不以灵力增幅的话,那么就真的是一个纯粹的弱女子。

    但是现在却不同,她的新身体是天女才能够拥有的身躯……

    而身体素质的极大幅度增强,其实还是附带的效果,真正的大头还在后面,譬如说灵力的突破性提升,惊人旺盛的细胞活性,以及因此带来的超速再生,不老不死,自然亲和……等等等等,这些都是天女之躯的血统能力。

    这种种的好处就连顾墨都看得极为眼馋,同时更加坚定了想法。

    虽然早就知道天女之躯的种种好处,所以神久夜才费尽心思要谋夺过来,现在这种情况也是预料到了的,但是……桔梗现在就连力气都要比自己大了!!

    所以无论怎么样也好,他也必须要好好谋划一下接下来的成仙大计,不能够单纯的直接加点了事。

    进行血统强化或者生命形态蜕变,这很有可能是一个补完不足,同时全面提升的关键机会。别的都不说,光是桔梗的身体素质一下子提升起来,如果换做他的身上的话,光靠升级的珍贵点数弥补,那是绝对不现实的事情。

    至于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他其实心里也没太多底气,只能够尽人事听天命。

    毕竟参考例子就只有那位异闻带之王的真人皇帝,但是双方的条件不一样,他这边有的条件,始皇帝那边没有,但是始皇帝那边有的条件,他这边也没有……譬如说顾墨这里有着另一个世界的成仙法,也有桔梗这个新生的天女可以参考。

    而始皇帝那边就是从扶桑树里解析了羽化升天之法,又有芥雏子那位仙女可以作为活体样本,才最终得到了成果……

    双方的起步与条件微妙地相似,而又断然不完全相同。

    只不过……

    顾墨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或者自己除了桔梗这个样本之外,其实也能够考虑一下从芥雏子那里入手来着,因为现在的芥雏子正和其他a组成员一起,被冻结在迦勒底用于灵子转移技术的筐体中。

    趁着现在她还没有清醒过来,迦勒底那边也懵然不知……

    他完全有可能趁人之危,拿到芥雏子的所有数据。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43938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