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十一章 谁在配合谁演出?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一章 谁在配合谁演出?

    “怎么回事?”

    不远处的木屋被轻轻打开,巫女从其中走出来,轻蹙着眉头问道。

    刚刚那位花之魔术师的把戏,她其实是察觉到了的,不过既然不是敌人来袭,所以就没有什么行动。但是现在不同,突然出现在山谷里的气息,  显得有些过于惊人,像是在山谷之中突兀出现了一个真空般的漩涡……

    大气之中的魔力都在向着那边汇流,从四面八方的汇集而去。

    桔梗自然没有办法当作不知道了,她也担心会不会是敌袭之类的情况,只是刚刚走出来,她就微微一愣,看着倒在凉亭之中的那个浑身血淋淋的少女,从头发到身体,半边身子的衣裙都被斑驳血迹染红。

    血迹其实已然干涸了,  但仍然能够看得出来,那是多么惨烈的伤势……

    这样的伤势,如果不是当初管制室大爆炸之后,所长当机立断立刻冻结了筐体设施,那么这个文学系少女估计早就……恢复如初了。

    断然不会被冻结那么久的时间,直到现在才被解除封印,并且还被直接灵子转移传送到了这個特异点之中来,她的模样也因为冻结的缘故,基本上维持在当初的管制室大爆炸的状态。

    “怎么回事?这个女孩子……从哪里来的?”

    桔梗走近凉亭,看着蹲在昏迷不醒的少女身边,  伸出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少女的脸颊的某人,有些疑惑的这么问道。

    “不知道,刚刚我还在这里和希里说着话,  她就突然掉下来了……”顾墨抬眸看向巫女,一脸义正词严的说道,  反正他本身绝对什么都没有做,  甚至本来的想法也只是琢磨着从迦勒底那边套份档案而已。

    而且发现没有办法之后,  也是果断的直接决定放弃了。

    不过那句话怎么说的?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大概是他目前也仍然是人类,即使是在这个世界之中,也是接入到代表人类集体无意识的这个庞大系统里面,所以有什么想法念头都瞒不过名为阿赖耶的“人类世界”防卫装置吧。

    而阿赖耶有所行动,自然也瞒不过名为盖亚的行星意志,于是……

    抑止力发动了。

    虽说这个世界的抑止力本来就是特色,比起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世界都要显得更为觉醒,更为活化,但是……这种情况还是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抑止力是以延长现在的世界为目的的无形力量漩涡,但是本质上属于某种方向上的修正力,因为是无意识,即使发生也不会引人注目,不会被任何人意识到。

    它只会在任何人都注意不到的情形下出现,在任何人观测不到的情形下,针对发生的现象发动。譬如说调整发生的概率,从而进入更好的世界线,就像是那个经典的因为一枚铁钉,葬送一个国家的故事那样。

    掉了一颗钉子,坏了一个马掌;坏了一个马掌,  毁了一匹战马;毁了一匹战马,输掉一场战役;输掉一场战役,葬送了一个王国。

    基本上就是如此,抑止力通过调整发生的概率,影响世界线的走向,一切都是以延续当前世界为目的。

    虽然顾墨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显然不可能是迦勒底那边的主动配合,所以大概也能够想象得出来,抑止力估计是调整了发生的概率,让世界线进入了更符合它们要求的走向,竭尽全力的增加拯救世界的胜算,回避灭亡发生的可能。

    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顾墨这么思考着,能够基于自己掌握的情报揣测个大概,不过这么看来,这个世界的情况还真的是特别危急,不是抑止力只派出一个冠位从者,而是只能派出一个冠位从者了吧。

    它们绝对不会在关乎生死存亡的问题上赌博,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可以额外增加胜算的机会。

    芥雏子应该就是这么被送过来的,虽然不知道在这个环节之中,她是属于那枚“铁钉”还是属于那只“马掌”,但是最终都要指向同一个方向——通过她的变化进一步扩大影响,从而毁灭那个“王国”。

    只是尽管能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毕竟刚刚也和抑止力有过短暂的直接共感,然而顾墨却肯定不会承认这是自己的原因。

    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他在这里和猎魔人少女说着话,这个女孩子就直接从天而降。

    略显怀疑的目光在他身上稍稍定格,巫女没说什么,收回视线,语气平静的说道:“我来看一看吧,你去我屋子里取药过来……”

    “不用不用,其实药物派不上用场的,也来不及发挥作用……她的体质严格来说和桔梗你差不多,都是属于天女一般的定义,不老不死只是寻常,这点伤势对她来说完全就是毛毛雨啦,等你把药拿过来的时候她都已经好了。”

    顾墨摇摇头,正在迅速吸取四周大气之中的魔力的少女,状态看似奄奄一息,其实好到不得了,现在更是基本上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这才过去多久?真是可怕的恢复能力。

    “这么了解……又是你认识的女孩子?”

    桔梗挑了挑眉毛,略微有些诧异的仔细感知了一下,发现地上这个双马尾少女貌似的确是有些奇怪,似乎和喝下了不死灵药的自己的存在形式很接近。

    天女之躯的特点和芥雏子的体质实在是过于相似,有很多方面的特性雷同,即使起源不一样,但是在这个世界大概也是会被划分到“精灵”之属。

    “啊哈哈,当然没有啊,我根本不认识她,而且什么叫做「又是」……”顾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同时露出一个状似腼腆的笑容来,伸出另一只手挠了挠脸颊,他总觉得桔梗童鞋的这句话似乎意有所指的样子啊。

    “她叫什么名字?”巫女语气淡定的问道。

    “芥雏子。”顾墨语气笃定的回答。

    这就是不认识?巫女轻轻蹙眉看着他,这个家伙貌似很多时候都没有自知之明的样子,而且一点儿都没有反省。

    旁边的白发猎魔人少女继续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听见这句话,刚刚旁听了这人与迦勒底的完整谈话的她,尽管依然有很多事情弄不懂,听也听不明白,只是觉得无比高大上,无比震撼冲击。

    不过有些事情她还是能够明白的,尤其在确认这个女孩子的名字就是刚刚讨论的那个芥雏子之后……这人绝对认识这个少女,或者甚至都不能够用认识一词来形容了,那叫一个了如指掌。

    “她要醒了。”桔梗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她仔细的观察留意着地上的染血文学系少女的状况,然后淡淡的说道。

    看来的确是没有问题,并不需要用药。

    “咦?好像是……”

    顾墨迅速反应过来,连忙收回正在一下一下戳着芥雏子脸颊的手指,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来背着双手。

    好浓郁的魔力……

    迦勒底应该没有这样的魔力条件,灵子转移是成功了吧……

    但是据说预设前往的时代也是公元2004年什么冬木市,被命名为特异点f,也不应该有这种浓郁的魔力……

    意志迅速凝聚起来,思考一点一点的恢复清明,地上趴着的双马尾少女的长长睫毛抖了抖,然后缓缓的睁开了双眸,并没有重伤垂死之人的那种虚弱黯淡,反而是皓若星辰,异常明亮。

    尽管不可避免的带着一丝迷糊的意味,不过也很快就收敛起来了。

    “……”

    “……”

    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周围,她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像是被吓到了一样,眼眸猛地瞪大,几乎是弹射一般的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护在身前连续后退好几步,拉开距离的同时无比警惕的打量着对面几人。

    某种可怕至极的魔力反应一闪即逝,就像是什么恐怖的力量差一点儿就要从这个双马尾少女的纤细身体里爆发出来,如同一座失控的巨大火山一样,不过只是短暂的瞬间,就立刻收敛了回去。

    “……!!”

    希里身体有些僵硬,觉得自己头皮发麻。

    只是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边上的青年和巫女,发现两人都是神色自若,顿时有些怀疑刚刚那横扫过去的诅咒气息,其实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来着。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

    身着淡白色的外套,与黑色的裙装互相搭配映衬着,双马尾几乎要垂到脚踝处的少女警惕的问道,同时也飞快的打量着四周的山谷环境,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凉亭木屋,相映成趣,似乎并非一处恶地。

    不过她仍然是异常戒备,毕竟第一次灵子转移实验刚刚开始,管制室直接大爆炸,紧接着她就和其他a组成员一样,都被冻结起来。

    她对外界的感知,还有记忆都停留在那个时候,虽然也多少明白是灵子转移途中发生了什么意外,但是更加具体的就不清楚了。眼下苏醒过来之后,就发现自己明显来到一个陌生的时代……

    不是预定好的目的地,明显时代也不同,甚至就连a组的其他成员也是一个都看不到……

    或许是因为记忆最后的那场意外?她这么想着。谷諧

    “我们是什么人啊,是这样的,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宇宙人,我是未来人,这一位是异世界人……”顾墨爽朗的笑着,看着眼前的双马尾少女,脑子一边迅速思索着,一边不负责任的随便胡诌起来。

    “……什么?”

    芥雏子白皙的脸颊上还染着血迹,但即使如此,她也仍然是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宇宙人,未来人,异世界人……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至于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现在是公元前2600年的初期王朝时代……不过如伱所见,这个世界就要毁灭了。”顾墨仔细打量着少女的神色,语气不变的继续说道,同时伸手指了指天空。

    天空的光带的轮廓,就像是接近大气层与星球轨道的巨大天体。

    一开始的时候,就连他都没有能够辨认出来,毕竟视线看着很像,感知力也不可能蔓延到那么高的地方,所以也是下意识的错认这是什么异星地带,直到后面才确认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危险副本。

    “世界要毁灭了……”心中一凛,双马尾少女下意识的循着眼前的穿着青色道袍的青年的指引,抬眸望向了天空之中。

    看见了天空之中,那与太阳交辉相映的光带轮廓,芥雏子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她自然也没有办法窥伺那包围整个星球的光带的全貌,但是因为本身和整个世界共享魔力的特性与敏感,却能够让她迅速确认那东西有多么可怕。

    魔力……

    无与伦比的巨大魔力。

    要怎么样才能够汇聚起来这等程度的热量,难不成是将整个世界榨干了吗?

    “自称魔术王的存在,将圣杯送到这个时代的这片土地,扭曲了这段历史,我们目前所处的世界已经从正常的时间轴之中分离出来,作为你们所称的特异点而存在……”顾墨慢条斯理的说道。

    紧接着,他端详着眼前的少女,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不过倒不是没有希望,如果我所料没错,姑娘你便是来自那遥远未来的迦勒底的人吧?正如乌鲁克的占星师们的预言一样,守护人理的最后的魔术师们……”

    “……”

    “……”

    芥雏子微微一愣,不过立刻就反应过来:“没错,我就是来自迦勒底的魔术师……”

    她心底稍稍的松了口气,似乎情况发生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不了解的变化,不过既然眼前这人有这样的认知,那自己自然要顺水推舟的承认下来,况且这么说也的确没错,自己的确是来自迦勒底的人。

    当然。

    只有芥雏子是这么想的……

    边上的猎魔人少女悄悄的挪开了几步,却是下意识的与某人拉开了距离,她突然开始认真地考虑,自己是不是要尽快提桶跑路比较好……

    …………

    半个小时后。

    清洗了一下身上的血污,芥雏子完全恢复了文学系少女的画风,白色外套配黑色裙装,长长的双马尾从两侧垂落,她轻轻的呼了口气,不过却没有立刻离开这只有自己一人的小木屋,而是沉思起来。

    那人的说法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关于这个特异点的细节也在之后说得很清楚,不像是谎言。

    毕竟很多事情可以轻易的验证,而且只是为了欺骗自己的话,大可不必编造一个这么大的骗局……所以事实应该的确就是如此,正如对方所说的那样。

    芥雏子的心情有些复杂,她的记忆还停留在苏醒之前,只记得灵子转移就是为了前往那个特异点f,去探查特异点出现的情况,查清楚未来消失的真相……结果现在可好,直接什么都知道了。

    虽然说,这某种意义上是一件好事,但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就要面对这么焦头烂额的糟糕情况,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理所当然的接受下来的。

    脑海里的思绪有些杂乱,这个文学系少女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先应对这个特异点的问题,以迦勒底来人的身份与对面相处,貌似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正好免去很多麻烦……

    ——反正自己也没说谎……

    ——自己的确就是迦勒底的人。

    她这么思索着,暗暗下定了决心,然后深深呼吸一口气,走到门边推开了木门,走了出去。小山谷一如既往,太阳高照阳光明媚,甚至是有些能够灼伤人的感觉,潺潺的溪流从药圃里穿过,凉亭里的那三人正在相对而坐,貌似是在说些什么。

    不过只有那个穿着青色道袍的道士在说,还有那个白发的少女在发表着讨论,那个巫女似乎就很安静,总是在倾听着的样子。

    “芥雏子小姐,没问题了吗……”

    看到芥雏子推门出来,顾墨立刻举起手来打了一个招呼,认真端详着对方现在的这个文学系少女的模样。

    挺不错的,真的非常好,虽然明知道她的本性其实很暴躁很不拘小节,但是现在为了伪装,一直维持的这个安安静静的文学系少女的人设,倒是也有一种奇妙的氛围,而且相对来说也更容易相处一些。

    所以他才会刻意误导芥雏子——

    让对方不知不觉的进入他引导的节奏,现在也仍然是在努力扮演着自己的人设角色。

    “我、我没问题了……”

    文学系少女下意识的捏紧手指,尽可能语气平静的说道。

    她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有些干不来这种事情,和陌生人友好交流沟通什么的,毕竟她过去为了避免身份泄露一直都在躲躲藏藏,而来到迦勒底之后,也照样没有与人怎么打过交道。

    她不想与任何人产生瓜葛,也许迦勒底的职员们对她的印象都是“一位将日复一日躲在角落看书视为幸福的文学少女”,但是实际上她只是以此来拒绝他人的骚扰,并且借助书本的掩饰观察人类而已。

    “真的不需要再休息一下吗?”顾墨故作关心的问道,“你之前满身是血的样子,过来的时候肯定不容易吧?”

    “没、没问题的……我身上根本就没有伤口,那些也根本不是我的血。”芥雏子心中一跳,但还是迅速镇定下来,语气冷静的这么解释了一句。

    巫女在旁边平静的看着。

    希里借助举起杯子喝茶的动作,掩盖自己的表情。

    这两人的互动实在是太过微妙了,一个腹黑得不行,另一个傻乎乎的,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却不知道自己其实完全在按照对方的节奏走……

    “那就好,不过如果有什么不适的话,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勉强……”顾墨点了点头,接着打量了一下山谷里的环境,“你觉得这里怎么样,这是艾比夫山,曾经是美索不达米亚神话里就连诸神之王都敬畏的灵峰,只是被那位任性的女神残忍的杀害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遭到破坏的灵峰虽然已经不复原先的姿态,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里的灵脉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可以满足召唤阵的要求。”

    芥雏子听着他的介绍,打量着山谷里的景象,轻轻的点了点头。

    “目前来看是符合要求的……不过成与不成,我要先看一看情况,现在先布置召唤阵吧。”

    说到这件事情,她似乎也有些急切起来。

    “需要什么材料和我说一下,我都能够弄到……”顾墨眨了眨眼睛,然后开口提醒,“不过我还是要说明一下,召唤很有可能不会成功,境界记录带与特异点的链接貌似不太稳定,被压制了……”

    如果可以继续召唤从者的话,那么英灵座上的那些古往今来的各种英雄、圣者,估计早就以人海战术踏平一切了。

    真的是特异点里的人不想多召唤几个英灵来帮忙吗,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释就是cost点数不足,能够投放进来的从者有限,一旦到了上限,就没有办法再召唤更多的助力了……

    “我知道……不过我必须试试。”芥雏子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她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却不愿意放弃这个可能性。

    “这个自然……”

    顾墨爽朗地笑着,表示自己只是提醒一下,不是反对她进行英灵召唤。

    反正自己怎么都有份保底,关于英灵召唤的术式他也挺好奇的。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44847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