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九尾姬神

    走到魔术阵的前方,顾墨打量了一下这个繁奥复杂的术式。

    他略微沉吟了一下。

    来到这个副本,不尝试一下英灵召唤,委实是有些说不过去……不过这显然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吧,境界记录带与特异点的链接非常不稳定,英灵座虽然没有彻底隔绝,但是也是信号不好。

    也就是说,在正常的情况下,这是英灵座的英灵已经没有办法再过来了……

    否则的话,召唤断然没有不成功的道理。

    刚刚看过芥雏子的召唤失败的情况,顾墨自然非常清楚这一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过正好就在这个时候,却是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滋生,也许是心血来潮,也许是福至心灵,也许是察觉到了某种不存在的波长扫过。

    不过无法确定,仿佛只是一刹那产生的错觉。

    “……”

    “……”

    略显疑惑的站在原地,他仰头望向天空,太阳与空中的光带交相辉映,神代的苍穹是难以想象的蔚蓝与澄澈,快速浮动着的云层的一端,露出了湛蓝的天空,好像穿透了一切的,深沉的蓝色。

    但也就是这样而已,并没有别的什么东西。

    没有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无处不在、混沌莫名的泛意识,没有仿佛男人、女人、老人、小孩等无数人齐声呐喊的意志洪流,没有仿佛海浪一般跌宕起伏的低语在意识之中响起,也没有沉闷的意志在大地深处回荡。

    什么都没有,刚刚一闪而过的灵感似乎只是他的错觉而已。

    当然,也可能不是。

    顾墨迅速的思索着,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恍然,或者是自己搞错了——

    也许不是自己也像是这个世界的芸芸众生一样,接入了阿赖耶的庞大系统之中,宛若是一滴水融入海洋一般不起眼……而是恰好反过来,正是因为自己根本显得格格不入,才会有之前的那种情况?

    其他人都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而自己虽说是人,却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本应该是无意识发动,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的无形力量漩涡,反而能够被自己有所察觉?

    当然了,或者也与当时处于梅林所制造的深层梦境有关。

    那个梦魔与人类的混血魔术师,需要深层次的梦境来确保自身的安危,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越是深层的梦境其实就越是接近众生的潜意识之海……

    因而现在清醒过来,在现实之中的时候,就反而完全不会有那种清晰的感受了。抑止力是以延长现在的世界为目的的无形力量漩涡,因为是无意识,即使发生也不会引人注目,不会被任何人意识到。

    但是终究是通感过一次,也许多多少少有了一些联系。

    所以刚刚的那个……就是某种「启示」?

    站在召唤阵前认真思索着,最终顾墨做出了决定,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状似随意的从不远处的屋子扫过,紧接着蹲下身子去,就这么伸手在魔术阵的一角上方轻轻一掀,就像是将一张地毯掀起一般。

    他迅速的将这一张印着魔术阵的图案的地毯卷起来,而在原本的土地上,就只留下了一个方方正正的空白。

    谎言与诡计,认知即实在。

    通过以谎言来覆写“真相”的权能之力,他其实能够做到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甚至像是卡通动画里面的表现效果一样,譬如说将墙上画出来的门窗推开,抓住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提起来,还有现在这样——

    明明是直接在地上画着的图案,他却可以把它卷起来打包带走,这些都是可以做到的。

    这份权能之力非常方便,的确是某种意义上超越神域的万能之力。虽然想要扭曲的事象涉及层次越高,规模越大,相应的消耗也就越大,而且对他本身的要求也就越高,但是却让他有了一种戴着面具时候的感觉。

    尽管是弱化版的,可是却能够时时刻刻发挥作用,按照自己的心意来捏塑想要的结果,并且不会有那种放飞自我、肆无忌惮的副作用。

    将魔术阵打包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道剑光自小山谷之中冲出,倏忽之间便已经远去,速度丝毫不逊色于伊什塔尔的神之舟。

    不远处的小木屋之内。

    正在一边对照着仙人的古方,一边研磨着钵中的药草的巫女,动作顿时就是微微一顿,不过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她本来就不相信这人不会飞,现在只不过是确认了而已。

    …………

    没有离开艾比夫山多远,剑光就重新落下。

    毕竟顾墨主要的想法就是避开随时可能回来的芥雏子,免得被少女发现自己也在偷偷进行召唤,到时候就尴尬了。

    而且他也有些不太确定,刚刚到底是自己受到了「启示」,还是单纯的想多了,眼下的情况就是英灵座那边已经没有办法再送人进场,这是既定的客观现实,既然是芥雏子做不到的事情,那么换做自己来也应该是一样的结果。

    毕竟抑止力也只能够利用已有的条件来做文章,而没有办法虚空生有。

    它只能够推动人类最后的御主去成为英雄,拯救世界,却没有办法凭空造几个英雄出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在艾比夫山的另一边方向找了一条灵脉,在四周设置下结界,同时以谎言权能扭曲了一下真实,这才将手中的地毯重新铺下,魔术阵一成不变的被他搬到了这一边来,顾墨站在这个图阵的前方,仔细打量观察着魔术阵的细节。

    说干就干,即使他心里抱着某些疑惑,但是未尝也没有觉得自己是欧皇的侥幸心理,况且都来到这里了,总不能够什么都不做就回去吧。

    “来来来,惯例先让我蹭一蹭欧气……”

    将一直与自己附体的九尾召唤出来,顾墨微笑着伸手抓住大狐狸的脑袋狠狠的rua了一把,手感非常好,想必守护灵的运气也一直眷顾着自己。

    这也是他惯例的抽奖之前的程序,焚香沐浴,更衣斋戒,这个就太夸张了,但是只是rua一把大狐狸,蹭蹭欧气还是很方便就能够做到的,所以不知不觉中,他也养成了这么一个习惯。

    大狐狸静静的看着他,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动静。

    顾墨也不在意,他早就知道守护灵虽有灵性和本能,但是其实没有真正的智慧和意识。而在完成这个必要步骤之后他就将九尾召回,维持往常的守护灵附身状态,也正是因为总是维持着这么一个状态,他才会被误认为是拟似从者。

    他站在召唤阵前,深深呼吸一口气,脑海里流过先前芥雏子的召唤步骤,同时自己的身体也照本宣科一板一眼的行动起来,从手势到动作,再到口中诵念咏唱而出的咒语,都是没有任何的差别。

    反正自己也没有准备什么触媒或者圣遗物,可以藉此召唤出指定的英灵,所以直接上就可以了。

    而召唤阵也是开始绽放光芒。

    宝石粉末描画而出的线纹发出光亮,变得滔滔不绝而且闪耀起来。

    魔力自四周滚滚而来,大气之中的以太,地脉磁场之中流淌的能量,全部被魔术阵汇聚在一起,魔力摩擦碰撞着发光发热,呈现风雷卷动的现象。

    只是直到一切停息,魔术阵里也像是之前那样,并没有出现什么身影。

    顾墨静静的站在魔术阵前,他的表情不显得失望,而是抖了抖眉毛,露出一种微妙的神色,像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像是看见了特别奇怪的事情,以至于一时半会儿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这么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的举起双手,看着自己的两只手,感受着自己身上发生的那种陌生奇异的感觉。

    ——自己貌似……现在真的变成拟似从者了?

    ——他脑海里泛起这么一个明悟。

    这是一种相当古怪的感受,不同于以往守护灵附身的那种情况,但是具体怎么样他也说不好,很难形容其中的分别,但就是知道一切都不同了……附着在自己身体上的九尾,出现了某种变化。

    从者召唤的魔术阵的本质其实就是干涉圣杯的仪式,也就是举行仪式向圣杯提交申请,然后由圣杯从位于英灵之座的英灵本体处借取其情报,将这些情报灌输入“职阶”这个框架里,从而制作出的英灵分身就是从者了。

    现在的情况是无法召唤从者。

    但是他所主持的召唤阵刚刚只下载了情报,其他的都不管,也没将从者直接召唤出来……而是将这份下载来的情报,直接结合到他的守护灵九尾的身上,将后者直接作为灵基,作为容器?

    心念如此急转着,顾墨突然有种恍然的感觉。

    下一刻——

    “没错,就是这么一回事!您值得信赖的巫女狐,caster降临!的说!”

    似是以惹人怜爱的声音,嗲嗲的诉说着这种元气满满的台词,有个声音直接从他的脑海里响起,紧随而来的就是银铃一般的吃吃笑声。

    “……!!”

    顾墨脸色微微变化,不过召唤出这一位也是在预想之中,毕竟充分利用已有的条件,却又正好和他的守护灵契合,那么除了那位九尾姬神之外,还有什么人的排名可以比其更加靠前的呢。

    他果断的解除凭依合体,要试着将附身于自身的灵体分离出来。

    …………

    ……

    在艾比夫山最高峰处,摆放着两座俗气的招财猫的庄严神殿前。

    “居然是精灵吗……”

    感觉到从契约与魔力联系之中,从对面源源不断传来的充沛魔力,结合刚刚少女说的事情,伊什塔尔也不禁是眼前一亮,原来要和自己说的居然是这么一回事吗?

    “是的,不过还请女神大人你多多包涵,我、我不希望暴露这个秘密。”芥雏子轻轻点头,语气平静却又不卑不亢的说道,只要对面不是人类,那么她倒是反而可以以平常心来看待。

    “我说什么呢,原来只是这个,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啦……”伊什塔尔连连点头,她当然可以保管这个秘密了,实际上她也能够明白为什么这个精灵要这么伪装,躲躲藏藏的,果然不仅仅是诸神与人类诀别吗?

    就连幻想种、非人种族这些,似乎都要在之后不久逐渐退往世界内侧,将行星表面的舞台悉数留给人类了。

    “谢谢你,伊什塔尔大人……”芥雏子轻轻舒了口气,用礼貌而又略显疏离的话语这么道谢着。

    “不客气不客气,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们现在就回去吧!”女神大人毫不在乎,大大咧咧的说道,同时她的双眸明亮得像是在放光,颇有些摩拳擦掌的意味,“我已经履行契约了,得催促一下那个家伙快点去乌鲁克才行。”

    涉及到那么庞大的一笔财宝,还是说好了的事情,女神大人现在充满了动力,那叫一个神采飞扬。

    芥雏子只是抿了抿嘴,又看了看神殿旁边摆放着的两座俗气的招财猫雕像,明智的没有说些什么。

    只不过——

    等两人回到山谷的时候,却发现某人正好也出去了,暂时也没有回来。

    伊什塔尔顿时就是心花怒放,理所当然的觉得那个家伙也是去履行约定,前往乌鲁克去说服那个可恶的吉尔伽美什开放宝库大门,准备取出其中的两成矿石为自己进贡了,开心得原地转圈圈。

    文学系少女却是敏锐的发现自己的召唤阵不见了,不过也没有想太多,只以为是被清理了而已。

    …………

    ……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直接叫玉藻前?”

    顾墨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的粉发金瞳的狐耳少女,她脑后的粉色长发上扎着一个大蝴蝶结,身上穿着以蓝色为主要色调的巫女服,不是白衣和绯袴的经典款式,而且还穿着蓝色的过膝长袜。

    正是他印象之中的那一位,以caster职阶现身的玉藻前。

    “caster也好,小玉也罢,当然叫我甜心也是可以的哟~”狐耳少女背着双手眉开眼笑的看着他,背后还拖着三条大大的狐狸尾巴,一边说着一边踢着地上的石子,似乎很是开心的样子。

    “那就caster吧,我们还不熟。”顾墨淡定的点点头。

    “啊,怎么这样,不应该是选后两个的嘛,这个称呼也太生疏了……”狐耳少女顿时就显得有些泄气起来,耳朵和尾巴都有些无精打采地垂了下来。

    这是性格使然?

    还是也有受到自己守护灵影响的原因?

    毕竟严格来说,现在她的半身就是自己的守护灵来着,所以对自己非常亲近?

    脑海里电光般的思绪转动,顾墨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这一切还是有些出乎意料,他当然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接受下来,所以多多少少是抱着审视的目光与心态的……也幸亏还能够感觉得到像是守护灵一般的联系。

    目光在狐耳少女的身上徘徊,他沉吟着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狐耳少女却是一下子精神起来,她得意洋洋的挺起胸膛:“呀!master居然这么积极!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我这顶尖的可爱身材,绝无半点羞于见人之处,体重是49千克,三围是……”

    “不不不,我不是在关注这个……我是有些好奇为什么是三根尾巴?”顾墨嘴角扯了扯,果断的指出这个问题,说出自己的疑惑之处。

    虽然他知道这个世界的caster玉藻前,就算是灵基再临达到极限,可是在正常从者的上限之内,也只会恢复成三尾的模样。

    但是,自己的守护灵是九尾来着……

    那么既然是在自己的守护灵的基础上,结合玉藻前的情报,融合而成的奇怪结果,即使知性、人格、智慧等都是玉藻前的,这个部分他也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尾巴数量还是缩水了呢?

    难道是这个世界的九尾狐过于逆天,所以只能够这么缩水……他这么猜测着。

    “因为我把多出来的其他尾巴封印了……”狐耳少女似乎再次大受打击,她面无表情的这么说道,“我可是反省了自己过去的恶行,才主动切断了尾巴的,我可是要成为好妻子的善良狐狸精!”

    说到这里,她也长长的呼了口气,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眼前的青年,嘴角微微地向上弯了起来:

    “说起来,我也是吓了一跳呢,master提供的这个灵基居然直接就有九根尾巴,这可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呢……”

    “终归是不同的本质,能够有多危险……”顾墨微微蹙眉,守护灵九尾与这个世界的九尾完全就是两种东西吧。

    “不不不,master您这么想可就大错特错了哟,在神秘的领域之中,象征与联系往往是比实际意义更加可怕的事物……”狐耳少女一脸严肃的说道,“超过三根尾巴的话,小玉我就会变质了,不过没有关系,我还是会一直在一旁支持您……”

    顾墨轻轻皱眉,如果是这么说的话,或者真的很危险?

    貌似他记得玉藻前九尾全开的话,会自称是人类之恶,搞不好也是个beast……想到这里,他的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

    这么说的话,或者搞不好抑止力不仅仅是为了投资自己,更是为了阻止可能更凶残的人类之恶出现?

    如果自己完全不知情,在这个世界里最后为了对抗提亚马特,使用完全妖怪化的方式化身九尾妖狐……到那个时候,也许自己这个从别的宇宙飞来的怪物,反而会让这个世界更加绝望?

    “看样子是明白了呢,不过master请放心,我可是立志要成为好妻子的好孩子,绝对不会干那种事情的……”

    狐耳少女可爱的对他眨了眨眼睛。

    “从现在开始,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吧,只要master您委身于我,那么不管您想做什么……”

    “啊,这个就免了,谢谢……”顾墨轻咳一声,打断狐耳少女的自吹自擂与大包大揽。“我们还是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我是御主,你是从者,我们保持这样的关系就行了。”

    “为什么啦!”玉藻前似乎相当不忿的样子。

    “嗯,因为我这个人喜欢黑长直,而你是粉发……”顾墨看了一眼她的头发,这么委婉的拒绝着。

    没错,对于黑长直控来说,粉发怎么可能上位嘛!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45182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