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十四章 玉藻大失败与女神的半身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四章 玉藻大失败与女神的半身

    “发色这种事情明明就是随便的啦……”

    “不不不,这样子后天变化的发色是没有灵魂旳。”

    “master您这种说法才没有灵魂好不好,怎么能够因为发色就否定我想要成为贤惠妻子的积极性……”

    听到了隐隐约约的说话声传来,伊什塔尔一下子就从凉亭里站起来,满怀殷切的盯着入口的方向,她从之前过来发现顾墨不在,就觉得对方是去乌鲁克谈判去了,所以兴高采烈的在这里等待着。

    不知不觉中,已经是等到夕阳西斜的时分,对方可算是回来了!

    女神大人的目光顿时变得无比热切起来,满怀希望的想要看到一车接着一车的华贵宝石接下来鱼贯而入,从山谷入口那里一一出现,并且映入自己的眼帘之中……那种情景真是想想,都令她觉得幸福不已。

    啊,那种场景绝对是最美妙的一幕了,她完全想不出这世上还会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美好的事情!

    宝石宝石宝石……

    女神大人这么念叨着,一瞬不瞬的盯着山谷入口。

    “唉……”

    旁边的芥雏子依然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只是看着这位过于活泼而显得不够庄严的女神大人,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虽然她其实并不是太在意自己目前的从者,毕竟自己从头到尾想要抽的ssr都只有一个。

    如果没有抽到那个,那么就没有意义,而其他的什么从者对她来说都毫无区别。

    但是接下来,怎么面对这个特异点的考验也的确是需要考虑到的一件事情,而这位女神从者的微妙表现也实在是令她觉得有点担忧,的确是太不靠谱了,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从者啊。

    这位伊什塔尔女神……

    该不会每次出击之前,都还得向自己收费吧?

    这似乎真的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毕竟这位女神这么贪财,有宝石的话就什么都好说,没有宝石的话就什么都免谈……芥雏子觉得突然有点头疼,自己大概拿不出那么多的宝石来。

    “咦?怎么又多了一个从者?”

    而在这个时候,嘴里这么嘀咕着,伊什塔尔的目光在走进小山谷入口的两人身上扫过,精准定格在那个狐耳少女的身上。

    即使她本身作为美之显现,是代表美的女神,也必须承认那个狐狸精少女的魅力异常惊人,在自己面前也是丝毫没有落于下风——尽管目前双方都是从者的存在形式,这份魅力应该都要大大打个折扣。

    不过因为附体的人的视角影响,女神大人的残酷一面因此而发生了调整,所以倒也没有“必须只有自己才是唯一最美的存在”的这种可怕想法,而且她目前有更加关心的事情,果断的就移开视线,无比殷切的盯着两人身后。

    没有……

    什么都没有……

    女神大人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些凝固,不过马上就自我安慰起来。

    嗯,没错,这个也不能说明什么,如果真的是一车一车的宝石,从乌鲁克那边运送过来的话,路途也是有些遥远的,那家伙中午才出发,不可能下午就立刻回来了,所以肯定是把宝石都藏在他袖子里了!

    绝对是这样的!

    另外一边,走进山谷里的第一时间,玉藻前也是巡视打量了一番小山谷里的环境,风景优美,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在斜阳余晖的斜斜映照之下,凉亭木屋别有一番东方风情般的自然与美感。

    不过比起这个,她的视线同样也是以最快速度锁定了凉亭里的两个美少女。

    一个文静。

    一个活泼。

    看到这一幕,微微眯起眼睛,狐耳少女马上便是一脸严肃的表情——啊,可恶,居然这么花心的吗!!大危机!真是大危机!玉藻的贤妻感应器有所反应!不过可不能这么认输,这才刚刚开始呢!

    没错!一定要击退所有纠缠master的坏女人!从现在开始,自己要玉藻力全开了!!

    “哦,正好她们也回来了,caster,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顾墨看到伊什塔尔和芥雏子也在,顺便就想要开口给自己身边亦步亦趋跟着的狐狸精介绍一下,毕竟不管怎么说,接下来都是要并肩作战的同伴了。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他刚刚转头看向玉藻前的时候,就整个人都被惊住了。

    刚刚还在有说有笑嘻嘻哈哈的狐狸精少女,不但是一脸严肃的样子,散发着惊人的气势,而且就连背景都在瞬间变成了燃烧着熊熊火焰的“贤妻”二字……干啥子呢这是,怎么突然就燃起来了?

    “喂喂,别乱来呀,这可不是敌人……”

    他赶紧试图拉住玉藻前。

    下一刻,正前方却是有着劲风扑面而来,再转头看去的时候,顾墨也发现伊什塔尔直接出现在自己的身前,一双宛若是红宝石般瑰丽的瞳孔正满怀期待的盯着自己,脸颊上也满是兴奋的红晕。

    “宝石呢!宝石呢!你有把乌鲁克宝库里的财宝给我搬回来了吗?”

    “什么宝石?”顾墨微微一愣,好惊人的移动速度,这是瞬移吗?“我就是去山下转悠了一圈。”

    女神大人的俏脸顿时由红转黑。

    “咳咳,先不说这个,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caster……嗯,我之前就召唤了的从者,不过之前有件事情需要让她去处理,所以现在才刚刚回来。”顾墨伸手一指身边的狐狸精,迅速的想了个理由。

    毕竟总要给caster玉藻一个来历,但是也不好说是自己刚刚召唤的,而且还是紧跟着芥雏子后面召唤的,甚至用的还是文学系少女的召唤阵……

    尤其是在文学系少女刚刚抽卡沉船的这个关头,还是不要做这种豹跳的事情,保不准芥雏子心里会有什么芥蒂,影响之后的合作事宜。

    “哈?你召唤的?你不是也是从者吗?”尽管本身非常的郁闷烦躁,但是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伊什塔尔还是有些惊愕。

    “其实我也是caster,所以可以作为魔术师召唤从者。”顾墨一脸严肃的说着,搬出这个经典卡bug钻空子的说法,至于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谁又能够去确定呢,反正糊弄过去就好。

    “什么,你说你其实是caster?”

    女神大人的目光顿时变得更加古怪,她的视线下意识的下移,定格在对方腰间悬挂的那两柄魔剑妖刀的组合上,在她看来这就是非常强力的宝具,可能是对国宝具甚至对界宝具,当日的那一剑挥落,天崩地裂的景象她也是见识过的。

    这样的表现,就算是说自己是圣剑使,她都会认真考虑一下其中的可能性,但是现在却说自己是caster……

    这是不是太扯了一些?

    但是这人也应该没有必要在这方面骗自己,这么说来,难不成是真的,他的确就是一个caster?可是,这个未免也太荒谬了吧,还是说你们caster的这个职阶怪物房的竞争这么激烈,甚至已经不满足只在这个职阶有所表现了?

    拜托你们不要这么卷好不好!

    …………

    ……

    尽管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不过无论什么时候,欠钱的才永远都是大爷。

    只是现在还没有付款,但是始终都会付款的,而要是现在就闹翻了,那么反而就什么都没有了……因此伊什塔尔女神也只能够有些郁闷,但还是按捺住了自己的任性,到手的鸭子可不能让它飞了。

    只是推迟一些而已,嗯,推迟一些……

    就是等快递的日子真的很痛苦。

    基本上就是这样,好说歹说的,女神大人总算是被安抚住了。

    随着太阳落山,夜色降临,不知不觉的众人也在小山谷里的凉亭里围坐一圈,桌子上是各种美味佳肴,热气腾腾……本来是想要借此机会,让大家也都互相认识一下,至少让各自对彼此不再那么陌生,顺便好好讨论一下接下来的合作事宜的。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正经的理由,就连伊什塔尔都觉得很有必要。

    不过这个时候,也正好到了晚饭时间,尽管有人不需要吃饭,但有人需要吃饭,也有人装作自己需要吃饭,因此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这样。而终于有机会大显身手的顾墨,现在正一个接着一个的掀开盖子,同时也是兴高采烈的介绍着每一道菜。

    “升龙饺子!”

    “彩虹粥!”

    “魔幻麻婆豆腐!”

    都是根据他的回忆折腾出来的,虽然很不科学,甚至魔幻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做,没有办法通过正常的方式做出来,不过这个完全没问题,因为可以通过不正常的方式做出来。

    他知道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但是他现在能够拿得出结果来就可以了。

    毕竟所谓谎言就是在知道事实的前提下,以欺骗为目的编纂出另一种说法,达到覆写“真相”的结果。

    每一个盖子刚刚揭开,首先就有一片光芒从缝隙之间透出,待到露出全貌的瞬间,更是有光芒冲天而起,简直是闪瞎狗眼的那种程度,一开始还有些不以为然的芥雏子和伊什塔尔都禁不住的坐直身子,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你你你……这真的不是放了什么化学反应物吗?”

    伊什塔尔很是惊诧的问道,凭什么料理能够发光啊,刚刚的光芒是怎么来的?是因为其中的魔力吗?

    虽然说,里面的确蕴含着大量的魔力,可是这个神代的世界里有什么东西是不蕴含魔力的,从那些野兽的肉块里,再到乌鲁克人种植的大麦、鹰嘴豆、小扁豆等等,都是蕴含着纯净魔力的产物。

    而且刚刚的那些光芒,怎么看也不像是单纯的魔力被激发出来的反应。

    “胡说,我怎么会干出把可疑的东西放进料理里面让你们吃的事情。”那个依然显得神秘的仙人面不改色的说道,“好好见识一下吧,来自东方仙法的食之一道的真传,不会发光料理的不配被称之为厨师!”

    来自东方仙法的食之一道?

    对面的芥雏子忍不住的张了张口,还有这种说法的吗?怎么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啊?不过牢记着自己目前的人设,她也不好意思提出反驳就是了,况且虽然是扶桑树的分灵,也是纯正的仙界羽人出身。

    但是她出身的年代其实也接近中国的神代末期了,正如始皇帝探索仙境时,传说中居住在那里的神仙和羽人早已全部不见了踪影。

    芥雏子其实也没有怎么接触过其他的仙人、真人,否则的话,她也不至于不知道祂们去了哪里,而自己又无处可去,只能够掩藏身份躲躲藏藏,一直从秦朝躲藏到现代的这个时候。

    所以这个时候,也不太确定这位据说本体是仙人的拟似从者说得对不对,只是若有所思的思索了一下。

    “唔,好好吃啊,这个——!!”

    伊什塔尔将信将疑的挖了一勺麻婆豆腐,优雅的送进嘴里,下一刻就瞪大了眼睛。

    其他人看着这位女神大人的以身作则,也多多少少是有些意动,芥雏子和希里都下意识的拿起了餐具,桔梗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不经意间又将视线瞥向边上的caster玉藻的方向。

    说时候,除开一些不那么重要的原因,真正令她关注这个狐狸精的还是敏锐的灵觉。

    超乎寻常的可怕魔物……

    灵觉的预警是不会有错的,这只狐狸精的真面目只怕是她目前所见过的最强的大妖怪,甚至就连顾墨的真身都要有所不如。

    只不过。

    这个本应该无比可怕的魔物,现在的表现却是令巫女有些看不大懂了——

    “呜呜……输、输了……”

    语气好像是有点更咽,狐耳少女看着眼前这满满的一桌美味佳肴,带着有些僵硬的表情,她的眼睛里泛着泪光,这么泪眼朦胧的盯着好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就连鼻子都开始发酸的样子,发出了不甘心的悲鸣声。

    “怎么可以这样……居然直接输给、输给……呜呜……”

    她有些说不下去了,就算是在厨艺上输给其他的竞争对手,也肯定是一件接受不了的事情,但是也至少好过现在这样子,居然职阶输给master!这是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展开!

    master的厨艺这么高超的话,哪里有她这个贤妻表现的余地呢!

    可恶啊,好不甘心……

    才刚刚开始就遭遇到了重大挫折,玉藻大失败……

    “画师忘记给你上色了吗?”打量了一眼整个人都变得灰白化起来的狐耳少女,察觉到她身上那种和之前的积极、信心满满、有冲劲完全不同,现在充满了一种幻想破灭的颓废感的氛围,顾墨忍不住的挑了挑眉毛。

    “而且这个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还以为你的厨艺应该也是很好的来着,但是刚刚过去给我帮忙,结果你告诉我你连烹饪的基础都不清楚……”

    不是厨艺差劲,而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厨艺可言。

    别说是顾墨的发光料理都是通过扭曲现实的方式做出来的,是通过开挂的方式直接获取的超规格成品,就算是不开挂,也不是现在只会加热速食食品的玉藻小姐可以比得过的程度啊。

    “唔,我本来是觉得我可以学的,而且根本没想到master你的技能等级这么高啊,如果以这个作为理想目标,我觉得会很绝望啊……”玉藻小姐一脸悲观的说道,她当然也知道自己的厨艺很糟糕。

    但是按照她的常识来说,master一个大男人,不应该在这方面更加苦手的吗?她就可以帮帮忙,同时也可以借此机会给他的心里树立一个十分贞淑贤惠的形象……

    然后等到之后,自己下苦功学习一番厨艺,再给master好好的亮一番手艺,这么一对比他不就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了……呜,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眼前这发光的料理直接将玉藻小姐的小心思击得粉碎。

    为什么一个男人的厨艺可以这么出神入化的啦,完全就是作弊吧,这种程度简直令她看不到希望啊。

    “这种事情其实没有什么的,咳咳,说到底就是唯手熟尔,是可以练出来的……嗯,我看好你!”顾墨也不好说自己是作弊,只能够这么轻描淡写的安慰着,同时也是有些犯嘀咕,他貌似记得这只狐狸精的厨艺其实很高超来着。

    虽然自称厨艺差劲,可是实际上厨艺极高,已达到可以开烹饪班的程度,搞不好能够和红a那个家政男一较高下……之所以自称厨艺差劲,其实是自谦还是因为什么原因来着?

    但是现在看来,貌似玉藻小姐是真的连烹饪基础都不懂。

    嘛,大概是自己记错了吧。

    “mikon☆!我懂了!我会努力的!一定不负master你的期望!”狐耳少女却被他这几句干巴巴的安慰话语激励到了,她用力的连连点头,眼睛都在发光,还举起小拳头用力握紧挥舞着,像是为自己打气。

    我没有期望啊,我只是安慰你一下……

    顾墨叹了口气,这种顽强的毅力,永不言弃的精神,似乎已经可见一斑了……嗯,算是一件好事?希望玉藻小姐将它用在正途上。

    收回视线,瞥了一眼另一边的巫女,明确的读出那双秋水双眸之中的征询意味,他也认真的思考起来。

    尽管之前对此的说法是,caster是之前就被召唤出来的盟友,但是一直去为了某件重要的事情而奔走,所以直到现在才回来。

    不过也就只有伊什塔尔和芥雏子会相信这种说法,还是瞒不过和他一同进入这个副本的桔梗还有希里来着的,尽管后两者也很默契的帮他掩护这个说法,但是也的确需要说明一下是怎么回事。

    emmmmm……直接说自己的守护灵终于修炼有成,拥有真正的知性,所以现在来报恩了?

    脑海里泛起这么一个奇妙的念头,顾墨认真的思考着这会不会太扯了,尽管某种意义上这也不能说是错误的。

    就在这个时候。

    “好了,莪们来说一下,关于合作的事情……阿嚏!”

    对面的伊什塔尔女神终于是一本满足的放下手中的勺子,心情似乎很愉快的开口问道,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打了个喷嚏,她及时的转过头去,轻轻的吸了吸鼻子,重新回过头来道歉了一句。

    “嗯,抱歉抱歉,不过继续我们刚刚的话题,你们接下来准备怎么做?我是说,关于这个应付这个时代的灾难。”

    “……”

    “……”

    周围的人都同时愣了一下。

    因为这位女神大人的一头黑缎般的长发,突然就变成了一头金发,似乎是直接换了个人的样子。

    “关于这个啊,我们目前先来梳理一下已知的情报吧,正好也可以为芥雏子小姐说明一下具体的状况……”顾墨眨了眨眼睛,双手交叉的撑在桌子上,托着自己的下巴,很是认真的说道。

    而他这种自然而然,熟视无睹的态度,也影响到了其他人。

    尽管似乎有些奇怪,不过看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问题?也许这就是女神大人的特性?芥雏子下意识的这么想着,抿了抿嘴唇没有说些什么,其他人也都是眼神各异,但都没有出声。

    “当然没有问题,首先说一下关于三女神同盟的事情吧,你是怎么看待她们的,就算是将伊什塔……我是说说服了我,将我拉入你们的阵营,这也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需要面对的问题。”

    对面女神大人对这个奇妙的氛围浑然不觉,她还差点说漏了嘴,并且下意识的努力补救,试图继续扮演伊什塔尔的身份。

    “的确是这么一回事,那我们首先讨论一下三女神同盟吧……”

    顾墨连连点头,对此表示认同。

    其他人也都不迟钝,多多少少有些恍然——所以说,这其实已经不是伊什塔尔女神了,她难道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到了晚上就会转换过来?至于听说过顾墨说过还有一位女神的秘辛的人,还联想到了更多——

    另一位女神虽然不是伊什塔尔女神,但却是女神的半身?

    或者就像是镜像一般的双子姐妹吗……

    巫女微微垂下长长的眼睫毛,下意识的联想到自己和奏姬小姐的情况,不过很明显这位女神大人的情况更为特殊,并不是后天促成的……

    毕竟也是,双子本来就比较罕见,更别提这么特殊的类型。

    嗯,应该是比较罕见……的吧?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45381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