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冥界女神

    所谓天界。

    所谓冥界。

    一般而言都是属于形而上的存在,是不同于现实维度、完全就是另一个次元领域的神秘,所以大气层上没有天国,地底深处也不会挖出地狱,死后世界与苍穹世界距离现实并不只有物理意义上的远近。

    不过,现在这是神代……

    冥界和现世是土壤相连的,这个死后世界的确就存在于美索不达米亚大地的地底之下,是从地质学角度无法想象的地下空间。

    甚至按照伊什塔尔女神的简单粗暴方法,下冥界就是一口气轰穿地面,直接跳下去就可以了。

    思绪之中闪过种种相关的情报,顾墨宛若是一个幽灵般游荡在冥界的黑夜之中,作为一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正趁着黑暗的掩护在别人家里转悠着,四处瞧瞧,这里看看,那里摸摸。

    死后世界的空气是阴寒的,即使是他站在这里,也不禁有一种明显的阴冷感。

    一旦被这冥界的阴气侵染浸透,那么估计也就等于是接受了死亡。

    空间是一片漆黑昏暗,不过也有点点的柔和光芒点缀着,无边无际的向着前方蔓延,在阴气充斥着的寒意之中,远处不时的有着鬼魂一般的灵体飘过……不过按照美索不达米亚神话的说法,这些应该说是迦鲁拉灵?

    所谓冥界的使者,大体的地位就相当于地府之中的鬼卒那样。

    顾墨若有所思,不过他现在自带气息遮断技能,完美的融入黑暗之中,却是不虞被这些巡逻的冥界使者发现,只要他没有闹出太大的动静的话……

    估摸了一下时间,他迈步向前走去,虽然出现在这里,主要是为了进一步掌握、熟练夜游者的权能之力,但是同样也是为了事先熟悉一下冥界的环境,自然不可能单纯的过来看一看,就立刻转身回去。

    说起来,这里是死后世界呢……

    曾经每天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自己,大概也完全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能够在这种概念的土地上迈步的吧。

    一步一步的走在昏暗阴冷的冥土上,顾墨心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冥界对他仍然有威胁,阴气也同样会侵染他的身体,不过却没有办法像是直接杀死普通人那般,直接夺取他的生命,他能够支撑足够长的时间,并且在这段时间里在冥界的大地上随意行走。

    有迦鲁拉灵时不时的在这片黑暗的空间中飞来飞去,但是即使距离很近的交错而过,它们也察觉不到在昏暗之中行走的客人。

    黑夜是最好的盟友。

    那些点点柔和的光芒是这片地下空间的光源,在凑近之后就能够看清楚全貌,顾墨站在一个光源的前方,仰头打量着这个巨大而又细长的、类似鸟笼的东西,它们横七竖八的摆放在冥界的地面上,似乎到处都有。

    ——笼中是无数的光点。

    ——那些都是灵魂。

    这是埃列什基伽勒的枪牢,在神话传说之中,这位女神会用枪牢来囚禁人的灵魂,加以折磨取乐,哪怕被囚禁的灵魂因为冥界的阴气要被冻成冰块,痛苦得宁愿永远消失,也不会得到解脱。

    只不过,根据此时此刻顾墨的仔细观察,这些枪牢其实貌似都是某种意义上的“舒适的居所”,是针对灵魂的保护罩。

    因为尽管那些光点都是纯粹的灵魂,不过他依然能够通过精神感应,来感知到它们最基本的感受情绪,如果真的因为在受刑而感到痛苦不已的话,那么灵魂本能散发的波长是绝对无法骗人的……

    然而此时此刻,这些灵魂都非常安宁祥和,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正好符合他所知道的情报,如此观察查看了几个说是枪牢,不如说是冥界的分配住房,顾墨轻轻点头,继续沿着前方行进。

    在这期间,他腰间的丛云牙似乎有些活跃,蠢蠢欲动的样子。

    这柄象征地之冥界的妖刀极其邪性,现在进入这个极具主场优势的空间,自然是变得更为活力十足。不过御神木制造的鞘,还有刀鞘之灵,以及前前后后设置的多道封印与结界,都在镇压有些不安份的上古邪灵。

    在没有出鞘之前,丛云牙倒也做不了什么。

    顾墨对此也是没有太好的办法,自从失去了九尾之力的附体加持后,丛云牙似乎就察觉到什么,开始变得不太安分了。

    大约是那个上古邪灵开始怀疑他这位新任主人的虚实,甚至怀疑他之前表现出来的超强妖力的真实性……所以这柄魔剑现在多少有些想要跃跃欲试的趋势,不再如同先前那么的驯服。

    …………

    时间没过多久。

    在冥界大地上游荡,一一查看着那些横七竖八的枪牢,顾墨逐渐发现前方的枪牢开始变得空荡荡起来,不再如同先前看到的那些一般,一个枪牢里面就有着不计数量的灵魂光点。

    而在远处尽头的昏暗之中,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道狭窄崖道。

    陡峭的崖道宛若是刀劈斧削一般,两边皆为深不见底黑暗缭绕的深渊,而蜿蜒的崖道路径上有七重石门……

    他停下了脚步打量着,这么说来,这里的上方上去就是城市库撒的地表位置了吧?埃列什基伽勒虽然是冥界女主人,但也是城市库撒守护神,所以冥界中心也就是她宫殿,就位于城市库撒地下。

    深深的看了远处一眼,顾墨认真的思索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慌慌张张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咦?你怎么……咳咳!不对!进入冥界的生者啊,吾问你为何到此而来?”

    前面还有些慌乱,但是后面像是马上反应了过来,顿时就是声音一变,语气也显得稳重威严,像是不可捉摸的样子。

    ——咦?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顾墨却是微微一愣,他就是趁着这位女神大人偷偷上自己妹妹的号,好奇的跑到地面上去的时候,才抓住这个空隙游荡到地底的冥界这里来的,不过没料到对方回来得那么快。

    虽然的确是冥界的天使,但同样也是在这个系统之中拥有最高权限的存在,而且为冥界主人这份职责鞠躬尽瘁……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开始不怎么想下冥界的原因,因为风险确是存在的,尽管这位女神大人很善良,但是也很较真,万一她死心眼的想要遵守冥界的规则的话,搞不好顾墨要直接任务失败,退出副本。

    只是在梦境里惊鸿一瞥看到提亚马特的身影,那位创世母神即使在沉睡之中,也给他难以想象的巨大压迫与无力感……

    深知道怎么都避免不了往冥界走一遭的他,才会在这个时候,趁着埃列什基伽勒外出的机会,通过一些保险措施的安排,才进入地底的大空洞之中想要先摸摸底……

    就是眼下看来,貌似是被回家的主人抓个正着的样子,这就有些尴尬了。

    那么——

    自己要直接醒来吗?

    思绪急转着,顾墨最终有了决意,择日就不如撞日吧,反正都是要说服这位女神大人的……虽然客观上来说,在冥界之中她的确很危险,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优势在我!

    “既是来到冥界,自然是为了谒见埃列什基伽勒大人而来的。”

    一念至此,下定决心,他脸上挂着认真的表情,就这么站在原地注视着前方的七重门朗声道。完全让人看不出来他刚刚其实是已经有了退意,反而似是专程来登门拜访冥界女主人一般。

    “见、见吾?你……你是怎么知道吾的存在的?”

    那个声音似乎有些阴沉,不过其中的惊讶还是依稀能够听得出来的,毕竟埃列什基伽勒认为自己的存在是很隐秘的,而且前几天才刚刚与这人谈过,虽然是借用自己蠢妹妹的身体和名义。

    但是自己隐藏得很好啊,谁也没有发现的吧。

    为什么才过了几天,这人就直接找到冥界这里来了?

    “呃,这种事情还需要怎么知道的吗?”对面的那人似乎有些不解的歪了歪脑袋,他伸出一根手指挠了挠脸颊,脸上也出现一个有些奇怪的笑容,“这个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什么很明显的事情……难道是察覺到了冥界的存在,進而才發现自己的存在?

    唔!没错!一定是这样的!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暴露了!

    女神大人顿时有些慌张起来,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准备表现出冷淡的态度来,顺便好好吓唬一下這个家伙。这里可是冥界,生者是非杀不可的,这家伙贸贸然进入这里……是想要成为她的私有物吗?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对面却已经继续慢条斯理的开口:“毕竟我们前几天的时候,才刚刚谈过一次啊,不是吗,埃列什基伽勒大人?”

    理所当然的暴击!

    “什……什……什……呜!”

    那个声音张口结舌起来,支支吾吾、结结巴巴的,仿佛是整个人都惊住了,大脑一片空白的,过了好半晌之后她才终于反应过来,态度异常激烈的作出否认——

    “胡……胡说什么呢!什么前几天才谈过,我、我我我之前根本没有见过你!”

    女神大人慌得不行,甚至都顾不得维持那种说话方式了,但是心底深处仍然抱着一丝侥幸。

    她明明是偷偷上了蠢妹妹的号,是顶着伊什塔尔的身体来着的!

    “不可能啊,就是当时在艾比夫山的山谷中,而且大家都看到了的啊……”顾墨手抵下巴,有些疑惑的皱眉,“在谈论三女神同盟的问题的时候,你突然顶替掉伊什塔尔女神的意识,来和我们交谈——”

    “哇啊啊啊啊——!”

    突然的大叫打断了他的话语,声音的主人也不再故弄玄虚,装作神秘的样子,而是直接被这可怕的社死攻击逼出来了。

    一个金发少女在前方的黑暗之中出现,脸色通红地瞪着他,眼睛里仿佛带着泪光,双手还在身前胡乱的挥舞着。

    好似是想要通过这样的大叫与双手乱挥,抗拒他的言语,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

    她就要羞愤而死了啊!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46471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