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阿秀会保护我的

    顾墨也是轻笑起来。

    不知为何,看着少女对着自己展颜而笑,他的心绪也是悄然发生了变化。

    就犹如他此时此刻的呼吸一般,悠长淡泊,自然平静……并不是不因为重逢而倍感欣喜,只是知道自己并不需要急切。

    一切都还在这里,时光正好,正如这午后的炎夏阳光,是如此放肆,如此容易采摘。

    “你这家伙可算是回来了……”

    对面的源赖光也是回头看了一眼,微微的皱起眉头,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倒也不是不知道他要暂且离开一段时间的这件事情,而是诧异于对方回到这里,而自己居然没有察觉的情况。

    ——难道是自己刚刚太过投入了,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

    ——想来也是,毕竟就连这个鬼也是一样,大概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看了一眼对面的秀千代,源赖光觉得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毕竟总不可能是这小子出去一趟回来就直接神功大成了吧?她自然也是下意识的按照自己的逻辑和思考方式来揣测这件事。

    “是赖光师傅啊,你也好久不见了呢,我可想死你了……”顾墨也是笑眯眯的说道,同时也是举起手来,乐呵呵的挥了挥手。

    “这才过去半个月的时间,哪来的好久不见……还有,你和我说话的时候,能不能看着我?这样好没礼貌!”源赖光皱着眉头,看着这人就忍不住来气,因为他一直都在看着黑发少女,目光压根没有看向自己。

    虽然她其实并不在乎这种事情,但是这么一来的话,他向自己打招呼的行为,不是也变得很是有一种明目张胆的敷衍意味了吗?

    怎么感觉自己完全就是个顺带的?

    “是吗?原来才半个月啊,我还以为已经就要过去两年了呢……”顾墨打着哈哈,说着自己的真心话,同时也转眸望向这位赖光师傅。尽管自己最终没有走上武者道路,也就是学了个基本功的课程。

    不过顾墨还是很感激这位飒爽的女师傅的,虽然她因为某些原因对自己似乎有些成见,态度不算太好,但也就是态度不好,其他方面完全不含糊,教学的时候也是倾囊相授,丝毫不会隐瞒。

    无论是她最为拿手的武技,亦或者忍术、阴阳符咒、乃至是妖鬼见闻之类的,尽皆如此,毫不保留。

    “两年,呵呵……如果真的是两年的话,那你早死外面了。”源赖光撇了撇嘴,讽刺了一句,“就你现在这点微末功夫,如果不是阿秀护着你的话,怕是连当初的村子都走不出来……”

    不同于藤吉郎等人现在都抱有的误会,她作为顾墨这段时间的教官之一,对这小子的根底可谓是清清楚楚的,哪有什么扮猪吃老虎,他根本就是狐假虎威。

    也就是经过这段时间的道场修行,打磨了一下体魄,拉伸了一下筋骨,同时掌握了一些术法符咒,才有了基本的自保能力。说起来,也委实是挺让人嫉妒的,对面的这只鬼就不说了,这小子到底是哪来的天赋?

    武艺也好,术法符咒也罢,入门掌握的速度都远超常人,而且还是在一天要睡八个时辰,剩下的时间也得分出一些处理其他事务的情况下。

    源赖光对此多少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觉得他简直浪费自己的天赋,虽然明白有些事情或许没有办法,但还是会想着督促激将,希望让他在清醒的时间里加倍努力,以弥补他浪费掉的份额。

    然而——

    “啊对对对,我也这么觉得,真是多亏了阿秀……”

    顾墨对此连连点头,非常诚恳的认可这个说法,同时嘴角含笑的看向了边上安安静静的黑发少女。

    若不是阿秀保护他的话,他的确走不出村子,估计直接就要任务失败退出副本了……当然,他肯定还能够以其他方式再度崛起,只是那怕是另一条路线了,与当前的轨迹不会再有交集。

    秀千代被他这么注视着,略微有些不自然的侧了侧身。

    她举起青葱白嫩的小手,捋了捋耳边的散乱发丝,同时心里也泛起一丝疑惑,似乎这人出去一趟回来,就变得有些奇怪了,还略微给自己一种陌生感……不过并不是什么生疏与距离,只是有什么不同了。

    “……你……你不是应该知耻而后勇的吗?”

    源赖光却是瞪大眼睛看着对面的这个家伙。

    按道理来说,作为一个男子不应该是对此表示羞愧,然后发奋图强的吗?也不是说大男子主义什么的,但是这个时代,就算是一般的男儿,也很难接受自己被一个女子庇护的事实吧。

    但是——“啊对对对”——是什么鬼?

    “但赖光师傅你说的是如果啊,阿秀不是保护了我吗?”顾墨不假思索的说道。

    源赖光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想要以此缓解颅内上升的压力,她压抑着怒气说道:“但是以后呢,你总不能让阿秀一直保护你吧……”

    “为什么不行?”对面的青年手抵下巴,认真的思索着,似乎是并不觉得这个有什么问题。

    “……”

    “……”

    “呵呵……”源赖光深深吸了口气,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同时用力地挥挥手像是在驱赶嫌恶的苍蝇一般。

    “算了,随便你怎么样吧,反正我也管不着……晴明那家伙现在不在城中,昨天正好被老爷子请到山上去了,说是想要让他帮忙在山腹中布置结界。可能很快回来,我也说不准,如果你有什么事情要找他的话,就往山上去吧。”

    完全没必要和这家伙置气,反正从自己看到的情况来说,他迟早都是会踏上同样的道路的。

    自己现在多说无用,还是要让他自个儿有所觉悟才行。

    “山上吗?”顾墨的表情顿时略显微妙,然后故作爽朗地笑了笑,“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就不叨扰了,还是等晴明回来再说吧。”

    “呵呵,你是害怕被老爷子逮着吧……说起来,你也真够可以的呢,至少胆色过人——唔,或者应该说是色胆?”源赖光的眼神略显鄙视,对于最近的这段时日发生的事情,她也是略有耳闻。

    “喂,赖光师傅你可别乱讲,我可是什么都没做过的好不好……”顾墨扯了扯嘴角,同时迅速打量了一下边上的黑发少女。

    秀千代神色本来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但是在闻听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也是禁不住的轻轻挑眉。

    源赖光不再说些什么,很是潇洒的直接转身离去。

    顾墨的视线一直到这位英姿飒爽的女武士消失在视野之中,才随意的收了回来,曾经的他看不透也看不懂,现在却是看到了更多,关于对方目前的存在本质,经过精心祭炼的纸人,以及寄托纸人上的精密术式和最重要的……“灵”。

    即使是以他当前的眼界来说,也是需要为之赞叹的高深术式,尤其对自己现在很有参考的价值。

    就像是降灵仪式的召唤从者,从英灵之座借取其情报,或者说下载数据,然后将下载好的数据包封装入“灵基”这个框架里,从而让软件得以在硬件上顺利运行,就是成功的召唤了英灵分身,也就是从者。

    源赖光现在的存在形式也是类似——

    纸人的载体就等于同样的框架容器,有着变化的阴阳术式附加于其上,用于模拟人体血气循环运行,模拟出熟悉的身体……

    在以便其行动与发挥力量的同时,也是能够起到保护作为情报的“灵”的作用,不让其直接暴露在外界环境之中……

    如此想来,也是可以从中找到类似“灵基”、“灵核”之类的关键节点存在。也许是术理摄理,世间之理万象,总有共通之处,又或者就是一个单纯的巧合,类似的术式在某个方面的创建思路趋同,这也无可厚非。

    当然,对于顾墨来说并无区别,他只是想要借鉴应用,萃取其中的精华,以完善自己目前的化身行走之术。

    毕竟是自己一点一点的寻找,自己整理,自己摸索,加上特殊的技能和特别的灵感,以及从已有之术之中进行改造,最近才捣鼓出来的术式,自然还有许多的不甚完善之处,存在着巨大的可改进空间。

    “有意思,果然还是要和晴明聊一聊……”

    这么嘀咕了一句,顾墨转过身来,看向安安静静的黑发少女,认真的说道:“阿秀,我回来了。”

    “?”

    秀千代微微歪了歪脑袋,似乎对此有些不太明白的样子,她当然知道他回来了啊。

    “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唔,让我想想从哪里开始说比较好。”眼前的人捏着下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一样,紧接着一捶手掌,身上泛起了一阵涟漪般的波纹,像是刷新了一下立绘似的。

    他撤去了身上的幻术。

    黑发少女顿时愣了一下,差点儿有些没反应过来,她下意识的微微后退一步,似乎被这样的变化惊了一下,甚至差点儿就忍不住拔出腰间的双刀了,几乎要以为是什么妖魔变化。

    “没必要这么激动,我还是我……”

    温润之声传来,眼前的人似乎的确是那个人,只是长发如瀑垂过腰间,身穿一袭青色道袍,气息清新,氤氲自然。他摊开双手,笑着说道:“如你所见,就是这样,想知道为什么的话,就是我接下来要和你说的事情……”

    黑发少女再度轻轻挑眉。

    “这里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一处说话。”顾墨环顾四周,打量了一下这个道场,虽然一般也不会被人干扰,不过能够进出的人也有,他虽说是可以提前察觉到,不过也难免麻烦。

    “你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跟我来吧,阿秀。”

    他收回视线,对少女笑着如此说道。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50064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