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美浓之主

    居然还真有这个?

    顾墨也就是随口一问,本来还以为是游戏设定的便利机制之一,对应映射到这个真实世界的现实之中,其实是不存在的东西——

    但是,看千子丰这个刀匠妹子的反应,貌似真的存在这样的一种技术。

    “哦,我也就是之前听说过这个名字,不知道是真是假,想来也只是那些工匠道听途说,茶余饭后的无稽之谈……”心念急转,顾墨神色丝毫不变,自然而然的这么顺口说道,仿佛自己也只是想起了随口一说。

    “这、这样啊……”

    刀匠妹子完全没有看出他的问题来,甚至也不知道自己刚刚的反应虽然极快,可是在对方的眼中委实是过于明显,顿时稍稍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恰好听说过这种传闻,所以随口问了一下。

    这样倒是还好,不然还真是吓了她一跳,甚至要以为这一次的不是什么巧遇,而是这人早有预谋在这里等着逼迫她了。

    自从灵石这种产物出现在世上开始,世人就一直都在孜孜不倦的探索着其中精华的力量与奥秘,而某些熟悉灵石的工匠也钻研出了一种特殊的技术,他们能够锻造一种的特殊的灵银,在其中存入极其庞大的精华。

    不过这属于是机密中的机密,而且涉及灵石,兹事体大,若不是极为信任的对象,那么工匠是绝对不会接受此类委托的,甚至连承认都不会承认……千子丰目前还对这人很陌生,自然没有道理全盘托出。

    顾墨对此也不着急,只要确认就好,这件事可以徐徐图之。

    他双手抱胸倚在门框上,看着屋内的刀匠妹子装作平静的开始工作起来,神色不变的在思考着。

    这群掌握制造灵银的工匠,如此的保守秘密,倒也的确挺好的。灵石本来就已经令人动心,引发无数野心家的追逐,要是还有一种技术可以让灵石的力量变得特别方便利用,那才是火上添油,灾上加灾。

    如果真的是他印象之中的那种效果,这搞不好就是这些顶尖工匠们,掌握了类似于手搓圣杯的近似技术——

    毕竟凝固成方便携带大小的巴掌大的一块灵银,可能储存近乎无限的庞大精华,类比一下就是超高密度的纯净魔力结晶的概念,如何当不上一个圣杯……而且灵石的精华更是被这个世界的某些人视作奇迹之力。

    利用灵石打仗建国不过等闲,让人的生命形态发生转变都能够轻易做到,甚至是长生不死、死者复活、克隆技术,等等等等,大概都已经被玩出花来了。虽然某种意义上也是百花齐放,黑科技繁荣昌盛,但同样也是这个世道的混乱之源。

    这同样是类似万能的奇迹之力,只要能够聚集足够的精华,那么在很多野心家看来就是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

    摇了摇头,顾墨深深看了一眼刀匠妹子,然后这才转身离开。

    发现这人的确不再说些什么,刚刚好像也就是随口一提,略过话题之后就不感兴趣了,千子丰总算是觉得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同时禁不住的开始思考着,要不要在途中找个机会逃跑。

    只不过,这么琢磨琢磨着——

    她想要偷偷溜号的意愿又不知不觉的弱化,反而下意识的一遍遍在心里说服自己。

    没有问题的,这一位大人也就是不知道从哪里听到如此机密,顺口一问而已,本身并不信以为真,自己没有必要这么紧张……更何况要是自己偷偷跑掉的话,不正说明心虚了吗,本来没事也要出事了。

    终于说服了自己,她咬了咬牙决定继续按照之前的计划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

    顾墨的人工魔眼仍然存在,即使精神力暂时还没有办法直接外放,但是作为只需要依靠视线就能够发动术式,造成魅惑、暗示、催眠等等精神干涉与影响的效果,却无疑是目前最好用的对人能力。

    轻轻松松的一个心灵暗示,便可以强化某种情绪,放大某些想法,从而达到压制其他的思绪念头的效果。

    如此就让刀匠妹子被他随口一问激起的警惕之心,不自觉地被她自己的想法抵消掉,而且她还会觉得这是自己深思熟虑之后,方才做出的决定。

    …………

    雨声渐歇,雷云散开。

    临到出发之时,顾墨也是略感惋惜,因为直到离开村子踏上路途为止,也并没有发现「无明」的存在。那位当代的除妖师首领貌似是没有过来这边除妖,正好与他们不期而遇,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看来的确是蝴蝶效应导致的剧情变化,或者可以看看老头子那边,试试看能不能联系上曾经的除妖师组织。

    否则的话,阿秀手里的那柄断刀想要恢复原状,怕是还得有一番波折。

    曾经讨伐太初之鬼的神兵已经碎裂,秀千代手中的断刀是一部分,「无明」手中的刀锷是另一部分,只有将它们凑在一起才能够复活“楚叶矢丸”,这是用来重新封印果心居士的胜利条件。

    顾墨还不确定要不要这么做,不过有备无患总好过有患无备,大不了到时候他来主持封印,反正这具身体也只是一具可以折损的化身,并不需要让阿秀来付出那份沉重的代价。

    待到一行人快马加鞭的回到鹭山城,安置好刀匠妹子,然后才回到天守阁那边。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就被老头子直接叫了过去……当然是单独叫顾墨一个人,并没有叫上姐妹二人。

    传话的侍女还专门说明老头子叫他的两位宝贝女儿要好好休息,路途遥远难免困顿——这种区别对待完全就是显而易见的。

    和室幽玄,光线略显昏暗。

    四周的烛光幽幽,衬托出一股奇特的严肃氛围。

    坐在房间之中,似乎等待多时的老头子姿态豪迈,不再规规矩矩的正坐,反而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另一条大腿直接支起,一只胳膊就这么搁在膝盖上,捧着酒碗在大口大口的喝酒。

    浓郁的酒气弥漫四周,顾墨刚刚进来就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这到底是喝了多少的来着?

    老头子看上去心情也有些不太对头啊,虽然他现在没有直接解读情绪气场、精神波长的能力,不过也是敏锐的察觉到斋藤道三这一刻的情绪非常复杂,像是彻底下定了什么决心,有着不甘,又有着非做不可的果决。

    矛盾而迥异的种种情绪同时集中在老头子的身上,令得顾墨的眉毛抖了抖,脸上流露出奇怪的表情来。

    “来了啊,坐吧!”

    斋藤道三瞥了一眼眼前的混账,只见其人长身玉立,神色不卑不亢,气质也是显得非常温和平静,自然而然……这样的人自然称得上是一句青年才俊,若是在以往时候,蝮蛇也不由得要称赞几句。

    只不过现在嘛……怎么看怎么面目可憎,这是老父亲的本能。

    对于老头子丝毫不客气的表现,顾墨也是从善如流的在前方坐下,斋藤道三对自己的态度恶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也早就习惯了,不过似乎今天更加恶劣,更加看自己不爽的样子?

    “今天叫你来,老夫要说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老头子再度将手中的酒碗里的美酒一饮而尽,脸颊上的酡红也不正常的再度加深几分,他的语气有些恶狠狠的样子,瓮声瓮气的说着。

    “嗯,道三大人说吧,我听着……”

    顾墨点点头,目光若有所思的盯着斋藤道三手里的酒碗。

    ——接下来该不会是准备摔杯为号吧?

    也不怪他胡思乱想,老头子本来就越发看他不顺眼,平时也都是根本不想看到他,看到他就觉得来气……今天却一反常态的独自叫自己过来,而且情绪表现得这么复杂矛盾,很难不让他联想到对方是不是在外面埋伏了五百刀斧手。

    只待摔杯为号,一声令下,就冲进来把自己这个不识好歹的臭小子剁成肉酱。

    emmmmm……还专门让阿秀她们不要过来,督促她们去休息,搞不好真的就是想要快刀斩乱麻啊。

    “算了,不说了……直接拿去吧!”

    斋藤道三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努力酝酿情绪,不过过了半晌之后,他却是突然有些泄气的样子,很是意兴阑珊的摆摆手。

    他没有摔碎手中的酒碗,而是直接扔过去一封信函……而且在信函脱手的瞬间,他仿佛是下意识的手腕微微一动,本能的想要将它抓回来一般,不过却又生生的遏制住了这份冲动。

    而就是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就仿佛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让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一下子像是衰退了下去似的……一转眼的工夫,坐在那里饮酒的不再是之前那个气势惊人,手段了得的美浓霸主,而只是一个垂暮的老人。

    “这是……”顾墨愣了一下,伸手接住那封信函。

    “让国状……从现在开始,美浓是你的了。”

    斋藤道三声音低沉的说道,自顾自的给自己又倒上满满当当的一大碗酒,虽然并不会有所留恋,他从头到尾都是为了纯粹至极的理想本心,而不是为了贪图权势,在追逐泰平之世的大愿,他从来没有迷失过哪怕一次。

    但是,那终究是他一生的功业所在。

    就像是将自己的存在意义彻底托付了出去,这一刻,这个老人感到自己彻底解脱了,只是在如释重负的同时,却也感觉到一阵极其强烈的空虚。

    “……谢谢道三大人。”

    顾墨的神色变换数次,最终没有推辞,而是轻轻将这份让国状收起。

    “不用客气,能不能担起这份责任或者守住它,就是你小子的事情了……老夫可不会帮你!”斋藤道三冷哼一声,似乎非常恼火的道,“不过看在我的宝贝女儿的份上,能够做的我都做了。”

    “斋藤家终归是老夫的本家,很多人不一定会服气,他们不是义龙,没有办法看得这么开……不过你也无需担心,老夫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让你为难,前段时间就已经派光秀去处理了。”

    这个老人平静的说道,神色之间闪过一抹狠绝:“能够活下来的,就是你可以放心使用的人,其他的你就不要管了。”

    “我晓得的……”

    顾墨轻轻点头,同时对于这条美浓蝮蛇似乎有了更深的了解。

    真够狠的啊……

    “你知道就好,其他的老夫也就不多说了……现在只有最后一个问题。”斋藤道三放下酒碗,平静的看着对面的青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美浓之主,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青年眨了眨眼睛:“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别说这样的套话,大道理谁都知道,老夫是问你具体的想法,不要说你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老头子轻蔑地笑了笑,语气非常鄙视的样子。

    顾墨无奈的摇摇头,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源于一个误会,不过现在他也不打算去解释了,也不会说什么自己其实不想要接受这些东西……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自身也有着这样的能力,何不放手去做呢。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开口说道:“现在的世界已经是大航海的时代,我们也要紧跟时代脚步,我的设想是先在十年之内,在美浓境内完成工业革命,解放生产力,然后统一这个战国……”

    不就是具体计划吗?这个他当然有安排了,这个世界同样是未经开发的封建时代,也是他的自留地,甚至比起现实世界来说,能够具有更高的改造自由度,在他看来是极具价值的一个位面。

    “二十年内要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

    “争取在本世纪结束之前,建立环月都市位面分基地……”

    顾墨侃侃而谈,对面的斋藤道三嘴巴越张越开。

    他只是想要刁难一下这小子,顺便看看对方是否真的有治国之能,需不需要自己帮助……怎么现在感觉在听一个天方夜谭似的?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51124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