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6 追踪(下)

    波塞多尼亚城,北城区街道。

    狼奴在大街快速的飞奔着。

    他太享受现在的感觉了,哪怕雨水扑到他的脸上,打湿了他的衣服,影响了他的视线。就像刚才那顿美食他吃的飞快,完全不顾长期饥饿后不该那么急速的进食,而且一下还吃那么多。他知道自己与常人不同,他从小就知道,所以这样的暴饮暴食他都习惯了。毕竟那么多年被人叫“狼孩”过来。没错,他打小是由狼养大的孩子,野蛮、惧生、暴力、极具攻击性。

    但他的优点也特别明显,他具有狼的爆发力、耐性和嗅觉。之前因为野性,他被村民捕获,交给了政府,而后一层一层上交,他就被带到了大西国的军阁水牢。其实他没有干什么坏事,他甚至一路上还学会了说人话,但大家终究还是把他当怪物看待。只因为他异常于常人,所以他就有错。

    他被关了太久,不知道是一年还是三五年,所以铁座十三莲承诺给他自由,给他美食和财富,他就同意了。所以现在他就像一只在大草原奔驰的灰狼,整个城市在他面前没有一点遮掩,凭借着他本能的嗅觉,不时的摇头判断方向,而后又是拼命狂奔,一点都不在乎气力。

    铁座十三莲原本带着一个小队跟在狼奴身后,但自从他穿小巷翻高墙后,铁座十三莲就弃了身后的小队,凭借高超的身法,紧紧跟在狼奴的身后。

    狼奴路过一处明显是贵族少女闺房窗外,停顿了好一会儿。铁座十三莲知道,那个刺客曾经在这里呆过,可能是偷了一些钱财,或是一些衣物。毕竟贵族少女能有什么,总不能偷出一把神器“霜之哀伤”吧。不过还好,狼奴又继续朝前奔跑,铁座十三莲赶紧跟上,不然这小子可能一溜烟就消失在雨帘之中。

    很快,他们就来到西弥尔之前藏身的羊圈。

    可能身上还留有狼性,狼奴看着里面安静吃草料的绵羊们,有那么一两秒的恍惚。

    铁座十三莲看到羊圈的一瞬间就判断出来之前刺客肯定是在这里避开搜查的士兵。

    毕竟——她抬头瞧向羊圈背后的钟楼。

    这是最危险的地方。

    也最安全。

    ……

    波塞多尼亚城,北城区军阁水牢。

    提审室里,巫祝女峥面色惨白的把那几颗小石子放入龟甲里。可能因为长期被关押在水牢里营养没跟上导致她行动不快,手抬起来的时候甚至有点颤颤巍巍。但忒弥斯在她的眼中看到火,一种想活下去的火苗。其实说起来这位来自东方的巫祝有点惨,她本是代表东方大陆远渡重洋而来,可就是因为宗教不一样,她屡次出言冒犯了那些大祭祀,便将她诬告成邪祟。得亏是在王城,贵族之间早明白宗教的本质是什么,所以她得以活下命来,被打入关押怪物的水牢。

    南门首座忒弥斯之前办事下来水牢一次,也是那次,这东方巫祝不知是得了什么神谕,竟然有勇气开口告知了忒弥斯一些关于短期未来的预言。之后忒弥斯就出了水牢,他本来不打算当回事,可莫名其妙接下来经历的一些事竟然跟那巫祝告知的预言对应上了,这就让忒弥斯下决心要救这巫祝一命。

    当然这个救的前提,得看这巫祝女峥,到底有没有实力。

    所以这次,也算忒弥斯给她的一次考验。

    侥幸成功,她得以脱离水牢生还;如果失败,那么跟水牢的黑暗化为一体将是她最好的结局。

    这些,忒弥斯知道,巫祝女峥也知道。所以现在她带着十二分的真诚向上天的神明祷告。默念了一阵在对面三位首座听起来像天书一般的咒语之后,女峥再次睁开双眼,这次她双眼里的火苗已然成了火焰,而后双手将手里的龟壳及龟壳里的石子撒在桌子上。

    四个脑袋都凑近看那龟壳和石子摆放的位置,可其中三个脑袋是凑热闹,唯有女峥细细打量一番后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她还在北城区。”

    这不废话。西门首座亚古布吉翻了个白眼,三面高墙耸立戒备森严,南面亚蒂斯河因风雨变得浪潮汹涌,两座长桥上也是守卫全副武装,这样的警戒下连一只苍蝇都过不去,那人不还在北城区还能在哪。

    不过忒弥斯和雪蒂艾莎还是第一时间听出不同来。忒弥斯赶忙询问:“这刺客是女的?”毕竟刚才这个巫祝的用词里用的是“她”而不是“他”,这个大陆的语言里第三人称“她”和“他”发音还是有区别的。

    “是。”巫祝女峥默然把自己根据卦象所看到一切淡淡说出:“她身高不高,很瘦,好像还受了伤,现在掩藏在一户人家里。”

    忒弥斯每听一句眼神便亮了一分,赶忙问道:“什么样的人家?”

    女峥认真地看着那几块圆滑的鹅卵石,仿佛能从里面看到一面镜子,镜子中有光影变动,她就看了一眼,然后马上闭上了眼睛,那最后一幕被她留存到了脑海里。她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开口道:“那是一间带庭院的屋子,庭院有树,围墙很高,然后……屋子坐落在巨大的河边……”话没说完,女峥猛然嘴里吐出一口血,眼前一黑,而后身体向后倒去。要不是忒弥斯眼疾手快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和脑袋,可能她的脑袋要跟身后的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女峥更加虚弱的半睁开眼,仿佛连完全睁开眼睛她都做不到了。她的嘴唇在发颤,不知道是不是想说话。

    “没事。”忒弥斯赶忙安慰她,“你所说的一切已经足够详细,如果证明是正确的,那你肯定能被赦免,你肯定能重新获得自由。”

    毕竟女峥最后一句“巨大的河”提示已经很明显了,波塞多尼亚城中唯一巨大的河就是亚蒂斯河,说明那刺客现在藏身的房屋,就在亚蒂斯河的北岸边。目标区域已经缩小的那么明显了,那就申请搜查令进行排查呗。

    亚古布吉和雪蒂艾莎也是面露喜色,不用忒弥斯叮嘱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两人急匆匆的离开水牢,准备安排人手一方面申请搜查令一方面确定搜查范围。

    等两人的脚步声走远之后忒弥斯忽然开口道:“等你自由之后,我希望你能加入我的府邸。我非常欣赏你所展示的能力,我也一定会重用你。”

    巫祝女峥还不知道有没有听清,她的嘴唇还在微微颤抖着,像是要诉说什么。

    忒弥斯好奇的把耳朵贴近倾听,微微能听到几个字。

    “那……屋子……那屋子里……有……有神……”

    忒弥斯眼神登时深邃起来。

    ……

    开水龙头、用洗涤精、用钢丝球及海绵球、温水过第二遍、擦干净放入消毒柜。这一套流程下来,穆兀咋感觉比自己洗碗还累呢。期间好几次险象环生,陶瓷碗差点得几个。

    西弥尔也弄得灰头土脸,不过对比于穆兀的身心疲惫她还挺开心的。因为自从进到这个人类的屋子里面,各种稀奇古怪的机械和功能弄得她眼花缭乱,而且她竟然一丁点没感觉到魔法的波动,很显然整间屋子包括照明、排风、用水都不是魔法体系维持的。

    这就是人类世界的炼金术吗?

    西弥尔之前赶路的时候也借助过善良的人类家庭,不过那家太落后太偏远,代表不了人类世界炼金术的顶尖。而眼前这个屋子——各种超乎时代的设备层出不穷,也有着与西弥尔之前所见包括精灵树国完全不一样的操作体系和流程,虽然繁琐陌生,但聪慧的西弥尔已经隐隐察觉到了其中蕴含的完善体系和颠覆自然规则的创新。

    作为自然最亲近的子民,西弥尔第一反应自然是抵触,而后是惊叹,再而后是沉思,沉思之后,她决定学习!这点思考和魏源先生那句“师夷长技以制夷”很像。如果我不知道你,那我第一时间不应该是全盘否定你,而是去了解你。等我基本了解你,我可以下判断;等我完全了解你,我可以下结论。

    所以说西弥尔是一个聪慧的暗夜精灵,肯定没人会否认。

    穆兀看着西弥尔脸上脏脏的样子,提议道:“你要去卫生间清洗一下吗?”

    “卫生……间?好名字。”西弥尔一下就想通了这个地方和清洗的关联,不过她微笑着摇头道:“不用啊,我们精……精神很好的人类都可以这样清洗的。”说完她小嘴低声念了几句法咒,伸手打了个响指,在穆兀惊讶的眼神下,西弥尔的身体竟然冒出一股水流。那水流像有生命,从上到下围着西弥尔转了好几圈,而后消失于地面。

    穆兀好奇的蹲下去看了看,那地面跟之前没什么变化,还是干燥的,一点水滴的痕迹都没有。他抬头诧异问道:“这就是魔法吗?”

    西弥尔以为他特指的是精灵魔法,因为这样的“洁身术”她好像没听说过人类世界也有,所以身为人类世界一个国家首都的贵族,应该不会没见过魔法,只能说没见过精灵魔法。但她又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你的耳朵早暴露你的身份了好吗!),只能找个由头胡说八道:“这是比较冷门的自然魔法系,所以你没见过也是很正常的。”

    穆兀没回答,他心里还在想着刚才那神奇的魔法。

    引天落雷,趋火导水,枯木成林,地动山摇,断河蹚海。那跟国内历史悠久的道术法术一般,怎么能不一下击中穆兀的内心!

    这时他想起系统商城里那“战力/灵力入门”,不知道跟这个是不是一个概念。

    ……

    北城区,亚蒂斯河北岸。

    已经得了搜查令的三门首座开始分街道进行挨家挨户的盘查。

    雪蒂艾莎这回站在亚蒂斯河边,望着波涛汹涌的河水出神。她的身后,军阁的士兵们已经“非常礼貌”的把这一条街道的房屋都仔细排查。但其实不容易,毕竟都是贵族的住所,谁知道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人物沾亲带故到王宫里,所以没有确定的拍板,军阁也不敢这样大费周章的挨家挨户搜查。

    但哪怕是这样,身后每户人家传来的责骂声辱骂声依旧不绝,就算理由是抓捕刺杀国王陛下的刺客。

    忒弥斯从身后的黑暗中走来,雪蒂艾莎似有知觉,转身不知从哪拿出一包烟,递给忒弥斯一根,开口道:“处理好巫祝了?”

    忒弥斯也不拒绝,将烟叼在嘴里后,伸手打了个响指,他和雪蒂艾莎嘴里的烟头顿时点燃。毕竟是王城首座,一些小小地火系魔法还是会的。

    “送医了。”忒弥斯也依靠在河边的栏杆上,眺望远处的大河和再远处一片黑暗的南城区。“我听说,那次女峥能向我说出预言,是你同意的。”

    “嗯。”雪蒂艾莎没有否认。毕竟军阁监狱掌管者是她,像一位首座在水牢跟一个巫女聊天这种事,怎么可能逃过她的眼线。“我能相信你么。”

    很平淡的一句话,却在忒弥斯心里炸出一个惊雷。

    这大大地大西国,这小小地波塞多尼亚城,都在王权都在军阁的眼线底下。他们俩,忒弥斯和雪蒂艾莎,是这天罗地网里非常重要的齿轮,是巨大王国机器下的掌权人。按道理,他们应该互相信任,共同为国家出力。

    可今天,一个齿轮和另一个齿轮在上机油的时候说起了悄悄话。

    这是要背着谁。

    另外两个齿轮?

    菲兹·吉亚斯图公爵?

    还是——

    忒弥斯回过头,将目光投向北方。

    那是一片阴雨天包裹的黑暗,闪电劈过,黑暗里有那么一瞬间被照亮,突显出了底下的建筑。其中最明显最雄伟的,就是王宫。

    ……

    北城区,风雨中。

    狼奴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但他还是默默挺着鼻子,沿着街道,寻找追踪着那若有似无的味道。像个执着的艺术家,或者癫狂的行为艺术者。

    铁座十三莲亦步亦趋跟在他的身后。

    一道闪电劈过,又为世间创造了很多臭氧。

    狼奴的脚步终于停下,他在思考。

    铁座十三莲的脚步也停下,她在等待。

    终于,狼奴抬起头,瞧向了眼前的建筑。

    这是穆兀的家。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21476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