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7 巨神兵塔

    看到狼奴久久没有动静,铁座十三莲快步走上前,站在他边上打量眼前这座房屋:“是在这?”

    狼奴还在努力用鼻子去感受那气味,可还是失败了,“味道是在这消失的,但这的气味太杂了。”

    太杂,就不知道那气味是在里面,还是不在。

    这一排的屋子都是一样的建筑风格,也是一样大小的面积,显而易见是一起建造的,从外面看没什么特别的。这一片也是北城区贵族区里的下等贵族区,肯定是越靠近北边王宫的地段越贵,房主的身份也越高。但也不排除这边会有沾亲带故的或者隐退下来的。但为什么是这间,铁座十三莲的优势是作战,对推理查案这些并不感兴趣,可今天的事情将她推到这一步,她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果然在她仔细观察之下,还是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点。

    对比于边上两家,面前的这间房子似乎太过安静。本来这冷雨天整个城市都安静了下来,可边上两户还能透过窗户看到人影晃动,烛火摇曳和若有若无的欢笑声。眼前这间,光亮太盛,似乎是用晶石一类的恒定物品来照明,而且一丁点的声音都听不到。相隔着一层纱一片薄雾。

    看到雨水把院子中那棵高高地树上的树叶打落却没有听到一点声音,铁座十三莲的脸色终于变了。

    她上前一步脚尖一点,整个人就高高升起跃了高墙。等她轻飘飘地落在了院子里,终于掀开了这个房屋的一些面目——雨打树叶的声音听到了,风吹过屋子骑楼的声音听到了,屋子里那叮叮咚咚打闹一般的声音听到了。这间屋子果然被人安装了一层类似“保护膜”的透明罩子,从外面看很难查探到不同,连她这个程度的高手差点就被骗过去。可到了里头,哪怕只是在院子里,一切都活了过来。

    这让铁座十三莲更加坚信,刺客是藏匿在这间屋子里。

    ……

    这是西弥尔“精灵生”第一次看到那么美那么清楚的一面镜子。

    女人对美是天生追求的,包括对美的人、美的食物、美的风景美的饰品和更美的自己。所以镜子的出现及进化,都伴随着女人的身影。西弥尔被穆兀带入卫生间,开灯的瞬间,她就被镜子或者说镜子里的自己痴迷住了。而后哪怕傻傻地听着穆兀介绍卫生间里用品的使用方法,但余光还是没离开镜子里的自己。

    等穆兀出去后卫生间就留下她一人的时候,西弥尔有点迫不及待的凑在镜子前,想好好看看自己。

    其实不管精灵还是人类,每位对自己的容貌都很陌生。你每天看到的都是别人脸上冒痘了上火了有黑眼圈了,你有多久没在镜子前好好观察过自己。所以,有一面非常干净清晰的镜子,是这个大陆所有女性的追求。

    不过镜子再美,西弥尔还是拎得清轻重缓急,也知道自己应该先把腰间的伤口处理了。

    忍着疼痛,慢慢解开那丝绸布料,镜子的西弥尔腰间出现一道很深的伤口。得亏这不是烫伤,而是藏身之处被火球击中后爆炸开的铁片划伤了腰。西弥尔按刚才穆兀叮嘱的流程清洗了伤口,然后擦干伤口,上了碘伏,最后用穆兀找到的家用纱布重新包扎好。然后换上一身穆兀干净的短袖和七分裤,再搭上老屋原来就备好的室内拖鞋,走出卫生间的西弥尔除了那双依然招摇的尖耳朵,简直跟十七八岁的青春美少女没啥区别。

    穆兀还没来得及赞美,刚走出卫生间的西弥尔忽的脸色一变,又不知道从哪掏出那把匕首,防备的看着大门。这架势再迟钝的人也看出来了——大门外有情况。穆兀知晓自己在这个魔法世界里没半点战斗力,赶紧躲在厨房里头,探着个脑袋看着大门。

    果不其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来了。

    顿了那么两三秒似乎发现里头没人回复,那“咚咚咚”的敲门声又来了一次。

    毕竟穆兀现在暂时是这间房子的主人,哪有主人让客人回复的,于是他大着胆子高声问道:“谁啊?”

    门外一个冰冷的女声回复道:“王城水利部,查水表。”

    王城水利部?查水表???

    穆兀第一个反应是我刚来一天就要开始付水费了吗?心疼我本来就不多的零用钱……

    转念又不对,看西弥尔的架势外面应该来了一个找干架的,所以不管在现实世界还是这里,查水表都是一个意思吗?想到这穆兀弱弱地回了一句:“今晚太晚了,可以明天来看吗?”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我家大人不在家。”

    屋子里的西弥尔和屋子外的铁座十三莲都愣了一下——我家大人不在家……这是什么鬼话?

    一阵安静之后,外面的人可能不耐烦了,“咚”的一声重物砸门的声音一下把穆兀吓了一跳。这下屋里的两人都知道,暴力破坏开始了。西弥尔本来想继续跑,可这个念头刚升起就被她压了下去,主要是人家都已经找到这里了,说明搜查的差不多,指不定现在外面已经布置好了“天罗地网”就等着自己往里钻呢。另一个原因,她看了一眼贴在厨房门框边的穆兀,嗯,有点吓得面色发白了。他只是一个弱小的……善良的人类贵族,自己要是这样一走了之,外面的人肯定也会对他下毒手的。

    “喂,穆兀。”西弥尔组织了一下语言,让自己看起来“冷酷”一点“高尚”一点:“等下外面的人进来之后,你就别管我。哪怕我输了,你就说我是偷偷闯进这个家然后威胁你的贼人,你做的一切,都是被逼无奈的。”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我准备牺牲自己了,你安心呆着,你别管,前后没你什么事。

    穆兀有点动容。

    毕竟他刚穿越过来,人生地不熟……地还是熟的,毕竟他带着自己的老屋一起穿越了。可确实一切都一无所知,让他没有熟悉感和安全感。所以哪怕他请眼前的小精灵吃面喝奶茶处理伤口,也是从人道主义考虑,还没有说是“朋友”这个关系来考虑。但人家现在在关心自己,虽然话语冷冰冰但穆兀又不是三岁的孩子,他能听懂这冰冷话语下的温暖。

    多久,没有人关心自己了。

    父母本事大,但常年不着家。更老一辈里就跟爷爷奶奶关系好,但都已经故去了。历年来同学关系也都还不错,可也一年一换,没留下什么强联系的必要。所以这种“生死之际”还能顾着自己的人,穆兀觉得自己心里某片地方被照亮了。

    那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呢?

    屋子里也没有什么防身利器,厨房还有菜刀,可这是个魔法世界,菜刀也劈不开大火球啊。穆兀在脑子里把所有能想到的东西都过了一遍,忽然发现,脑海里有个商场九宫格。

    然后他就看到了呆在最后一格的:“指定空间绝对掌控(基础版)”。

    这个指定空间,如果是指定自己这个老屋呢?那按字面意思自己是不是就能掌控这屋子里的一切?可这个需要45积分啊,自己才40积分,还差……等等!

    穆兀眼睛一亮。

    自己第一个任务点外卖,不就价值5个积分吗!

    他赶紧掏出手机想看下外卖到哪了,赶紧把任务完成吧!

    正这样想着,猛地一下老屋的防盗门被一脚踢倒。

    灰尘纷飞中,一个全身黑色铠甲手持长刀的女人走了进来。

    王城东门首座,铁座十三莲,正式登场!

    ……

    波塞多尼亚城,北城区,巨神兵塔。

    巨神兵塔是一座魔法塔,整个拉蒙特斯大陆一共五座巨神兵塔——两座在穆之国,一座在利莫里亚国一座在南岛,还有一座就在大西国的波塞多尼亚城。它非常高,塔身都是用黑色巨石搭建而成,说是魔法塔在建造过程中却没有使用一丝魔法,纯人工搭建。不过巨神兵塔历史悠久,传说在魔法诞生之初它就一直存在,而且之前的数量更多,但不知什么原因,现在人类找到数量的,只有五座。

    可能有很多在其他大陆吧,这是所有拉蒙特斯魔法师的想法。

    而巨神兵塔现在也成了大陆魔法师协会的圣地,甚至有些国家的魔法师公会总部就设立在巨神兵塔,比如大西国的波塞多尼亚城。

    被称为“大西国首席大魔法师”、“伟大桔梗家族传人”、“帝国之刺”的伊斯坦布尔伯爵,正在这高高地巨神兵塔内招待他的师兄,来自穆之国的国师葛西尼格大师。

    外面的风雨侵蚀不到这厚厚地巨石黑塔,塔内有一层作为贵宾接待厅,伊斯坦布尔就在这层招待葛西尼格。火系晶石闪耀如昼,红木家具、丝绸飘窗天鹅绒地毯和名画、金银装饰尽显高贵。伊斯坦布尔也是一身传统又高级的魔法师专用披风入场,由佣人取走后他底下一身金丝绣边的高领绅士服便在亮光下熠熠生辉。

    葛西尼格只是低头喝他的绿茶,他其实已经来一会儿了,但他知晓他这师弟一向讲究高调和排场,肯定在房间里准备的一丝不苟才会“惊艳”出场。于是葛西尼格也不催促,只是绕了一圈墙壁看了一圈名画就安安静静坐下。

    “师兄等急了吧。”伊斯坦布尔高声出口,但语气里却一点没有抱歉的意思。

    “不急,才来一会儿。”葛西尼格慢条斯理的吐了吐嘴里的茶沫,淡淡道:“我不像你,你可是大西国堂堂皇家魔法学院院长,诸事缠身忙得很。你百忙之中能抽空见见我这个师兄,我已经很开心了。”

    “师兄这是反话,不过我就喜欢反话正着听。”伊斯坦布尔微笑道:“师兄现在贵为穆之国国师,能来我波塞多尼亚城是屈尊,所以我特别为师兄烧制一道‘北京烤鸭’。”

    葛西尼格听到“北京烤鸭”脸色终于动容,收起刚才的云淡风轻,他目光炯炯地看向餐桌那头的伊斯坦布尔,惊疑问道:“你有老师的消息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21476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