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在异界点外卖 >0008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0008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火系晶石来照亮不单单比烛火要亮和持久,而且也不会出现“烛影摇曳”这样的情况。就像现在这样,光亮映射在葛西尼格的眼瞳里,体现着他此刻按捺不住的激动心情。

    不过很快他心头的火就被伊斯坦布尔浇灭了。

    “我没找到老师。”伊斯坦布尔瞧着葛西尼格的神色,忽然觉得这个话题很难受,他偏过头去,不想去看葛西尼格的眼神,不管是期待的还是失望的,他都不想看。淡淡道:“我只是模仿出了老师那道菜的口味。”

    “是嘛……”葛西尼格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微微失落后就收起神情,又恢复成那个云淡风轻的大国师,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的微笑道:“那快给我尝尝!好久没吃到这道菜,我都快忘了是先包大葱黄瓜条还是想包鸭肉了。”

    可还没等两人开始动手分享美食,忽得有下人快步走来。还没走近便吃了伊斯坦布尔的大骂:“你们这些该死的蠢猪,我不是告诉你们我在宴请贵客,不要打扰我们吗!”

    那下人被骂的颤颤巍巍,但还是提着胆子小声道:“您之前不是说,只要是凯狮迪公爵到来,就必须第一时间通报您……”下人又瞟了一眼,“不管您当时在什么场合,干什么事。”

    “你说谁?……凯狮迪?”伊斯坦布尔的声音不由的提高了一个阶梯。

    “是的。”下人更害怕了。

    “那还等什么,让他进来吧。”伊斯坦布尔猛然起身,一脸的惊喜期待不亚于刚才葛西尼格听到“北京烤鸭”的时候,可又瞥见对座的师兄葛西尼格好奇的看着自己,便咳嗽两声收起脸上神色施施然坐下。

    说话间快两米高的巨汉凯狮迪公爵便一脸小心谨慎的快步走了进来,还没到身前他瞧见了长桌对面坐着葛西尼格,便躬身快速说道:“老师好,葛西尼格大师好。”

    伊斯坦布尔撇撇嘴:“他是我的师兄,你可以称呼他为师伯。”

    巨汉凯狮迪公爵仿佛知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夸张的长大了嘴,又忙对葛西尼格躬身改口道:“师伯好。”

    葛西尼格一脸微笑的点点头。他现在确实有点好奇——就像是他和伊斯坦布尔从未对外说明过他俩是师兄弟的关系,他也一直没听到师弟对外公开的徒弟里有这位凯狮迪公爵。毕竟是一个国度的公爵,哪怕是比大西国国土面积大两三倍的穆之国,公爵也不过十七八位。这很难是战争积累或者国王特许就能上位的,肯定得是多年的席位传承下来。上午时候葛西尼格陪着大西国国王在东郊游玩,随行的除了掌管军阁的菲兹·吉亚斯图公爵和三位镇守一方的公爵没能到场,其他公爵悉数到场。其中也包括这位“鹤立鸡群”的凯狮迪公爵。原以为他这样孔武有力的巨汉应该承袭的是体术方面的天赋,没想到拜在自己师弟门下。

    可为啥他一来,自己师弟就得无条件通报呢?就因为他是公爵?还是……?

    巨汉凯狮迪是个直肠子,也没想到师伯和自己师父直接会有什么弯弯曲曲,就以为全是自己人,然后开门见山道:“老师您交代我查看的那三颗小玻璃球,有一颗亮了。”说着他还想往外掏。

    伊斯坦布尔瞬间起身压住凯狮迪的手,他此刻兴奋又想遮掩,但又觉得那一句已经能够让葛西尼格知晓许多,又有些心虚。果不其然葛西尼格听到凯狮迪的话后也坐不住了,立马起身询问道:“伊斯坦布尔,他说的是老师的那三颗随身珠?”顿了顿,他又追加了一句:“是不是?”

    有那么一瞬间,凯狮迪仿佛自己置身在大海边的巨石之上,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有十米多高的巨浪,那窒息感一下将他逼的眩晕。得亏他身边还站着同样是宗师级别的伊斯坦布尔,只是一挥手,凯狮迪面前那令人窒息的气场便快速消去,他能大口的呼吸了。伊斯坦布尔从他的怀里取出那三颗珠子,果然有一颗是亮的,而且还在发光发热。

    凯狮迪公爵其实如葛西尼格猜想的一样,他来自一个靠战争发家的家族,家族世袭的是武将的职位。凯狮迪的父亲老公爵一辈子就凯狮迪一个儿子,而且天生神力,巨塔一般的身体,是个练武的好胚子。可谁知这凯狮迪在父亲在世的时候还好好练武,老公爵去世后他继承了家族公爵之位,竟痴迷起了魔法,于是他几次三番想拜入大魔法师伊斯坦布尔的门下。

    本来一个公爵拜入门下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事,可当伊斯坦布尔亲手测试了凯狮迪的魔力之源后发现,这小子天生跟魔法就不亲近,啥魔力都吸收不了,根本当不了魔法师,连催动魔法道具防身都难。可凯狮迪竟真有一股韧劲,不论伊斯坦布尔对他怎么劝说或者指责,他都铁了心要学魔法。伊斯坦布尔无奈,只能认下他这个徒弟(毕竟公爵嘛),然后给了他三颗灵珠,告诉他只要不破坏这三颗珠子,不管他用什么方法让其发亮,便是他能学习魔法的开始。但如果这三颗珠子一直不亮,他就不会公开承认凯狮迪这个徒弟,凯狮迪也不用上门了。

    凯狮迪便兴高采烈的回去。可凯狮迪不知道,伊斯坦布尔交给他的根本不是测试魔法值的灵珠,而是他和葛西尼格老师的随身珠,只要随身珠亮,他便能知晓老师现在所处的地方。老师失踪那么多年,这三颗一直没亮过,所以伊斯坦布尔是打着凯狮迪公爵家底子厚法宝多人脉广的念头,想让这小子帮自己弄亮灵珠。

    没想到这些年过去了,伊斯坦布尔都快忘了这件事,可今天凯狮迪却大大咧咧上门告诉他灵珠亮了一颗。当然这是好事,可为啥是今天,为啥他那个看不对眼的师兄葛西尼格要在场。

    算了算了,找老师事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伊斯坦布尔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只见伊斯坦布尔将那发光的灵珠放置手心,他身体里浩瀚的魔力便一齐涌入灵珠之内。原先软硬不吃的灵珠竟然在这一刻接纳了他的魔力,而后珠体发出五颜六色的光彩,一下将屋子内的光亮全部掩盖。那珠子之中开始出现一个画面——

    阴雨天,大河边,一座灯火通明的屋子。

    葛西尼格皱起眉头:“这是……”

    伊斯坦布尔只是觉得有些熟悉,但一时想不起在哪。

    而他俩身边的凯狮迪公爵则大呼小叫起来:“这个就在北城区,我知道在哪,那边有座妓馆,我经常去逛过。”说完他便哑然停止,憋红着脸,不知道在两位长者面前提这个不会不影响他们对自己的印象。

    不过还好,两人都没在意他后面一句。只见伊斯坦布尔火急火燎的收起灵珠,召唤来飞毯,桌上的烤鸭也顾不上了,一脚踢在凯狮迪公爵的屁股上,“知道还不带我们去,废话那么多干啥!”

    下人还想递给他们伞,可只是一个转身,他们早打开窗户飞了出去。

    房间里哪还有他们的身影。

    只有那些不会摇曳的火系晶石的光芒,和桌子上一直没掀开盖子的“北京烤鸭”。

    ……

    波塞多尼亚城,北城区,亚蒂斯河北岸。

    忒弥斯和雪蒂艾莎还没排查完,手下就来报告东门首座已经对一座房间进行“强攻”了。

    两人对视一眼,赶忙快步翻身上马朝事发地点飞驰而去。

    他们并不担心刺客会给铁座十三莲带来什么样的伤害,毕竟同事多年,彼此几斤几两大家还是知晓的。他们只是怕依着铁座十三莲的火爆脾气,到时候会不会因为抓捕犯人造成这条街的房屋坍塌破坏。毕竟这种事之前不是没有发生。

    时间已经入夜,温度也愈发冰冷。

    但可能这一夜,很多人都无法入眠。

    ……

    只是一次匕首和长刀的碰撞,西弥尔就知晓了自己和眼前这个女人的差距。

    这个差距不是因为对方是长刀而自己是匕首,也不是因为对方有铠甲而自己只是一身短袖,是综合的实力悬殊。这时候西弥尔有点后悔神森川宴老师教自己武术的时候,为啥自己没有好好学,现在遇到了,啥啥都不会。也就仗着点精灵种族身轻步巧的优势,还能缠斗两回合。

    客厅里,沙发已经破碎,里面的棉絮乱飞,茶几桌子电视机这些早在开始的时候就被铁座十三莲的长刀劈毁。地上都是玻璃渣子和木屑,还有大团大团的棉絮。更别说窗帘和墙壁,都已经残缺和刮花,倒是墙壁没有第一时间被自己踢出一个大洞,这点让铁座十三莲疑惑了一会儿,但也仅仅是一小会儿。

    穆兀看着眼前这一切,脑海中想得是父母要是回来看到老屋这个样子,那自己可能得连夜离家出走,不然腿会被打断的。

    正当他惊慌焦急万分的时候,忽然一个恍惚,他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像敲门声。可自己家的大门不是早就被眼前这个盔甲女的踹坏了吗,哪来的门可以敲。

    可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从心里又好像从客厅发出,像水波一样层层叠叠,给穆兀的眼睛都上了一层水雾。

    穆兀忍不住闭上眼,然后又睁开眼。

    世界变得清晰了。

    他能看到客厅里干净的茶几、整洁的窗帘、雪白的墙壁。

    门外确实传来敲门声。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21476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