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在异界点外卖 >0010 伊斯坦布尔不等于君士坦丁堡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0010 伊斯坦布尔不等于君士坦丁堡

    狼奴目瞪口呆。

    西弥尔目瞪口呆。

    忒弥斯和雪蒂艾莎也有点目瞪口呆。

    毕竟那可是堂堂王城东门首座,实力哪怕不是这世间顶尖的那些,但也是一骑当千以一敌百的悍将。怎么有点——好听点叫摧枯拉巧,直白点叫虐小鸡仔。忒弥斯和雪蒂艾莎双双相视一眼,互相能看出对方眼中的戒备和骇然。什么时候那个刺客能有如此实力,要是有这种实力的话还跑什么,直接杀出高墙“事了拂衣去”了。

    忒弥斯和雪蒂艾莎第一时间把铠甲上暗扣给解封,拔出携带的武器。

    忒弥斯和铁座十三莲一样,是一把黑色的长刀,而雪蒂艾莎则是两把袖剑。两人多年配合,也不用过多言语,忒弥斯站在昏迷的铁座十三莲和大门之间,而雪蒂艾莎快速把铁座十三莲扶起,手臂架在自己后脖颈上,搀扶着前往院子中的大树下。

    风雨不知是变小了还是遗忘了这片院落,竟然慢慢天空没有再落下雨滴。

    忒弥斯好奇的朝天空看了一眼,骇然的发现这座房屋好像开启了结界,那大片大片的雨水落在房屋上方四五米的范围竟然消失了,并不会落下。而房屋的周围也以院墙为界,风能进里头,风雨却在外头。

    雪蒂艾莎似乎也发现了这样的情况,不由低呼道:“空间魔法?!”

    如果不是传说中的空间魔法,那怎么能做到眼前的这一切。

    特蒙拉斯大陆区别于其他已知大陆的人类,是他们天生对魔法的感知力,所以特蒙拉斯大陆上除了顶级的战士之外,还有顶级大魔法师。就目前已知的魔法分类,有雷系、风系、火系、水系、土系等,当然还有特殊的魔法类别,比如治愈系或者叫光明魔法、亡灵系或者叫黑暗魔法,还有传说中的时间魔法和空间魔法。

    既然是传说中的魔法,必然少见。

    但今天忒弥斯和雪蒂艾莎已然确定自己遇到了一个空间魔法师。

    就在眼前的屋子里。

    忒弥斯心里一点也不慌张。毕竟登上这南门首座他也是经历多场血海厮杀,所以每每到这种涉及生死的局面,他骨子里那弥漫的不是恐惧,而是兴奋。哪怕见识到了铁座十三莲如此轻描淡写被丢弃出来他也是无所畏惧,因为他深知自己掌控的秘密,足够扼杀这世间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一切。

    所以他在赌,赌自己可以战胜屋里的那位空间魔法师。那么无论是抓捕还是囚禁,自己是不是有机会了解到空间魔法的秘密了。

    想到这他不由想要踱步上前,却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声音叫住。

    “小子停步!”

    ……

    刚才把铁座十三莲隔空抓住封印并随手丢出,看似很轻松写意,实则抽取了穆兀全身的力气,导致他现在脸色苍白气喘吁吁,甚至需要扶着墙壁才能站立。

    西弥尔挣扎着就要起身,忽然听到穆兀喘声道:“别动。”

    她还没理解过来,便瞧见穆兀移坐在椅子上,双手无力地垂向地面,脑袋靠在椅背,闭着眼睛。苍白的脸上冒着汗,汗水顺着脸颊流到耳窝,而后一点一点落在地面。即便是这样穆兀还是咬紧牙齿嘴唇挤出两个字:“复原!”

    这个两个字西弥尔听得懂,就是把东西或者场景恢复如初。

    于是她瞠目结舌的看到在“复原”两个字出口后,整个屋子好像活了过来——先是刚才战斗中被损毁或者破坏的家具门窗移动回最初的位置,然后断木棉絮都快速的续接填充,茶几沙发大门窗帘电视机都恢复原样。而后天花板墙壁地面上被打出的痕迹也慢慢修复,甚至有些灰尘也肉眼可见的从地面汇聚,然后飞回电视柜这些穆兀没打扫的地方。

    一切跟西弥尔和铁座十三莲战斗之前一模一样。

    包括西弥尔身上的伤口也恢复了,残破的衣服也变成完整的短袖。现在她的身上除了腰间的伤口,找不到半点其他伤痕。只不过皮肉伤虽然恢复了,西弥尔还是一阵乏力,显然刚才的战斗她投入的魔力和精力并没有恢复。

    等房间里一切都平静了,西弥尔再抬头看向椅子上的穆兀。

    他闭着眼,鼻孔呼吸平缓而有规律。

    显然是睡着了。

    这让西弥尔想到她的王姐南川神孟第一次开启魔法的时候。

    那时候她和王姐骗过了侍女和士兵,偷偷溜到魔兽森林(怎么又是魔兽森林,西弥尔你家的传统就是偷溜出来吗?),毫无例外的遇到了魔狼。她们应该庆幸这是只落单的魔狼,可哪怕只是一只落单的魔狼也不是她们两个小姑娘能对付的。

    怎么办,两人对视一眼,只能跑呗!

    而后故事很简单,怕全写出来会被说水,所以简述一下——西弥尔逃跑的时候摔倒了,魔狼扑了上来,千钧一发之际王姐南川神孟觉醒了魔法天赋,一招最基础的火系魔法击退了魔狼,而后在年幼的西弥尔怀中脱力昏厥过去。

    所以,王姐的印象慢慢和椅子上的穆兀重叠在一起。

    他们都是为了救自己,所以才豁出去。

    西弥尔脸上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就这样哭笑不知的起了身,朝穆兀走去。

    这时,敲门声再起。

    西弥尔像炸刺的刺猬一样瞬间捡起她之前甩落在地面的匕首,把匕首竖握在胸前,尖端朝外。她小心到尖耳朵都敏锐的竖起来,“谁?”

    外面响起一个爽朗的声音:“我是‘大西国首席大魔法师’、‘伟大桔梗家族传人’、‘帝国之刺’伊斯坦布尔。”

    “谁???……”西弥尔大写的问号脸。

    ……

    “谁?”

    屋里人显然没有听过这一长串名字。

    大门外伊斯坦布尔的笑容登时僵硬在嘴角,他身后的葛西尼格也没想到自己亲爱的师弟会在他自己国家王城吃瘪,没忍住笑了出来。再后面的凯狮迪公爵和忒弥斯雪蒂艾莎,只能自顾自的抬头忍笑,毕竟还能看到伊斯坦布尔大师吃瘪的场景太少了。

    要不是眼前是灵珠确定的地点、要不是周边这熟悉的空间魔法痕迹、要不是自己打小学习贵族礼仪教养好,伊斯坦布尔觉得自己分分钟会掀了眼前这座房子,然后抓住里头那个没礼貌的小丫头片子问个清楚,怎么可能在王城还没听过自己这个“伟大”的大魔法师之名。

    没错,刚才出声拦住忒弥斯的正是从天而降的伊斯坦布尔、葛西尼格和凯狮迪。

    所以这点上西弥尔和穆兀得谢谢他老人家,不然就他们一个战斗力低下一个昏厥的,想摆空城计也摆不出来,只要忒弥斯一踏入老屋内,就是他俩下水牢的时候。

    而亲眼见证了屋子内自动恢复的伊斯坦布尔和葛西尼格对视一眼,心中各自高兴。因为眼前这一幕,确实是自己老师的拿手好戏。这也让两人更加笃定自己的老师哪怕不在里面,也肯定是和他有关联的人在里头。

    天见可怜,终于有老师的线索了!

    想着这点伊斯坦布尔决定还是继续劝说,他难得把自己的声音压低,装出慈爱温和的语气道:“小姑娘,我跟你家长辈有旧,你只要跟你长辈说下‘伊斯坦布尔’来访他便知道是谁。”

    说完伊斯坦布尔信心满满,这天下就没有我伊斯坦布尔敲不开的门!

    “稍等。”

    屋子里西弥尔“噔噔噔”跑到睡过去的穆兀旁边,小心的推了推他的肩膀,轻声问道:“穆兀,你认识伊斯坦布尔吗?”

    穆兀累的很,睡的正迷糊呢,忽然被摇醒问了一句,下意识回答道:“伊斯坦布尔?……那不就是君士坦丁堡嘛,认识认识。”

    他哪里知道,此伊斯坦布尔非彼君士坦丁堡。

    “哦……”西弥尔哪里晓得其中关联,还真以为双方认识,然后按下心中疑惑前去开门。

    开这防盗门穆兀还是教过她的。

    ……

    伊斯坦布尔进门的时候还是有戒备心的。

    在众人看不见的袖口里,他其实凝结了一颗魔法球,是一颗纯粹的压缩魔法,但威力足够将眼前这座房子轰成粉末。当然,别人看不出来,对魔法有着天生亲和力的葛西尼格还是能察觉到的,只是他没说什么,跟着伊斯坦布尔走进这间风格迥异的房子。

    伊斯坦布尔边查看边小声问身边的葛西尼格,“老师有这样风格的房子吗?”

    “没见过。”葛西尼格摇摇头,“不过我们是在地精的领地遇到的老师,他的房子肯定是地精的风格,说不定这间就是他在人类领域的家。”他搓了搓手指,继续道:“这间房子给我的感觉很奇妙,我察觉不到一丝魔法的痕迹,但这里很多的功能竟然跟魔法物品效果差不多。”

    说完他指了指屋顶的电灯。

    很明显现在大陆的发光源高级一些是靠魔法晶石,一般还是木材和蜡烛,却从未有电灯这样的发光源。

    “所以——”伊斯坦布尔顿了顿,“老师现在在研究‘炼金术’了?”

    显然他也把这些物品归类于炼金术的产物。

    但葛西尼格没有回答伊斯坦布尔,伊斯坦布尔疑惑的扭头看去,发现他正在认真的查看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年轻人。而给他们开门的那个女精灵正在一旁戒备的看着他们。

    伊斯坦布尔正准备上前,忽然听到葛西尼格询问那个女精灵:“他是不是姓‘穆’?”

    “姓穆?——”西弥尔愣愣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姓穆,不过我知道他确实叫穆兀。”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21476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