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在异界点外卖 >0011 犯人已经抓到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0011 犯人已经抓到

    大西国,波塞多尼亚城,南城区。

    瘦弱的亚丁正在摸黑跟着母亲往外舀水。

    宽阔的亚蒂斯河从特蒙拉斯大陆中心的云阔高原起源,波塞多尼亚城是它通往大海前的最后一站,所以河道显得格外宽广,一旦有大风大雨,亚蒂斯河的大浪也是格外巨大。

    北城区是贵族区,所以堤岸建的非常巨大和牢固,风浪打不上去,但南城区的平民每次到这种时候就成了受害者。浪头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南岸非常不牢固的岩石木材和泥沙搭建的大堤,造成了已经有四分之一的南城居民家受到洪水的弥漫。

    小亚丁家还算好,因为父亲是看守南大门的士兵,所以比起周边的邻居他家还算富裕,家里建的地基也比其他邻居要高。可这次的风雨实在太大,卷起的风浪也大,连他家都被河水漫了。可一家之主的父亲因为军阁下令严查城门到现在也回不了,只能母亲和身为长子的他拿出家里的泥罐一点一点往外舀水。

    年幼的妹妹乖乖地举着家里唯一的蜡烛跟在母亲身后,为她照亮。

    而拒绝了蜡烛的亚丁只能摸黑工作。

    他现在又累又饿,感觉身体被掏空,所以决定找个事情来提提神。

    “妈妈!”亚丁忽然喊道。

    “怎么了亚丁?”母亲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我饿了,家里还有吃的吗?”亚丁准备靠食物来刺激自己。

    母亲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每次这样的洪水都会带上来一些河鱼,等下风雨小了,我去岸堤上给你们摸鱼去。”

    “河鱼嘛。”亚丁眼神一亮,那雪白的鱼肉和浓厚的鱼汤实在让他太难忘了,“好,等下我跟妈妈你一起去。”

    母亲拒绝道:“你就别去了,你湿了衣服,等下就在家烧水洗澡吧。”

    虽然满脑子是洗热水澡的快乐,但亚丁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可是妈妈,家里木材不够了,而且这样的天气后木材就涨价了,我还是不洗了。等明天我去城外捡一些木材回来再洗。”

    “要洗的。”母亲还是拒绝道:“你年纪小,这样的天气感冒发烧了你吃不消,今晚得洗。”顿了顿她觉得自己说的太严厉了,解释了一句,“最多明天你多捡一些木材。”

    听母亲已经决定了,亚丁当然不会顶嘴,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

    他顿时有力气了,毕竟等下就有热水澡和鲜鱼汤喝。

    他抬起头,瞧了一眼北岸。

    他家高,能看到北岸那些屋子里透出来的点点火光。

    亚丁不由在想,那些贵族家里,是不是也在喝着鲜鱼汤然后洗着热水澡。

    这样看来,自己和贵族差不多嘛。

    于是他更高兴了。

    ……

    大西国,波塞多尼亚城,北城区。

    此时穆兀家里很安静。

    因为唯一的屋主人穆兀此刻昏睡过去了,推了好几下还是叫不醒的那种。然后还能当做主人的女精灵西弥尔就比他们早进屋没多久,可能就多了吃一碗面洗一次澡的时间,对这间屋子啥啥也还是一无所知。并且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眼前这个精灵,可能就是这次刺杀国王的那个刺客。

    这不巧了吗。

    要不是两位魔法宗师在,可能忒弥斯和雪蒂艾莎当场就要拔刀拔剑了。毕竟他们军阁忙了一下午,不就是为了眼前这个小不点嘛。忒弥斯对雪蒂艾莎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走到伊斯坦布尔身边询问道:“大师,我们这次身上还有任务,您看是不是?”

    伊斯坦布尔正在研究电灯泡发光的原理,听忒弥斯提到这个,他明白忒弥斯的言下之意是要抓捕刺客。毕竟今天东郊刺杀事件在北城区闹得沸沸扬扬,他身为王国大魔法师,不可能不知晓。但眼前昏睡那小子显然是老师的直系子孙,而这个小精灵好像跟他关系不错的样子,这顿时让伊斯坦布尔有些难办。

    他难办,他师兄葛西尼格可不难办。

    只见葛西尼格微笑着说:“这个地方很显然没有你们要找的刺客,那就不耽误你们了,你们继续去抓捕刺客吧。”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他要保这个小精灵。

    伊斯坦布尔心中一凛,虽然这些年来他们师兄弟两人在追寻恩师的道路上各显神通,多少有在争自己是老师底下第一高徒的意思。但现在师兄只是凭借确认了穆兀这小子是老师的直系子孙这点,就爱屋及乌想都不想的保下小精灵西弥尔,自己刚才却还在犹豫。

    伊斯坦布尔觉得老脸一红,心中羞愧。登时又化成一股怒火,朝忒弥斯和雪蒂艾莎发怒道:“你们还呆在这干什么,还不赶紧出去。”

    穆之国的国师和王国首席大魔法师一齐发力,这不是忒弥斯和雪蒂艾莎甚至他们背后的家族势力所能应付的。雪蒂艾莎只能忍气吞声,忒弥斯临出门前还不忘看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穆兀,见那小子的容貌深深印刻在自己脑海之中。

    他能感受到,今天之后,这个小子可能是王城里的一个变数。

    因为他代表着空间魔法和两位宗师级别的大魔法师及他们身后势力的支持。

    不知道对自己的计划,会不会发生什么影响。

    就这样想着,两人退出了穆家老屋,还把大门带上。

    雪蒂艾莎瞧着忒弥斯去树下抱起摔昏的铁座十三莲,无奈的看了身后的屋子一眼,“眼下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忒弥斯自嘲的笑了笑,“回军阁,实打实跟公爵汇报呗。”

    雪蒂艾莎看着铁座十三莲苍白的脸色:“公爵需要的不是这样一个回复,而是一个结果,或者生死无论的犯人。”

    忒弥斯深深看了她一眼,平淡道:“犯人是一只精灵,你我都看到了。但两位大魔法师是哪怕国王陛下都得罪不起的,所以我们实话该说就正常说。公爵想要犯人,你水牢里还缺精灵族人吗。”

    雪蒂艾莎登时眼睛一亮。

    两人就这样跳跃翻出墙去,走入那阴沉沉的大雨之中。

    从始至终没有一个人看到屋外拐角跟狗一样趴着的狼奴。

    或者说根本没人在意。

    那不过是一条狗而已。

    已经承诺还他自由,那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如果他还不晓事再犯的话,大不了闹事之后再抓回来不就得了。

    怎么,还真想军阁派人给他送一笔钱来?

    ……

    大西国,波塞多尼亚城,军阁。

    菲兹·吉亚斯图公爵在打磨他的宝剑。那是一把剑身上刻满花纹的贵族剑,很显然这把剑用来彰显荣誉和权利更多于用来作战。可它还是公爵最爱的一把宝剑。

    公爵坐在军机大厅的中央座椅上,就着火系晶石的灯光,一丝不苟的拿着鹿皮轻轻擦去剑身上的残油和灰尘。然后再用绒布沾少许剑油均匀涂抹剑身。等一会儿后他瞧着差不多了,就继续用鹿皮来回用力擦拭剑身,让剑身产生温热。

    这样做的时候务必需专心,以免被不小心割伤或戳伤。

    这是擦剑,接下来就是盘剑的环节。

    可忒弥斯和雪蒂艾莎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节奏。

    公爵一抬眼,便瞧见忒弥斯怀里抱着昏迷的铁座十三莲,如此他想都不想便冷叱一声:“堂堂东门首座,竟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忒弥斯将铁座十三莲放在柔软的沙发座椅上。

    “公爵阁下,”忒弥斯面无表情的解释道:“铁座十三莲她遇到了空间魔法师。”

    “空间魔法师?”闻言公爵终于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盯着忒弥斯的眼睛,冷声道:“这世上哪来的空间魔法,那都是传说,都是骗人的戏言。”

    忒弥斯继续道:“北门首座阁下可以作证,现场还有伊斯坦布尔大师、葛西尼格大师和凯狮迪公爵阁下。他们都能作证。”

    “凯狮迪?他也在现场?他可真闲啊。”菲兹·吉亚斯图公爵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继续问道:“那么多人在,那刺客抓到了吗。快带来我看看。”

    “没有。”

    “你说什么!”菲兹·吉亚斯图公爵大怒道:“那么多人,怎么可能还抓不住一个小小地刺客!”

    “公爵阁下请息怒。”忒弥斯解释道:“我们找到了犯人,但葛西尼格大师和伊斯坦布尔大师不让我们带走。很显然,他们要保下那个刺客。”

    “他们……保刺客?”菲兹·吉亚斯图公爵显然没理解其中的逻辑,“他们为什么这么做?”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不对劲,“伊斯坦布尔和葛西尼格为什么会在现场?”

    这时候一直没作声的雪蒂艾莎开口道:“我们追查到了那刺客藏身的地方,但我们到的时候就瞧见昏迷的铁座小姐。如果想知道之前发生什么事,那也只有等她清醒过来。”说到这她抬眼看了一眼沙发座椅上的铁座十三莲,“当我们正想踏入那间房子的时候,两位大师便从天而降。很显然,他们的目的也是那间房子。然后我们一起进入了那间房子,也看到了刺客。那刺客果然是一只精灵种族。可当我们要实行抓捕的时候,两位大师却将我们驱逐出来。”说到这雪蒂艾莎淡淡地看了一眼菲兹·吉亚斯图公爵,“公爵阁下,我们得罪不起大魔法师,何况还是两位。”

    菲兹·吉亚斯图公爵还算耐心的听完整个过程,毕竟雪蒂艾莎不同于其他三个首座,她的背后是历史悠久的家族传承,菲兹·吉亚斯图公爵也得给三分薄面,而且他也明白如果是自己在现场也只有被驱赶的份。但国王很明确是要一个结果,或者要一个犯人,现在事情如果就这样结尾的话,很明显是自己办事不利。菲兹·吉亚斯图公爵瞧了一眼放在桌子上代表荣誉和权利的宝剑,出口道:“那你们现在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果然,忒弥斯和雪蒂艾莎对视了一眼,公爵还是只要一个解决方案。

    又是雪蒂艾莎开口:“公爵阁下,我的水牢里还有一个精灵族犯人一直被关押着。”

    菲兹·吉亚斯图公爵想了想,有点怅然的对面前两人讲,“把在外的士兵都叫回来吧。就说——犯人已经抓到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21476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