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在异界点外卖 >0013 莫名其妙就成了侍女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0013 莫名其妙就成了侍女

    菲兹·吉亚斯图公爵走出黑曜宫的时候,小雨已经慢慢停止。

    夜晚已经很深了,但靠近黑曜宫的建筑里,一个个还是灯火通明杯觥交错。这是大西国的顶级贵族居住区,可能随便一家都是伯爵的家族,所以这种通宵达旦的宴会对顶级贵族来说不是基操勿六么,没必要感到惊讶。菲兹·吉亚斯图公爵只是看了一眼就转过头,他拒绝了守卫帮他撑开雨伞,默默接过伞,然后走向塔楼。

    这时候的塔楼,反而显得很孤独。

    一位镇守塔楼的士兵想帮他打开门,却被菲兹·吉亚斯图伸手拒绝了,他没敲门,反而小心翼翼的去推开门,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因为可能里头等候的狄斯麦已经抵挡不住困意入睡了,所以他怕一下惊醒了对方。结果推门进去却发现对方正靠在暖炉旁和结晶灯下,聚精会神的看一本书。

    既然对方没睡,菲兹·吉亚斯图的行动就正常起来。他走进塔楼带上门,笑着问狄斯麦:“你看什么呢,那么入神,竟然还能帮你抵挡了睡意。”

    狄斯麦放下书,指了指封面,笑道:“我本来也是想睡的,却没想到在塔楼的书架上找到这本《拉蒙特斯游记》第一卷,于是就看了起来。”

    菲兹·吉亚斯图听着书名耳熟,走进一瞧,那书的封面上写着的作者,不就是自己的名字嘛。原来这是一本自己早年游历拉蒙特斯大陆时留下的游记,记着是写了两卷,因为发行时销售不好,所以自己也没再写第三卷。记得就算当时发售的时候也没几家书店上有摆放,没想到现在在塔楼的书架上还能找到一本。心里这样想着,菲兹·吉亚斯图也不由自嘲笑笑,“早年写着玩的,卖的也不好,也就塔楼这种老地方还能找着了。”

    “那是人家不晓得看!”狄斯麦忽然出声打断,他又打开书翻了翻,翻到了“穆之国章”的那页,然后一字一句的念道:“穆之国,于拉蒙特斯大陆西海岸,国土涉及平原、高地、丘陵、山脉、冰原、沙漠及海滨。幅员辽阔资源丰富,国内特别崇尚实力,除魔力战力之外,还大力发展炼金及东方巫力。其国策讲究人身而平等,各种族之间理应尊重。现虽为贫瘠落后小国,但不出……”

    菲兹·吉亚斯图没听完,就默默伸手去把那本书合上,看着狄斯麦略显失望的脸色,他不自然的淡淡解释道:“都是年少不经事的粗语,入不了大雅之堂。”

    狄斯麦没言语,只能无奈将书放下,本准备重新放回书架之上,但转念想了想,又抱在怀中。

    菲兹·吉亚斯图诧异道:“你这是?”

    狄斯麦解释道:“毕竟是公爵您的著作,我舍不得放在此处蒙灰,就想着带回家中放在书屋的书架上,三五日可一小读。”

    菲兹·吉亚斯图也阻止不了属下爱看书的行为,且还是爱看自己写的书,多少心里还是开心的。但脸上肯定还是一脸沉默如水:“你爱看就拿回去吧。反正塔楼的书都是给进来的人打发无聊的,多一本少一本也无关紧要。”

    “诺。”狄斯麦赶紧找了块麻布包裹了下,防止等下出去被雨水打湿。

    两人走出塔楼时,雨已经完全停了,此刻夜空清晰的能看到星星。

    若不是地面灯火璀璨,说不定能看到星空银河。

    “回去吧。”菲兹·吉亚斯图抬头看了一眼,淡淡道:“明天肯定是个大太阳。”

    狄斯麦点点头。

    “明天是个晴天。”

    ……

    凯狮迪动用了自己近七成的战魂力,竟然还是推不开穆兀老屋的书房门。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一间书房,只是他们由着好奇心牵引着在西弥尔这个半个屋子主人(她自封的)的带领下,查看了老屋的厨房、阳台、卧室和卫生间,只差这间书房。当然他们一路也惊诧于这间房子炼金术之高明和工具之简便。在伊斯坦布尔和葛西尼格的控制下,凯狮迪也表明了自己不会把这里看到的一切说出去。

    毕竟这是他们老师的家,这里的秘密也算他们师门的秘密,怎么可以堂而皇之的公布出去。

    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别说等老师回来打死他们,可能他们对方都会把泄密的人弄死。

    得亏这两位都是当世魔法师界的巨擘顶端,实力和势力已经超过了国家的控制,不然还真不好收拾眼前这局面。

    但不说归不说,身为同一师门下,他们肯定也被允许查看老师留下来的“遗址”,这也是为了更好的学习师门的传承,就算老师在世肯定也不会指责他们的。所以在指挥凯狮迪推门的时候他们心头很平静,大不了补一扇门过来嘛。

    现在他们的魔力感受不到这个房间里的任何气息,凯狮迪的战魂力也感知不到,推门和撬门都是无用功,伊斯坦布尔和葛西尼格对视一眼,觉得先战略性的放弃,等明天穆兀醒过来再说。

    毕竟已经发现这个地方,又不会跑,等上一两天又如何。

    剩下的——他们把眼睛看向窝在沙发上喝着冰可乐假寐的女精灵(她倒是不怕闹肚子,喝了冰的杨枝甘露又继续喝冰可乐)。

    她应该怎么处理?

    刚才赶走忒弥斯那些人,是因为老师的住所他们那些人不配留在这,更不配在这抓人。可他们的心里并没有觉得这个女精灵就是一个好精灵。毕竟白天在东郊射箭刺杀大西国国王的就是这位,想到这,葛西尼格瞧着西弥尔尖耳朵上的三个耳洞问道:“精灵女王奥珈黛娜是你什么人?”

    西弥尔虽然在假寐,但家里还是进了三个陌生人,所以她的尖耳朵好似雷达一般一直在探听着这边三人的动静。没想到竟然从一个人人类嘴里听到自己母后的名字,毕竟母后的真名可能一些基层的精灵都叫不上来。她惊奇的睁开眼睛,小心打量着眼前提问的这个老人:“你怎么会知道精灵女王的名字?”

    她还是留了一手,没直接说出自己跟精灵女王的关系。

    “我和她是好朋友,只是很多年没有联系了。”葛西尼格直言不讳的说出他和精灵女王的关系,然后眼神转向西弥尔尖耳朵上的三个耳洞:“我听说她已经结婚了,还生了两个女儿。”他顿了顿,看向目光有点闪烁的西弥尔,直刺她的眼睛:“我虽然没见过那两个小家伙,但我知道精灵族王系成员的耳朵,天生会有三个耳洞。”

    西弥尔目瞪口呆。

    这感觉就像什么……就像我和你两个人国家种族都不一样,我是地球人,你是外星人,然后有一天你从天而降来到我面前,告诉你认识我父母,我爸叫张大壮我妈叫赵翠花,你还知道我家保险柜的密码!我可能都不知道的好嘛!

    “她是奥珈黛娜的女儿?”伊斯坦布尔闻言也是一愣,显然当年他和奥珈黛娜的关系没有他师兄来的亲密,没熟到知道人家种族隐秘的份上。但当年他们俩也是由老师带领着去参加过奥珈黛娜加冕的盛典,还在精灵树国居住了半年。伊斯坦布尔凑上前仔细打量着这个小家伙,把人家瞧的小脸紧张兮兮也没瞧出啥花来,叹了一口气:“我还是有点脸盲,认不出每个精灵有什么不同。”

    “说吧。”忽然葛西尼格收起脸色严肃道:“你为什么要偷跑出精灵树国来刺杀大西国的国王。”

    西弥尔蜷缩着身子,把原本放在沙发上的长腿回缩抱在胸前,下巴顶着两个膝盖,小声回了一句:“我不想她们看不起。”

    “什么?”葛西尼格和伊斯坦布尔齐齐问道,显然声音太小他们没听到。

    西弥尔不由加大了音量:“我说,我不想她们看不起。”

    葛西尼格听清了,他表情有些愣神,但没开口。

    伊斯坦布尔也听清了,但他显然没理解这句话的逻辑,开口问道:“她们看不起,她们是谁?她们为啥看不起你?这跟你刺杀国王有什么关系。”

    “她们就是她们啊!”西弥尔小声嘟囔了一句,显然也有了小情绪:“而且不是说人类王国里面大西国的国王最坏嘛,所以我就要杀了那个最坏的国王给大家看,让大家不再小瞧我!哼!要不是今天那个魔法师和那个剑士,我早就……”忽然,西弥尔抬头看向葛西尼格,瞅了一会儿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大声指着葛西尼格说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今天那个国王边上的魔法师对不对,就是你朝我丢的大火球!”

    想起自己还被烫伤了,西弥尔气得小脸都青白青白的。

    葛西尼格瞅眼前这个小精灵气急败坏的小脸,脑海中莫名回忆起很多年另一个精灵也同样做过这样气急败坏的表情。他倒是不恼,淡淡道:“我今天那是在救你,你知道吗。”

    “救我?”西弥尔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朝葛西尼格张牙舞爪道:“你不但阻止我刺杀国王,你还打伤我,你说这是救我?”

    葛西尼格瞥了一眼身边老神在在但不开口的师弟伊斯坦布尔和从听到“人类王国里面大西国的国王最坏”后表情不自然的凯狮迪,对着西弥尔开口笑道:“如果今天你真刺杀成功大西国的国王,那你以为你跑得出这波塞多尼亚城么。”

    西弥尔心中一惊,没刺杀成自己已经被追捕成这样了,如果刺杀成功,那不得天罗地网的来抓自己。但想归想,她还是嘴硬犟道:“死就死呗,我做这件事的时候就没想过好活。”

    “有志气!”葛西尼格皮笑肉不笑的补充道:“你死不要紧,那你想想——当他们发现你是精灵族的身份后,他们会怎么想?是不是会想到这是精灵族对人类的挑衅,是不是精灵族要对人类开战了,他们是不是会怒火中烧,是不是会想要复仇,会想消灭这个派人来刺杀他们国王的敌对种族。”

    西弥尔一开始听着还好,但葛西尼格后面的几句根本就是她从未想过的,但人家又说的在理,很有可能就是自己刺杀后的结果。所以她开始脸上冒汗,小脸发白。

    葛西尼格继续道:“然后整个国家机器就开始运转起来,成千上万的士兵开始集结,武器开始汇聚,战士开始磨刀擦剑。他们可能还会通知其他人类王国,一起出兵进发精灵树国。”葛西尼格看着西弥尔不服气的小嘴欲张,便打断她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想说精灵树国有精灵神树和精灵女神留下的屏障,一般人根本找不到也破不了。可是对于人类来说,没有什么是破不了的,可能你的母亲并没有告诉你,在很多年,精灵树国的屏障已经被魔物哄开过一次。所以,屏障不是无坚不摧的。”

    西弥尔的脑海里想着精灵树国的屏障如果真的被破坏开,那么树国内的那些爱好和平的精灵,等同于缺了盔甲只剩一声麻布的人,根本抵抗不了战争的摧毁。她只是想让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佩服自己,却没有想要她们的性命。

    葛西尼格瞧着火候差不多了,便开始松口道:“现在知道自己错了么。”

    西弥尔扒拉着脑袋,像被秋霜打过的茄子——蔫里蔫气的。

    “知道错了。”

    反正对方认识自己的母亲也算自己的长辈,长辈教训晚辈自己认个错也没啥。

    “那你认罚吗?”

    “认罚……啊?”西弥尔瞪大眼睛,小眼睫毛跟小刷子一样,扑闪扑闪,“什么认罚?”

    “因为你的冒失之举,差点造成精灵树国难以挽回的灾害,所以只是一两句认错道歉是没用的。我现在代替你母亲惩罚你做穆兀三年的侍女,三年期满就放你自己。你母亲那边我也会派人去通知的。”

    “啊——”西弥尔发现自己要开始做别人的奴婢的,小脑袋不由自主开始脑补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甚至让她脸红的画面。

    葛西尼格伸手拍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瓜,“乱想什么呢,等明天穆兀醒了我也会跟他说好的,你的奴仆契约签订条件肯定是在公平公正公开互相尊重的原则下的。”

    “哦。”都成为奴婢了,还互相尊重个屁啊。西弥尔恨恨的想。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们你的名字?”

    西弥尔无精打采的抿一口没那么冰的可乐。

    “可怜的西弥尔。”

    “嗯?”

    “不是,我说我叫西弥尔。精灵女王的次女,伟大的西弥尔公主!”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25100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