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在异界点外卖 >0015 开一家餐饮店(上)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0015 开一家餐饮店(上)

    上午,伊斯坦布尔和葛西尼格联手再坐着飞毯来的时候,产生了以下对话。当然,这次没有带凯狮迪,不过昨晚回去后伊斯坦布尔让凯狮迪正式入了门之后会出现他对外宣传的弟子名单上,还叮嘱他穆兀老屋算是师门里私密,不允许对外说出一个字。凯狮迪肯定是郑重又郑重的点头发誓。

    穆兀瞪着大眼:“老前辈您叫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瞪着小眼:“老夫就是,怎么了!”要不是看在对方可能是自己老师的直系后代的份上,要有人这样直呼其名,伊斯坦布尔早大火球丢过去了。

    穆兀继续瞪着大眼:“那您认识君士坦丁堡吗?”

    伊斯坦布尔额头三条黑线:“你说的是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君士坦丁堡,没见过没听过!”

    穆兀退了下来,扭头跟西弥尔小声BB,“所以,你当时跟我说的伊斯坦布尔就是他?”

    西弥尔点点头:“对啊,你还说你认识我才给开的门。”现在看来,好像昨天是有啥误会了……不过……算了不管了。毕竟本公主等下就要自身难保了。

    “咳咳。”葛西尼格咳嗽了两声,把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然后尽量挤出一个还算“慈祥”的笑容对穆兀问道:“穆兀是吧,老夫想问你一个问题,就是——穆宁是你的谁?”

    “穆宁?”穆兀脑海中跳出自己爷爷那张慈爱的笑容,犹豫的回复道:“正是家祖,敢问你们两位是怎么知道我祖父的名讳?”

    “你是老师的孙子?”伊斯坦布尔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连忙问道:“那你知道老师现在的去向吗?”

    “老师???我祖父是你们老师?”

    穆兀愕然看着前面两位跟自己祖父差不多年纪的老人,竟然口口声声称是自己祖父的徒弟,这可把他吓了一跳。可转念一想,自己连带着老屋一起穿越,跟老屋原来的主人就是自己的爷爷穆宁肯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爷爷是在自己高中时候就去世了,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世界的?穆兀回想起自己昨天刚搬回老屋时捡到的那本书,为了打开那个书盒自己潜入潜意识里看到了密码。所以在自己小时候祖父就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吗?然后他还能现实世界和异世界来回穿越?那这事奶奶知道吗?想到这穆兀总觉得眼前有好多谜团,自己竟一下子拨不开头绪。他只能先如实回答眼前这两位“爷爷的徒弟”道:“祖父在三年前去世了。”

    “去世了?”

    伊斯坦布尔没想到是这样的答案,登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自己辛辛苦苦找寻了老师十多年,难得有线索了,却得到的是去世的消息。忽然他好似想到什么,从怀中掏出那三颗随身珠——果然三颗珠子都是好好的,其中一颗发着明亮的光。伊斯坦布尔摇头而坚定道:“老师他没死。”

    “没死?”穆兀仿佛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不可能,我明明亲眼看到……”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仿佛陷入某种不自信的怀疑中。

    没错,祖父的死讯是父亲传达给还在住校的自己,可自己回去的时候,祖父的尸身已经在棺椁里,自己根本没亲眼见到祖父去世的样子。那时候的记忆只剩下自己悲痛欲绝,一直在哭。后来连去火葬场自己也没跟着去。原本没什么值得疑惑的事,可经历过这次穿越的穆兀忽然觉得不自信了。他只能抱着怀疑的语气问:“你怎么知道祖父他没死?”

    “这珠子,你看这珠子。”伊斯坦布尔端着三颗随身珠递给穆兀看,指着道:“这是老师当年离开时留给我的,说这三颗珠子全部发光的话,就会定位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而如果是三颗珠子全部碎裂,就说明老师他已经不在这个世间。现在这三颗珠子好好的,说明老师他肯定没死。”

    祖父没死!

    穆兀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相信。

    葛西尼格把穆兀的表情看在眼里,淡然开口道:“孩子,我不知道你们祖孙关系怎么样,你祖父有没有告知你一些这里的事情。但我感觉应该是没有。我知道,你可能之前都没来过这里,就像老师他一样——我记得第一次见到老师的时候,他就说他不属于这里,不属于这个世界,是来自另一个世界。那时候我对这话还是很疑虑,可今天见到你这间屋子里的炼金术水平,很显然你们世界的炼金术已经远远超过我们。”

    “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但很显然,你祖父也就是我们老师指引着我们找到你。所以,说不定,你能在这个世界里找到你的祖父。他可能在你们的世界已经不在了,但在这个世界,或者在拉蒙特斯,或者在乌德卡亚,或者在震旦在冒顿托儿,他可能还活着。”

    “他在这个世界还活着?”穆兀眼神顿时一凝,觉得自己到这个世界之后好像有了目标。之前他错过了爷爷的葬礼,没能见爷爷最后一面,这或多或少成了他心里永远弥补不了的遗憾。现在还能再见到爷爷,穆兀多少是有些向往的。

    “对。”葛西尼格发现穆兀这小子多少有点不聪明,但感情还是比较重情重义的。他继续补充:“所以我觉得上天让你来到这个世界,肯定有他的意义。那么穆兀,你现在愿意帮我一个忙吗,一个你肯定力所能及的忙。”

    “可以是可以。”穆兀疑惑道:“什么忙?”

    葛西尼格指着书房,“那个房间里我们感知不到任何,所以我们觉得里面肯定隐藏着对于我们有利的线索。那身为屋子主人的你,肯定能帮我们打开。”

    书房?

    穆兀一愣,书房里有什么,不就是我的台式电脑、书桌书椅还有满屋子的书和……书盒……嘛。

    书盒?

    那本张岱字粽子的《茑与女萝》?

    那本“无字天书”?

    对,肯定是那本“无字天书”!自己好像也是因为翻开那本书所以才穿越过来的。

    想到这穆兀坚定了眼神,站起身说道:“我这就去打开。”

    在大家的目光中穆兀来到书房的门前,然后伸手抓住门把手,就那么轻轻一拧……嗯,拧不动。

    穆兀稍微用力试了试,确实拧不动。他又用另一只手去推门,一边推一边拧门把手。可不管他怎么使劲,这个门就是纹丝不动。甚至穆兀自己都用上了“指定空间绝对掌控”的能力,可还是动不了房门分毫。穆兀心中诧异——咋,昨天还好好的,自己进去出来也没上锁,怎么一下就打不开了。他倒不是一下关心那本书看不了,而是心疼自己昨天刚搬上来的台式电脑。自己才开机呢,连一下都还没玩。

    心疼自己ING。

    “怎么了?”葛西尼格赶忙问道。

    穆兀回过身,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我也打不开。”

    尴尬不,自己家的房间门自己都打不开。

    反正穆兀是挺尴尬的。

    ……

    “对了,你手掌伸出来。”

    一阵沉默之后,葛西尼格忽然开口对穆兀说道。

    “手?……”穆兀乖乖照办,将手掌伸出。葛西尼格接过穆兀的手掌,将掌心朝上,然后瞥了一眼站在一旁老神在在的西弥尔,没说话。西弥尔眼见躲不过,在人家的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便也跟着将自己的手掌伸出。

    葛西尼格先是用两只手指在穆兀的手掌心画了一个魔法阵一样的图案,反正穆兀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就觉得有点痒。然后又一拍西弥尔的手掌,竟然从她的手掌中凝出一颗血滴一般的小水球。那小血球跟着葛西尼格的指尖,一下窜到了穆兀手掌心的魔法阵里,仿佛落入湖面的水滴,一下就没影了,只留下微微地涟漪。

    只是在融入的片刻,穆兀感觉自己身体里仿佛多了点什么。他闭上眼去感受,一下就发现了在自己脑海之中除了系统九宫格之外竟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小人。他凝神去打量小人,这不就是缩小版的西弥尔嘛,简直一模一样。然后穆兀便睁开眼,他的眼中满是疑惑,这是干啥呢?

    似乎是瞧见穆兀眼里的疑惑,葛西尼格难得主动开口解释道:“穆兀啊,这小精灵犯了错你可能有所耳闻,所以我就让她认罚,当你三年的侍女。”顿了顿他故意瞥了一眼满脸“不在意”的西弥尔,故意道:“这‘血之契约’签署了之后,除非你自己同意取消,或者有某位大能能力超过我强制解除,不然这三年里都会有效。如果这小精灵之后敢于顶撞你,你只要在脑海里对着她的小人操控,她就会受到同样的痛楚,且必须听命于你。”

    穆兀眼睛一亮,这是好东西啊!不就是等同于唐三藏对孙悟空的“紧箍咒”嘛。

    这边契约还没结束,那头伊斯坦布尔就从门外拖进来一个虚弱昏迷的青年男子,对葛西尼格说道。

    “你一个也是签,两个也是签,这个也一起签了吧。”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25364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