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在异界点外卖 >0016 开一家餐饮店(中)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0016 开一家餐饮店(中)

    被丢进来的自然是狼奴。

    这孩子可怜,被忒弥斯他们遗弃之后就一直呆在穆兀老屋外的墙角。得亏昨天出来之前饱餐了一顿,还不至于饥饿发疯,但长期的营养不良的后遗症还是出现了,脱力且昏迷,一直昏迷到现在。这才被伊斯坦布尔这老头给轻巧的拖进来。伊斯坦布尔虽然不是练战魂力的,但毕竟是魔法大宗师,眼睛还是很毒,一眼就瞧出狼奴区别于常人的体魄和凶性。

    可再凶,有葛西尼格的契约术的束缚,不还是能训练的跟温顺的家犬一样。

    葛西尼格也没多言,在穆兀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行云流水的将狼奴的血滴送入穆兀手掌心的魔法阵中,并淡淡地说道:“别拒绝,你刚来这个世界没多久,这人对你有帮助。”

    穆兀只能无奈接受,又是脑海中新出现一个红色小人,这次换成了狼奴。

    结束整个“血之契约”操作后,葛西尼格只是呼吸重了点,也没冒汗啥的,感觉很轻松。

    瞧着一脸“愤恨”的西弥尔和还在懵的穆兀,葛西尼格询问道:“穆兀,你接下来准备干什么?”

    “干什么?”穆兀愣了愣,下意识回答:“哦,准备开个餐饮店。”

    葛西尼格:“……”

    伊斯坦布尔:“……”

    西弥尔:“……”还有点小窃喜。

    狼奴——算了,让他继续昏迷吧。

    ……

    铁座十三莲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忒弥斯的府邸客房中。

    说是客房,其实也是她的房间。因为铁座十三莲不胜酒力又爱逞能,所以每每聚会被人激斗酒的时候,她总会醉得彻底。可她一醉便喜欢耍酒疯,丑态尽出。于是她每次喝醉就由忒弥斯带回他家中安排在这间客房里由精卫照顾。久而久之,这间客房就成了她的专属。

    精卫是忒弥斯府邸的女管家,她的母亲传闻也是东方来的巫女,被忒弥斯的父亲临幸后赠予管家,后来生下精卫也不知道是他父亲的女儿还是管家的女儿。精卫从小跟随忒弥斯一起长大,现在是他府邸上的女管家,可以说是他最信任的人。精卫这个名字,是她母亲起的,传说是东方的一种神鸟。

    说精卫,精卫就进来了。

    与波塞多尼亚城人的雪白肤色不一样,精卫的肤色是白中加点淡黄,但又跟她东方巫女母亲的褐黄色不一样。反正铁座十三莲是非常喜欢她的肤色。要不是知道忒弥斯不许,铁座十三莲都想把精卫抢回家,天天放在床榻上看着。精卫的头发也很长很乌黑,眼瞳也是黑色的,但在太阳光下会带一点微微地紫色,很美丽。

    今天天气很好,精卫推门进来的时候带着屋外的阳光一起进来,一下子晃得铁座十三莲睁不开眼。不过她还是留住闭眼的一幕——精卫像女神一样踩着阳光出现在自己面前。

    “十三,你醒啦。”精卫的声音有点糯糯的感觉,很粘人。而且铁座十三莲听过她唱歌,很好听。就是忒弥斯不许她唱。精卫把打着温水的铜盆放在桌子上,看着铁座十三莲笑道:“我听忒弥斯说你昨天跟人打架输了,而且还晕了过去。”

    这句话打趣的意味很浓。

    也说明两人的关系亲密,不然也不会一进门就直接打趣上了。

    精卫不说还好,一说铁座十三莲就回忆起昨天自己昏迷前被“定格”在半空动弹不得的画面。那时候仿佛整间屋子活了过来,连带着空气都变得挤压。而后一阵剧烈的“拥挤”,自己就像是被一只巨兽从肚子里吐了出来,就此昏迷过去。铁座十三莲也猜想到了对方是使用了传说中的空间魔法,自己输的不冤枉。可那犯人怎么办。

    于是她就问出声:“昨晚后来犯人抓到了吗?”

    “抓到了,是一只精灵。”精卫慢慢把丝巾放入铜盆里的温水中,打湿后拿起拧了一把,走到床边递给铁座十三莲道:“擦擦。”在对方拿过丝巾开始擦脸后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来,继续说道:“但不是你要抓的那只。后来魔法大宗师伊斯坦布尔和穆之国的国师葛西尼格到场,护下那个精灵。忒弥斯他们不敢动,只能回去从‘水牢’再抓一只精灵给公爵交差。你也知道,咱们国王陛下可能根本不知道凶手是谁,只要告诉他抓到就好了。”

    铁座十三莲擦脸的速度先是很平缓,听到精卫后来的话便停止了擦脸,听完后她顿了顿,而后快速擦了一下。将丝巾精准的丢进铜盆后她快速起身,对精卫说道:“好精卫,你帮我帮铠甲穿下,我要去找忒弥斯。”

    “忒弥斯不在家里。”精卫一边说着一边还是上手帮她穿戴铠甲,“他要送‘巫女’女峥去城外,你知道的,这个时候你根本找不到他。”

    “那我要去抓那小贼——”

    “别去!”精卫一边帮她系好后背的卡带一边用严厉的语气说道:“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那空间魔法和两位大魔法师的关系,我打听过了——那屋子原来一直是空着的,听说原主人是个商人,一直在震旦大陆走动,所以屋子一直空着。谁曾想里头竟然有空间魔法师。葛西尼格就在波塞多尼亚呆三天,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伊斯坦布尔又是一个不喜欢抛头露面的,等明天之后我们再慢慢打探。”说着她拍了拍铁座十三莲的后心甲,语气有点低:“你知道的,这些年对忒弥斯很重要,所以千万不要惹是生非,求你。”

    铁座十三莲差点没被后背给勒死,赶忙拍拍精卫,求饶道:“我不去了我不去了。好精卫,赶紧给我松松。”

    精卫见她样子不似作伪,便小心又帮她松了松卡带。

    “对了,”铁座十三莲好像想起什么,询问道:“狼奴现在怎么样了?”

    精卫手上一顿,片刻后淡然道:“忒弥斯和雪蒂艾莎把你带走的时候没瞧见他,可能他自己逃走了。”

    “呀!”铁座十三莲可惜道:“这个狼奴是个很有用的人,我要马上去下令满城追捕他。”

    “追捕他干什么,不就是个跟野狼长大的孩子么,有什么好可惜的。再说你也承诺给他自由了,现在还追捕他干嘛。”

    “你们不懂,我昨天跟了他一路,他那鼻子啊,真的是比狗还灵。”说着铁座十三莲还连连锤桌:“太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

    “是嘛。”精卫不由被铁座十三莲的描述吸引,心中暗暗一惊,嘴里却捧场道:“那确实是,太可惜了。”

    心里想着等忒弥斯回来,得让他找机会再去那屋子看看,也不知道那狼奴是不是还呆在那里。

    铁座十三莲穿上铠甲,打开房门要出去,结果被自晃晃的太阳光照了一下眼。

    她下意识伸手遮挡了一下。

    “今天的阳光真好啊。”

    然后消失在屋外的阳光中,留下屋内的精卫一脸无奈……的看着桌上的长刀。

    应该说是铁座十三莲的长刀。

    果然没一会儿铁座十三莲就咋咋呼呼的跑回来,“啊啊啊,好精卫,你有看到我的佩刀吗?你昨晚有帮我收……”

    她话说一半就卡住了,因为她看到了精卫上翻的白眼和放在桌子上的长刀。

    她的脸登时唰一下红了起来。

    果然好一个“虎”将铁座十三莲啊。

    ……

    狼奴醒的很快。

    那时候穆兀还在被俩老爷子拉去阳台“密谋”些什么,只留下西弥尔无聊的在卧室看着狼奴。“密谋”这个词还是西弥尔赋予他们的,因为她总觉得自己签了契约之后好像身子什么要被坏清白了,毕竟自己那么漂亮嘛,是个男人都会想对自己犯罪的。每每想起这些她的脸总是红扑扑的,所以她坚信那俩老头肯定在教穆兀对自己那啥这啥。

    呸!老的小的都不是好东西。

    可怜自己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正发着“春困”呢,狼奴就醒了。

    可他醒是醒了,还是很虚弱。他第一眼看到就是雪白的天花板和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很干净很温暖。这让他原本戒备的心放松了不少。他本来看到陌生环境第一反应应该跳起来蹦到角落去,然后双手放到脸前呈现防御的姿态,可他全身太酸软了,根本抬不起手,更别说跳起来。

    但他还是害怕。

    然后他就看到坐在一旁在念念碎的西弥尔。

    狼奴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呢(他不知晓精灵这个种族)。棕金色的长发配着女神一样的容貌,然后穿着一件……画着一头人不人猪不猪的短袖……不过这并不阻碍仙女的美。然后人坐在阳光中,双手捧着小脸,小脸嘟着小嘴在沉浸式的碎碎念。这一刻,狼奴觉得自己心里某个地方,狠狠地动了一下。

    按穆兀的话来说,这就是母胎单身,春鸾心动了。

    西弥尔终于注意到床上的人醒了,发现自己不用再发呆终于有事做了她顿时开心不已,凑上去关心的问:“你还好吗?身体还疼不疼?肚子饿不饿?”她的人类语言其实是自学的,然后偷逃出来一路上又经常找人对话,所以除了个别发音不会读或者别扭之外,基本上交流没什么大问题。至少,狼奴觉得比自己说的好。

    狼奴下意识张了张嘴,但现在他疲惫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西弥尔看他努力又可怜的样子,母爱之心狠狠地动了。连忙伸手抓住狼奴的手,满脸“悲悯”道:“你什么都别说,我知道。我知道你天生说不出话很痛苦,我能感受到这种痛苦。我有时候就会自己去假装看不见或者听不到这个世界——真的,太痛苦了,我是能感受到你的不容易的。没关系,现在有我了,你就用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渴不渴或者饿不饿就好。”

    狼奴涨红了脸,也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其他,只听见他努力的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张嘴,一字一字说道。

    “放……开……我……的……手……很……疼……”

    西弥尔:“……”

    今天天气确实不错。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25538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