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在异界点外卖 >0018 神宫寺大小姐,参上!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0018 神宫寺大小姐,参上!

    神宫寺初恋。或者说徐同意,是穆兀初中三年级高中三年的同桌,且长期征用他的书桌和抽屉,因为人家要看的书比较多,所以她自己的书桌放不下。她是一个中日混血,父亲是东北人,母亲是大阪人,听说还是大阪当地赫赫有名的贵族。

    不过这都是听说的,毕竟徐同意同学日常都比较低调——包括到现在,除了少数几位熟悉的人,没有人知道徐同意是个中日混血,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平常的学霸加校花。嗯,平平无奇小天才。高考之后徐同意就听从家里的意见出国留学了,穆兀还想给她准备一个告别会的,结果人家提前就通过了国外的考试,参加高考也只是为了不留遗憾,参加完就走,弄得穆兀留下遗憾了。

    气得穆兀当晚就把徐同意的微信名备注改成“神宫寺初恋”,以显示自己知晓对方的秘密却又跟对方不熟。哼!

    可跟所有的校园剧或者偶像剧的套路不太一样,徐同意好像在国外得了“水土不服”。从开学开始,就一直给穆兀的微信发消息——什么“想念国内的美食啦”,什么“今天遇到一个大帅哥朝自己表白了,但被自己无情的拒绝了,不过还是好帅啦”,什么“国外的支付真不方便,想念国内”布拉布拉。弄得穆兀一下子忘了是该向对方生气还是该主动安慰对方。

    可很明显,他俩的友谊还在继续。

    而且不知道是提前预谋还是巧合,在去年圣诞节前夕,有一个同系加两个外系的女生竟然同时给穆兀发了邀约,希望能在平安夜的晚上一起约会。没错,就是只有两个人那种约会,这意图非常明显了。可在发现穆兀一个都不回复试图当缩头乌龟的时候其中一个外系的女生忍不了了,竟然在穆兀下课后堵在教室门外,引得四周同学纷纷看好戏。

    就在穆兀尴尬的要抠出四室一厅的时候,那个不告而别而又不告而来的徐同意同学出现了。

    穆兀是真不知道她已经回国,也不知道她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一身“欧美甜妞御姐范”的徐同意出场仿佛自带BGM,未卜先知般轻车熟路的挽上穆兀的手臂,以女主人的姿态温柔且亲切的现场杀死那位外系女同学的所有幻想。施施然就带着宛若呆狗的穆兀走出同学堆里。

    犹如“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侠客,亦犹如“杀个七进七出全身而退”的将军。

    而穆兀全程扮演的,是侠客的那把宝剑,或者那个扶不起的阿斗。

    就这样,徐同意意犹未尽的帮着穆兀婉拒了另外两位女生,并且逼迫穆兀当场签下许多莫名其妙的“不平等”条约。刚才语音里那三月,只是其中一部分,很小的一部分。

    穆兀从始至终,可能还沉浸在徐同意从清新学妹转变成成熟御姐中没有回神。

    ……

    而后,去年的圣诞节,他俩花了99元及两张优惠券,在前台白眼中走进了一个KTV中包。

    徐同意唱了一个通宵,仿佛要把她在海外受到的苦恼和委屈宣泄出来。

    穆兀给她拍照拍了一个通宵,仿佛要把两人分开的那段时光,用照片的方式弥补回来。

    在干了三瓶啤酒后,徐同意略带醉意的看着窝在角落的穆兀,走过去靠在他边上的位置上,此刻她的眼神中是包厢里的霓虹色和穆兀还在神游天外的发呆脸庞。眼前这个男生陪她一起经历过学习的压力,经历过青春期,知道她的叛逆也知道她的一切不如意,就是这么呆呆懵懵的样子却小心记得她的生理期,却记得她的饮食喜好,熟悉她的兴趣爱好并且乐意一起学习。

    多么美好的回忆,可为什么在高考前自己对他的表白,他却没有赴约。

    “喂,穆兀,”徐同意带着挑衅的眼神看着他,“你知道我下一首要唱什么吗?”

    穆兀想了想,“张惠妹的《听海》。”

    徐同意注意到包厢屏幕上有放下一首歌曲的提示,于是就更加刁钻的问他:“那我刚才唱的七首歌中,第三首唱的是什么?”

    穆兀想也不想,“毛阿敏的《相思》。”

    徐同意心头一凛——她唱歌从来都有规律,只要熟悉她的人都能知道她的歌单,但能像穆兀这样倒背如流的,根本没有。这说明,对方对自己是有多熟悉啊。想到这她又拿起茶几上的啤酒想再喝一口,却被穆兀拦住了。只听见他淡淡道:“你喝啤酒差不多就三瓶,过了你就会醉,今晚我可不想背你回家。”

    “呸!”徐同意啐了他一口,美目中流光溢彩,她好似不经意的问:“今年五月我约你出来,你咋没出来。”

    “啊?”穆兀没想到她脑回路一下窜到今年上半年去了,只能默默地想了想,然后心虚的摸摸鼻子,谄笑道:“那天我不是故意要放你鸽子的,就是我妈回国了,找不到家里钥匙,所以让我回去送一趟。那时候我手机没电就没及时告诉你。”他耸耸肩,“后来我去了,可你好像已经不在了。”

    徐同意没想到是这个答案,愣了一会儿,然后慢慢把脑袋放进膝盖里,整个人酥在了沙发上。

    穆兀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赶忙上前慰问。

    结果一抓徐同意的胳膊,就能轻松的把她拉了起来,只见徐同意在笑——有点疯狂有点释然更多的是开心的笑。她一把推开穆兀,呸了他一句。

    “滚开啦,大傻子。”

    而后他俩就开始“争吵”上了。

    这一幕,犹如那回不去的六七年时光一般美好。

    ……

    徐同意今天是一身短袖加休闲短裤,底下是一双运动鞋,很是休闲。

    她从林叔的车上下来,提着她那打包袋,袋子上是某某饭店的字样。林叔探出头来对徐同意说道:“同意,那我就一直在楼下等着,你啥时候下来咱就啥时候走。”

    “不用了林叔,怪麻烦的。”徐同意微笑特别灿烂,但语气却特别坚定:“林叔您先回去吧。”

    林叔知道她从小执拗,认定的人认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也就随她。而且徐同意打小练的武术,一般两三个人进不了身,这也是他放心的原因之一。

    看着林叔开着车出了小区大门,徐同意抬头看着老小区里郁郁葱葱的枫树和松树,开始愉快的找起了10号楼3单元。

    穆兀同徐同意说过,这间老屋是他祖父时就住下的,他的小时候几乎是在这间屋子里渡过的。其实关于父母徐同意和穆兀倒有点同病相怜——徐同意的母亲从她小时候就开始接手大阪那边家族的生意,而她的父亲是一位画家,每每不是在自己大阪的画室里就是飞全世界考察参展。一年到头全家人聚不了几次。而穆兀也是一样,并且更惨,他从三岁后父母便远渡国外,把他交由祖父祖母照顾,所以初中之后每个农历节庆和外国节日两人大多都是一起过的。

    穆兀跟徐同意聊过这个老小区,聊过他爬过哪一棵树,聊过哪家的狗狗跟他关系最好,聊过哪家的婶婶做饭最香,他能在好几百米外就闻到。可能现在看不到那条狗狗也见不到那位婶婶,但徐同意确确实实踏进了穆兀的回忆里——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都可能是他小时候踩过走过看过的,哪怕就是这样看着,徐同意都觉得自己拥抱过穆兀的一段回忆。

    想到这,她越发想邀请穆兀去她大阪的家里看看。看看父亲的画看看母亲修理的后院子看看自己小时候抓过独角仙的那片树林。毕竟自己走进了对方的回忆里,有来有往嘛。

    很幸运的是老小区布局很清楚,徐同意按着顺序就找到了10楼3单元,然后就是没有电梯的六层楼梯了。

    “加油,初恋酱!”

    徐同意暗暗给自己打气。

    今天必须拿下穆兀那个呆瓜!

    ……

    穆兀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一脸郁闷。

    他还在想着如果等下徐同意敲门后自己这边没反应或者开门后根本看不见对方或者看得见但对方根本进不来,这可咋办。因为不管那个,自己肯定会被徐同意记恨一辈子,那不平等条约肯定会多加上好几倍,想想就一阵后怕。

    凯狮迪瞧见他脸有异色,关心的问:“师弟你没事吧。”

    穆兀连连摇头:“没事没事,就是今天思考太多了,有点累。”

    凯狮迪:“……”

    忽然穆兀换了神色,“关心”的对凯狮迪说到:“师兄你是不是有事?”说着就往外推凯狮迪。

    “没事啊。”本来以穆兀的力气根本推不动凯狮迪,但凯狮迪看出是这个师弟有事,所以一边回复一边被穆兀“推”出了大门,还询问道:“那师弟,那些买来的打包怎么办?”

    穆兀头都不回的把门关上,“直接先放院子里把。”

    然后他背靠着门,深深地呼吸了几下,闭上眼睛大脑再次沉浸过那种层层叠叠的迷雾。再转身对大门喊了一句:“来啦!稍等。”

    原来刚才是他听到有人敲门。

    果然大门打开,门外站在清新美丽的徐同意。

    “你你你,你怎么来的那么快。”穆兀的舌头开始打缠。

    “我在帝都的家也在这附近啊。”徐同意小脸一扬,把穆兀推一边,“咋,不邀请我进去坐坐嘛,干嘛杵在大门口。”

    说完就往里走。

    “等等,”穆兀下意识伸手去拉徐同意,他害怕徐同意一个乱走跳进异时空里。可当他的手指接触到徐同意的手臂时,那种迷雾再起,层层水波的窒息感又次袭来,穆兀只能闭上眼。

    再睁眼时,他手上还抓住徐同意。

    徐同意手上还拎着打包袋。

    屋外阳光很好。

    阳台上坐着狼奴和西弥尔。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25829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