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3 阿牙

    女峥听出了霍恩语气里的骄傲,不由对眼前的青年将领多看上两眼。但她了解拉蒙特斯大陆的力量体系,知道这位名叫安东尼·霍恩的年轻将领是有自傲的资本。

    自从进入新神照历以来,拉蒙特斯大陆的魔力和战力体系逐渐在统一和完善,在新神照历276年“三圣改革”之后,魔法师和武者的等级制度就统一下来。魔法师从入门到高阶分别是“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魔导师”到“大魔法师”。而对应的战士分阶便是“黑铁骑士”、“青铜骑士”、“白银骑士”、“黄金骑士”及“神曜骑士”。而至高阶“圣魔法师”及“圣骑士”现今拉蒙特斯大陆上还未出现。

    所以安东尼·霍恩年纪轻轻魔武双修分别修炼到高阶的“魔导师”及“黄金骑士”,哪怕在大陆的哪一个国家,甚至是天才集中营的南岛,都不可不说是天才中天才。

    这样一个天才居然甘心在忒弥斯手下“蜗居”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城,这不由让女峥对忒弥斯及其身后的势力又高看了一些。

    下了克拉肯的背后,水地龙低鸣了一声,早有三四个侍从拉过放在一旁的水桶,一齐用力将桶里的鱼倾倒入潭水里。克拉肯欢愉的鸣叫了一声,一头扎进潭水里进食去了。

    女峥回收目光,继续跟着忒弥斯他们往地下城中心走。

    忒弥斯的地下城跟大西国王城波赛多尼亚不一样,并不是把王宫或者说管理机构建立在北部,而是建立在中心位置。依靠着中心建筑四下也分成四个区域。

    “地下城的东边是后勤区,是负责生产和保障战略储备的区域。负责人是海瑟薇,康斯·海瑟薇;南边就是我们所在这片是仓储区,我们所有的生活、学习的物资和资料都在这片区域。负责人是谢尔,波图·谢尔。”

    顿了顿,霍恩下意识的靠近女峥,提高了些许音量好让对方能听清:“西区和北区就是军事管理区,具体细节我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不过你可以知道,这两个区域的负责人,是我。对,就是我——安东尼·霍恩!”

    “海瑟薇你等下就能见着,她今天一大早去接待客人去了。然后谢尔这段时间你可能见不到,他去了南方,去了那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天雨的默拉平原。唉,我也想去,可递上去的审批就是没过。”

    说完霍恩还给了女峥一个“欲哭无泪”的表情。

    女峥全程一言不发,脸上公式化的笑容快笑僵了。听霍恩说完之后一边应付式附和一边眼神瞧向一旁的忒弥斯,似乎是在说:这孩子天生就这么主动热情……喜欢唠嗑吗?

    忒弥斯在霍恩看不到的地方耸耸肩,表示自己也爱莫能助。

    不过一路走来心细的女峥也发现了,虽然生活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城,但路上的行人也好军士也好脸上都是洋溢着欢愉喜悦的精神状态,比她所见那在地面上围墙高耸街道宽广的波赛多尼亚城里的居民,要显得生机勃勃许多。

    女峥跟着两人来到了位于地下城中心的建筑,一座名叫“主控之龙”的堡垒。

    那是一座对女峥来说看起来“乱七八糟”的建筑——形状是模仿龙族的外形,有长长的龙头龙尾和四肢,还有相比较巨大身体小得可怜的“翅膀”,女峥都不知道这是不是为了点缀而添加上去的装饰品。不过这座形似飞龙的堡垒外观上除了随处可见的晶石,还有那一节连着一节的金属制品,女峥知道,这座建筑肯定有炼金术师的手笔。

    如果让穆兀来看一眼,他肯定会为这座充满赛博朋克的建筑鼓掌。

    这该死的科技感和未来感!

    堡垒的入口不在龙首处,而是“肚子”的地方开了一扇门,霍恩通过密码锁打开了大门,对着女峥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女峥知道,从水牢里忒弥斯察觉到自己的能力到救自己出来到一路又是出城又是坐马车又是换乘坐水地龙到这,现在自己面前的这扇大门之后,应该就是最终的答案了。

    她的瞳孔闪过一丝莫名的光亮,而后又恢复平静。

    而她本人,也在忒弥斯的搀扶下进了这座外形奇特的堡垒。

    ……

    “穿戴工装之前先检查工服是否有破损,工装保持干净整洁,确保无油渍。”

    徐同意一遍看着穆兀的手机翻阅着浏览器里的信息一边让自己站的更笔直:“来,大家站好,看我的样子。”

    说完她瞥了一眼正在沙发上“看戏”的穆兀,穆兀赶紧翻译了一遍给西弥尔和狼奴。

    西弥尔和狼奴现在正站在徐同意的身后,他俩已经被徐大老板分配为女服务员兼前场领班和男服务员。而西弥尔这个领班唯一能管的就是狼奴这个男服务员。然后徐同意自告奋勇的来教授两人看外场的基本功。而穆兀是全程的翻译。

    “我们每天上班前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干干净净,首先就是工服要干净无油渍……等等,我们有工服么?”

    后一句是询问穆兀的,穆兀赶紧记下来,“我今天就联系师哥制作,等下培训结束我们来对接下工装的设计方案。”

    “OK,下一个。”徐同意继续道:“指甲经常修剪,保持指甲清洁,不留长指甲,不涂指甲油……等等!”徐同意瞥见身后西弥尔和狼奴手上长长地指甲,而且狼奴手指甲缝里还藏着黑黑地不知道是泥还是什么的污垢。她顿时安排起来:“穆兀你跟他们说,指甲要剪,不能留太长,而且要勤洗手,等下把‘七步洗手法’画下来,粘贴在厨房和卫生间里。”

    “好的。”穆兀又赶紧记录下来。

    “淡妆上岗,避免涂抹厚重的妆容,粘贴假睫毛以及涂抹过于厚重的睫毛膏(防止妆容脱落,落到产品上造成客诉)。微笑服务顾客,使用标准礼貌用语。”

    徐同意说完检查了一遍西弥尔和狼奴的脸蛋,然后让他俩微笑一下,两人(或者一精灵一半人?)虽然不知道为啥,但还是乖乖照做了。西弥尔本就形象不错,所以笑起来有甜美的感觉,就是狼奴可能一直陷于懵懵懂懂的状态,只是穆兀让做就做了,根本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能在他的认知里,都没有要提问这个概念。

    徐同意不甘心的“矫正”了狼奴几次,却依旧在他的脸上看不到真正发在内心的微笑,而是一种很机械很木然的笑容,只能无奈放弃。

    “对了。”徐同意顿了顿,扭头看着狼奴对穆兀问道:“狼奴的本名就是狼奴吗?”

    “什么意思?”穆兀尝试理解徐同意话里的意思,“你是觉得用这个名字叫他是对他的不尊重是吗?”

    徐同意点点头:“通过上午的交流,我多少明白狼奴的过去和他名字的由来。我觉得是这个世界给他打的‘钢印’,至少在我看来这是不尊重的。我们要开的不就是一个自由尊重的餐厅么,所以我想给狼奴换一个名字,你去询问下,如果他不乐意,那就算了。”

    穆兀觉得很好,就将徐同意的原话给狼奴翻译了一遍。

    狼奴听完愣了很久。

    西弥尔碰了碰他的手臂,说道:“我觉得这是好事,你可以改一个。”

    狼奴还是没反应,三人不知道这是狼奴在思考还是根本没听懂意思。

    可当三人想再问的时候,狼奴忽然开口道:“阿牙。”

    西弥尔靠的最近,可还是没听懂,她好奇问道:“你说什么?”

    “我有名字。”狼奴抬起头,一字一字说道:“叫阿牙。”

    ……

    “我叫你阿牙吧。你的牙齿比我要长很多。”

    某个农户院子里,小女孩小心翼翼地爬上羊圈的围栏,趴在木头围栏上看着羊圈里全身被绑的狼奴。这时候的狼奴身上被打的皮开肉绽,很久很久没给吃喝,人虚弱的很。

    小姑娘见狼奴没回复自己,回头心虚地看了一眼屋子,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麦饼,估摸两下距离,然后一下脱手抛到狼奴的面前,开心道:“阿牙你饿了是不是,快吃吧,别让爸爸发现了。”

    狼奴其实没太听清小女孩的话,但生物的本能还是促使他沿着食物香气向麦饼滚去。

    他双手双脚都被绑住,只能靠双腿摩擦着地面推着身体前进。小女孩趴在围栏上,一边担心的看着屋子里生怕她的父亲会从屋子里走出来一边给狼奴加油打气。

    “阿牙努力!阿牙真厉害!马上就吃到了。”

    终于,狼奴用尽了全身力气,用嘴碰到了麦饼,然后小心又大力的撕咬起来。这是他这么多天吃到的第一口食物。在他被抓的时候,他试过反抗试过嘶吼试过像狼一样用“爪子”用嘴去攻击,却被这些人类一一化解。他就像只误入人类世界的小兽,惊慌失措后只能缩成一团舔吸伤口。

    可今天有一个小小地人类给他取了名字,送了吃的。

    狼奴第一次觉得人生好像不一样了。

    就这样他收获了第一份人类的友谊,跟一个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名字的小姑娘。

    他还有了一个名字。

    叫阿牙。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39008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