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在异界点外卖 >0026 忤逆联盟(下)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0026 忤逆联盟(下)

    “那……我要。”千山占小便宜的心理顿时发作,“多少也是个练武奇才,我这衣钵正好还没传人,就是他了。对了……他叫什么来着。”

    “你没问,他没说。”慕白点点头,又消失于阴影中。

    “整天跟个鬼一样。”千山哼哼唧唧两句,把擦好的匪乌剑挂于背后,收好麻布,然后上前两步蹲下身来,小心地看着小亚丁。看着看着又没忍住伸出手去摸他的脊骨、四肢和手掌,边摸边乐:“嘿嘿,还真是好,这个骨头长的好,手掌也大,嘿嘿嘿,不错不错。”

    说完他抓着小亚丁的手臂朝自己肩膀一送,脚下一挺,就这样把小亚丁驼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哼着不知哪里听来的野曲子,三两步就这样走远了。

    草丛只留下他那不时嘿嘿嘿哼哼哼的笑声。

    ……

    大西国,南境,云雾城。

    曾有古人给云雾城作诗一首:云雾城啊常年都有云雾,今天有雨,明天有雨,后天有雨,刚洗的裤子一周了都没干。

    所以云雾城从此名声大噪,不仅大西国,甚至整个拉蒙特斯大陆都知道,云雾城终年云雾弥漫。可云雾城不但是南北运输的要塞,大西国南境的领主主城也就是云雾城。

    所以常有波赛多尼亚的贵族挖苦大西国远在王城外的四方领主——东境领主的川湫城是座港口城市,夏季的时候经常会收到海洋季风的影响遭受台风的侵扰,前年还被世界排名第一的山凶无甲海盗团袭击过,经常收伤害;南境领主的云雾城不用说,常年云山雾罩,久居容易得内风湿;西境领主的沙吉城还算不错,不过现在狼头堡被占领,等同于沙吉城也直接暴露在领国的眼前,很危险;最后是北境领主的北熊关城,可能波赛多尼亚的贵族就听个名字,根本不了解这个城市在哪,因为太偏僻了,肯定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哦,太冷了,说不定鸟都没有。

    这是谢尔这十天来第三次拜访南境领主现任卡诺卡家族的族长:卡诺卡·高斯。

    谢尔现在的身份是一个来自王城波赛多尼亚的富商之子,看中了南境云雾滋润中的温泉山区,所以想向南境领主商议着购买权。可也正因为这种身份,第一次他就被领主家的管家无情“拒绝”了;第二次给管家交了跑腿费之后终于见到了南境领主高斯,也终于将自己的目的和盘托出,可高斯没有当场做出决定,但还是以礼相待将谢尔送出了门。

    所以现在谢尔得到通知南境领主有意相邀时,便一边压抑内心的急不可耐一边快步走着,差点把身边领路的管家给甩后头去了。

    南境多景石和绿植。

    所以南境领主的府邸里也处处摆放着山石绿萝以点缀春夏意。没错,这地方就是缺少秋冬季节,所以很多时候南境的人民一直觉得自己在过着春天和夏天。

    气温高了就是夏天,气温低了就是春天,气温再低一些,就是春寒料峭。

    反正谢尔以实体基层改革家和企业家自居,是看不上这些花花绿绿华而不实的东西,也不知道等他看过了国王欧米伽那黑曜宫里成堆成山的晶石之后,会不会觉得南境领主府邸已经很朴素了。

    高斯还是在上次见面的书房等他。

    管家把谢尔领进门后便乖乖把房门带上,还对着黑暗中挥了挥手势,于是南境领主的亲卫便将整个房间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当然,这些是谢尔不知道的,不过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在意。毕竟以现在房间里聊的话题的敏感度,安保工作再加上一倍也不为过。

    高斯虽然贵为南境领主,可从外貌上来看,却是普普通通的四十多岁中年男人的长相,没有富贵气也没有尖酸相,若谈及气质,应该是有些平易近人。他邀请谢尔落座,并客套道:“还是喝果汁吗,是葡萄汁还是苹果汁?”

    “不了。感谢公爵大人。”谢尔礼貌笑了笑,从客区的案几上自顾自倒上温水,“我还是喝温水好了,毕竟南境的水果长的实在太好,我怕喝多了以后都离不开了。”

    “哈哈哈。南境就是水果多,你要喜欢的话,那就住下来。我在云雾城里给你找一座府邸就是。”高斯倒是接下了谢尔的奉承,豪爽说道。

    若谢尔真是王城富商的儿子,南境之主提的这条件他怕不是要开心坏了,可惜与接下来的话题比起来,这句注定是句玩笑话。

    谢尔云淡风轻的笑了笑,直接进入今天的话题:“小人上次的提议,公爵大人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这话一出,房间的愉悦气氛顿时为之一凝。南境领主也收起了笑容,提了一句反问:“如果真像你上次所说,东西两境的领主都跟你们结了联盟,那我这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南境,跟你们结盟还是不结盟,有那么重要吗。”

    “公爵大人,”谢尔不急不慢的阐述观点:“您是一个对自己国家不忠诚的人吗?”

    “你怎么会这么问。”高斯瞬间就皱起了眉头,不过良好的贵族礼仪让他把到嘴边的不喜强压下去,“我们卡诺卡家族守护了南境五百多年,从来没有一刻对自己的爱国之心产生动摇。”

    谢尔立刻站起身道歉:“非常抱歉我刚才的提问竟然质疑一个爱国者家族对国家的忠诚。可是——我们也一样。”谢尔鞠了一个绅士礼:“我是波图·谢尔,我的家族也同样在这个国家生活了五百多年,还有康斯家族、安东尼家族等等,我们每一个都忠爱自己的国家,我们甚至每晚都在为祖国的软弱和失败而暗暗落泪,所以我们——只是想推翻这个已经充满着私欲和懦弱的耶特罗斯家族。挖掘出这个国家最根源的黑暗和腐坏!”

    谢尔说到激动时他扬起双臂:“寒冷的冬天已经太久了,我们只有向死而生,去破坏最厚的那层冰,才能获得新生,才能重新推动这个国家的进步齿轮。所以——公爵大人,我们是一致的!”

    “我们想要一个完整的国家,所以一个完整的国家不能没有南境!”

    “东境,我们要对抗那些该死的海妖和海盗!”

    “西境,我们要对峙日益强大的穆之国!”

    “而南境,或者说在南方,可有着一个我们的宿敌,就是利莫利亚!它们可是一直对我们野心勃勃,这三百年来,我们恐怕与它在陆地上在海洋在天空大大小小打了不下数百场战役,所以公爵大人,我们需要您,需要整个完整的南境!”

    “在我们举剑而起的时候,需要您帮我们守住来自敌人的窥探。”

    高斯的脸色在谢尔说出那句“公爵大人,我们是一致的”的时候就开始陷入思考。比起谢尔,他自己更加深入的明白,这个国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在这点上,除了一直没联系的北境玛格顿家族,其他三境的领主其实是同仇敌忾的,因为他们不但要面对自然灾害的侵蚀,还得对抗那些来自异国和异族的敌人。他沉默的听着谢尔把话说完,或者说是让谢尔帮助勇敢忠诚的自己把懦弱瞻前顾后的自己压倒。

    高斯的眼神透过谢尔,看到房间的墙壁上悬挂的那历代卡诺卡家族先祖的画像——那些画像栩栩如生,脸是真脸,鼻子是真鼻子,眼睛是真眼睛一般。犹如真的在注视着自己,告诉自己他们所在的时代他们代表卡诺卡家族都为整个南境为整个国家做了什么。

    想到这卡诺卡·高斯沉静下来,他抬头看向谢尔,从抽屉里拿出上一次他和谢尔见面时谢尔递交的那些资料,从中间抽出那本抬头写着“忤逆联盟”的本子,淡淡地问道:“接下来我该做些什么。”

    谢尔听到这句话,暗中握紧的拳头终于松开了一丝。

    ……

    大西国,地下城。

    女峥一觉醒来,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毕竟地下城在地下用晶石和炼金器皿照明,看不到太阳东升西落,自然也感觉不到黄昏夜晚这些。不过还是有女仆进来帮助她洗漱,并告知她现在已经是入夜,她睡了整整一个下午。

    不过这一觉,好像彻彻底底把女峥的精气神给补了回来。

    换上忒弥斯给她准备的东方巫女服装之后,女峥手持着青铜剑器大大方方的走出屋子。果然她现在所在的区域是在地下城的南区,于是女峥迎着四周好奇的目光在女仆和侍卫的带领下,来到了“主控之龙”堡垒。

    忒弥斯和霍恩早在里头等着她了,当然还有跟堡垒融为一体的炼金大师豪格。

    不过除他们三人(两人一灵魂)之外,女峥也见到了上午没碰面的地下城美女大管家康斯·海瑟薇。虽然霍恩上午一直在给女峥灌输他自己是地下城除忒弥斯之外的最高管理者的概念,不过在女峥见到海瑟薇的那一刹那,直觉就告诉她,海瑟薇就是妥妥地地下城最高管理者。

    霍恩那气质一看就是人家的打手小弟。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39628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