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7 神明的一瞥

    今天的海瑟薇穿着还是跟日常一样朴素。

    这种朴素不是说她真穿得跟贫民窟里那些少女一般衣服口袋上都是补丁,而是相较于其他贵族少女华贵洋装,同样是贵族的海瑟薇永远都只是一身简洁的骑士服。当然,相较于其他永远呆在城堡花园里贵族少女来说,海瑟薇现在所做的事情,可就太惊世骇俗了。

    她彬彬有礼的上前一步,行了一个简练的骑士礼,“欢迎女峥女士来到地下城,我是康斯·海瑟薇。你就叫我海瑟薇就好。很抱歉上午的时候我缺席了你的第一次到来,不过我早就听闻女峥女士的事迹——水牢脱困、占卜算敌,听起来都让我一个外人觉得胆战心惊。我很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能多多跟你学习。”

    一套既不生涩也不特别亲密的欢迎词就这样自然而然从海瑟薇嘴里说出。

    而且也因为是海瑟薇,这段本来有点客套的说辞莫名热情了许多。

    女峥心中跳过一丝忌惮,这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地下城女管家,看来并不简单。

    不过该做的戏还是要演足够。

    毕竟,谁没学过宫廷礼仪呢?

    满血复活的女峥,此刻可不觉得自己会输给谁。

    她大大方方的行了一个楚人的礼节,“我也是自从踏入地下城就一直听闻海瑟薇女士的名号。你的睿智和胆识也一直从他人口中传出,应该是我向你学习的。”

    忒弥斯登时被这客套弄得咳嗽了两声,霍恩这个小崽子更是露出一种夹缝中生存的表情。

    女人的善变咋那么明显呢。

    还是豪格不怕尴尬,直接挥手让众人进屋再说。

    忒弥斯和海瑟薇走在前头,只听见忒弥斯用着小声说道:“你今天可真客套,这可不像平时的你。”

    海瑟薇倒很坦然的小声回答:“我只是闻到了强者的味道。”

    忒弥斯:“……”

    霍恩和女峥走在后头,同样霍恩也小声询问女峥,“你们刚才说的云里雾里在说啥呢?”

    女峥耸耸肩,“你不懂,这是女人的战争。”

    霍恩:“……”

    ……

    这次给女峥准备的是一间静室,方便她不被外物打扰。

    女峥很领情,施施然就走进静室。

    霍恩想看女峥施法的样子,于是拱唆着忒弥斯:“我们真不能进去旁观吗?”

    忒弥斯想起上次女峥查找犯人的过程,淡淡回复:“可以。”

    霍恩立马来了精神,兴致勃勃道:“那我们为啥还要站在外面,跟着进去好了。”

    忒弥斯却拦下了他,神情严肃道:“这是对一个东方巫女的尊重,也是对一个我们根本不了解的神明的尊重。”

    霍恩只能偃旗息鼓,“哦。”

    ……

    一张方桌,桌上有龟甲一个石子三块圆青铜钱五枚。

    忒弥斯还贴心的帮备了一把木剑一把小麦粒一壶不知道是酒还是水的液体。

    女峥莫名有些想笑,很明显后者是东方传说中拿来驱鬼辟邪的,可忒弥斯他们并不知道。而且东方用的是稻米,忒弥斯可能找不到或者理解错了,给了小麦粒。

    她来到小方桌前跪坐下,将木剑小麦粒和酒壶撤下。而后掏出方巾擦洗了龟甲石子和青铜钱,用拿出纸张,用毛笔细细写下今天要问卦的三句。

    一、未来三个月内波赛多尼亚城雨水最大的日子。

    二、一个拥有“炼金之心”的人。

    三、胜算如何。

    写完,她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便拿起龟甲,闭上眼睛,嘴里念起了生涩难懂的咒语。

    在跟东方神明沟通的咒语。

    静室里很安静,只能听闻到女峥细细的呢喃声。

    没一会儿她伸手抓起了桌上的石子,一颗一颗往龟甲里丢——这回静室里除了咒语声还有小石子撞击龟甲壳的声音。

    叮叮当当的,很清脆。

    ……

    静室外。

    幽灵状态的豪格忽然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波动,他左右看看,发现忒弥斯霍恩他们都没有觉察到异样,还是在闭目养神。而摸索着波动的踪迹,豪格看到前方女峥所在的静室上方竟然不知何时飘溢着似有似无的青烟。

    豪格恍然——那便是东方巫女启动问卦仪式后跟东方神明沟通的联系吗?

    可能就因为自己是灵魂体的状态,所以能看到正常人类所看不到的“东西”。

    于是,探究型的性格鼓动着豪格的好奇心,很快他便坐不住了,仗着“主控之龙”是自己的主场,于是他一溜烟儿就飞到了半空之中,从怀里掏出一个金属盒子一样的东西,打开盒子口,直接拉过那柱状青烟里的一缕青烟就往盒子装。

    装完后豪格关上盒子,启动了盒子上的按键,金属盒子便开始自转。

    没一会儿盒子就停下了,豪格半信半疑的扭开盒子上的观察镜口,自顾自的看向里头。

    原来被豪格抓来的青烟早已不见,取而代之在盒子里的是一个不断旋转的漩涡。那漩涡呈五彩色,犹如一个五彩斑斓的黑洞。豪格只是看了一眼,便立马移不开了。

    那是一个仙境!

    豪格从来没见过那么美丽的地方——那是一片金灿灿地花海,油菜花的花海。当然豪格并不认识油菜花,可不妨碍他沉醉于这种绮丽之中。天是下着点小雨的,但不是雨点雨滴,那是那种跟水雾一样的雨。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这时候的风是和熏的,是醉人的,每一下打在人身上就好像要跟人拥抱一样。

    而后起风了,云浓了,远处的山黛更加的看不清楚。

    大地忽然开始震动!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然后变成了不断的震动。

    豪格原来以为是地震了,可随着那莫名的声音和压迫越来越近,豪格开始醒悟过来——是有巨大的“东西”要过来了。

    想到这,他赶忙躲进最近的一块泥土堆后头,把自己掩藏起来。

    而且哪怕知道自己现在是灵魂状态根本没有呼吸豪格也是堵住了口鼻,不敢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异响。

    巨大的声音越来越近,每一下都仿佛炸雷一般灌进豪格的耳朵里,然后穿透血管神经,直击他的大脑和心脏。他甚至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呕吐感,虽然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进食,但那种眩晕感实在是太严重了。他甚至有了缺氧窒息的感觉。

    不行,真的撑不住了!

    豪格用着仅剩的理智在心里呐喊!

    他狠狠咬了下并不存在的舌头,让自己的大脑恢复片刻的清明。

    而后,他开始头也不回的狂奔,虽然不知道出口在哪里,但豪格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或者说离开这种窒息的压迫感。

    终于,花田消散云雾拨开,远山清风都好似被撕碎的画片一块快四散开。

    豪格听见背后似乎传来低沉的巨兽呢喃声。

    那声音没有愤怒,没有喜悦,甚至没有情绪。

    似乎是在述说一个故事,或者是讲述一段天地法则。

    幻境破灭前,他下意识的回头——却依稀只看到一只足足能撑破天地的巨兽站在他刚才呆过的那片花海,巨兽像一只白羊,头顶却长着壮硕异常的鹿角。

    在模糊中那异兽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豪格,只是那似有似无的一瞥,威力竟能穿越层层的时间和空间的隔层。

    直接把豪格的灵魂体给振破碎了。

    挫骨扬灰那种。

    ……

    震旦大陆,楚国云梦泽,神明阁。

    大楚第一高手大司命正在自己师尊云中君闭关的山壁前默坐。

    这是他的习惯,每次他觉得心神不宁或者认为自己做错一些事的时候,他都会来这虔心的默坐。

    就好像师尊还在他身边陪伴他一样。

    但其实师尊已经闭关十多年了。

    一阵微风拂过,大司命顿时睁开眼睛。

    刚才,他好像听到山壁里有声音传来,但是太轻太轻,轻到让人觉得是幻听了。

    那声音好像是在说。

    “神明……”

    ……

    乌德卡亚大陆,泰塔神国,魔人圣地。

    大长老朝言正在小心的给自己菜园里的植物浇水。

    说是菜园,但里头种的很多都是天材地宝,也不知道在这里长了多少年,竟然一棵棵仙气萦绕清脆欲滴。朝言浇的水也不是一般的水,而是从每日大量圣徒早课后托盘中凝结而成的圣灵气水。

    她今天心情很好,嘴里还哼唱着一首从记忆中挖掘出来的不知名的小曲。

    不过很快她美丽的心情就被打断。

    一丝心悸莫名从心头闪过。

    朝言抬起头,遥遥望向西北的方向,她的眼神似乎能穿越山川河流,能穿越大洋云海,能看到世间的尽头。

    但只是看了一眼她就懒得再看。

    而是哼了一声,继续低头浇水。

    “讨厌的气息。”

    ……

    在这个世界的七八个地方,在各个大陆,同样都有人或兽或灵体感应到这一变化。

    自从那千万年前通天树被伐,神明和人间的直接联系便断开。

    但这千万年以来,神明信仰不断。

    所以偶尔也会有神迹的诞生。

    这些或多或少,都是神明的力量透过某一种联系降临到人世间。

    不过豪格这种头铁的做法,应该是世间第一次。

    通过炼金科研的力量,分析神明的波动轨迹,然后穿越了某一种禁制。

    不知道,这算不算创造了一次新记录。

    只是当事人已经烟消殒灭。

    哦不,他其实还活着。

    也不能说活着,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灵体。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39785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