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在异界点外卖 >0031 波赛多尼亚城餐饮巨头的交谈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0031 波赛多尼亚城餐饮巨头的交谈

    “师父?”

    小亚丁两眼迷茫,“你是我师父?”

    我啥时候拜师的我咋不知道。

    千山嘿嘿嘿一笑:“你觉得我武功怎么样?”

    小亚丁这是深有体会,立马回复:“厉害!”深怕说的不够具体,他又加了句:“非常厉害!”

    千山循循善诱,“那你要不要我当你师父?”

    “要要要。”小亚丁生怕千山反悔,赶忙应承下来。

    “那不就得了。”千山心中得意万分,脸上佯装平静道:“既然我们成为了师徒,我先告知你我们师门的传承——我们门派源远流长,历史悠久,创派祖师曾经一剑破沧浪一剑劈云穹一剑开辟出莽荒海域,你说厉害不厉害。”

    小亚丁听得向往的很,连忙点头:“厉害厉害。那我们门派叫啥?祖师爷是谁?”

    “门派啊……我想想……阿不,”千山刚才差点说漏嘴,“我是说我们的门派叫‘玄鲸岛’,是一座远离拉蒙特斯大陆的一座世外现岛。那岛上都是武功高强的剑客,人们在岛上安居乐业捕鱼种植。而我们的祖师爷叫‘玄鲸剑圣’。”

    “剑圣!”小亚丁瞪大了眼睛,小声惊呼:“我爸爸说这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才能被称为‘剑圣’,没想到我们的祖师爷也是一位剑圣。”

    “那可不!”反正一个谎话也是编,两个谎话也是编,千山已经破罐破摔的继续编下去:“我们这玄鲸剑圣一脉啊,每位岛主都得传承‘玄鲸剑客’的称呼,到你师父我这一代,我就是现任的‘玄鲸剑客’。厉害不。”

    “厉害厉害,”小亚丁发自内心的称赞,“那师父,你之后这‘玄鲸剑客’是不是就传承给我了?”

    “……”

    千山心想,你小子看起来傻傻地,没想到还有这野心。

    “给你给你。”千山无所谓的敷衍着,反正这种称谓他一秒钟能想十七八个。只是千山也没想到,以后他会为“玄鲸岛”和“玄鲸剑客”这两个编撰的谎言吃尽了苦头。此刻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亚丁。索不·亚丁。”说到这小亚丁忽然想起自己是为引开追兵才遇到千山师父的,现在也不知道小伙伴们和妹妹怎么样了。于是他就哀求千山道:“师父,你能帮我传个消息给我家里嘛,我怕我爸爸妈妈还有妹妹会担心我。”

    千山很随意就答应下来,反正最终是忒弥斯的手下去干活。

    “对了,虽然你现在加入了我们‘玄鲸岛’,但现在还是有一个考验需要你去通过。”

    小亚丁眼睛一亮,“是入门测试吗?我听说很大超级大门派选弟子都非常严格,都是有入门考核的。我明白,我肯定好好考!争取早日正式加入我们‘玄鲸岛’。”

    “……”

    千山没想到自己都没开口,这小子都脑补好了,也就难得再编了,顺着小亚丁的思路给他解释了接下来要帮助一位叫“豪格”的炼金术师操作一台小小地炼金机器。让小亚丁好好听人家的话,不然入门考核可能就通不过了。

    现在的千山不知道,他所说的小小炼金机器,会在一个月后震惊整个拉蒙特斯大陆。

    而他的弟子,现在床上一脸认真的小亚丁,会在一个月后做出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且不表。

    ……

    入夜,波赛多尼亚城的南城区一如既往的黑暗,而北城区一如既往的万家灯火。

    “格尔赞之家”是北城区一家专业级别的烤肉店,多次荣获波赛多尼亚城“美食家”希尔巴贡先生的妙赞。老板格尔赞已经是“格尔赞烤肉”第三代传人了,今年已经五十余岁,深得其祖父和父亲的手艺。

    因为夏天昼长夜短,所以今天“格尔赞之家”打烊的时间还推迟了一小时,等到店里的后厨收拾完案板和将腌制好的肉块放入冰窖后,老格尔赞才将后门全部锁好,关掉了店里大部分的照明晶石,就留下二楼靠窗的那盏。

    看来今晚他在等人。

    老格尔赞端出三杯冰镇啤酒和一大盘烤肉放在客桌上,他眯着眼睛捡起一块碎肉放进嘴里咀嚼。年纪大了,大块的牙齿嚼不动。碎肉进肚,老格尔赞舔吸着手指上的肉汁,自言自语道:“咸了。”

    楼下推门声响起,听着敦实的脚步声老格尔赞就知道是自己等的人来了。果然,刚进了门楼下就传来一个厚实的大嗓门:“我说你个老格尔赞,你咋还这么抠抠搜搜呢,这大晚上的你连个亮儿你都不舍得点。”说着楼梯上就上来两个中年人。

    一个是专门卖烤鸡的梅尔巴,一个是卖海鲜的立特玛鲁斯。

    他们俩和老格尔赞都是家传的老店老招牌,也都是干了二十多年的老手艺人。刚才在楼下就骂骂咧咧的是梅尔巴,他就比格尔赞小四岁——不过打小两人是一起长大的,也是差不多时间继承家里的烤肉店和烤鸡店。立特玛鲁斯年轻的时候出去闯荡过几年,后来收了心就回家继承家里的海鲜店。因为一条街的关系,又相处了十多年,所以三人的关系亦敌亦友。

    不过今晚是梅尔巴约格尔赞和立特玛鲁斯,原因是他探听到的一个消息:凯狮迪公爵要在他们这条亚蒂斯河街道上开餐饮店了。

    消息是今天给那家店送石料和木料的帮工之一传来的,那人是梅尔巴的小舅子。

    这亚蒂斯河街道,顾名思义就是靠着亚蒂斯河的这条街道。虽然说都是在北城区,可大家都知道越靠近北边黑曜宫和巨神兵塔的房屋越贵地位越高,北城区靠近亚蒂斯河这边的,也就是南城区那些偶尔发财的暴发户和那些贵族们奴仆购买的住所。

    是属于北城区最底层的。

    但也是南城区那些“贱民”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格尔赞、梅尔巴和立特玛鲁斯也因为家里祖传手艺成为了北城区南街道里的暴发户一员。但现在一位家住北城区北边的公爵要伸手过来抢他们的生意,这如何不让这些以卖美食存活的生意人惊慌。

    瞧见梅尔巴一坐下就是“吨吨吨吨”喝酒,立特玛鲁斯这个三人中最年轻的坐不住了,连忙问道:“现在知道那家店是要卖什么了吗?”

    毕竟波赛多尼亚城的美食就那么几样,如果是卖烤肉和烤鸡,那就和自己没啥竞争了。可现在是大家都不知道那家店是卖啥的,未知最可怕,你说立特玛鲁斯能不慌吗。而且相比较烤肉烤鸡需要技术上的手艺,自己的烤海蟹蒸海螺这些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也就图个货源新鲜。可自己这些货源渠道,在贵族强大的实力面前根本是螳臂当车。

    格尔赞和梅尔巴看出立特玛鲁斯脸上的慌张,两人对视一眼,心中觉得今晚的聚会议题能妥了。其实两人心里也慌张,但为了把立特玛鲁斯拉上一条船,于是凭借两人从小到大的“默契”,一开始就演出了云淡风轻的样子。

    火候到了梅尔巴也就不假装了,他放下啤酒拿小刀插起一块肉丢进嘴里边咀嚼边道:“我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派人去围墙外打探,可里面就只是在铺小石子和摆花盆,现在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是卖什么的。不过——”梅尔巴顿了顿,吊了一下大家的气氛,才继续道:“听说那凯狮迪公爵的封底在东境的安多纳德城,那儿可是个港口城市,听说每天都有大量的渔船货船出入。”说完他还瞥了立特玛鲁斯一眼,很显然后面的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果然立特玛鲁斯一听这话脸色就微微发白,这可一下击中他内心最害怕的地方。

    老格尔赞马上出来抛出今天的主题:“我觉得我们现在想太多了,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确实不知道人家卖什么东西定什么价格,可我们的优势是什么——是这条亚蒂斯河街道我们经营了五十多年,这边的街坊邻居都是我们的熟客。这种口碑和招牌是谁都抢不走的!”

    他看到立特玛鲁斯听到自己话后眼睛里燃起的亮光,于是拿酒杯跟他碰了一个,大口喝了一口后又继续道:“所以对方不管卖什么,不管是公爵也好侯爵也罢,我们都不怕。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在价格上压垮对方,在客源上逼垮对方,在口味上战胜对方,那就没什么好怕的!”

    梅尔巴马上补充道:“对,从现在起我们就是统一战线!听说明天他们就开业了,到时候我们就派人去查看他们到底卖的是什么,不论对方是卖烤肉卖烤鸡还是卖海鲜,我们都必须统一一起打压对方。”

    “早日让它倒闭!什么公爵大人,让他滚出亚蒂斯河街道!”

    格尔赞之家的二楼,昏暗的晶石照明下,三张硬气又油腻的脸,三双有力又粗糙的手掌,紧紧握在了一起。

    忽然梅尔巴提议道。

    “你们说等那家店开业了,我让哈达姆上门挑战对方厨师怎么样?”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40526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