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在异界点外卖 >0032 凯狮迪的邀请函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0032 凯狮迪的邀请函

    当清晨的朝阳照进希尔巴贡位于波赛多尼亚城北城区的家时,他的生物钟迫使他睁开疲倦的双眼——昨晚他带了两位美人回家过夜,本以为自己还是之前那种七进七出的小郎君,可谁曾想只是梅开二度就有点让他腰酸不已。

    管家敲门的时候他已经洗了个澡,让自己清醒了许多。

    “早上好,希尔巴贡少爷。”管家推着早餐车进来。

    “早上好,老汉斯。”希尔巴贡拉开窗帘,让阳光更好的照射到自己古铜色的肌肤——他最喜欢的就是大太阳的天气,这样会让他觉得自己拥有着无穷无尽的体力。“今天的早餐是什么?”

    老管家掀开早餐车的餐盖,看着大床上还在睡觉的两位美人,笑着调侃道:“能快速补充精力的鱼汤和烤牛肉。”

    “好你个老汉斯,敢调侃我。”希尔巴贡笑骂了一句,按惯例继续询问道:“今天有什么人找我吗?”

    管家从餐车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希尔巴贡道:“凯狮迪公爵今天要拜师,邀请您于今天下午参加位于亚蒂斯河街道一家新开餐厅的宴会。”说完还眨巴眨巴眼睛:“您想不想知道他要求学的老师是谁?”

    “是谁?”希尔巴贡果然被勾起好奇心,毕竟能当一位公爵的老师,这身份地位可得多尊贵,太难猜了太难猜了。

    “是伊斯坦布尔大魔法师。”管家也没卖关子,直接告诉他答案。

    “什么?伊斯坦布尔怎么会收凯狮迪这个魔法白痴???”希尔巴贡登时就无语了,“说是提尔·米奥冕下或者古瓦尔阁下要收凯狮迪为徒我都信,怎么会是伊斯坦布尔?”他越想越不对,“收凯狮迪还不如收我为徒呢,至少我也有火系中级魔法师的底子在。”

    管家敲了敲邀请函,微笑道:“那您下午过去了不就知道了吗。”

    “也是。”希尔巴贡拿起邀请函,打开看了看里面的内容,眉头忽然拧巴在一起:“亚蒂斯河街道的……初恋餐厅???这是哪家餐厅?我怎么没听说过。”

    “您肯定没听过,这家餐厅也是今天下午正式开业。”管家顿了一下,又回忆起来一些:“哦对了,送邀请函的人说让你穿便服,如果带女伴的话,女伴也需要穿便服。”

    “拜师宴穿便服?”这已经不知道是希尔巴贡今天上午第几次诧异了,“凯狮迪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哪有拜师宴穿便服的!这伊斯坦布尔阁下也同意?”

    “看情况应该是同意。”

    “有意思,真有意思。”希尔巴贡彻底清醒过来了,嘱咐管家道:“你去我库房拿一把宝剑当礼物。我反正闲着没事,下午可以早点过去。正好看看这家餐厅卖的是什么菜系。”

    “好的。”

    管家答应后又小声问道:“那床上的两位您估着什么时候能醒,我是按老规矩多做两顿午饭还是现在让厨房再做两份早餐送过来?”

    希尔巴贡举起手臂,露了露硕大的肱二头肌,笑道:“老规则做午饭吧。她们不可能上午能醒来。”

    管家笑着应下:“好的。”

    ……

    受雇于“亚蒂斯河街道餐饮三巨头”的夜兮和胤生已经在穆兀家门口蹲守一个上午了,可除了看见有凯狮迪公爵记号的马车停下送了桌椅和一块牌匾进去,就再也没瞧见这家院门开过。

    胤生忽然好奇道:“夜兮哥,你说这家是开餐馆的吗——也没见他们出来采购禽肉蛋菜酒水啊,你说他们到底是做什么菜的?”

    “我哪知道。”夜兮也烦闷着呢。这雇主要求他们必须搞清楚新开的餐馆卖的是什么样式的菜品,可日头都上三竿了,也没见这家出现过什么鸡鸭鱼肉,这可咋回去跟雇主说?他沉下心一想,道:“可能这家前两天已经把菜买齐了,所以今天没有也是正常的。”

    “好吧。”胤生也只能接受这个答案。忽然他站起身指着穆兀的家道:“夜兮哥,院门打开了。”

    夜兮倒是沉得住气,还是悠然的蹲着,小声叮嘱道:“我看到了。你别那么大声,生怕别人听不见还是咋滴!”

    却见穆兀家的院门前,阿牙抬出一张桌子,然后又折返进去抱出那块牌匾。穆兀和徐同意咬着牙走出院门(果然徐同意也跟穆兀一样,被地域限制住了),然后阿牙站上桌子,双手轻轻松松把牌匾举了起来(这小伙天生怪力),在穆兀和徐同意的指挥下(主要是徐同意的指挥)很快就挂好了牌匾。

    一块用中文镌刻的“初恋餐厅”的牌匾。

    徐同意气喘吁吁的感慨道:“这要是在国内,我们该摆开业花篮放鞭炮的。”

    “没事,这不一切从简了吗。”穆兀气喘吁吁的赶紧推着徐同意进去,伸手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道:“这该死的系统,哪有主角连自己家门都出不去的。”

    “可不嘛。上午林叔把东西拿来之后竟然把微信这些通讯工具给限制了。”徐同意恨恨不平道:“看来是真的把我们限制在这个世界了。得亏没有限制你点外卖,不然我们连餐厅都开不成了。”

    “算了算了,进去吧。今天可是开业的大好日子。”穆兀推着徐同意往家里走去:“阿牙记得关门!这该死的大太阳,热死人了。”

    “对了,穆兀你帮我记录下。我们现在的就餐区都在室外,晴天还好,可要是雨天就会淋着,所以我们得做几个大的遮阳遮雨的伞。现在跟林叔那边不能联系了,得跟你师兄说下,让他帮我们……”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穆兀打断:“这个可以不用记了。忘了告诉你,这间屋子我能意念控制,包括院子里,所以如果下雨我也能让雨水不落到我们院子里。”

    徐同意听到这话,忽然转过身,看着穆兀。

    穆兀疑惑道:“咋了?”

    徐同意“平心静气”道:“穆兀你说你都有这样的超能力,为啥我们还要专门出来挂牌匾,你直接意念控制不就好了吗!”

    穆兀赶紧解释道:“这不是牌匾在院子外嘛,那儿我控制不了。而且初恋酱我跟你说,这种意念能力特别伤害我的身体,上次使用一次我就直接晕倒了。我都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呢。哎哎哎,你别抄家伙,有话好好说嘛,这开业大吉的,可不能见血!”

    “你少废话!赶紧继续教我拉蒙特斯大陆的语言,不然我晚上就只能闭着嘴了。”

    “闭嘴就闭嘴呗!你闭嘴不是挺好的吗。”

    “你——给——我——闭——嘴!”

    他逃,她追,他插翅难飞。

    院门被关上,也隔绝了夜兮和胤生想继续窥探的眼神。

    胤生扒拉着脑袋,“夜兮哥,我咋一句没听懂他们在说啥。”

    “他们应该是东方大陆的人,说的是东方人的语言,看来是被凯狮迪公爵招揽来的。”夜兮快速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竟然构思出了一整个脉络:“我想到了,他们应该就是一家主打东方人菜系的餐馆,难怪跟我们这边都格格不入。凯狮迪公爵真是厉害,知道我们这里啥啥都有了,就弄来外地菜。可东方的菜肴不就那些麦粥和麦饼吗,也就那样。”

    胤生想了想,补充了一句:“说不定凯狮迪公爵请来的是正宗的东方厨师,做出来的菜跟我们之前见的那些流浪的东方人不一样呢。”

    “管他呢。”夜兮起身伸伸懒腰,“反正情报已经收集好了,我们的活干完了,去领佣金吧。”

    “好嘞。”胤生开心的应和着。

    毕竟拿钱的时候是最开心的嘛。

    ……

    希尔巴贡的马车行驶在波赛多尼亚城北城区广阔的大路上,驾车的马夫是他家里的老人,因为希尔巴贡经常往外跑,所以车夫对波晒多尼亚城的路况非常熟悉。

    希尔巴贡正在车厢里小憩。本来一路上马车行驶的四平八稳,可谁曾想只是一个转弯,一匹高头大马便从马车身边疾驰而过,车夫吃了一吓,便下意识勒住马绳——于是前面的马匹吃痛急停,害的希尔巴贡差点在车厢里打了个滚。

    “怎么回事!”

    我们的希尔巴贡先生生气了。

    马车夫立马解释道:“大人,是‘海神教廷’的宙芈大人。他刚才骑着快马从我们马车身边疾驰而过。”

    “宙芈?”希尔巴贡脑袋里顿时想起一张俊美帅气的小脸,但想起来他就越发生气,不由骂出声:“军阁是怎么管的,这种在王城骑快马的不该抓起来吗!还有宙芈那小子赶着投胎吗,这么火急火燎的。”

    马车夫可不敢搭腔,这时候自家老爷正在气头上呢,谁挨他谁就得挨一顿臭骂。于是他又驱动了前方的马匹,朝目的地行驶而去。

    亚蒂斯河街道不像北城区北边那样的大庄园,所有来客的马车都可以停靠在庄园里。所以马车夫把希尔巴贡放在穆兀家门口后,就驱车赶往亚蒂斯河街道统一的停车处。

    得亏这还是北城区,要是去南城区,你就别想统一的停车处了,你可能进去吃一顿饭出来马车都被人给拆光搬走了。

    ……

    希尔巴贡先是兴致勃勃的看了一圈穆兀家的外围——说实话除了那块写着“初恋餐厅”的牌匾,其他真看不出来跟边上的小洋楼有什么不一样。不过希尔巴贡算是王城年轻一代里的博学之人,可他左看右看那块牌匾上的四个字,是觉得有些神秘的结构美学在里面,但他确实不认识。

    门口有按铃,于是希尔巴贡按了按。

    可没想到立刻便有一个年轻的女声从里头传来:“来啦,稍等。”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40683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