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8 拜师

    蓬莱,方丈和瀛洲,是东方大陆神话里的三座海外仙岛。

    千山很喜欢这三个名字,于是花了三枚金币,从船医道医那里求了三个剑招的名字,要求是加上这三个仙岛的名字,于是就得到了“蓬莱听雨”、“方丈饮雪”和“瀛洲枕风”这三个,形成了他自己的“海上三神剑”。

    他对战古瓦尔,是挑战。说明千山心里是觉得古瓦尔比自己强,是一座高山,需要人攀登。而千山就是一位不要命的登山者,“蓬莱听雨”此时就是他对高山的呐喊,是他的登山杖。他指导小亚丁对敌的时候,用的也是“蓬莱听雨”的逻辑,是预判敌人的出招,从而格挡或者顺势打杀。但那是对敌弱的时候,现在的古瓦尔可不比千山弱,所以“蓬莱听雨”真正的样子就展现出来。

    因为预判不了,就封住所有的预判。

    那一剑的光彩,宛如一场豪雨,铺天盖地朝古瓦尔涌来,封印住他所有的出剑机会。甚至在这一刻,同为顶级剑客的慕白眼眸中也因千山的“剑阵”为之失神,因为他如果面对千山这“汹涌而来”的“剑阵”时,一时也不知道怎么破招。

    不过古瓦尔不是慕白,他的眼神依旧平淡,像是亘古就流传下来的云梦泽,不会因为千山这只沙鸥的翻腾而翻起多大的波浪。古瓦尔的出招也很快,握住黄金圣剑的右手一提,长剑一起,一道不输于千山“剑雨”的黄金光芒顿时乍起!

    那光芒好似“银瓶乍破水浆迸”,猛然间在古瓦尔四周一切时间流速都变得缓慢下来,所有千山的剑雨触碰到黄金剑芒的光晕之时,都粉碎破裂,消散无影。

    只是一招,便破掉了这漫天剑雨。

    一力降十会!

    千山犹如一只遇到风暴的燕子,快速的飞来又快速的飞走。等他站稳时便听到古瓦尔的话语:“你出剑太慢。”登时他全身仿佛被施了咒语一般定住了,而后又大笑起来:“有趣有趣!真有趣!”而后就把匪乌剑当棍子一般架在后脖颈处,像那只舞刀弄棍的孙猴子一样吊儿郎当,笑着说:“你竟然有这么大一把黄金做的宝剑,比我这黑不溜秋跟棍子一样的剑好太多了。”说着千山还凑近一点,笑道:“要不打个商量,出多少钱能买下你手里这把剑?放心,小爷我也存了不少钱,有支付能力。”

    慕白登时打断道:“闭嘴!”而后朝古瓦尔又行了一个剑礼:“大师兄请息怒,我这……朋友是海上来的,不懂我们大陆的人情世故,所以说话不过脑子。”

    “不。”古瓦尔反而笑了,他将黄金圣剑指向千山,道:“你这位朋友他不傻,他只是想激怒我,这样能好好跟我打一架。”

    “哎慕白,你大师兄是个聪明人啊。”千山惊喜道:“那大师兄,我们继续打呗,你也不用像刚才一样留余力,我受得住。”

    古瓦尔闻言皱起了眉,问道:“小子,你有考虑过,你我若放开一战,这底下的房屋,能有几座是完好的?”

    千山一下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因为他确实没想那么多。他只知道他如果在城中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的剑气定会引来古瓦尔,却没成想古瓦尔并不是跟自己一样见战心喜而出来,而是未守护王城这一片安宁而来。

    相通了这点,千山知道今晚期待的大战在王城里是打不成了,除非是像刚才那互相试探的两招可以过过瘾,可只是试探,对于千山来说还不如不打。但就这样放弃他还是不甘心,于是换了一种思维问:“那我要是邀请你出城去打一架呢?”

    “不去。”

    古瓦尔轻描淡写间便拒绝了,“小子,学武不是仅仅用来打架的,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造诣已然天赋绝伦,你的师门就没告诉你——武者为刀剑乃是下乘,刀剑为武者才是上乘。你心中没有念想,便是找了一千个强者打了一千场架,也不过是强迫的身体增长了技巧磨尖了你的剑锋,那么你永远突破不了,到不了‘神曜’的境界。”

    千山知晓对方是在真心惜材才告知自己,在心里把“武者为刀剑乃是下乘,刀剑为武者才是上乘”这两句念了两遍,似有所感,便收起脸上嬉皮的神情,也给古瓦尔行了一个剑礼,大声道:“我自小在海上长大,一剑一招都是自己看风看雨看浪看岛琢磨出来的,自然也没人告诉我该怎么学。你的话对我有用,我便要谢谢你。不过你也别开心,我之后还是要挑战你,最多到时候我打败你了,放你一条活路。”

    说完他还装潇洒的挽了个剑花,对一旁的慕白道:“走了。”

    慕白有点意外的看完全程,他没想到原本以严谨古板著称的大师兄还有如此一面,可能是因为看到千山身上的潜力了吧。毕竟天才不管在哪,都会收到优待的。于是他也跟大师兄行了个剑礼准备离开,却听到古瓦尔开口道:“慕白,你多久没回师门了。”

    慕白脚下一顿,却只是一顿,而后又继续走。

    “多谢大师兄关心,时间到了我自然会回去。”

    古瓦尔眼瞧着两人又遁入夜幕之中,没再多言。

    继而他转身朝亚蒂斯河的方向跃去,显然,他还是听到了菲兹·吉亚斯图公爵最后的话。

    帮他带一份宵夜回去。

    ……

    大西国,波赛多尼亚城,初恋餐厅。

    当三位大厨开口品尝了餐厅里的菜,顿时就知道不一样的点在哪了。在座的宾客除了希尔巴贡,可能都只是觉得初恋餐厅的菜很特别,可能是东方的特色。但三位在餐饮行业沉浸多年的老厨师,一口甚至一眼就能看出,这哪是特别,这就是一个新的菜系!

    一个可能颠覆拉蒙特斯大陆的新菜系!

    而且三人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东方的特色菜。这么多年东方人来到拉蒙特斯大陆,他们仨或多或少也了解和品尝过东方菜,哪有今晚桌上这些菜肴的美味。现在拉蒙特斯大陆上菜肴的底味,无非是食盐勾出的咸、草籽勾出的椒麻、海鲜勾出的鲜、大麦勾出的麦香这些,可单单就“锅包肉”这道菜,他们仨就尝出了甜、酸、鲜、咸、酥、脆这几种口味口感。

    人家根本不是在我们这座山头比高低,而是直接另起了一座山,甚至都快登顶了。这还比什么,三位放下手中用得不太习惯的筷子,知道今晚比试的结果了。原本还想跟穆兀多沟通沟通厨艺上的交流,可碍于今晚是凯狮迪的拜师宴,且带他们过来的鬼爵还在场,于是一个个吃完只能跟穆兀说着或真或假恭维的话,又起身到一旁去了。

    鬼爵自己吃了菜又看了现场所有人的脸色,知晓自己今晚是踢到铁板丢了大人了。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又一阵黑,于是他起身看也不看凯狮迪那张开心不已的脸,直接对着葛西尼格和伊斯坦布尔告罪道:“今晚晚辈送的佳肴已到,晚辈还有要紧事在身,先行告辞了!”

    也不等众人反应,他便自顾自朝院门走去。三位大厨也算松了一口气,跟众人行礼后也跟在鬼爵身后一同离开。只是哈达姆在离开前,深深地看了穆兀一眼。

    西弥尔这小妮子开心的跑了过去,“来,我来给您开门!”

    脸上分明是一种“痛打落水狗”的神色,好不得意。

    将鬼爵这个“捣乱者”逼走之后,终于凯狮迪的拜师仪式还是正常举行。这也是穆兀和徐同意现实和异界第一次看别人的拜师仪式——只见伊斯坦布尔安坐于一处高椅,表情严肃而庄严,手里捧着一本魔法书,只不过配上初恋餐厅的短裤短袖和拖鞋,莫名有种“七龙珠”漫画中龟仙人的猥琐气质。

    同样短裤短袖拖鞋的凯狮迪秀着一身大块肌肉走上前,恭敬的单膝跪地,大声喊道:“弟子安多纳德·凯狮迪,今日愿在‘魔法女神安提’的关注下,拜入‘王城首席大魔法师、桔梗花伯爵、帝国之刺’伊斯坦布尔先生名下,请先生接下我的拜师礼。”

    说完凯狮迪不知道从哪变出一块紫色金纹的晶石,恭恭敬敬递给伊斯坦布尔。穆兀从旁人小声的议论中得知该晶石的不菲,不过他自己现在魔力武力都没有,孑然一身,所以对这个并没有什么想法。不过看身边的徐同意目光炯炯的看着那晶石,穆兀觉得人家可能是羡慕,便小声安慰道:“别羡慕了,等以后我有钱了也买一块给你。”

    “啊?”徐同意刚才太投入,没听清穆兀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回应:“好好,都可以。”然后小声继续嘀咕道:“好漂亮的晶石,真的好漂亮~”

    穆兀:“……”感情是被晶石的外表给迷上了。

    那头伊斯坦布尔接过凯狮迪的拜师礼,然后将凯狮迪的手掌放到自己膝盖上的魔法书上,神情严肃道:“凯狮迪,我,伊斯坦布尔今日就代表‘魔法女神安提’接受你加入魔法的怀抱,希望你之后好好使用魔法,帮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而后他掏出一块令牌递给凯狮迪,“这是我门下徒弟的身份标识,你这正好是第十一块。所以你的上头还有十位师兄师姐,等这月底我会带你去见见他们的。”

    凯狮迪赶忙开心的攥紧手中的令牌,大声应答着:“弟子遵命!”
  https://www.shuquge.com/txt/153820/445616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