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修仙是人情世故 >第四十五章:可爱的红妆公主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五章:可爱的红妆公主

    余小莫明白了,红妆姐姐是故意输的。

    “原来红妆姐姐喜欢这一套?怪不得有时候我的牌明明不算好,结果都能莫名其妙的赢,还以为是她俩没有弄明白规则,原来是红妆姐姐在给我放水。”

    可怜的诗雨妹妹被蒙在鼓里,还能输赢参半,简直是打地主的高手了。

    “该我来贴纸条了!”

    不论如何,余小莫赢了,而且他很享受贴纸条这个过程。

    每摸红妆姐姐一次,她都能给余小莫提供一些爱意值,起初才一次十点,现在都一次一百点了。

    果然,红妆姐姐喜欢被人摸她的脸!

    余小莫觉得自己发现了红妆姐姐的秘密。

    不知不觉,三人玩了一个通宵,到了最后,每个人的脸上都贴满了纸条,夏诗雨玩得很开心,余小莫摸脸摸的也很舒服,夏红妆表面上很平静,但一晚上给余小莫提供了一万五千的爱意值,让他知道了红妆姐姐才是最喜欢这个游戏的。

    天色发白,三人结束了打地主,把脸上的纸条纷纷扯下,这会儿夏红妆面色也不绯红,恢复了平静。

    一夜的靡靡之音也停了下来。

    余小莫开门,正准备出去,便见张中平睁大双眼,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三人。

    “余小莫,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和琉璃公主同居一夜!”张中平甚是震怒,琉璃可是他们那圈子人的梦中女神,竟就这么被余小莫带到青楼过了一夜,看着琉璃那发红的眼眶,脸上似乎还有奇怪的痕迹留下,张中平红了眼。

    更可恨的是,余小莫这小子不仅和琉璃公主,还带了一个同样国色天香,雍容闲雅的大美女一起过夜!

    张中平恨不得生吞了余小莫!

    可惜他还不知,其实不止一个琉璃公主,还有一个红妆公主。

    “你在这外面等了一夜?”余小莫颇为疑惑地问道。

    张中平咬牙切齿,点了点头:“你我本有赌约,谁知你进了厢房,便不再出来,我问了小厮才知,你竟敢带公主入内,还同居一夜!”

    余小莫尴尬挠头,没有解释。

    他总不能说大家误会了,其实我们只是开了个房在玩打地主,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的。

    就算他敢说,也没人敢信。

    “琉璃公主啊!你为何会与这小子同居一夜,自甘堕落?”张中平痛心疾首。

    “哼!你懂什么?”夏诗雨不屑道,“小莫昨晚上发明的新游戏不知道多好玩,我们三个一起玩了一整晚,简直太舒服了。”

    “呯!”张中平的心仿佛碎了!他的梦中女神,陪着别人三人行,玩了一整晚!

    “余小莫!”他不敢冲公主发怒,只能把怒气发泄到余小莫身上,“我要跟你赌斗!谁输了,就滚出京城,永不入京!你可敢应战?”

    余小莫表示莫名其妙,怎么突然加注了呢?

    作为打地主当事人,他觉得夏诗雨的说法没什么问题,不过其余听众,无一不是目瞪口呆,暗暗为他竖起了大拇指。

    厉害呀!兄弟。

    “余小莫,你若还是个男人,就跟我赌斗!”张中平再次相逼。

    余小莫也来了火气:“你要斗,那边斗吧!想比什么?”

    夏红妆道:“小莫,莫要冲动。”

    余小莫摇头一笑:“红妆姐姐放心,我有信心,定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哼!”张中平道,“就赌昨夜约定的对联!”

    “没问题。”余小莫信心十足。

    “余公子的对联功底相当深厚,张少为何要比斗对联?”围观书生中有人不解,故而问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一狗腿解释道,“张少的对联功底才是打小就练起的,而那余小莫昨日不过运气好,估计是早就知道了题目,苦思冥想一个月才偶有所得,昨日里若是再给张少一点时间,也轮不到他对出下联。”

    “而且听说张少前些年得了一联,早在京中传阅已久,至今却无人对出下联来,包括他自己,今日恐怕要拿这副上联来为难余小莫了。”

    “原来如此!”

    有人信了,有人不信,但不影响赌局氛围。

    众人一起涌入大厅,昨日里的莺莺燕燕此刻不见,桌椅也未残留任何痕迹。

    “张少,你先来?”余小莫淡定自如。

    “哼!我先便我先!”张中平见不惯余小莫那淡然模样,暗道且看我出对难住你,让你淡定不得,张中平嘴角上扬,“你且听好,烟沿艳檐烟燕眼。”

    “张少说的是对联?我怎么就只听到一个字?”

    “你个笨蛋,这叫做同音联!你们且看。”那狗腿相当称职,他早已听过张少的这对联,快速取出纸笔写了下来:烟沿艳檐烟燕眼。

    “原来如此。”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赞叹:“张少这上联果然厉害!”

    那狗腿继续解释道:“据说这是张少当年蜀地游览之时,在门前生火,灶间柴烟沿那艳丽的屋檐氤氲地涌入了燕子窝中,大燕子飞出巢去,小燕子在窝中被熏的叽喳乱叫。便写出一副上联,七字同音、讲述了一个美丽的故事,以此索对。 此联的难度不仅仅是七字同音,辘轳格的形成让这句上联变得难上加难! ”

    “兄台所言极是!没想到兄台对对联之道如此精通。”

    “过奖过奖。”

    张少听着众人吹捧,终于面露春风:“怎么样?姓余的,可有下联?”

    说话间他看向夏诗雨,心中暗道:琉璃公主,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年轻一辈第一人!这小子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

    可惜夏诗雨并未正眼瞧他,一双美目流转在余小莫身上,眼光炙热,期待着余小莫的高作。

    于是张中平越发嫉恨。

    叮!恶意值+500。

    余小莫咧嘴一笑:“这对联确实不错,但也并非对不出下联。”

    “小子,大话谁都能说,你倒是对出来呀!”张中平不屑,他不信余小莫只听上联这么一会儿,便能得出下联。

    “那你可听好,”余小莫道,“雾捂乌屋雾物无。”

    “哼!你以为随便念七个同音字,便可说是对出了我的下联?未免想的太简单了!”张中平嘴角一歪,划出一个勾。

    余小莫摇头,拿过狗腿手中纸笔,在上联下方写到:

    雾捂乌屋雾物无。
  https://www.shuquge.com/txt/155738/430166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