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修仙是人情世故 >第六十三章:出发,第十州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三章:出发,第十州

    转过身去,夏红妆极力抑制,但眼前依旧逐渐模糊。

    她语气哽咽:“书店主管算什么要职?你若想去他处,大可直接辞了。”

    “他处若也有红妆姐姐在,那我便去。”余小莫面带微笑,语气平淡,仿佛理应如此。

    夏红妆一阵恍惚,只觉犹如回到苏州之时,看到那个天天围在自己身边,口中一声声喊着“红妆姐姐”之人。

    她不由一阵痴迷,但想起余小莫送给夏诗雨的诗词,夏红妆恢复清明,神色也冷淡了许多。

    小莫喜爱的,终究还是诗雨,他不过是把我当姐姐看待罢了,既然如此,我也不能生分,把小莫当做弟弟看待便是。

    夏红妆心绪恢复安宁,回过身去。

    “你还是这般任性!”她似是嗔怪,语气却有关心,“我那侄儿无论人品心性,智慧天赋,都乃上上之选,以后继承帝位理所应当,你若成为他师,以后便是帝师,这般门道也想不明白吗?我那书店终究太小,留你这大才做主管,太过屈才。”

    “而且你当面拒绝,不留余地,恐怕他会心生不满。”

    余小莫听了心喜,他不知夏红妆短短一瞬千思百转,还以为二人已如从前,恢复关系。

    “帝师什么的我不在乎,”余小莫似乎无意,“不如身边有红妆姐姐相随。”

    “而且陛下修为这么高,肯定能万万岁,这大皇子还不知要熬到什么时候去!”

    他还有个原因没说,别看夏文现在声势浩大,似有储君之相,但这种事情终究看夏无极心思,身为皇子不懂得韬光养晦,太早表露出称帝之心,不仅夏帝不喜,其他皇子也会将其视为敌人,太早站队,乃取死之道。

    夏红妆白了他一眼,她心里暗想:以后你娶了诗雨,也要我相随吗?

    但终究没有问出来。

    夏文见余小莫拒绝了他的招揽,心中有气,故而未在理会余小莫,只与其余天骄或谈古论今,或论风花雪月,风流韵事信手拈来。

    而天器宗的两位更是被他看重,若非伍冬梅实在太平庸,可能大皇子会考虑美男计。

    天器宗虽在大夏,却不太受大夏管辖,反而因为炼器无数,一品巅峰宗主坐镇,隐隐有称第五大圣地之意,可惜最终不知何故,没有称成。

    但也值得大皇子招揽了,想要称帝,不仅自身得硬,还要有诸多势力追随,背景也得硬。

    “父皇离去时,交代孤此行带队,诸位人已到齐,我们便同往西极崇州吧!”大皇子说道。

    “由殿下带领我等,必然能在第十州内所向披靡!”

    “那是当然,大皇子殿下修为已六品巅峰,同阶之内已经无敌,我们大夏名额又多,去第十州还有哪个势力能比?”

    天学大会总共产生了三十三个名额,大夏正好占据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二才由四大圣地分去,可谓人多势众。但也不能如此计算,因为圣地势力可能联手,大夏却无盟友。

    大皇子听着众人马屁,不由露出笑容,待众人出殿,抬手一挥,一道巨大飞舟出现:“这飞舟乃是我皇室供奉打造,地级低品飞行法宝,可日行万里!此去崇州一万八千里远,只需两日便至。”

    众人流露羡慕神色,帝王之家,果真财大气粗呀。

    只有天器宗两人面色平淡,地级低品而已,虽然他们没有,但宗门长老处见过颇多。

    天器宗炼器为主,什么大器没有见过?

    众人上飞舟,大皇子便意念一动,整个飞舟起飞,穿梭远去。

    余小莫好奇地东摸摸西看看,只觉神异。

    “余公子若是喜爱这飞舟,孤便赠予你如何?”大皇子没有彻底放弃招揽余小莫,准备诱之以利。

    余小莫微笑摇头:“无功不受禄,殿下这飞舟太过贵重,余某担当不起。”

    大皇子面无表情点头,没再多言。

    若有身边宠臣便知,大皇子已经生气了。

    鲁至深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由狞笑,心里暗道:这小子当真不知好歹,不具慧眼,得罪了大皇子,有公主作为靠山又能如何?不过这样也好,待我投靠大皇子后,你小子还不只能任我鱼肉?

    不就是背景比我深厚?待我也有大皇子撑腰,你那公主背景如何比得了?

    于是鲁至深化作舔狗,对大皇子全方位无死角开舔。

    “大皇子殿下,这飞舟上风浪颇大,不如随贫僧入舟内,待贫僧念一段大日佛经,祛除寒意。”

    这飞舟起飞后,自有一道屏障撑起,不仅隔绝风浪,还有防护之用。故而鲁至深这一通舔术相当低级,众人暗暗露出鄙视。

    余小莫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觉得有趣。

    大皇子作为一个随时随地,都能让人如沐春风的暖男,此刻不好拒绝鲁至深的舔意,便点头应道:“久闻鲁大师佛法高超,正好能借此机会聆听一二。孤本对佛经颇感兴趣,但身为大皇子,终究当不成佛门弟子了。”

    佛门弟子没鸟用,大皇子将来可是想着要继承帝位之人,怎么可能去佛门?

    鲁至深却不觉得,反而劝道:“殿下有所不知,我佛门也有欢喜禅法,并非一无鸟用!贫僧便是修行此法,修为精进,一身功夫都在手中铁柱之上。”

    大皇子颇感兴趣,却不便表露,轻描淡写道:“那就请教一二大师的欢喜禅。”

    二人入舟内隔间,余小莫不由嘴角抽搐,两个大男子讨论比较欢喜禅法?啧啧,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不过佛门竟藏了这么一门功夫,实在是高啊!

    原来鲁至深的铁柱是这么练出来的,下次若在对敌,一定要躲开,接触不得。

    他胡思乱想,瞥见夏红妆正一人站在飞舟头前,怔怔出神,不由靠了过去。

    “红妆姐姐所思何事?”

    夏红妆回头,见是余小莫,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久不出行,此刻见飞梭穿行云间,不由有些感慨。”

    “吼!”飞舟此刻经过大山,山下有异兽望见,不由对着飞舟怒吼,但飞舟速度太快,寻常异兽难以追上,怒吼也为了发泄。

    夏红妆便如此看着舟下,万物飞速退去。

    “朝辞夏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余小莫随口念道。

    诗是抄的,他还把诗中的白帝换成了夏帝,无耻之极。

    夏红妆不由美目放光,盯着他看。

    叮!爱意值+500。
  https://www.shuquge.com/txt/155738/430896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