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修仙是人情世故 >第六十四章:轻舟已过万重山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四章:轻舟已过万重山

    “快了快了!这飞舟速度竟然还快了几分!”

    “大皇子殿下的法宝当真厉害,如此速度下竟还能有所提升,恐怕只需一日,便可到西极崇州了。”

    众人没有听到余小莫吟诗,还以为是飞舟本身奇特,速度还能提升。

    ……

    余小莫淡淡地人前显圣,面色如常。

    他心里感慨,不知不觉,红妆姐姐也被培养得可以一次性提供五百爱意值了。

    夏红妆真心喜爱这首诗,朝辞白帝,万里出行,此去西行,一路妖兽不断哀嚎,但飞舟一日万里,飞过重重山峦,丝毫不受影响。

    君不见,连这飞舟受诗的影响,把速度提升了一番?此乃传世之诗征兆。

    小莫果真诗才天下无双!夏红妆爱慕地看着余小莫,她心中所想感慨,皆都这首诗表达得淋漓尽致。

    可惜小莫喜爱的是诗雨。

    她如是一想,终于收敛了一点。

    “这首诗可写下来送我?”夏红妆纠结挣扎,终于还是想要这诗,开口问着,她心里暗道,若是小莫拒绝,那便是二人无缘,就此绝交吧!

    对一个文人书生而言,著作诗词何其重要?故而夏诗雨得余小莫一首赠诗,这般欣喜若狂,李慕白和余小莫斗法,赌注也是一首战诗词。

    甚至寻常百姓中,还有父亲抢儿子的诗的情况出现过。一首传世之诗的份量,可见一斑。

    夏红妆开口讨要,真心喜欢之余,也未免没有存了一分试探之意。

    不过余小莫的诗全是抄的,余货很足,完全不心疼。

    “有何不可?”余小莫大大咧咧道,“区区一首诗而已。”

    夏红妆怔怔看着他,半晌不语,忽而有些意兴阑珊,摇头道:“算了,你写的诗,还是不要送我的好。”

    余小莫有些莫名,不知何意。

    “余公子,听说你是靠对联赢了张中平?”有个小一点的皇子走过来问道。

    “嗯。”余小莫有些心不在焉,不知夏红妆究竟怎么了,忽冷忽热,捉摸不透。

    那皇子却很感兴趣:“余公子可否给我讲讲,是什么对联让张中平无言以对?在国子监时,我便看不惯那小子,老是作威作福,欺压普通学子。”

    余小莫瞥了那皇子一眼,摸约十六年岁,儒生打扮,正是少年意气风发之时。

    大夏皇族以剑为尊,世代帝王皆是剑修,这皇子却是个儒生,还在国子监就学,当真奇怪。

    还真有不想当皇帝的皇子?

    余小莫很好奇:“你是哪个皇子?”

    他的语气颇为不敬,那小皇子却不在意,回答道:“我是三皇子夏琦。”

    “哦?你喜欢游泳?”余小莫下意识问道。

    “不喜欢,”夏琦回答,奇怪地看着余小莫,不知后者为何会有此问,他继续拱手问道,“还请余公子教我对联!”

    “当初在四海楼,张中平与我赌斗对联,约定一人出一联,谁答不上谁便输,而我答上了他的对联,他却答不上我的,故而他输了。”余小莫见夏琦不拘小节,锲而不舍,心生好感,随口回答道。

    至于喜不喜欢游泳只是随口一问,不是每个下棋都喜欢游泳的。

    舟上无聊,几位去第十州的天骄把该聊的话题都聊了一遍,连某某家养的老乡鸡一天能下几个蛋的问题都重复了两遍,眼看有人要忍不住去修炼了,一听到余小莫似要讲四海楼之事,都围了过来。

    他们也想知道事件细枝末节,此事涉及前右相之孙和当朝红人余小莫,而且右相似乎也因为此事被赶下台,当初四海楼内之人无不忌讳莫深,无人敢提。因而这舟上众人,无一人知此事细节。

    “余公子,不知当时那张中平出的对联是何内容?”有人问道。

    余小莫见众人围过来,季康还拎出一袋瓜子,分发下去,皆露出一副兴致勃勃模样,他不由无语,夏红妆见状,掩面一笑。

    最终,余小莫还是没有耐过众人热情,开口道:“张少对联功底也算深厚,他出的上联是:烟沿艳檐烟燕眼。”

    “这是何联,我怎么听不出来有何区别?”皇家剑卫军夏剑问道。

    自古重剑士没文化,其他人也没听懂,不过夏剑代表问了,他们就没有声张。

    余小莫取出纸笔,他储物袋里尽准备这些杂物了,提笔写下:烟沿艳檐烟燕眼。

    “哦!原来是这七个字?”夏剑恍然大悟。

    其余人也纷纷惊讶,没想到这对联有此玄机。只有季康和三皇子夏琦面色不变,张中平在国子监时,就时常拿出这副对联炫耀,号称无人可对。

    但他和余小莫之间的赌斗终究输了,看来余小莫对出了下联。

    “不知余公子的下联是何?”

    余小莫一笑,未答。

    他直接俯身写下:雾捂乌屋雾物无。

    “好对呀好对!”夏琦第一个赞叹道,“无论是意境还是其他,尽皆完美。”

    三皇子扯了一大堆,众人听不懂,但夏剑做出了表率:“三皇子殿下说得对!余公子牛逼!”

    余小莫一笑,未答。

    “不知余公子出的是何对联,让张中平只能认输?”三皇子说了一通,才回过神来询问道。

    “我当时出了两联,”余小莫道,“可惜张少棋差一招,一联也未对上。”

    众人不出意外的震惊,恰到好处。

    “两联都未答出?”三皇子眼睛发亮,“不知是何上联?”

    对联,他是真心喜欢。

    余小莫笑道:“张少嫌弃我那第一副对联不雅,此处我便不提了,只说第二联吧。”

    他一边写字,一边说道:“这第二联便是:烟锁池塘柳。”

    “烟锁池塘柳?这对联听着挺美,但对上下联,似乎也不难呀?”夏剑第一个站出来疑惑道。

    余小莫一笑,未答。

    “妙啊!妙啊!”三皇子先是沉思,一瞬后立马乍起,激动道,“余公子你这一联,简直堪称千古绝对!恐怕我穷极一生,也不见得能对出下联来。”

    其余人皆惊,三皇子在国子监也算品学兼优,他竟说出一生也对不出下联?这对联有这么难吗?

    季康却也摇头一叹:“都说余公子天学第一,才气无双,我本来不信,这会儿也信了。公子这一对联,千古绝对丝毫不为过呀!”

    在场两个书生都这么说,其余人不明觉厉。

    夏剑挠头道:“这对联有这么厉害?我怎么看不出来。”

    “余公子这一联,上联五字,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已囊括金木水火土五行……”夏琦又开始喋喋不休地吹捧着余小莫的对联,听得众人恍然大悟,奉上朴实无华的赞叹:

    原来如此!余公子牛逼!
  https://www.shuquge.com/txt/155738/431045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