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修仙是人情世故 >第七十九章:以命相博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七十九章:以命相博

    余小莫夹在两对人马中间,不由惊讶地看了红妆姐姐一眼。

    这一刻的夏红妆气势浩然,散发着与平时截然不同的魅力。

    红妆姐姐好帅!我好喜欢!

    可惜帅不过一秒。

    钱优优鄙视道:“哼!我夫君已跟我言明,你只是假扮他的妻子,只有我,和我夫君已经三拜九叩,拜过堂成过亲,我们还在床上做过羞羞的事情!他是我名正言顺的夫君!”

    钱优优也豁出去了,为了抢到余小莫,她什么都敢往外面说!

    况且她也并未说谎,她和余小莫在床上亲来亲去,当真羞人得紧。

    余小莫听她所言,立马脸色大变,朝红妆姐姐看去,果然见夏红妆脸上阴沉,眼里透露出深深怀疑和不可置信。

    “红妆姐姐,你听我解释……”余小莫连忙道。

    “够了!”夏红妆却打断道,她强忍住了眼里泪水,“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夏红妆最后的倔强,让她不想听余小莫解释,只想知道事情真假。

    余小莫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又回头看了看钱优优,钱优优的话虽有一点夸大,但也算得上句句属实,不由只能点头。

    夏红妆一个踉跄,后退了两步才站稳,惨笑道:“看来是我来的不是时候。夏老,我们走!”

    说完夏红妆便转身离开,只留下一连串泪水,那被称作夏老的老者深深看了余小莫一眼,并未说甚,也跟着离开了。

    “红妆姐姐!”余小莫顿时一慌,只觉得这一分别,自己恐怕再也见不到夏红妆一面,立马就要追上去。

    “哈哈哈哈!”钱老虎却大笑着拦到他身前,对他重重一拍道,“不愧是我的好女婿,有我当年的风范!”

    余小莫心不在此,一心只想着追上夏红妆,当即对着钱老虎拔剑出手。

    “兑换削铁如泥!”

    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优势,愤而出剑。

    “好小子!你来真的?”钱老虎虚指一弹,震开了余小莫的剑,感受到剑上的力度,不由感慨。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我女儿都赔给你了,你竟还敢对我动手?”钱老虎也是个暴脾气,“看来需要给你一点教训。”

    “爹爹,莫要伤了我夫君。”钱优优立马担忧道,她见余小莫如此悲伤,心里也跟着一起难受。

    她的本意并非为了气走夏红妆,只是看不惯夏红妆刚才趾高气扬的模样,心里气不过,明明自己和夫君名正言顺,夏红妆却说她叫错了人,故而才想气一气她,没想到似乎惹了大麻烦,让余小莫伤心欲绝,竟敢直接对爹爹出手。

    钱优优此刻心里后悔,不是后悔气了夏红妆,而是后悔让夫君伤心,见自己爹爹要出手对付夫君,更加担忧不已。

    以后一定要顺着夫君的意,哪怕受点气,也绝不忤逆。钱优优此刻心里想着。

    叮!爱意值+500。

    可能钱优优是第二个给余小莫经常提供大量爱意值的女子,第一个是夏诗雨,这样频繁提供爱意值,连夏红妆都没有过。

    “叮!”余小莫再次出剑,又被钱老虎轻描淡写地抵挡。

    “女儿放心,爹爹只是教训教训这小子,免得你未来受了欺负!”钱老虎漫不经心道,他乃是四品重剑士,修为之间的差距让余小莫的削铁如泥毫无用处。

    重剑士本身注重炼体,四品已是中阶修炼者的极限,再往上的三品修士,便可称为一代宗师了。

    余小莫的削铁如泥,却连钱老虎的手指都削不断。

    但他依旧固执出剑,没有什么招式,只不过每一剑都以命相博,有死无生。一旁观看的钱优优心惊胆颤,担忧不已。

    “好小子!真当我不敢出手不是?”钱老虎越打越怒,他虽能挡住余小莫的攻势,但不知这小子的剑是怎么回事,砍在手上生疼得紧。

    “哈哈哈!钱老弟,你这是越活越回去了呀,连一个七品小子都拿不下?”

    “不过你这贤婿也颇为了得,这打起架来是真的狠。”

    宾客们有些还未离场,也在一旁围观,对着钱老虎指指点点。

    “哼!臭小子,别怪我出手重了!”钱老虎打得憋屈,终于忍无可忍,他虚空一握,一柄巨大重剑凭空而出,随手一挥,散发的气势波动让整个前厅都一滞。

    这柄巨剑乃是钱家祖传,乃是极品地级法剑,不知沾染了多少鲜血灵魂,凝然有股魔气。

    “小子看剑!”钱老虎一声厉喝,一剑猛然斩下。

    他并未全力以赴,但出的力量也绝对超出了七品修为的承受上限!

    余小莫眉头微皱,一言不发的一剑刺去。

    “叮!”两人之剑一大一小,对拼之后余小莫只觉得手臂发麻,但也还能承受。

    “好小子!”钱老虎兴趣来了,他没想到余小莫竟然轻松接了下来,犹有余力。

    但他并未停下,第二剑飞快斩下,带着比第一剑多一层的法力。

    钱老虎想要试一试余小莫的极限在哪儿,他第一剑便已经是七品巅峰的极限,没想到余小莫游刃有余,故而这一剑力度再加了一层。

    余小莫却眼睛一亮,这一剑的攻势不可能是他现在修为能接下的,他却面色不变,直直朝着钱老虎的巨剑涌去。

    “夫君小心!”钱优优心里担忧,她能看出余小莫似已强弩之末,生怕他受到伤害。

    “好小子!勇气可嘉!”钱老虎赞叹道,不是每个人面对自己无可匹敌的攻势时,还有这般迎难而上的勇气,他有些欣赏余小莫了。

    余小莫听到钱优优的话,没有看她,心里却默默道了一句:优优,对不起了。

    只见余小莫持剑直直冲向钱老虎,两剑即将相交时,他手中长虹剑却突然消失,明显是被他收入储物袋中,身子却依旧不停,朝着钱老虎的巨剑而去。

    钱老虎第一个发现不对,但他已经来不及变招收力,一人一剑已离得太近,不由脸色大变:“臭小子!你找死不成?”

    钱优优时刻关注,也被这一变故吓得魂飞魄散,惊慌道:“夫君!”

    一众宾客本来也说说笑笑,丝毫不觉钱老虎拿不下余小莫,却不曾想这小子竟如此刚烈,竟想要自杀。

    一时间,众人沉寂片刻。

    终于,钱老虎的剑还是斩了下去,仿佛过了很久,实则短短一瞬。

    钱老虎脸色慌张,仿佛已看到余小莫被劈成两半的场景,他不由后悔,觉得自己不该拿出武器对敌。

    “嘭!”

    一阵烟雾弥漫,钱老虎眉头一皱。

    听得一阵奇怪之音后,原本应该被劈成两半的余小莫,竟变成了一块木偶!
  https://www.shuquge.com/txt/155738/431412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