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修仙是人情世故 >第八十二章:学狗叫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八十二章:学狗叫

    季康摇头,很是不解,竟有男人不想去勾栏听曲的?

    他扭头便欲离去,却见到红妆公主门外牌匾,不由惊呼道:“谁敢这么大胆,竟然写着余小莫与狗不得入内?这岂不是将余兄和狗一般看待?”

    他看向余小莫,后者脸色极黑:“你还是快滚吧!不会说话可以把舌头割了!”

    “嘿嘿嘿!”季康讪笑,“我的舌头另有大用,还割不得。余兄你继续,我先告辞了。”

    夏红妆呆坐在床前,面容憔悴,哀莫心死。

    固然,她回去求救时间耗了太多。昨日回到客栈,她请求皇族供奉出手相助,却被大皇子夏文无故阻拦。夏红妆甚至对夏文怒而出手,才让后者妥协,带走一个修为偏低的供奉,去钱府营救余小莫。

    却不曾想余小莫竟真和那异域女子成亲洞房,夏红妆心痛欲绝。

    她觉得余小莫欺骗了她,他根本就是想要娶那异域女子,将她骗走后便无人可阻。

    早在出发之前,夏红妆便打定主意,要与余小莫保持距离,为他和诗雨之间让路。没曾想余小莫竟然背叛诗雨,选择一个异域女子,才让她如此生气!

    夏红妆是这样认为的。

    哪怕余小莫在门外等候再久,她也绝不会出去一见!因为她对余小莫没有任何抵抗力,怕他强势闯入心扉,干脆避而不见。

    余小莫还在等候,逐渐日落时分。

    “余公子,天色近晚,你还是先回房休息吧!红妆公主若要见你,奴婢自回过来相邀。”一个丫鬟不太忍心余小莫一直等候,须知他在京城,也是大名鼎鼎的天学第一人。

    余小莫一笑:“无妨,崇州气候四季如春,夜里也不冷,我可以继续等候。”

    丫鬟摇头一叹。

    等到月明星稀,丫鬟便又去问道:“余公子,夜里公主也不会出来了,你还是先回去吧。”

    余小莫摇头:“我不会回去的,你无需再劝我了。”

    丫鬟终于忍无可忍,哀求道:“公子若不回,我们就必须在这守夜,我们只是普通丫鬟,公子还是放过我俩,让我们去睡觉吧!”

    余小莫尴尬,他原以为这两个丫鬟是在好心提醒他回去睡觉,结果自作多情。

    “两位若想睡觉,尽管去睡便是,我余小莫行端坐正,绝不会趁你们不在,便去打扰公主。”

    丫鬟们怀疑地打量他,似乎不信。

    “我以人格担保,若是趁你们,”余小莫指天发誓,发到一半停了下来,问道,“对了,还不知两位姑娘如何称呼?”

    左边丫鬟白了他一眼:“奴婢小青。”

    “奴婢小白。”

    余小莫点头,便接着发誓道:“若是我余小莫趁着小青小白两位姑娘不在,闯入公主厢房,那我余小莫便……”

    小青颇为活波,接口道:“那你便是小狗!嘻嘻。”

    余小莫莞尔:“好,那我便是小狗。”

    “嗯!”小青打了一个哈欠,“我早就熬不住了。”

    说完便和小白一起,跑进隔壁房内睡觉去了。

    只剩下那皇族的老者供奉,似乎昏昏欲睡。

    余小莫等了一个时辰,四下打量确定无人后,便静悄悄朝红妆公主厢房走去。

    万耐俱寂,他走到厢房门口,拉了一下门阀,丝毫不动,看来红妆姐姐已从里面将门关上,于是他又走到窗前,准备从窗户进去。

    突然,一只枯老手掌挡在他身上。

    余小莫吓了一跳,原来是那皇族供奉拦住了他。

    “夏老?”余小莫还记得老者尊姓,和国库里那位老者姓氏相同,“你还没睡呢?”

    夏老眼里隐约有一丝鄙视:“你不是发誓说进去是小狗?”

    “汪?汪汪?可以了不?”

    余小莫恬不知耻,夏老被他打败了,无语地看着他,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办。

    过了良久,夏老才松开手臂,不再阻拦:“余小子,我从小看着红妆长大,听说你是在苏州和她结识的?”

    余小莫点头,听得夏老继续说道:“红妆从小,便乖巧懂事,惹人疼爱得紧,但也正是太懂事了,年幼时少了太多乐趣。别人小孩在撒娇玩乐,她却在苦读经书,故而长成大姑娘后,也没有几个朋友。”

    “她一直以来,性子便偏冷淡,对哪个男子都一般无二,从无交好,也不知道你这小子有何魅力?竟能惹得她如此牵肠挂念,昨夜里哭的伤心欲绝,更是我从未见过。”

    余小莫心痛,连忙道:“还望前辈能准许小子过去,劝慰公主一番。”

    夏老点头:“我本不愿拦你,心病还需心药医,红妆因你而痛哭流涕,自然该由你让她重开笑颜。”

    “多谢前辈成全!”余小莫连声道谢,不再耽搁,准备从窗户翻进去。

    “等一下!”夏老叫停,余小莫看去,却见厢房正门已经打开,原是夏老出手,无声无息便开了门。

    余小莫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笑容,朝着夏老竖起了大拇指:“夏老,你这一手无声开锁之术,怕是多少采花大盗梦寐以求的。”

    “这混小子,还不快滚进去!”夏老骂道。

    余小莫终于进了厢房,只见夏红妆坐在桌边。正直直盯着他,眼里尽是幽怨。

    “你进来干嘛!出去!”夏红妆声音有些沙哑,倔强地偏过头,不想看余小莫一眼。

    “嘿嘿!”余小莫干笑两声,好不容易才进来,怎么可能出去?

    “红妆姐姐还没睡呢?”他尴尬地打了一声招呼。

    自己在外面想方设法要进来,却不曾想红妆姐姐还未入睡,恐怕对他在外举动一清二楚。

    夏红妆依旧不愿看他,撅起嘴道:“这大晚上你不去陪你正门妻子,来我这里做甚?”

    “姐姐有所不知,我昨日真只是逢场作戏呀!那钱老虎太过霸道,只能出此下策,假意拜堂,你看,我脱身以后,立马便来找你了。”余小莫露出一丝冤枉神色,委屈道。

    “哼!不想听你鬼话,谁知道哪句真哪句假?”夏红妆道。

    “我余小莫所言句句属实,”他不由得指天发誓,“若有造假,便……”

    “便怎样?”夏红妆打断道,“你便是小狗吗?也不知是谁这么不要脸,大半夜都还在外面学狗叫!”

    余小莫讪讪一笑:“若是能见姐姐一面,学学狗叫又有何妨?”
  https://www.shuquge.com/txt/155738/431430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