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迷雾重重

    “噗嗤……”

    也不知道是谁没有憋住,突然笑出了声,接着整个车里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泰国方面只派了两辆保姆车过来,所以车里除了豆腐柴犬子瑜的固定三人组以外,还多了林娜琏和名井南。

    那只虎崽并没有跟过来。

    孙彩瑛不来,某一位自然不会待在另一辆车里。

    冷战,还在继续。

    明远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女孩们,想要搜寻一下到底是谁这么嚣张,竟然还敢在这么低气压的氛围中笑出声来。

    不知道她们可敬的经纪人刚刚经历了社死吗?

    男人比较怂,他不敢去找那个挺直腰板的罪魁祸首算账,那么只好把气撒在无辜的围观群众身上了。

    金多贤:oppa,你看我干什么,我就是个添头,请当一块可怜的豆腐不存在吧。

    白白嫩嫩的女孩悄悄向周子瑜的身后缩了缩。

    在场的众人里面,恐怕也只有忙内才能挡得住自己了。

    而且,聪明的金多贤还发现,这个oppa一直都不敢正面和子瑜对视,显然是惹不起,找大腿肯定要找一条最粗的。

    至于凑崎纱夏,不好意思,一只不熟悉的柴犬而已。

    “哼哼,没想到原来某人在房间里竟然偷偷干这种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凑崎纱夏率先开火,能嘲讽这个可恶的家伙的时候可不多,更何况现在可是有实实在在的把柄。

    果然是大色狼。

    周子瑜抿着嘴唇没有说话,死道友不死贫道,哥哥,你不要怪我狠心,这件事只有你扛得住,就当是摸大腿的利息吧。

    她自己也没想到竟然看小电影会体现在账单上。

    没办法,才不得以签上了明远的名字。

    这个oppa还是值得信任的。

    “哇哦,oppa,下次你叫我一起看看呗。”林娜琏虽然是第一次感受到这几个人的相处氛围,不过她本身也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

    既然有机会调侃明远,那么肯定不能少了自己。

    名井南听着大家开玩笑也觉得很有趣,但是眉宇间始终带着一抹愁思,她不喜欢冷战,也心疼喝醉以后恹恹的虎崽,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好。

    问世间情为何物,全都心系一只小老虎。

    “你们怎么能这样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刚刚亲眼看到你拿过账单签了字,还付了钱。”

    明远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付钱不能算看……背锅!……经纪人的事,能算看小电影么?”

    接下来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下载的方式有四种”,什么“冤枉钱”之类的。

    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车内外顿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oppa,对不起啊。”

    下车的时候,周子瑜故意落在了最后面,悄悄拉着男人的胳膊小声表达着歉意。

    “子瑜xi,你觉得一句道歉就能过去吗?”看着这个小家伙就来气,脑袋瓜儿转得还挺快,竟然想到把锅甩到别人身上。

    当然,如果那个人不是自己就更好了。

    “那你还要摸腿吗?”

    “额……”

    看着女孩耿直的眼神,明远刚想张嘴答应下来。

    “oppa,如果你不原谅我呢,我就去告诉SANA欧尼,说你轻薄我……”

    嘿,你知道轻薄是什么意思吗?

    张嘴就来。

    “我……”

    “oppa,你看,欧尼咬得我都心疼了,很疼是不是?”周子瑜贴心地拿出一个创可贴提到了男人胳膊上的咬痕处。

    语气很温柔,但是其中威胁的意味也非常浓。

    果然忙内切开都是黑的。

    “下次有这种事早点和oppa说,不就是背锅嘛,我有经验,子瑜啊,咱这冤枉钱以后就别花了,想看小电影过来找oppa啊。”

    “呀,不要再说了。”

    孩子还是脸皮儿薄,看都看了,但是提起来还是害羞得不行。

    “你和子瑜说什么了?”凑崎纱夏警惕地看着身边这个乐呵呵的坏家伙,总是怕自家忙内被坑了。

    “痛诉你对我惨无人道的虐待和侮辱,你看,子瑜心疼我,还给了一个创可贴。”

    明远亮起胳膊炫耀了一下,礼轻情意重,最重要的是可以气一气某只柴犬。

    “你怎么不说占我便宜的事情?”

    “纱夏酱,你别血口喷人哈,我什么时候占你便宜了?”

    女孩看着眼前这个翻脸不认账的男人,能怪自己咬他吗?

    这个混蛋就是专门来气自己的。

    偏偏昨天晚上的事情确实没办法对别人说。

    越想越气,越气越想,看着扬长而去的明远,凑崎纱夏一把拉过了身旁的金多贤,只有这个妹妹软嘟嘟的脸蛋能平复一下心情了。

    金多贤:喵喵喵,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啊。

    苍天呐,大地啊,请看一看可怜的豆腐吧。

    明远悄悄打量着从另一辆车上下来的孙彩瑛,虎崽的精神头好像不是很足,脸色有点难看,还带着宿醉后微微的浮肿。

    看得还有点令人心疼。

    “彩瑛啊,你没事吧?”

    趁着其他成员分散开化妆的功夫,男人悄悄走到了女孩的身边,还顺手拿了一条毯子给她围上了。

    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还露两条腿干什么?

    又不长。

    没人看的。

    “嗯,oppa,我没事。”虎崽看到明远走过来,神色也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在半闭着眼睛补觉。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吗?”

    “有一点……”

    孙彩瑛把脑袋埋在膝盖上,闷闷的声音从下面模糊地传来。

    这孩子的膝盖还有点淤青的痕迹,也不知道是怎么搞得。

    等等。

    淤青?

    这个痕迹……不会是自己昨天晚上弄的吧?

    好像确实很多姿势都会用到。

    男人略低了低头,他还想看一下女孩的身上,不过虎崽穿了一件长袖的黑色西装外套,小小的一只都藏在了里面。

    怎么样才能让一个女孩同意自己脱她的衣服?

    在线等,挺急的。

    “oppa,你看着我做什么?”孙彩瑛也没有真的睡着,一睁眼睛,就看见明远满脸纠结地站在自己面前。

    “那个,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有。”

    “什么?”

    “下次不和你一起喝酒了,oppa,你喝多以后话真的很多。”

    我问的是这个吗?

    我是在聊话多不多的事情吗?

    我想知道的是昨晚又没有把你说话的嘴给堵上的事情啊。

    “我昨晚喝醉了,有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有。”

    “啊?”

    “我看见你拉SANA欧尼的手了,还贴子瑜的脸。”

    额……自己喝多了以后竟然是这样的吗?

    不过那只柴犬也喝醉了吧,谁占谁便宜还不好说呢,他总觉得凑崎纱夏对自己不怀好意。

    “那……我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哇,oppa,原来你对我还有想法吗?抱歉啊,我不喜欢男人的。”

    看着孙彩瑛可怜兮兮地裹了一下衣服,神情不似作假。

    难道不是她?

    可是看着另一边咔咔劈叉热身的名井南。

    也不像是这只小企鹅啊?

    到底是谁?!
  https://www.shuquge.com/txt/157739/442031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