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开局被妹妹介绍去当经纪人 >第八十一章 我和子瑜比,谁好?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八十一章 我和子瑜比,谁好?

    “嘀哩嘀哩嘀哩哒哒,在那美好的地方……”

    明远嘴里哼着歌,脸色很红,脚步有些摇晃,看着就是一副喝醉酒的样子。

    客厅的桌子上一片狼藉,七扭八歪的烧酒瓶散落了一地,到处都充满着浓厚的酒气,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浑然不觉。

    参加酒局的另一个人倒在地上,看那个抱着酒瓶流口水的样子就知道已经不省人事了,只有主人家一个人在漫无目的地游荡着。

    从客厅走到卧室,从卧室走到厨房。

    男人来到次卧的面前,用力拧了半天都没打开门,他以为自己回不去家了,刚想掏出手机找开锁师傅,一抬头,原来旁边还有一个卧室。

    里面的陈设怎么那么熟悉?

    喝醉了的家伙探着头看了一眼,啊,原来就是自己的房间,那旁边的房间是谁的?

    明远挠头想了半天,可惜被酒精侵袭的脑袋已经成了一团浆糊,半天也没有想清楚里面住的人是谁。

    难道,自己有女朋友?

    他瘫软在沙发上,脑子里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走马灯般闪过,一会真实,一会虚幻,伸手想要牵一下梦里老人的手,却只是扑了个空。

    “爷爷……”

    明远呢喃着。

    梦境却再一次发生了变化,自小失去父母的孩子在全州幸福快乐地长大,一个豁着牙的小姑娘屁颠屁颠跟在自己的后面。

    啊,礼志,原来那个房间是礼志的。

    醉酒的男人锤了一下自己的头,试图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脑海里驱逐出去,赶紧滚啊,我要好好睡一觉。

    脑袋刚刚歪倒,一个长着狐狸尾巴的女孩又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刺着一口小白牙,絮絮叨叨好像在说些什么,却又怎么都听不清。

    “纱夏酱,你说话大声一点啊。”

    房间里静悄悄一片,除了具光学的鼾声,并没有任何人回应。

    是了,自己在放假,那只柴犬应该在她的家乡才对。

    他摸索着在一片狼藉中找到了手机,然后敲敲打打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纱夏酱,想我了没有?”

    一个醉酒的人做事根本没有任何逻辑可言,发现手机迟迟没有回复以后,明远摇摇晃晃去了厕所,抱着马桶狂吐不止。

    这还是黄礼志帮他养成的好习惯,吐可以,一定要找对地方。

    “去死。”

    吐了半晌,拿起手机看一看,凑崎纱夏的回复只有短短的两个字,这让男人有点委屈。

    “可是我刚刚还梦到你了。”

    “你在发什么疯?”

    屏幕对面的人想必已经彻底糊涂了,正常人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去揣测一个喝醉酒的人的行为逻辑的,包括他说的每一句话。

    “嘟……”手机上直接收到了一个视讯邀请。

    明远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拿的过程中还把手机给掉在了地上,捡了好几次都没有捡起来。

    好不容易捡到了手机,看着上面跳动的名字,男人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喂,纱夏酱,晚上好。”

    ……

    “呀,你喝酒了?”

    凑崎纱夏看着屏幕里那个满脸通红、呵呵傻笑的男人,隔着屏幕仿佛都能闻到酒味儿。

    这个家伙一个人在家过得这么嗨吗,喝成这个样子?

    “喝了一点点,不多。”女孩看着明远掰手指头数自己喝了几瓶酒,无奈地摇了摇头,这货是彻底糊涂了。

    这个家伙喝醉了还有点可爱,不像正常的时候只会气人。

    “呀,那你给我发信息干什么?”

    柴犬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承认她在收到短信的时候确实在想这个家伙,虽然,只有那么一刹那,想也是只有那么一点点。

    在看到明远说梦到了自己的时候,心脏还小小地跳了那么一下下。

    真的只有一下下哦。

    “嗯,我给你发信息了吗?”看着屏幕对面那个家伙迷糊的样子,凑崎纱夏突然觉得自己一个人好像戏有点多。

    和一个醉鬼较什么真啊?

    “啊,我想起来了,纱夏酱,你还没说想没想我呢?”

    “鬼才会想你。”

    “那你是鬼吗?”

    “你看我是吗?”

    “是,可爱鬼。”

    麻蛋,如果不是在樱花,凑崎纱夏真想杀过去看看这个明远还是不是本人了,他原来还会这么说话吗?

    土是土了点,但是很令人受用。

    为什么清醒的时候只会想让人撕烂他那张臭嘴呢?

    以后应该多让他喝点酒才行。

    “别说那么多了,你赶紧休息吧,用不用通知礼志回去照顾你?”虽然满心还想调戏一下喝醉酒的明远,毕竟他憨态可掬的样子太好玩儿了。

    可是她也知道,一个喝醉的人此时最需要休息和贴身的照顾。

    自己不在……就算在,也轮不上,连一个理想型都没混上呢,逞什么强,还是得找黄礼志才行。

    “礼志?不要,我没喝醉。”

    男人的意识虽然不清醒,但是下意识地觉得叫妹妹回来一定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所以连忙摆手拒绝。

    “好好好,我们不告诉礼志。”

    一个人说自己没喝醉的时候大概率就是已经喝醉了。

    凑崎纱夏一边敷衍着抗议的醉鬼,一边在思考怎么才能联系上黄礼志,那个小家伙上次见面的时候有点抗拒自己,所以两个人并没有互相留下联系方式。

    唉,聪明反被聪明误,不叫那句“亲爱的”好了。

    这俩人不愧是一家人,一个妹控,喝醉了也没忘了瞒着妹妹,一个兄控,对每一个可能成为嫂子的人都充满了警惕之心。

    “我就知道,纱夏酱最好了。”

    一个一米八大个子的男人撒娇是什么感觉?

    柴犬差点就把手机扔出去了,她现在有点庆幸自己和这个家伙只能隔着屏幕交流了,不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那……我和礼志谁更好?”

    “礼志!”

    凑崎纱夏暗恼地拍了一下床,自己就不该问,就知道这个混蛋会这么回答。

    唉,没控制住啊。

    “纱夏酱,礼志说,你要当他嫂子还需要观察,什么是嫂子?”或许是黄礼志的名字触动了记忆的开关,屏幕对面的醉鬼稀里糊涂就把妹妹说过的话全都暴露了出来。

    “嫂子就是一种玩的东西,谁说我要当她嫂子了?”

    “不知道。”

    凑崎纱夏咬了咬牙,合着自己成备胎了,想我堂堂现役第一女团的top成员,会给这个醉醺醺的家伙当备胎?

    想得美!

    还嫂子,谁愿意当谁当,反正自己不伺候。

    她要收回前面的想法,这家伙就应该戒酒,不然谁知道以后还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那我和子瑜比呢?”

    女孩还是有点不死心,在挂断电话前又问了一个问题。

    明远虽然人是糊涂的,但是回答起问题来好像又特别得诚实,或许会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子瑜……”屏幕对面的男人陷入了一阵沉默,紧皱的眉头代表着他正在思索。

    “对啊,你的理想型。”

    “理想型……我的理想型是多贤!”

    我呸,这件事你倒是记得清楚。

    凑崎纱夏用手在屏幕前晃了晃,这个家伙不会是在装醉吧,怎么提起多贤来反应得这么快。

    “那子瑜呢?”柴犬继续循序善诱,同时打开了手机的录屏功能。

    “子瑜……子瑜是我老婆!”
  https://www.shuquge.com/txt/157739/444919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