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278.有笔生意,可以谈谈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278.有笔生意,可以谈谈

    回家...

    肯定是不能回的!

    先不提会不会受到惩罚...

    就单说脸面问题,月啼暇就丢不起这个脸偷偷回家。

    不过,阿柱倒是很希望月啼瑕能赶紧回去,毕竟,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来看,月啼暇继续留在这里的风险极大。

    鬼知道那个神经病会不会一时冲动对小瑕做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来!

    阿柱很担心这点。

    可惜它不能说。

    对于它来讲,说话的方式,无非就是举起木牌;但当四肢着地,背上背着那个神经病的基础上...

    它无疑被剥夺了说话的能力。

    当然。

    与这个相比,一旁那些愚蠢的人类用种种好奇的目光瞅着它,才是更加难以让阿柱忍受的点。

    两个妖王级别的渣渣...

    一个刚刚踏入大妖王的菜鸟...

    还有一群连妖王都不到的杂兵...

    若是没有这个神经病,这批虾兵蟹将早就被它两蹄子撂倒了,怎么可能如今像看待一只稀有物种一样,用那种让它感觉到发毛的目光打量着它!

    简直是大不敬!

    啪!

    “让你走,没让你停。”

    在尾随于这些人身后的月啼暇,心疼的目光中,一只小木棍毫不留情的落下,而阿柱也下意识加快了脚步。

    很明显。

    有些时候,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其实是相当有用的做法。

    虽然陆渊现在没胡萝卜...

    “你不回家吃饭吗?”

    闻言,阿柱的脚步微顿,而尾随在陆渊身后不远处的月啼暇,则带着几分畏惧轻轻的“啊”了一声,旋即才反应了过来,支支吾吾的问道:

    “请问...”

    “您能把阿柱还给我吗?”

    这是个愚蠢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也很快得到了答案。

    “不能。”

    干脆利落的回答,瞬间把月啼暇后面的解释憋了回去,在已经确认了打不过的基础上,月啼暇也就只能采取唯一的方法,尝试看看能不能把阿柱要回来。

    “您看看,还能不能再通融通融...”

    小跑着追上了陆渊和阿柱,月啼暇紧张的抿了抿嘴,带着几分歉意还有慌张,连忙开口解释道:“不要误会。如果是阿柱冒犯了您的话,我可以代它向您赔礼道歉,如果它对您造成了什么损伤,您也可以跟我说出您需要的补偿,我可以代表整个月...”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仰面躺在驴背上,陆渊若有所思的歪了歪头,在挥手打断月啼暇说辞的同时,也从身处前方的那些下属身上一一扫过。

    他们的忠诚,陆渊相信。

    但有些东西,与忠诚无关。

    月啼族的事情,陆渊没有说。

    虽然袁卯亦或是李慕尘等人,从阿柱与月啼暇的身上肯定能看出一二,但只要他没开口表述,月啼暇妖族的身份,在某种意义上就无法被承认。

    与妖族有关系又能怎样?

    这能证明月啼暇就是妖族吗?

    显然不能。

    那能够证明月啼暇是人族吗?

    显然也不能。

    因为这根本就是两个问题!

    但...

    若是月啼暇现在说出来...

    陆渊不敢保证是否能在推平四个大势力之前,稳妥的控制住舆论,并且完美的掩盖住月啼暇的存在。

    毕竟...

    他此行,所求无非两点。

    第一点,找那位三少爷。

    第二点,造势。

    他要站在一个相当高的位置上,控制整个局面,而正面并且足够强大的声势,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因为...

    这种东西,决定了他在面对涂山与北山两个妖族大势力时,承诺出去的条件引起人族反弹的强烈与否。

    他是人族。

    但他也是龙族!

    他不可能为了人族,疯狂的去打压这个世界的妖族;也不可能为了妖族,疯狂打压这个世界本就势微的人族。

    平衡。

    是陆渊想要的。

    同理。

    一统。

    也是陆渊想要的。

    因为这个东西,可以帮这个世界永恒的解决掉对立的问题;即便真有那么一天,他不存在了,也不至于像上个世界一样,到死都没看见大陆一统的局面!

    陆渊是个固执的人。

    也是个恩仇分明的人。

    月啼暇与他无冤无仇。

    但阿柱确实主动挑衅了他。

    他给阿柱一个教训,并且把阿柱短时间内拘为坐骑,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

    但若是对月啼暇动手...

    抱歉。

    他还没有那么不要脸。

    至于说之前的威胁...

    他只是说了两个问句罢了!

    阿柱怎么理解的,关他屁事!

    说白了,仍是语言的艺术罢了。

    陆渊的好心提醒,确实让月啼暇沉思了片刻,但月啼暇并不处于这个局中,更不知道陆渊的计划。

    因此,在短暂的沉思过后,月啼暇还是无视掉了陆渊的提醒,开口,带着几丝急切承诺道:

    “只要您愿意放了阿柱,无论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我月啼暇都可以代表整个月啼一族答应您的条件!”

    阿柱的重要性,不必多说。

    但月啼暇的胆魄,确实也是少见。

    可惜...

    “我从来都没说过要杀掉它。”

    轻轻的磕了磕身下这头身躯紧紧绷起的驴子,陆渊换了个较为舒服的姿势,一边漫不经心的对着空气解释着,另一边则是平静的闭上了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自己做的事。

    自己处理后果。

    虽说他确实没有料到月啼暇会如此大胆的说出这番话,但事情的起因,还是在于他意动之下做出的事情——让阿柱当坐骑!

    陆渊并不后悔。

    因为,即便是后悔也晚了。

    但在躺在驴背上,简单的和月啼暇解释之后,陆渊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中带着几分罕见的思虑,淡淡的问道:

    “条件自然是没有的。”

    “但有笔生意,可以现在谈谈。”

    生意?

    月啼暇一脸茫然的咽了咽口水,带着明显的不解开口问道:“什么生意?”

    抢了她家的驴子...

    然后还跟她说谈生意...

    有这个谈生意的方法吗?

    合着不抢驴子不能谈?

    确定不是找个借口提条件?

    不得不说,月啼暇还是很聪明的。

    最起码...

    她已经看穿了陆渊的第一层,来到了自身臆想中的第二层,而后试图在第二层中看穿陆渊的意图。

    属实是不会预判偏要瞎预判了...

    好在陆渊并没有坑人的意思。

    当然。

    也没有坑妖的意思。

    起身靠在驴背上,陆渊瞥了一眼目光闪烁的月啼暇,而后又瞥了一眼从前方朝自己走回来的袁卯与李慕尘,言简意赅的开口陈述道:

    “与龙影书局以及所有带‘龙影’二字头衔的商铺合作,代价是你们月啼一族效忠于我个人...你觉得如何?”

    “三思啊陆渊!”

    刚刚赶至陆渊身边的李慕尘,听见了这个离谱的条件,还未等月啼暇从懵逼中缓过神来,就急忙开口阻止道。

    李慕尘的担忧是很正确的。

    与妖怪私通...

    这个天大的罪名,没人能背住!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8073/460271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