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盛宴

    第二日清晨,整个王府一大早便开始张灯结彩。

    因为明天就是他们王府主人王员外的寿辰。

    王夫人在一旁指挥着小厮、丫鬟里里外外的布置着。

    “咦,是什么怎么香?”此时,一阵香味扑鼻而来,王夫人闻着这股香味,身体不由的一阵放松。

    一旁的丫鬟、小厮们闻到后也纷纷说道:“夫人,这股味道真的好香呀。”

    王夫人抽动着鼻子,说道:“走,去看看。”

    说完,她便一边闻着香气一边向着香气来源而去。

    而已经回到柴房中的,靠墙而坐的赵暮暮也闻到了这股香气。

    随后他将两个小木塞塞进鼻孔中。

    做完这一切后,他的嘴角上扬,冷笑的低吟了一句:“看起来是开始了,午时三刻,便是盛宴的开始。”

    说完,赵暮暮便闭目默默运转心法,搬运真气周天。

    而王夫人则是带着一群丫鬟来到了离厨房不远处的花圃中。

    但在花圃处,还有一群人来的更早。

    只见几名乖巧可爱的丫鬟,正现在一名女子身后。

    那女子观其姿态玲珑,一张俏脸宜嗔宜喜,一身休裁合身的清香芙蓉白衣裙更是点缀着其更清新脱俗,只叫人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那女子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过身子来,看向来人后,朱唇轻启,一声糯糯的声音传出:“娘。”

    这一声糯音,当真叫人听后先酥了三分骨头。

    那跟在王夫人身后的几名小厮听到这声音后,更是身子软了一半,目光充斥着火热。

    若赵暮暮在此,看见这女子容貌,想必也会明白为何原身主人会甘愿为她放弃一切,甚至冒着被快活林追杀的风险而要掳走她私奔了。

    此女正是王员外之女,王府的千金小姐,王菡芝。

    王夫人走到王菡芝身前,拉着她的手,关怀的问道:“你身体不适,怎么突然跑出来了?”

    “女儿闻到一阵异香,身体不由得舒心了许多,便出来寻找这异香来源,就寻摸到了这。”王菡芝轻声的回到了王夫人的问话,随后看向了花圃周围的一株装在花盆的花。

    此花自土上长出,银色的根茎,红色的花蕊。花蕊中还有着一丝丝淡金色花粒。

    王夫人同样看见了此花,向着左右问道:“平日里是谁负责这片花圃?”

    “是奴婢和小燕姐负责的。”赵暮暮昨夜见到的两名丫鬟中的小锦站出来说道。

    王夫人点了点头,又问:“这花是什么花?为何平日里不曾见过此花?”

    小燕站出来回答道:“禀夫人,此处花圃只种月季百合,水兰仙子,此花奴婢倒也是第一次见。想来应该是什么鸟儿掠食而过时,不小心将嘴里种子落下,掉落到这些花盆之中,如今正好开花,才放出此等异香。”

    小燕到底是比小锦沉稳,三言两语将王夫人的问题回答了,还说明了由来。

    “娘,此花之香,闻着使人心旷神怡,今日爹不是要在厅堂小摆一桌吗?女儿想说把这花放到厅堂之外,这样到时候香气席卷而入,厅堂之内芳香四溢,也叫大家放松心情。”王菡芝拉着王夫人来到那株花朵面前,边走边和王夫人说道。

    王夫人一想,觉得王菡芝说的在理,而且这香气确实有王菡芝所说的那般,闻着让人心旷神怡,身体颇为舒坦,当即让人抱着花拿回去放在厅外。

    午时,王府厅堂之中,三桌丰盛酒席开宴了。

    今天王员外很是高兴,明天便是他的寿辰。

    到时候知县、县丞,还有各乡绅、文士皆要来给他祝贺寿诞。这不今日王家的宗亲们已经先来给他拜贺了。

    厅堂中,王府下人小厮纷纷将厨房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内里场面极其热闹,桌上满是山珍海味,陈年好酒。

    四周人声嘈杂,在场之人纷纷同王员外敬酒,而柳剑却神色阴郁的喝着闷酒。

    柳剑看着一旁落落大方、美丽动人的王菡芝,他的心头不由得一阵滴血。

    原来上午时,王员外同他书房中谈了一番话。

    谈话间,王员外表露出他想将王菡芝嫁于姑苏慕容家。

    而柳剑当即不同意,甚至于当场跪地向王员外求亲道:“姨夫,你将菡芝许配给我吧!我必定待她千万般好!”

    却曾想王员外直接站起身子,冷眼看着柳剑:“柳剑,不是我说你。你自幼父母双亡,我念及你姨母才将你带回家中。这一养便是二十年。可是这二十年来你回报我的是什么?你成天在外声色犬马,撵鸡赶狗,你真以为我是眼聋耳瞎,什么都不知道吗?”

    说着说着,王员外愤然抄起一卷书打在柳剑身上,气道:“我还送你去县里进学,请武师教你武艺。可你呢?二十几岁的人了,连个秀才功名都考不上,武功更是稀松平常,如此文不成武不就也就罢了,如今你还想打菡芝的主意?我呸!”

    一个唾沫飞溅到柳剑身上,柳剑何曾受过这般侮辱。他的双拳死死握着,低下的头,垂眉的眼里是无尽的怨毒。

    “人家姑苏南慕容,不仅文韬武略,更是在天下、武林中都颇有名望。你也配和他比?就算他看不上菡芝,我也不会将菡芝许配给你这样的人。”王员外说完,便生气的拂袖而去。

    只留下了柳剑一个人跪在地上。

    回到厅堂中,柳剑眼睛里满是怨毒的盯着王员外,心中暗想:“老东西,迟早有天,我一定要杀了你,霸占你的家财。”

    同时他又看着王菡芝,眼里满是欲望和火热。

    而王员外这边,他正在同人推杯交盏着。

    “大哥,从我一进这厅堂中啊,不,是一进你们这府中便闻到一股很是清新的香气,闻多了甚至于都感觉身体放松了很多,不知道是何物这般神奇啊?”一旁有人开口对着王员外问道。

    此时,王夫人开口解释道:“倒是不瞒着三叔,这是我府中养的一朵花,今日方才开花,我初闻时便觉得此花香气扑鼻席卷,而且可以令人放松,便命人搬来了前边。”

    那人听到后,点了点头。

    随后又有一人,然后对着王员外说道:“大哥,明日便是你五十岁寿辰,想想时间过得可真快啊。”那人话语间一阵唏嘘感慨。

    “二叔,咱们家倒是越来越好了,如今在县里也可以称的上是第一家了,今日倒是要叔伯们痛痛快快的喝上一场,来人将府门关上,今日不见客。”王夫人得意说道。

    王夫人说完,便有几名小厮前去关门。

    王二爷听到王夫人这般说,也是开怀大笑了几声,然后对着王员外、王夫人敬酒道:“大嫂说的极是,这些年来大哥带着大家伙发财,大嫂操持家里,实在是劳苦功高,大家伙敬大哥大嫂一杯。”

    在场众人无不向着王员外同王夫人敬酒。

    就在众人放下酒杯的一刻,此时,外面已是午时三刻。

    当午时三刻时,那阳光照射在放在王府厅外的那盆红花的时候,却发生了变化。

    红花变成了蓝花,银色的根茎变成了如同血液一般艳红,那淡金色的花粒开始变成了黑色。根茎的火红,一眼看去仿佛就像是有血液在流动一般。

    此时,厅堂内所有人才放下酒杯,就听的一句冷若十二月里寒风一般的话语:“可惜,这也是你们最后的一餐,倒。”

    那话语声才落下,在场众人纷纷觉得身子无力,浑身酥麻,全都七零八落的倒下。

    而那人手上拿着一把匕首。

    匕首的尖端在不断的滴血,他的身上也不断的有血在流下。

    阳光在他身后,映射在他的后背上,反而使人看不清他的模样,显得一片黑,使得他仿佛处在黑暗中。
  https://www.shuquge.com/txt/161863/450560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