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火焰

    时间回到一刻前。

    赵暮暮抬起头,看着柴房外的那阳光,他呢喃自语道:“还有一刻钟,该去了。”

    今日王府厅堂大宴,根本没有任何人来到柴房看赵暮暮。

    赵暮暮把身上绳索给用藏在腕间的匕首给隔断后,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

    “就是不知道这朵花的效果,是不是真的那么好了。”赵暮暮推开柴房的门,边走边想着。

    这朵花,名为沙萝蔓,是一朵异域奇花。

    乃是当初原身执行任务时所得。

    此花开时,会释放出一股奇特异香,可使人筋骨松软,甚至是酥麻。

    最重要的便是它若是用特定的药物液体来浇灌,便可一夜开花,而且功能增加十倍不止,待得午时三刻阳气最旺之际,便是此花盛开最盛、花香最浓之时。

    当初原身便是混进王府中,打算用这株沙萝蔓来执行任务。可没想到却陷在了王菡芝手上,最终一场空梦。

    赵暮暮走在长廊上,手上拿着匕首,匕首的尖端上是一抹幽蓝色的。

    “就不知道这花对那些武师有没有用处了……”赵暮暮思索着。

    整个王府中有着三个武师,皆是后天四重的境界。

    正是因为他们三个,才会有了沙萝蔓放毒的计划。

    “你!你怎么跑出来了!来人啊!”此时一声惊呼,打断了赵暮暮的思绪。

    他连忙定神一看,在他不远处,一名小厮看见他后掉头就跑,边跑还边喊着。

    赵暮暮认出了他是当天那些小厮中的一人,不由怒火中烧,眼中更浮现出一丝冷意与戾气。

    那小厮一边跑一边时不时回头看着赵暮暮有没有追上来。

    可他看见赵暮暮那带着伤痕的俊脸时,不由得遍体生寒。

    因为赵暮暮的脸已经充斥着无尽的寒意,那扭曲狰狞的面孔,恨不得将他杀之后快。

    小厮现在恨不得再多生两条腿跑路,可只听得后面一声:“中!”

    小厮便感觉后背一痛,随后整个人被一股冲劲和他自身的惯性给带飞,整个人直接飞扑到地上。

    原来是赵暮暮运转体内真气于手上,将手中的匕首以发射暗器的手法掷出。

    一瞬间,赵暮暮手中的匕首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整个匕首直接穿透那小厮后背,只留下一个握柄留在外面。

    见他倒地不起,赵暮暮当即大步流星的走上去。看着那小厮脸上那惊慌失措、恐惧万分的神情,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快意。

    这快意,并不是漠视生命的快意。而是有仇报仇的快意,他赵暮暮今日便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谁也阻挡不了他。

    “饶命啊大爷!那些都是表少爷,啊不不不是柳剑那王八蛋要我们去做的,您您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吧,啊!”那小厮见着赵暮暮向他走过来,一瞬间连忙求饶,但赵暮暮却一脚踢中他胸口,他当场口吐鲜血飞出。

    这一脚赵暮暮同样是加持了体内真气于腿上,可谓是势大力沉。

    赵暮暮也是惊讶于这一脚的威力。他随即想到,倘若日后修为境界更高,真气布满全身,那一拳一脚皆是何等威力?

    而如今还有要事要做,他便暂时压下的这个想法。

    那小厮被赵暮暮一脚踢飞,倒在地上,只觉得浑身上下整个人就像要散架了一般。

    而赵暮暮,站在他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随后将他一把拉起,更随即拔出了刺穿他后背的匕首。

    “当时你们羞辱我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没有,你们这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今日便送你们下十八层地狱去受尽痛苦!”说完,赵暮暮右手上拿着的匕首在他双手双脚上尽皆一划拉。

    瞬间那小厮惨嚎一声,手脚连筋处尽皆被赵暮暮挑断。

    赵暮暮的双眼盯着他,透过那小厮的眼睛,他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

    有愤恨,有怒火,甚至还有着一丝恐惧。

    为什么恐惧?

    因为赵暮暮现在把匕首放在了那小厮的脖子上。

    他抓着匕首的手很稳,但他抓的很用力,甚至于指关节都变得发白了。

    “去见阎王吧!”赵暮暮看着眼前的小厮,说的话使人听不出任何感情。

    只见他手上一用力,匕首的锋锐划过一寸寸的肌肤,随着锋芒的斩断筋络,赵暮暮甚至能感觉到那生命消亡的感觉。随后他的手上便感到了一阵温热,那猩红顺着匕首流到他的手腕,他的手上。

    那小厮神色惊恐的看着赵暮暮,他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他的嘴巴只是张了张,再也没有说出什么。

    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资格。

    赵暮暮手一松,那小厮的尸体轰然倒地。

    “在哪里!快来!”此时远处传来了一阵阵嘈杂声。

    赵暮暮却恍若无闻,他看着手中的匕首。不管前世还是穿越的今生,这都是他第一次杀人。

    刺鼻的血腥味,看着那小厮身上的血腥,还有他那张惊恐的脸。赵暮暮肚子不由得一阵泛酸水,他全身上下不禁有些许颤抖。

    “这就是生命消散的感觉吗?太脆弱了,我也会变成这样吗……不!绝不!绝对不!我要活下去!谁也别想拿走我的命,谁挡我谁就要死。”赵暮暮死死握着手中的匕首,他的脸上展露出一股前所未见的狰狞,他的牙齿咬的绷紧,身子不再抖了,而且挺直了起来。

    听到后面的声响,赵暮暮一转身,浑身是血的他看见那群人,嘴里声嘶力竭的低吼道:“你们找死!”

    说完,他便握着匕首杀了过去。

    随着时间推移,赵暮暮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

    十个?还是二十个?亦或是三十个?多少个男的?多少个女的?

    他不知道,他也数不清了。

    他只知道,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心已经越来越冷了。

    回到现在,赵暮暮站在门口,他整个人宛若一个血人一般。

    “你你你!”王员外看见赵暮暮,吓得话都说不出。

    而柳剑更是脸色苍白,整个人都在发抖。

    赵暮暮将将厅外的沙蔓萝拿了进来。

    杀了那么多人,虽然他用木塞塞住了鼻子,但他也要呼吸,难免吸入了一点香气。

    如今他的身子也有点软了。

    而解除这种状态的唯一办法就是将沙蔓萝的根茎给吃下,方能解除。

    赵暮暮将根茎吃下后,那酥麻的感觉才消失。

    他不由得长舒一口气。

    “你想怎么样?”王员外见赵暮暮向他们走来,连忙问道。

    赵暮暮却没有理他们,而是先赶紧拿着桌上的美味佳肴往嘴里塞。

    他已经饿极了,他从未有过这么饥饿。这种饥饿他也说不清楚是身体上的饥饿还是杀了人后精神上的饥饿,他只知道他饿了。

    赵暮暮狼吞虎咽着,一盏茶后才勉强半饱。

    王员外此时又再度问道:“你到底要如何才放过我们?我可以放过你,给你金银珠宝,然后再让你离开。”

    赵暮暮听到后,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后出声说道:“你觉得到了现在,你我双方还有任何和解的机会吗?”

    王员外不语,他之所以那么说,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因为在他不远处的三个武师都在默默闭眼来恢复,他只要拖延住赵暮暮,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找到了。”赵暮暮环顾四周,终于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那三个正在闭眼运功解毒的武师。

    赵暮暮赶忙来到他们三人身前,那三人见赵暮暮前来,心中一阵苦涩,而赵暮暮什么也不说直接用匕首划过他们的脑袋。

    看着赵暮暮将那三个武师杀死,王员外不由得心中一阵大呼:吾命休矣!

    而赵暮暮做完这一切,来到柳剑身前。

    柳剑看着他,身体剧烈发抖,裆部甚至还湿润了起来。他可太清楚他自己当时是怎么对付赵暮暮的。尤其是看见干脆利落的直接解决掉那三位武师后,他更是恐惧了起来。

    赵暮暮看着眼前被吓尿的柳剑,他的脸上挂着一丝笑容。

    但随即这一丝笑意却变成了最可怕的杀意。

    只见赵暮暮抬腿一脚直接踢向柳剑两腿之间,柳剑当即惨嚎一声,但因为身子酥软又动弹不得,只能在那里大叫着,脸上那青筋一股股的暴起。

    “辱人者人恒辱之!”赵暮暮又在把他四肢全部斩断,在他脸上刻下了这几个字。赵暮暮心中不由得闪过十分快意,他甚至忍不住大笑了几声。

    而柳剑已经彻底疼的昏死。

    赵暮暮站起身,看了一眼那娇弱的王菡芝。

    王菡芝同样软在那里,这一软更添三分风情。

    而此刻,她的眼里只有着恐惧,对赵暮暮的恐惧。

    赵暮暮只是看了她一眼,随后便从外面拿进来一桶桶东西。

    他将那一桶桶东西泼在四周,甚至是还扛进来了一堆柴薪进来。

    “这是?油!”王员外闻着那味道,不由的大叫着。

    赵暮暮举着火把走进来,看了一眼在场的人:“一个个杀你们太费事了,一起送你们上路了。”

    今天杀了那么多人,赵暮暮已经麻木了,他的心也开始慢慢僵硬了。

    而在场众人听见他那么说,纷纷求饶,然后痛哭流涕,哭爹喊娘。

    赵暮暮关上房门,将放在门口的柴薪点燃,火借油柴势越烧越大,屋内的人纷纷惨叫着。

    赵暮暮看了一眼那火焰,火红而又热烈,足以洗清世上的一切罪恶。

    他随后又去到后院和长廊,将那边的火也点上,顺便看看王府上下还有谁没有死,随后就是厨房。

    将厨房的火也点上后,赵暮暮才慢慢悠悠的从一处砖墙中打出去。

    那砖墙一碰就碎,正是原身提前备好的出路。

    赵暮暮转身看了一眼王府那冲天的大火,还有那外面四周传来的呼喊声。

    大火将天空烧的一阵通红,赵暮暮脸上的血污在火焰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红艳。

    “你留下的事情做完了,现在该开始我自己的路了。”赵暮暮淡淡的说了一句后,随后整个人跨过那堵墙。

    那墙之外是一处死胡同,而在死胡同之中还有着一个人。

    一个身穿黑袍,使人看不清的人。

    (楔子完)
  https://www.shuquge.com/txt/161863/450560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