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流星

    那胡同中,赵暮暮看着眼前黑袍人,那黑袍人也在看着他。

    “我以为你会死在这里面了,没想到你居然完成了……”那黑袍人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语气中似有感慨,似有不可置信。

    赵暮暮听见他的话,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就听到他轻轻说了一句:“小孟。”

    “你在这里多久了?”赵暮暮走近了几步后,才看见那黑袍下的面孔,随即他顿了一顿后才问了那么一句。

    孟星魂看着眼前满身伤痕、血迹的赵暮暮,说道:“自你来到这里的那天,我便一直在这里了。”

    孟星魂说话很轻柔,轻柔到你如果不认真去听的话,便什么也听不到一般。

    赵暮暮听见他这么说,又是深吸一口气,他突然觉得有点愤怒:“那你都看见了?”

    孟星魂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出手!?”赵暮暮得到了答案,如今他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要气炸了。

    想到那天的事情,那满是酸臭的泔水饭菜,他的肚子里又忍不住的泛起了酸水。

    孟星魂直勾勾的盯着他,右手微微抬起,露出了两根手指,随后说道:“两点。”

    “一是,杀手之间互相并不呛行,你应该明白。二是,我认为你如果连这样的任务都无法完成,那死亡和侮辱对你来说也是正常的。因为这样的活着,对你来说,或许还不如死了来的轻松。”孟星魂每说完一点,便将一根手指头收拢起来。

    赵暮暮闻言一怔,似是出了神。

    孟星魂又说道:“我刚刚见你杀那个小厮,似乎有点下不去手?你虽然实力很低,但也不是没有见过血、杀过人的雏鸟,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也和叶翔一样?难道女人真的会令你们再也拿不起剑来杀人?”

    孟星魂不理解,尤其是当他知道叶翔杀不了人了、拿不起剑了,尤其是看到赵暮暮杀人时犹豫了,他也开始在思考这个问题。

    赵暮暮听到孟星魂这么问,缓缓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不,我只是觉得生命太脆弱了,如果想要自己的生命变得不那么脆弱,那就要成为一个强者,我,想要活下去。”

    孟星魂听到赵暮暮这么说,也是一怔,他开始仔细打量起了赵暮暮。

    他发现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但他的精气神却跟以前他所认识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了。

    “好,你如果当初有这样的心气,那么不会一直这样,我们走吧。”孟星魂转过身子说道。

    赵暮暮跟在他身后,问道:“回快活林?”

    “嗯,高姐在等你了。”孟星魂淡淡的说了一句。

    赵暮暮盯着他那不算宽大的后背,问道:“她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两个人走出到胡同口,孟星魂跳上一辆马车上,带上一张黑色面具后说道:“上来吧,相信等我们回去到了,她就已经知道了。”

    赵暮暮登上马车,随后孟星魂驾着马车开始往县城城门而去。

    路上,马车虽然颠簸,但赵暮暮却觉得双眼在打架一般,整个人精神都有些恍惚。

    今天的杀戮,对他来说影响太大了,可以说的上是一场蜕变。

    自心灵上的蜕变。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暮暮在马车上沉沉的睡去。

    孟星魂在外面驾着车,听见里面传来了均匀又有些沉重的呼吸声。

    “这家伙倒是睡得香,可是有些为难我这个驾车的了。”孟星魂突然笑了笑。

    他很少笑,因为他觉得杀手不需要什么情感。但如果有朋友在身边的话,那他也愿意笑一笑。

    而赵暮暮就是他的朋友。两人是同一批被高老大一起收养来的。

    这也是为什么孟星魂会出现在那个死胡同的原因。

    哪怕是赵暮暮任务失败了,他也要救出他来,哪怕是被他心里最敬重的高姐责罚。

    因为他的朋友不多了,死一个那便少一个。人生在世,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孤独,那朋友总要有几个,哪怕他是一个不应该有任何感情的杀手,也难免例外。

    孟星魂驾着马车慢慢悠悠来到县城城门前。

    王府冲天的大火,就算在城门前也清晰可见。

    城门前把守的士卒正在一个个排查着过往的行人。

    几名士卒一边排查一边嘀咕着:“这王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连知县老爷也惊动了。”

    而此时,一名像是士卒头目的人走过来,大声喊话道:“知县老爷有令,王府王员外一家遭遇不测,如今关闭城门,不放任何人出城,防止贼子逃脱!”

    那士卒头目刚刚说完,便要那些士卒把城门关上。

    孟星魂自然也听见了这话,他双目目光一凝,随后一扬缰绳,接着狠狠地甩下鞭笞在马背之上。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马儿吃痛长嘶一声,随后四蹄卯足了劲扬腿飞奔,直冲城门。

    而那城门在那些士卒的推动下,此刻已经关闭了一半。

    “城门关闭,擅闯者死!来人,截住他!”那士卒见孟星魂驾车要强闯,当即大声喝道。

    城墙上瞬间浮现出数十名士卒手持弓箭向着马车弯弓搭箭射击而来。

    箭矢破空而来,爆发出一声声破空声。

    孟星魂站起身来,脸上神色不变。只见他左手牵着缰绳,仍是用力的鞭击在马背上。而右手则在腰间一扯,一柄软而锋利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上。

    此时箭矢已至身前,箭头上那锋锐的寒芒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亮眼,甚至是刺眼。

    只见孟星魂右手中的软剑,一提,一带,手腕翻动,手上软剑已是打落十数只箭矢。

    更有几只箭矢在孟星魂剑势引带之间转头飞射那几名正在关闭城门的士卒身上。

    “啊!”那几名士卒中箭后当场痛呼了一声,随即倒地不起,因为箭矢已穿胸而过。

    那名士卒头目见状当即脸色惨白,连忙想跑。

    但他还没有走几步,孟星魂驾驶的马车已略过他身边,然后他的眼里便是一道光华闪过。

    那是怎样的一道光华?

    是一道宛如流星飞逝一般的璀璨光华。

    这也是他最后的印象,此时他的脖颈间已出现了一道细密的血线。

    他看着那飞驰而去的马车,张了张嘴,张了张手,随后便轰然倒地,扬起一地尘埃。

    此时,马车上的赵暮暮已经醒转,他透过马车窗户看着外面倒飞而过的景物,又透过门帘看着孟星魂出了一剑直接击杀了那士卒头目。

    那是一种怎样的剑法,什么样的剑法能比流星更快?

    此刻赵暮暮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那就是孟星魂的剑法。那无与伦比的速度,宛若流星一般的光华,专属于孟星魂杀人的剑法。

    而就在马车即将离开城门时,赵暮暮赫然听到马车后面传来了一声暴喝声。

    “有人在后面。”赵暮暮冲着外面的孟星魂说道。

    孟星魂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出来握紧缰绳。”

    话语落,孟星魂身影一动,整个人已是飘上了马车顶上,随后脚尖一点,整个人宛若一只鹰隼般飞出。

    赵暮暮听见破空声响,连忙出来抓住马车的缰绳。

    一握住缰绳,他的心随着马车的颠簸疾驰,也开始跳动的剧烈起来。

    而孟星魂此刻已来到一人身前。

    还不待那人说话,手中软剑便已挥出,剑法随着长剑抖动倾泻而出,专攻人体死处。

    孟星魂他并不想说话,因为有这说话的时间,已经足够他出剑很多次了。先出剑便代表着先手,而往往双方交手大都讲究先发制人。

    能以后发制人的人虽然有,却并不多。

    先发制人或许不一定能杀死对方,但能在气势上获取一定的优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点的优势或许就是致胜杀敌的机会。

    那人使得是一柄虎头大刀,其招式大开大合,势大力沉,一刀挥出隐隐夹杂着虎啸之声。

    可这样的他却在孟星魂的剑招下有些左支右绌。

    只因孟星魂的剑招太过诡异、刁钻,怕是那名震武林的福威镖局林家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也不过如此吧。

    那人心中如此暗想,但手上动作却是一点不慢。只见他右手一刀横劈而至,左手却暗自运劲,握掌成拳,蓄势待发。这是他的暗招,虎拳·啸山林。

    孟星魂挡下他一刀后,却感觉到一道强劲拳风夹杂着阵阵虎啸已是扑面而来。

    他眼中一寒,右手软剑旋转,已剑柄硬接这一拳。

    那人只一拳轰在孟星魂的剑柄上,还不到他有所反应,拳头忽感一道劲力已经透体而入,瞬间使他手臂发麻。

    而孟星魂的软剑更如灵蛇摆尾一般,盘旋着他的手臂而上,剑锋直刺他咽喉之处。

    他刚想要发劲震开臂上软剑,却突然感觉一点劲都使不上,整个人仿若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般。

    只因在他小腹丹田处,已有两根手指抵住了他身体,一道无形劲力正在撕裂破碎他的丹田。

    “噗!”此时软剑剑锋已至,剑尖刺穿了他的咽喉,瞬间他的咽喉中爆射出无数鲜血。

    孟星魂当即收剑撤指,整个人凌空一跃,快速离去。

    那人捂着咽喉,不可置信的看着孟星魂离去的方向,断断续续的说道:“劲……劲力……离体……先天……先天……”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已彻底咽气死去。

    在他周围的士卒听见他遗留话语后,一众哗然,纷纷呆立原地,不敢再追。

    那可是先天级别的高手啊,他们县城内后天十重大圆满级别的虎刀·胡忘峰都挡不住对方几招,自己等人上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一众士卒这般想着,随后便有人关闭城门生怕孟星魂回转再杀一阵,有人快马加鞭去通知知县老爷。
  https://www.shuquge.com/txt/161863/450560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