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离开

    自从做了那个梦后,赵暮暮心头中一直萦绕着火麒麟那凶恶的样子。然后武功一直停止停滞不前,卡在了后天三重这里,仿佛像有什么壁障阻挡他前进一般。

    “不行了,一定要走,不能再这样。”赵暮暮心念把定。

    三日后的清晨,赵暮暮提着一把铁剑,身背包袱,站在木屋前。

    今天清晨高老大有客,则是他所打听到的,所以他挑着清晨走。

    “你真的要走?”叶翔打了一个酒嗝,人依靠在门边,对着赵暮暮问道。

    赵暮暮看了他一眼,肯定又确定的说道:“是。”

    叶翔不解:“为什么,高老大她不会让你离开。”

    赵暮暮看着眼前的叶翔。

    叶翔此刻满身酒气,胡子拉渣,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锐气与杀气。

    “她会让我走,因为在她看来我并没有什么用处。在她心里,没有用处的人就是一枚弃子。我们都是她的棋子,我是,你也是,小孟也是。我武功低微,更是弃子中的弃子。”赵暮暮盯着叶翔那浑浊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

    叶翔的双眼很好看,似珍珠般圆润通透。

    曾经他的眼里有光,如今却失去了。

    正如明珠蒙尘一般,让人惋惜。

    叶翔听着赵暮暮的话,又猛灌了一口酒,心情烦闷的说道:“她不是那样的人,我变成了这样她也没有放弃我不理。”

    “那是因为你还有用处,至少比我用处要来的大,所以她才会养着你,也算是你为她挣了那么多金银的回报吧,再会了。”赵暮暮话说完,抬腿便走。

    叶翔此刻喊住了他:“还会回来吗?”

    赵暮暮脚步一顿,但他没有回头,只是说了一句:“这条路我自踏上,便没有回头路。江湖危险,人心危险,想要在这世道活下去,就要变强。我不够强,所以我现在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但我相信,我会变强,会活的很好。”

    “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会回来,以一个强者的身份回来见你们。”

    赵暮暮写完这番话后,他又迈开了他的步伐,这次坚定不移,绝不后退。

    既然来到这片江湖,就要融入进去。而江湖里刀剑藏凶,人心更是藏凶难测,但他来的时候便已经说过,他要活下去,还要活的很好,挡路的人,就要死。

    前世性格软弱才被人欺,如今他要人不可欺他,只有他可欺人。这条路注定腥风血雨,但赵暮暮一往无悔,他名字里虽然有暮,可却不是英雄迟暮,而是暮如朝阳!

    叶翔看着赵暮暮远去的身影,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他只是一个劲的往嘴里猛灌着烈酒,仿佛一切话都随着烈酒涌入而积压在心头上。

    此时,一道倩影自一旁的树林中出现。

    “他还是走了,甚至连一句道别都没和我说,白养他那么多年了,真像一个养不熟的狼崽子。”那倩影来到叶翔的身边对着他说了那么一番话。

    来人正是高老大。

    叶翔此时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怎么了,人瘫坐在木屋前。

    他抬起头看着那张绝美的脸庞,嘴里发出嘶哑的声音:“你为什么不留下他?”

    高老大扶了他一把,声音娇柔的说道:“小赵自回来后变了性子,以前他性格懦弱,耳根子软。如今但是有主见了,翅膀硬了。他现在要走,我也没办法。”

    叶翔有些愤怒的甩开了她的手,喊道:“你没有办法?也许就像小赵说的那样吧,我、小孟、小何、石群,还有小李他们一群人都是你的棋子,而他只不过是棋子中一枚弃子!”

    高老大听到叶翔的话,脸色一冷,随即又恢复笑容满面,笑道:“叶翔,我高寄萍自问没有任何亏待你们的地方。石群在北方结婚生子我可有说过他半句?你接二连三的任务失败我可有亏待过你半分?哪怕小赵之前任务失败,甚至还曾在任务中让一些兄弟身死,我又可曾重罚过他?你今天说的话,让我觉得很心寒……”

    高老大说完,眼角似有晶莹落下,眼里流出了一丝伤心的神色。

    叶翔看着她,一时也有些语塞。

    两人沉默良久,高老大才说了一句:“少喝点,烈酒伤身。”

    说完,高老大便转身离去。

    只留下叶翔一个人独自坐在木屋门口,嘴里呢喃自语的喊道:“小蝶,小蝶……”

    而走出木屋远处的高老大,此刻眼里却早已没有了伤心的神色,只有着无尽的寒意。

    她看着赵暮暮离去的方向,说了一句:“快活林的秘密谁也不能泄露,小李,你去盯着小赵,如果他去往十二飞鹏帮或者孙府,当场格杀……”

    但话说着说着,高老大的心里闪过一丝柔软,又说道:“罢了,将他废去武功,把他带回来。”

    就在她说完的一瞬间,一道黑影已经飞速往赵暮暮离去方向追去。

    “我手中哪怕是一张纸也有它的用处,而我手底下的人,永远只能在我手中,谁也走不了。”高老大看着那缓缓初升的朝阳,一步一步的走回快活林。

    而赵暮暮走的急。

    很急。

    非常急。

    万分火急。

    他知道高老大并不是易于之辈。

    如果他不走的快点,接下来等待他的有可能就是快活林的杀手。

    他之前对着叶翔说高老大会让他走,也是安抚叶翔罢了。真实的情况是怎样,赵暮暮自己心里也没底。

    他不知道高老大已经知道他的离开。

    他只知道,在快活林,在江南这地头,只要他没有渡过长江,那么就一直会被快活林的情报网给盯着。

    这样高老大迟早会知道他离开快活林。

    高老大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从她能以一介弱女子把快活林经营的那么好,就可以知道了。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她谁都不会信任,包括她手底下的杀手。她只会把他们把控在她自己的手里。

    这是她的底牌,是她赚钱的根基,是她敢于在十二飞鹏帮、孙府之间周旋的王牌。

    而王牌的重要性在于,你永远不知道对方手里握着一张怎样的牌。

    一张永远不知道底细的牌,往往会让人心生怀疑,不敢随意出手。

    万一打蛇不死反被咬,岂不是赔本买卖。

    在不了解快活林的底牌前,孙府和十二飞鹏帮谁都不会对快活林先发难。

    这也是高老大那么多年来的安身立命之本。

    而如今赵暮暮走了,没和她说一句话就走了。让她不得不生疑。她甚至派出了小何去盯紧了孟星魂。

    虽然她知道孟星魂不会背叛她,但她不敢也不能赌。

    而赵暮暮自回来的时候,整个人性格大变,不仅一改往日的懒散,更开始练功勤奋,使人不得不怀疑。

    倘若不是天资跟经脉根骨所碍,赵暮暮也不想那么快离开快活林。

    但他也明白,若是如此,那么他将一直止步在后天境界,永远无法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通常无法把握住自己命运的人,便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这如果让他选择这两种结果中的任何一种,那都还不如直接把赵暮暮他杀了来的还要痛快些。

    所以他要走,哪怕明知道有危险。

    但危险往往伴随着生机,而这一线的生机,就看他是否能把握住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161863/450560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