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从阶下囚开始杀穿江湖 >第十一章 庙中搏杀 (5200+,祝大家五一快乐!)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一章 庙中搏杀 (5200+,祝大家五一快乐!)

    赵暮暮将那女子抬进庙里,把她放在火堆旁。

    这时赵暮暮才发现她的身上至少有四五处地方都在渗血。

    而且血迹上还结着一层薄薄的寒霜。

    这寒霜经雨水浸泡,甚至是此时在火堆旁都不见消融的迹象。

    而那名女子脸色苍白的有些铁青,浑身都在轻轻颤抖着。

    赵暮暮刚刚才抬着她的身体都觉得自她身上传来一股渗人的寒意,仿佛她的体内有着一块巨大的寒冰一般。

    看着她那张绝美的面容,赵暮暮眼里仍是忍不住掠过一丝惊艳:“这脸长的可比前世那些明星要好看的多了。”

    之前他见过那王府小姐还有高老大。

    两人春兰秋菊,各有千秋,但比起眼前这女子,仍是有所差距。

    此时,庙门外不远处,两道身影掠空而至。

    两个人站在雨中。其中一人身上散发着一层薄薄的白气环绕周身,任雨势下的如何凶猛,一近他周身便被弹开。

    “通叔,方圆十里都找过,不见那小娘们的踪影,只剩这里了。”一道身穿黑衣的身影冲一旁的老者说道。

    那老者点了点头,透过庙门看见庙里那点点火光,眼里闪过一缕寒焰,声音苍老嘶哑说道:“她对家主的计划极为重要,务必要将其拿下,否则下次就不会再有这种机会了,走,进去看看。”

    那年轻人听见老者这般说,心里有些不以为意,嘴上还是奉承道:“通叔放心,那小娘们中了您老人家的玄冰劲,更被我偷袭一掌击中后背,如今她身受重伤,从洛阳一路逃亡,一路上我们二人围追堵截她,倘若不是老天下雨,这小娘们不要命的横渡长江,我们两人一早便将她拿下向家主复命了。”

    随后,他顿了顿又接着说:“如今她插翅难逃,嘿嘿,这小娘们的身段倒是让我眼馋的紧啊!”

    “哼,等把她擒下带回去,家主自有赏赐。宇文朗,我劝你不要做什么糊涂事,否则就算是宇文智及也保不住你。”宇文通冷哼一声随后便踏入庙门之中。

    宇文朗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但随即隐没不见。

    宇文通乃是后天十重大圆满的高手,虽然年岁已高,但一身《玄冰劲》造诣却是极高。而他更是当代宇文阀家主宇文化及等人的叔伯辈人物,只是因为年岁大了,气血衰败无法突破先天,才止步在后天境界。

    而他宇文朗也不过才是后天六重,打通了三条正经,比起宇文通的实力那是大不如的。他被宇文通挤兑了一番,心中一阵不爽。

    “老东西,待本少他日突破先天之时,第一个就拿你开刀。”宇文朗心里这般想,脸上却仍是挂着笑容。

    两人一前一后踏入破庙中。

    赵暮暮看见两人走进来,瞬间警戒起来。

    他从两人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危险,这是杀手的直觉。

    宇文通两个人一进来的时候,他便感觉到汗毛乍起,整个人仿佛被两头猛虎盯着一般。

    宇文朗眼尖,看着赵暮暮身旁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淫色与火热,对着宇文通笑道:“通叔,踏破铁鞋无觅处,那小娘们在这里。”

    赵暮暮听他这么说,心里当即一紧:“女人果然是红颜祸水,这两人看起来不是易于之辈。”

    而宇文通没有说话,而是紧闭双眼,因为他听到了五个人的心跳声。

    他和宇文朗的心跳声他听到了,赵暮暮的心跳声随着他本人的想法而在逐步加快。那地上的女子受伤沉重,心跳声微弱。

    而在他们四个人的心跳声外,他还听到了另一个的心跳声,那心跳声许久才缓缓跳动一次。

    宇文朗见宇文通不说话,当即来到赵暮暮身前,神色嚣张的说道:“小子,把她交出来。”

    他一靠近,赵暮暮只觉得寒气扑面,一股渗人的寒意涌来。

    赵暮暮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让开,让两人带走那女子。

    因为他打不赢对面中的任何一人。

    如果他不答应,那等待他的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

    在自己能力强大的时候出头保护别人,那叫有能力。而没有能力的时候,还要强出头,那是找死。

    赵暮暮并不是一个喜欢找死的人,他想要活下去。因为他知道活下去的人才有能力将一切反败为胜。

    而宇文朗却闪过一丝玩味,走过来的时候说道:“你小子还算识趣,可惜一样要死!”随即他的右手忽地一掌直击赵暮暮胸口。

    赵暮暮早看出宇文朗二人并非易于之辈,在让步退开的时候,心里的戒备也没有放下,甚至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宇文朗的一掌来的太快了,哪怕他只出了五成的功力,但还是太快了。

    赵暮暮只觉得寒气袭来,身体都似要冻结了一般。

    可他的反应却不慢,他拔出了手中的长剑,以剑身硬挡对方的寒掌。

    他心知不能以身体接触对方的寒掌,否则寒劲入体,就会变成像那女子一般,身上遍布寒霜,最后整个人经脉被冻结。

    赵暮暮手中长剑接触宇文朗寒掌一刻,长剑剑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结冰,甚至蔓延至剑柄处。

    赵暮暮见状,当即大喝一声,随后人更是后退数步,不与宇文朗硬拼。

    只见他运转体内真气,全数灌输在剑身上,一举把剑上寒冰给震碎。

    “哦?一个还没破后天四重筑基关的小子,居然能挡住我五成功力的一掌,有趣。”宇文朗虽然嘴上说着有趣,但脸上的表情却开始稍微认真了些。

    他可不想被宇文通看扁了,这次他一举把全身功力催至九成,要一举冻杀眼前这小子。

    赵暮暮看着宇文朗来势汹汹,心里一怒:“原本我只想明哲保身,你却想要我命,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赵暮暮也是心里发狠,手中长剑挥舞,剑法倾泻而出。

    这剑法来的诡谲,明明一剑刺向宇文朗胸口,可剑尖快到他胸口的时候,又突然朝他脸上刺去。

    面对这等怪异剑法,宇文朗一时也有些手忙脚乱。大喊道:“臭小子,你这是什么剑法?难道你是福威镖局林家的人?”

    “老子才不练什么太监剑法!”赵暮暮大叫了一声,手中长剑攻的更快更急,体内真气也在急剧消耗着。

    此时,宇文通也是看向了赵暮暮,看到赵暮暮所使的剑法,也不由得暗自叫了一声好。

    这剑法剑速极快,剑路变化无穷,剑招诡谲莫测,除了福威镖局林家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外,他还未曾听过还有何等剑法能有这般诡异。

    这剑法自然不是《七十二路辟邪剑法》,而是孟星魂的《流星剑法》。

    当日,孟星魂自快活林回来时,赵暮暮为了加强自己活命的手段。他便缠着孟星魂,要他把剑法传给自己。

    孟星魂一开始并不答应,奈何赵暮暮给他的任务提供了一个情报。

    而这个情报让孟星魂决定把剑法传给了赵暮暮。

    因为这个情报对他来说太重要了,而高老大许诺他在完成这次任务后,便不用再做杀手了。

    对于孟星魂来说,与自由相比,任何东西都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如今赵暮暮正用着孟星魂的《流星剑法》在保命。

    可是他没有孟星魂那般浑厚的内力,也没有孟星魂那般快比流星般的出剑速度,更没有孟星魂对于《流星剑法》深厚理解。

    《流星剑法》以流星为名,自然是以剑速见长。

    而赵暮暮修为不足,内力低微,如今的他仅仅只是凭借着《流星剑法》的精妙和诡变来招架宇文朗的攻势。

    仅仅只是能招架住宇文朗的攻势而已。

    因为宇文朗的功力太强,倘若说赵暮暮后天三重的内力如今如一条小溪一般的话,那么宇文朗打通三条正经的后天六重修为就宛若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一般。

    “哼,这小子剑法怪异,不过待得他剑招用尽之际,便是他落败之刻!到时候杀他便不费吹灰之力!”宇文朗一边躲避着赵暮暮的剑锋,一边心中暗忖。

    而宇文通环视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突然他双眼一眯,朝着赵暮暮身后挥出一掌。

    一道掌劲瞬间攻向赵暮暮身后的石像。

    “先天高手!”赵暮暮看到那一道掌劲,不由得惊呼。

    可他并不知道,宇文通并非先天境界的高手,而是因为自己实力沉淀多年,加上多年来对《玄冰劲》的体悟,早已做到劲力离体,隔空发劲。

    而赵暮暮如今眼界太低,自然分辨不出来,才会惊呼了那一声。

    那道掌劲直接将那三清像给击了个粉碎。

    同时,又有一道黑衣蒙面的身影飞出。

    于此同时,他自怀中掏出数十道暗器,朝着赵暮暮、宇文朗还有宇文通三人发去。

    铺天盖地的暗器发出的一瞬间,他身形陡转向着窗外飞去。

    他的速度很快,但还有一个人比他更快。

    那就是宇文通。

    只见宇文通双手一转,寒气自掌心流转,瞬间结成一道厚厚的冰墙,全数挡下了那席卷而来的暗器。

    与此同时,他整个人已拦截在那黑衣蒙面人的身前,手掌一抬,一股足以将河水冰冻的寒气立刻释出。

    “想走?今天谁也走不出这里!你一直藏头露尾,就接老夫一招冰封三日吧。”宇文通一边说着,一边挥掌攻上。

    那黑衣蒙面人,见宇文通来势汹汹,身形一退,随后竟是自腰间拔出一把弯刀,然后以伤换命般全力攻杀宇文通,力求突围。

    而宇文通和黑衣蒙面人交战激烈正酣之际,赵暮暮这边却已是陷入生死边缘。

    原来那黑衣蒙面人朝三人发射暗器,宇文朗比赵暮暮先一步后撤。导致暗器并没有飞射他那么多,随后他一双肉掌打落下暗器后,趁赵暮暮还在扫落暗器之际,便双掌运劲,一掌重轰在赵暮暮胸口。

    重掌临身,赵暮暮当即一口鲜血喷出,随后便是体内经脉被寒气入侵,全身上下开始寒霜蔓延开来。

    痛楚使得赵暮暮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神色,原本他受了宇文朗这一招,他应该退,因为退了他可以暂时保住他的性命。

    可他不退,只见他的左手抓住了宇文朗的右掌,随后强忍经脉冰冻的痛楚,猛然抬剑斩向宇文朗的右手。

    赵暮暮竟是要以命换宇文朗断手。

    “疯子!”宇文朗神色一急,当即左手又是一掌打在赵暮暮身上,力求一掌将其毙命。

    赵暮暮中了这一掌,后背衣裳爆碎,并且伴随着阵阵骨裂之声。

    竟是宇文朗掌劲贯穿了赵暮暮的后背,使得他的背骨破碎。

    “啊!”赵暮暮痛苦的大叫了一声,随后用尽全身力气加速斩下了那一剑。

    宇文朗见状,连忙要将双手给抽回,可却赵暮暮的左手死死抓着他的手掌。

    他当即连忙挣扎,可他这一挣扎,将赵暮暮的左手完全撇开了,而将自己双手的手腕完全暴露了出来。

    此时,赵暮暮用尽全力的一剑已经斩下。

    只听得“嚓”的一声,随后便是宇文朗惨叫起来。他的左右手竟同时被赵暮暮手中长剑齐腕切开,一刀两断。

    而赵暮暮此时仰头怒喷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往后倒去。

    但他没有倒下,他拼命的用剑支住地面,支撑着他没倒下。

    此时,宇文朗眼中满是血丝,断手之痛让他陷入疯狂,他看着眼前的赵暮暮,抬起双腿,朝着他飞踢而去。

    重脚临身,赵暮暮瞬间被踢飞撞在供桌之上。

    “噗!”赵暮暮又吐了一口血,身体上的疼痛,让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了起来。

    而宇文朗看着眼前还没有死去的赵暮暮,刚想再出招将其杀死。

    可双手的剧痛,不由让他脸庞抽搐,当即连忙运转真气镇痛疗伤。

    此刻,他看向赵暮暮的眼中满是怨毒与杀意,他恨不得生啖赵暮暮之肉,将他扒皮抽筋才能报这断手之仇!

    而赵暮暮,此刻强撑着身子站起来。但站到一半,又是身子一软,半跪了下来。

    如今他的脸上,眉毛上都是布满了寒霜。甚至他感觉他的血液都快要被冻结了一般。

    此时,一颗人头飞到了赵暮暮的身前,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了赵暮暮的眼中。

    是快活林的中级杀手,小李。

    他可是后天九重的高手,可如今他的头颅便被宇文通如同丢垃圾一般丢在了赵暮暮身前。

    宇文通看着双手齐断的宇文朗,又看了眼正在挣扎站起的赵暮暮,脑袋轻轻的摇了摇。

    方才两人之间的战斗他都看在眼里。

    宇文朗实力虽然远胜赵暮暮,可却不如赵暮暮这般狠劲十足,甚至在交手上被赵暮暮压制住了气势,最终才会双手都断了,倘若他能一出招便是全力,赵暮暮又岂有机会后面使出《流星剑法》将他的攻势给遏制住,随后更是和他战至这样。

    到底是年轻气盛,须不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宇文通想到着又是摇了摇头。

    而宇文朗看到他摇头后,眼中的怨毒更是加剧。

    在他看来,要不是宇文通去杀那个黑衣蒙面人,赵暮暮又岂有机会伤他。

    想到着,他对于宇文通更是心生恨意。

    “噗!”赵暮暮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他们两人身前不远处。每走一步便伴随着一声声骨碎之声,最后赵暮暮嘴角又是一股鲜血流出。

    宇文通见状,不禁的点点头,他决定给赵暮暮一个体面的死法。

    赵暮暮不由得苦涩一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还在昏迷的女子。早知道就不该捡她回来,如今就算是死了,也只能怪自己太弱了。

    看着外面的雨夜,赵暮暮好不甘心,他不想死,他想要活着。

    但随即他便是要做最后的尝试,只见他手臂颤颤巍巍的抬起长剑,随后不顾经脉冰封之痛,将全身真气推至顶峰,一剑直刺宇文通。

    这也是《流星剑法》的最强一招:流星。

    此招讲究精气神合一,以精出剑,以气而刺,以神为主。

    出此剑招者,必须将三者合一才能使出这如流星之剑。

    如今赵暮暮虽然气精衰败,但他的神意却是无比旺盛。

    他虽然知道自己这一招不可能对宇文通造成伤害,但他仍然出剑。

    向强者出剑,向着命运出剑,这一剑只为自己的生路,为了活下去的执念。

    到底他的人生是如流星一般转瞬即逝还是绽放无穷光华,全在这一招之上。

    而宇文通看着他这一招,心里不禁一声赞叹。

    赵暮暮这一招在他眼里满是破绽,可那股无穷无尽,敢于与天夺命的气势,那宛若流星的璀璨,让他不由得赞叹。

    他更是想到,若是这是一名高手使出,那么那堪比流星的速度,自己又是否能抵挡的住?

    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但他如今就要一招破了赵暮暮的剑招,随后将他杀死把人带回,这是他的任务,必须完成的任务。

    只见宇文通他双指寒气蔓延,接着就一指点在了赵暮暮的剑尖之上。

    随后长剑竟被他这双指给顶弯了,然后剑身开始寸寸化为寒冰爆碎。

    宇文通的指力将尽未尽,转而则是更复全力的直向赵暮暮眉心。

    赵暮暮手握着剑柄,被宇文通接踵而来的指力给连连逼退。

    而就在宇文通双指即将击中赵暮暮的时候。

    忽然整个破庙被照亮了起来!

    赵暮暮突然感觉到背后有着一股力量把他给甩开了。

    而宇文通脸色惊恐,像是看到了什么一般。

    宇文朗更是呆住了,整个人原本那怨毒、仇恨的神态都僵硬在了脸上。

    此时,外面天空划过一道惊雷。

    那轰雷般的声响,震得整个破庙都在抖动。

    唯有一个人,没有被震的抖动起来。

    因为她发出了整个人世间最为“明亮”的光华。
  https://www.shuquge.com/txt/161863/450560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