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剑指

    赵暮暮站起身来,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而且赤裸的上半身皮肤变得白嫩非常,光滑如玉。

    而且身体内似乎有股异常的力量涌动,但随即又复归平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赵暮暮疑惑不解。

    身体上的变化,赵暮暮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而他在意的是刚刚的那一场宛若梦一般的经历。

    那刚刚所经历的一切仿佛就如同一场梦境,可如今浮现在他脑海钟的一篇《星璇秘法》却时时刻刻在提醒他这似乎是真的。

    随后他看向那散发出那点点微光的山石壁上。

    这一看却发现那山石壁上的图画却已经消失不见,唯有一大段的文字注解与小人图画。

    赵暮暮顺着那文字注解配合那小人图画读下来,竟然发现这是一门武学。

    此武学名唤《剑指》,修习者,以指为剑,先练指力,再修剑气。大成之时,十指皆可作剑。

    此剑指共有十八招,分别对应地府十八层地狱,一招一层一意境。

    招式名更以每一层地狱的名字为名,分别是:拔舌、剪刀、铁树、孽镜、蒸笼、铜柱、刀山、冰山、油锅、牛坑、石压、舂臼、血池、枉死、磔刑、火山、石磨、刀锯。

    赵暮暮通篇看下来,只觉得此武学之强大,实在令人匪夷所思,等他看完最后一个字后,只觉得意犹未尽,似有未完之意。

    “这门《剑指》的创始人当真可谓是天才,以地狱为基础,以指做剑,亦指亦剑,每招每式都具有无法估计之威能,就可惜修炼的门槛太高了,以我如今后天五重的境界,也才能修炼第一招罢了。”赵暮暮感慨了一番后,随即却突然看见了一行小字。

    只见那小字上所写着:“习此剑指,先天后期,武道贯通之时,可以凭十八指破此石壁,可见其人。”

    随后一旁还有着一行小字:“令东来曾来此地,无缘得见前辈真容,特留此一句感叹。”

    这一句看的赵暮暮心头不禁一震。

    他万万没想到无上宗师令东来也曾来过这里,而且看他留下的话语中似乎他没有能进到这山石壁之后,而是被挡在了外面。

    “令东来是黄大师笔下的无上宗师,甚至是破碎虚空的存在,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还有我刚刚看到的那些到底是怎么回事……”赵暮暮百思不得其解。

    可他还来不及多想,那山石壁上的微光突然爆发出一道道强光。

    随后赵暮暮还有一旁的那只白猿便被一股巨力轰飞出去。

    一人一猿被轰飞出去后,赵暮暮站起身子,看着眼前的那山石壁,想要再进去。

    可一摸之下,却是无比真实的山石壁,全然不同之前那形同虚设的屏障一般。

    “罢了,那门《剑指》还好我已全数记下,而且脑海中还有着一篇《星璇秘法》,此次倒真是因祸得福了。”赵暮暮有些兴奋握了握拳头。

    而那白猿则是在他脚边,顺着他的裤腿爬上了他的肩头。

    同时它腹部的那一抹火红已经淡化了不少。

    赵暮暮看着肩膀上的小白猿,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它那带着三根金毛的小脑袋,心里不由得产生出一丝亲切之情。

    “吼!”此时,一声兽吼之声传来。

    一道火红的兽影由远及近奔跑而来。

    “火麒麟!”赵暮暮心里大惊,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看见它。

    第一次是在快活林做梦的时候,第二次则是差点丧命在它的嘴下。

    如今第三次看见它,赵暮暮心头不由得泛起一丝恐惧。

    火麒麟看见赵暮暮,那兽眼中浮现出一道恨意,它显然是认出了这眼前之人便是让它日前受伤的的人。

    它瞬间加快速度,一举冲到赵暮暮的身前,张开它那血盆大口,要将赵暮暮一举吞下。

    赵暮暮看见它,只觉得左手手臂一阵炙热传来,同时体内的血液也在止不住的沸腾起来,释放出一股无法言喻的力量。

    这股力量涌出的一瞬间,他的心里冒出一股要毁灭世间一切的滔天杀意。

    而此时,赵暮暮肩膀上的那小白猿突然张嘴叮咛了一声:“嘤!”

    火麒麟听到这声音当即停止了动作,同时它看到了赵暮暮肩膀上的小白猿,眼中涌出一抹惊恐,当即连连后退,直接消失在昏暗中。

    而火麒麟走后,赵暮暮才觉得左手手臂那股炙热的感觉和体内那沸腾的血液才安静了下来。

    而赵暮暮已是满头大汗,他看了眼那小白猿。

    只见小白猿站在他的肩膀上,两只小爪子抱于胸前。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在不停的转动着。

    “这小东西竟然能吓跑火麒麟?”赵暮暮用手抱着小白猿。

    小白猿被他抱在手里,叮咛了两声:“嘤嘤!”

    “不舒服吗?”赵暮暮随后又把它放回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紧接着说道:“不管那么多了,先出去这鬼地方先。”

    赵暮暮不确定火麒麟是否真的害怕这小白猿,为了保证自己安全,他决定先凌云窟再做打算。

    他接着迈开步伐向前走去,却无意间踢到一个东西。

    拿起一看,正是他之前发狂时,所丢失掉的“暴雨梨花针”。

    失而复得,赵暮暮心中掠过一丝雀跃。

    这东西对他的意义并不一样。

    赵暮暮将“暴雨梨花针”拿在手中,走在昏暗的洞中,走到一处时,却发现山石壁上有着点点火红。

    等他走进一看,竟是一个个宛若红玉一般异果。

    “这是?血菩提!”赵暮暮当即扣下一颗血菩提观看着。

    这血菩提乃是火麒麟鲜血滴落所化。这血菩提传有重伤必治,无伤增功之效。

    想到这里,赵暮暮当即将这血菩提吞下。

    血菩提入口即化,赵暮暮瞬间只感觉咽喉处一股热力直冲腹部丹田。

    瞬间他体内鲜血开始躁动不已,体内真气更是不停翻涌。

    丹田中的真气开始充盈激荡。

    赵暮暮连忙稳定心神,盘腿而坐,默运《易筋锻骨篇》行功法门。

    他如今便要借助血菩提这股热力来一举冲破后天六重境界。

    只见赵暮暮疯狂运转体内真气,将自身丹田不断扩大,增强真气总和。

    一盏茶后,那股热力被赵暮暮彻底消化完后,整个人气息稳定下来后,双目睁开,眼眸中一丝神韵流转。

    “后天六重终于破了!”其实至他破正经之后,后天六重也已不远了。

    此次借助血菩提,他不仅突破后天六重后,更是彻底稳固了境界。甚至于他隐约摸到了后天七重的门槛。

    后天境界注重将丹田扩大,使得真气变多变广,强化身体素质。丹田的大小也决定了后天境界的高低,而后天基础的好坏,则是决定了先天境界的成就。

    赵暮暮睁开眼后,只见小白猿正在挖着山石壁上的血菩提吃着。

    他一眼看去,那石壁上的血菩提已被小白猿吃的七七八八,就只剩下两三颗。

    赵暮暮当即抢先一步,从小白猿嘴下多食,将血菩提捏在手心里。

    小白猿见血菩提被夺,不开心的嘟囔了一声:“嘤!”像极了一个受委屈的孩子。

    赵暮暮抱起它,放在了自己的肩头上。

    紧接着便再次找寻出口出去。

    终于在一处拐角处发现了一抹光亮。

    待得走到拿出光亮前,一切豁然开朗。

    那晴朗的天空,奔腾的江水,不由使人心情大好。

    “小何,你等着吧,我一定会要了你的命!”赵暮暮看着眼前的江水,想起那三天被追杀的日子,止不住的恨的牙痒痒。
  https://www.shuquge.com/txt/161863/450560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