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出指

    云中鹤的铁爪钢杖势大力沉的向赵暮暮面门袭来。

    赵暮暮见他速度放慢,心中已有防备。

    此时他双手一拨便想将云中鹤的铁爪钢杖给弹开。

    可云中鹤此击势大力沉,赵暮暮随弹开了铁爪钢杖,自己亦是稍退数步。

    随即云中鹤见状,更是欺身而上。手中的一对铁爪钢杖分击赵暮暮周身,这正是他的绝技:蛇鹤八打。

    铁爪钢杖破风袭来,赵暮暮并不惊慌失措。如今的他早已不是那个初学乍练的小子,历经破庙一战与小何追杀后,他的实战经验早已今非昔比。

    只见赵暮暮脚下踏着凌波微步,侧身躲过云中鹤此击,而他更是以凌云窟石壁上剑指的手法,使出了流星剑法。

    以指做剑,分击云中鹤周身。

    云中鹤见他双手化指,冷笑一声,随即运起轻功,身形变化莫测,整个人速度之快,让赵暮暮看不清他的身形。

    而看不清云中鹤的身形,赵暮暮的流星剑法变无所攻之处。

    相反云中鹤身形移动之际,手里的一对铁爪钢杖以鹤蛇八打则频频朝赵暮暮周身大穴打去。

    “他的速度太快,就算我能守住一时,长久下来此消彼长,我会输!”赵暮暮挡下云中鹤的铁爪钢杖,心里暗暗想到。

    云中鹤仗着自己速度快,接连攻向赵暮暮,同时他心里冷笑道:“任你小子内力深厚,但境界太低,速度更是跟不上,待得你气力衰弱,要杀你便不费吹灰之力!”

    云中鹤心里这般想着,可却也忍不住感慨赵暮暮内力之深厚、绵长。自己虽然不是以专修内功为主,但好歹也是后天十重境界的高手,可赵暮暮给他的感觉,不仅内力不弱于自己,甚至论起后劲甚至还要胜自己几分。

    更何况此刻赵暮暮脚底下还踏着一门玄妙步法。

    正是因为这步法,云中鹤好几次能击中赵暮暮,都被他给躲闪开来了。

    倘若自己能得到赵暮暮身上的心法和步法,他便有把握能冲击先天之境。

    想到此处,云中鹤眼中不由的一阵火热。手里的铁爪钢杖则越攻越急,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而云中鹤如此动作,让赵暮暮感受到了一股压力,但他的心中并不急躁。

    因为他明白在对敌之时若是急躁便会失去理智,而失去理智的后果便可能是会变成一个永远都不会动弹的死人。

    他不想变成死人,所以他不能急躁。

    现在赵暮暮他只能不停拆解云中鹤的攻击,同时有机会以流星剑法来反击云中鹤。

    双方交手数十招,云中鹤脸上也冒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赵暮暮守的如同一个铁桶一般。

    而如今云中鹤他已是全力出手,可仍拿不下赵暮暮,他的心里不由有着一起焦躁,甚至还升起了一丝退意。

    可这丝退意随着赵暮暮身上一个破绽露出后而消退,涌上云中鹤心头的只有喜意与杀意。

    只见他鼓足真气,凭借着手机的铁爪钢杖朝赵暮暮身上的那处破绽攻去。

    而赵暮暮却突然展露一个诡异的微笑。

    只见他不闪不避,直接朝着云中鹤而来。

    同时他的左臂变得一阵通红,他的右掌化拳为指。

    原来方才云中鹤所发现的那处破绽,正是赵暮暮所故意漏出。

    双方交手,不仅云中鹤有所损耗,而赵暮暮的真气损耗更是严重。

    而战局拖下去,只会让胜利慢慢倒向云中鹤。

    故而赵暮暮才故意露出破绽引云中鹤进攻,自己则是全力一搏。

    只见赵暮暮那宛若烧的通红的左拳直接轰击在云中鹤的铁爪钢杖之上。

    双方交手瞬间,云中鹤只感觉一股灼热的气息传来,随即他的眼里似乎浮现出一道火麟的身影自赵暮暮左拳上飞出,朝他扑来。

    云中鹤不由一愣,而他手中的铁爪钢杖更是被赵暮暮一拳轰开。

    而就是他这一愣神的功夫,赵暮暮的右指已至。

    这一指就是两根指头,没有丝毫真气拨动。

    赵暮暮一指点在云中鹤胸口之上,随即整个人脸色迅速惨白起来,身上气息更是一阵阵萎靡下去,好似虚脱一般。

    云中鹤中了赵暮暮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指,整个人没有丝毫变化。

    他只是站立在原地。

    可他手里的铁爪钢杖却突然掉落,眼里散发出阵阵黑气。

    随后他整个人身上宛若被无数劲力穿透一般,他嘴巴里更是发出了呜呜声。

    就像是有人正在撬开他的嘴巴,在拔他舌头一般。

    而云中鹤中了赵暮暮这一指,只感觉自身仿佛身处地狱一般。周围无数恶鬼朝他涌来,要拔掉他的舌头一般。

    他拼命抵抗,只得咬紧牙关,不给他们撬开自己嘴巴的机会。

    此时,赵暮暮走到他身前不远处,只听得一声轻响“噗”。

    他面前的云中鹤身体周身大穴处瞬间爆射出一道道血气,同时他的嘴巴里更是飞射出一条东西。

    正是云中鹤的舌头。

    此刻他眼里的黑气才迅速消散。

    而云中鹤则是轰然倒地不起。

    赵暮暮脸色苍白的看着眼前之景,不由得一声惊叹。

    方才他所用的正是那剑指上的第一招,拔舌。

    此招使出,会使人产生幻觉,甚至让其仿佛置身地狱一般。同时指力会同时游走中招者全身大穴,破坏其体内经脉。

    乃是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攻击。

    而赵暮暮此刻以后天六重境界修为催动此招,还是太过吃力。

    故而他一用出此招,便感觉体内真气飞速流失,甚至精神也有所损耗。

    但这招的效果却是出奇的好,甚至超出了赵暮暮原本的估计。

    只见如今的云中鹤,在这一招的幻境下,不仅将自己舌头咬碎,体内经脉更是被赵暮暮这一指的指力给催破。

    “也算是他倒霉。这剑指所产生的幻觉或许对意志坚定者作用不大,可对于他这般作恶多端者来说,无疑是最痛苦的折磨。”赵暮暮看着眼前的云中鹤,不由的感慨一声。

    同时他对这剑指有了一个更深的认知。剑指,剑指,单凭指力就有如此威能。若是再习成剑气,那又该是何等威力?

    可这件事情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如今赵暮暮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只见他一把抓起昏死过去的云中鹤,同时解开了钟灵的穴道后,整个人运起凌波微步快速离去。
  https://www.shuquge.com/txt/161863/450560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