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合作

    赵暮暮拖着云中鹤如同死狗一般的身子走出山洞之时,一头灵动神骏的黑马出现在他眼前。

    那黑马看见赵暮暮后,长嘶了一声。

    随后草丛中飞出一个蒙面的黑衣女子。

    那女子蒙着面,但一双眼睛却十分好看,她手臂上袖箭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刺眼。

    她看见赵暮暮拖着浑身是血的云中鹤,眼中闪过一丝戒备。

    赵暮暮看她这般装扮,又瞥见她身旁的那匹黑马,心里有些猜测。

    可此时,一道古怪的声音却是由远及近的传来:“老四?你是谁?”

    这声音不似从嘴里发出,而像是从丹田聚气发出。

    赵暮暮问声不由脸色一变,随即一脚踹在云中鹤下半身要害之处,将其踹飞。

    赵暮暮这一脚没有半分留力,而是鼓足了真气。

    一脚下去,只听得一声声蛋碎的声音,以及云中鹤的被剧痛疼醒的惨叫声。

    同时还有一道破风声传来。

    那破风声宛若利箭一般,又急又快。

    赵暮暮身形一阵晃动,侧身躲开。

    他只感觉一道无形气劲擦脸而过,甚至将他左颊的一缕发丝给激荡的飞扬起来。

    那气劲射在地上,使得地面爆开一个脑袋般大小的坑洞。

    同时不远处的土坡之上,一个拄着两根钢杖,面容丑陋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赵暮暮。

    而他看着倒飞过来的云中鹤,只是钢杖一舞,便将云中鹤凌空接住。

    云中鹤还在那里痛苦的大喊大叫着。

    “一阳指,你是‘恶贯满盈’段延庆?”赵暮暮看着身边的坑洞,双眼一眯的说道。

    在他旁边的蒙面女子听见后却是瞳孔一缩,当即想要上马离开。

    这是段延庆说道:“少年人好见识,武功更是不错,可惜马上就要死。”

    他的声音自腹部丹田聚气发出,闻之犹如地狱恶鬼般的阴森厉叫。

    而赵暮暮却不慌不忙,他一指点中身旁那女子的穴道,令她动弹不得。

    那女子说不出话来,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一丝薄怒。

    做完这一切,赵暮暮才笑吟吟同段延庆说道:“其实我们可以合作。”

    段延庆眼底掠过一丝疑惑,说道:“你一个后天小辈,也配与我谈合作?”

    “有何不可?”赵暮暮看着他,身上充斥着一股自信。

    自他初学成星璇秘法以后,他身上就一直浮现出自信的气质,甚至是锐气。

    这自信,这锐气来自于他实力的提升。发自心里,展现在身上。

    他要保持这股锐气,以此来成为武道上披荆斩棘的利器。

    “无知小辈。”段延庆不屑的说着,眼底是轻视,同时手中钢杖就要动作,疾取赵暮暮性命。

    赵暮暮见状,不慌不忙,只是淡淡一笑,随即说了十六个字:“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叫花邋遢,观音长发。”

    这十六个字出,段延庆当即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但他的身形随后便闪到赵暮暮身前,手中钢杖抵在赵暮暮咽喉之上。

    只要段延庆劲力稍稍一吐,当即便可让赵暮暮当场丧命。

    “说!你知道什么!”段延庆的声音很难听,但却让人听得出他话语中激动。

    赵暮暮抬手将抵在自己咽喉前的钢杖撇开少许,盯着段延庆说道:“如果想知道什么,那最起码的礼遇还是得有,你说呢,延庆太子。”

    在赵暮暮说完后,他的目光又看向了一边的蒙面女子。

    段延庆闻言瞳孔一缩,随即手中钢杖一点,便将那蒙面女子点倒。

    赵暮暮看到后,看着段延庆说道:“这个讯息就当做是合作前的见面礼。”

    “你所说的合作是怎么样?”段延庆沉声问道。

    他突然有些看不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虽然他的实力很低,但身上始终笼罩着一股若隐若现的天地元气,仿佛他本人就像与天地无比契合一般。

    要知道,能如臂指挥天地元气,那可是先天高手才能做到。

    就算是后天大圆满,也不过才接触到这方变化而已。

    而眼前的赵暮暮,若不是段延庆察觉到他身上混无半点先天之气,只怕还以为是哪位先天高手跌落境界后,在他面前逞能。

    赵暮暮见段延庆询问,心中一喜,不怕你问,就怕你不上钩。随即他便说道:“我助你重登大理王位,你只需要帮我一个忙就好。”

    “什么忙?”段延庆看着眼前的赵暮暮那突然有些狰狞的面容问道。

    赵暮暮面容狰狞,话语中有些可怖说道:“报仇杀人。”

    同时他体内那股疯狂的力量又在不停的躁动着。

    段延庆冷冷的看着他。

    “有人曾经想让我死,我说过,我若是不死,那我必定要十倍百倍的报复回来!”赵暮暮声嘶力竭的低吼着,同时他的双目又开始变得有些通红。

    而他身上的气势也在开始节节攀升起来。

    段延庆见状,当即以一阳指直点赵暮暮周身大穴,却发现赵暮暮此刻周身穴道竟然全数移位!

    “这小子有古怪!”段延庆察觉到赵暮暮身上气势越来越强,杀意越来越盛,整个人似乎丧失了理智一般。

    “嘤嘤嘤!”此时,赵暮暮怀中小白猿冒出头来吼叫了几声。

    随着小白猿的吼叫声,赵暮暮只感觉灵台一阵空明,整个人身上杀意尽数消弭于无,同时身体中那股疯狂的力量也在消退。

    “呼呼呼!”赵暮暮大口的喘着气。同时他看向段延庆,问道:“如何?”

    “我凭什么相信你?”段延庆此刻退后几步,看着赵暮暮。

    赵暮暮却是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段延庆,你知道你为何如今仍是不能复位吗?因为你不敢赌,你怕下错筹码,而全盘皆输。却不知人生在世,如果不放手一搏,不杀不拼,永远走不出一条大道来!”

    赵暮暮狂笑着:“我起于微末,没有上乘武学,能活到现在几经生死,你我都是烂命一条,何不豁出去拼个痛快!还是说,你怕了?”

    听到赵暮暮的话,段延庆心神一震,随即冷声:“小子你找死!我段延庆何曾怕过谁!”

    赵暮暮却是摇摇头,转身离去,同时丢出一颗东西给段延庆,边走边说:“如果你不怕,明年八月十五,江南快活林。”

    段延庆接过赵暮暮丢过来的东西,是一颗通红的异果。正是赵暮暮从小白猿手上夺下的血菩提。

    “你不怕我就此杀了你?”段延庆看着赵暮暮背影,沉声问道。

    赵暮暮头也不会,只是答道:“我不怕,而你杀不了我的话,将来一定会为我所杀,你可以试试。”

    他顿了顿,随后又说道:“你不如去看看段正淳的夫人,或许你会有所收获也说不定,哈哈哈哈哈哈!”

    赵暮暮狂笑着运起凌波微步离去。

    “这小子当真古怪,他方才猛然爆发出的气息,那疯狂的神态,倒是跟传闻中聂家的疯血很相似。”段延庆捏着手中的血菩提,自言自语的说着。

    随即他又想起赵暮暮所说,的关于段正淳夫人刀白凤的事情。

    他双眼一眯,解开了那蒙面女子的穴道,随即手中钢杖一用力,整个人腾身而起,一转眼的功夫,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https://www.shuquge.com/txt/161863/450823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