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回雁楼

    衡阳城门前,一名中年男子正带着一群家仆正在等候着什么人。

    “老爷,人来了。”一名小厮对着身前正等待得焦急万分的中年男子说道。

    那中年男子见到追命等人过来,连忙迎了上去。

    只听得他大笑道:“诸位大人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在下刘正风!”

    追命等人听到刘正风自我介绍后,翻身下马。追命抱拳说道:“刘兄,在下六扇门追命,此次奉命护送裴矩裴大人前来,如今终是到了。”

    刘正风闻言,连忙来到裴矩轿子前行礼道:“见过裴大人,唉,如今北地战乱不休,日前福威镖局林家更是被人所灭,世道不甚太平。”

    刘正风言语中颇有感慨。

    而跟在追命等人身后的赵暮暮听到福威镖局被人灭门后,眉头一皱。

    轿子里的裴矩听见刘正风的话语,则是冷哼了一声:“如今世道不好,还好有崔捕头一路护送,倒也不敢有宵小来犯。”

    说罢,裴矩便不再言语。

    刘正风只得尴尬的笑了笑。

    随后便请追命等人一起入城。

    追命来到赵暮暮面前,说道:“赵老弟,咱们就在此分别了。”

    “崔三哥请,我也有些事情要做。”赵暮暮抱拳说了一句。

    前往衡阳这段时间下来,赵暮暮跟在追命等人身后。一路上赵暮暮时不时向追命请教武学,所以两人如今也有了一些交情。

    追命点了点头,随后便跟着刘正风等人入了城。

    赵暮暮站在城门前,身边人来人往。

    此时两道声音引起了赵暮暮的注意。

    “仲少,你说来看这金盆洗手大会可咱们没有请帖,到时候该怎么进去啊?”

    “陵少,咱们‘扬州双龙’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到时候咱们只需要……”

    赵暮暮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便望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两个身穿粗布麻衣,甚至衣服上面还有着几处补丁,长得像小混混的两个人正在交流着。

    “仲少?陵少?扬州双龙?难道是他们?”赵暮暮刚刚走向那两人,却被一辆极其豪华的马车给阻挡了去路。

    而待得马车入城走后,那两名小混混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赵暮暮见此,只得感慨道:“看来这次的金盆洗手大会一定会很精彩。”

    感慨完后,他便也径直进了城。

    赵暮暮入城后没有丝毫停留,而是前往衡阳城中有名的回雁楼。

    “林家被灭了门,那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那传闻中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赵暮暮站在回雁楼门前想着。

    同时他还看见了那方才在城门前所见的华丽马车也停在回雁楼门前。随即便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赵暮暮一进到回雁楼里,只听得喝酒嘈杂声不断。他只好找了一个比较清净的位置坐下。

    “客官,要来点什么?”一旁的店小二连忙招呼着他坐下。

    赵暮暮说道:“几个精致小菜,来一壶龙井。”

    “得嘞!”小二招呼了一声便快速离去。

    而这个时候,他却听到了两声奇怪的声音。

    赵暮暮向着周围看去,只看见过他不远处,那刚刚交谈的小混混正在对着两个馒头埋头奋战着。

    他们吃的很认真,宛若在吃什么山珍海味一般。

    但很明显一人一个馒头并不足以让他们填饱肚子。

    “仲少,我这里还有半个,你要不然也吃了吧,反正我饭量小。”其中一个小混混对着旁边的那人说道。

    而那人摇了摇头,说道:“陵少,你吃吧,我饱了,你看看我肚子都涨了!”

    可他说着说着,肚子却传来了一声“咕隆”的声音。

    他的神色瞬间有些尴尬,只好伸手挠了挠头。

    “两位朋友,不如过来一起吃吧。”赵暮暮的声音此刻传来。

    听到赵暮暮的话,那人尴尬的神色才有所化解,随后看着赵暮暮桌子上的饭菜,不禁有些意动。

    而一旁的另一人却拉着他,随后对着赵暮暮说道:“多谢兄台盛情了,不过我们兄弟二人可以温饱。”

    “陵少,这么好的一个宰肥羊的机会哎!”那人见同伴拒绝了以后,小声说道。

    “仲少,咱们有手有脚,何必要他人施舍?咱们在扬州甚至来这一路上,不也是吃一餐饿三餐的过来嘛,如今还能吃得起馒头,咱们不必这样。”他回答道。

    那人听见他那么说,只是小声的嘟囔了一声,但也没有反驳,而是接着埋头吃起了馒头。

    而赵暮暮却是端着饭菜和龙井来到他们两人身边。

    那两人抬头起来看着赵暮暮。

    赵暮暮只是笑了笑,将饭菜放下,随后坐到两人身边,说道:“我也曾经饿过,差点还饿死了。”

    “你也饿过?”一旁埋头吃着馒头的人抬起头,盯着赵暮暮。

    赵暮暮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两人那稚嫩却又满是坚毅的面容,说道:“是,所以我才发誓我一定不会让自己再饿着。也不会让自己再死一次,因为饿和死是一个意思。”

    “人家说饿死饿死,我情愿做个饱死鬼,也不做个饿死鬼,你说是不是陵少!”说完,他便拿起筷子吃起来赵暮暮端来的饭菜。

    “仲少!实在抱歉,我这位兄弟唐突了。我叫徐子陵,他叫寇仲。还没请教?”徐子陵骂了一下寇仲,随后同赵暮暮说道。

    赵暮暮摆了摆手,示意不碍事,随后说道:“赵暮暮,一个无名小卒而已。”

    “噗!”一旁的寇仲吃着吃着,听到赵暮暮这么说,突然喷了一下饭,调侃的说道:“有没有说过你这名字很像女人?”

    徐子陵瞪了一眼寇仲。

    而赵暮暮则更是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没有。”

    “名字是父母所取,不管叫什么,都是他们所给的礼物。”赵暮暮说完后,才发现眼前的双龙眼里流露出一丝哀伤神色。

    赵暮暮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给两人和自己倒了一杯茶。

    寇仲率先恢复过来,说道:“你说的没错,不管叫什么都是他们给的礼物。名字像女儿又如何?只要行男儿事,争功名,灭敌寇,杀巨仇!活的潇潇洒洒,管他人来去分说!”

    “仲少说的对!”徐子陵在一旁符合着。

    赵暮暮露出了一抹笑意,但随即又隐没了。

    就在三人交谈正欢之际,一道身影自二楼撞破二楼栏杆,随后从天而降,就要砸在他们的饭桌之上。

    赵暮暮双眼一眯,随即右臂一抬,一提,随后便将那人接下,更顺势将他身上的冲劲卸掉,让他安稳落地。

    而赵暮暮抬头看向回雁楼二楼,只见上面传来了些许吵闹声和刀剑的声音。
  https://www.shuquge.com/txt/161863/451792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