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江湖谪仙行 >第四卷 临江仙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七弦祭神大法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卷 临江仙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七弦祭神大法

    天下八大神剑,龙蟠虎犼紫电青霜人杰地灵阳鼎阴炉,每一柄神剑都用着各自绝强超俗的神通之力,比方说九龙山匪首霍元巢的那柄阳鼎,可幻化出一柄巨型凝真气剑,阳神身外身外形显化;剑侠上官白檀的那柄青霜剑,可随意摧生青色霜气为剑芒,无视任何敌人的强韧体魄;酆山鬼王卢妄的那柄人杰剑可大幅增强持剑者的阴灵内力,同时召唤出整整八具本命阴神对战。法圣李白白手中的这柄首处镶缀有硕大墨珠的灰白长剑亦是八大神剑之一,名为“阴炉”。

    有大量的浅白色气机自阴炉剑的剑尖处飘荡而出,很快便消散在了满是柳絮状飞雪的茫茫天空之中,再也观察辨析不见半分。

    就在众人皆迷惑困顿不解之际,身穿靛蓝色纯色褂子的法家当代圣人李白白又轻轻念叨出了一十六个字:“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

    蓦然间,整片被积雪覆遍的林子俱被朦朦胧胧、犹自发散着淡淡金光的白色气息笼罩包围了起来,往周围看去,再也瞧不见远处的林间事物,抬头也全然望不到太阳,就如同此间的六百号左右的人都被一只会发光的巨型白碗给死死罩在了里面一样!

    “哈哈,这便是李大人手中阴炉剑的无上神通!”穿有青黑色绸子的西域人黄敦伦得志便猖狂的放声大笑道,“你们现如今已被法家莫大‘气数’幻化而成的巨型真气罩子给困住,在这个罩内,无人可以轻易出逃,而且除了李大人自己以及我们这些事先在体内注入了部分法家气数的人外,剩下的每一个人都受到身不由己的‘压胜’,顶上这个气数大罩存在的时间越长,你们受到的压胜也就会越强烈。不仅如此,我们李大人还可以随意汲取你们的气数化为己用,甚至用于攻击你们自身……这一战,你们何来的半分胜算?!”

    “有无胜算,打过方知!”自知不慎跌入陷阱的肝胆盟当代盟主凌轹挑眉怒喝一声,“兄弟们,杀!”

    随着白袍白帽白猿公取下了别在腰间的那两根钢铁圆首粗棒,三百多名悍不畏死且早已笃定死志的肝胆盟精悍红衣义士,尽皆手提上粗下细的结实木棒,咆哮着朝敌人冲杀而去,三百人同仇敌忾,端的是声势逼人。

    “小的们,上!”得帮主云雨大圣黄敦伦的一声令下,两百多名黄眉帮的黄衣弟子同样紧握手中的丈二木棍冲着前方肆意狂奔。

    黄衣红衣两股“洪流”凶猛对冲,凌轹与黄敦伦这对堪称此生宿敌的老朋友也手里握住自家武器向着彼此大踏步奔袭,倾力一战。

    这一场恶战刚开始便大大出乎了凌轹的预料估算。肝胆盟凌盟主早年间便得前任盟主严羌传授上乘武学“豪纵棒法”,各类招式均大开大合,每一棒尽可展现一代英雄好汉那份豪放不羁、纵情挥洒神力的无双霸气,而那个姓黄名敦伦的“小瘪三”不得义父严盟主真传,那套豪纵棍法最高境界和完美状态若是有足十乘的话,那他黄敦伦顶天了也就勉勉强强练到八乘左右。后来因为那厮胆大包天居然去调戏了义父的小妾,理所当然的被严羌逐出了师门。离开肝胆盟后,自我摸索着独创了一套唤作“云雨棍法”的奇特武学出来,改棒为棍,自封甚么“一棍翻云一棍覆雨大圣”,简称“云雨大圣”,广收门徒并创出了个“黄眉帮”。两年前,严羌光荣牺牲在玉龙关外大邑山谷,身为义子的凌轹率领四千余人的部队也仅仅捞回了严盟主的尸骨,之后晋升为新任盟主的凌轹雷厉风行的又率众赶赴峨眉山,将云雨大圣所统领的黄眉帮给一下子挑了,那个甩着云雨棍法的“峨眉山野猴”黄敦伦更是在短短一百个回合之内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堂堂落败,输得颇为凄惨。

    然而时隔两年,平素修炼几乎没有一日懈怠偷懒的凌轹依旧在使用生平最为熟稔,所谓已是炉火纯青的豪纵棍法对付着敌人黄敦伦,可却完全没了两年前那份得心应手的放松碾压之感,相反,迎战手持黄金镔铁棍的黄眉帮帮主黄敦伦的那套并没有开创多少新鲜招式的云雨棍法,竟大大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不可控之感。这才战了不到五十个回合,白猿公凌轹便着实感到有些吃劲儿费力了,那面阴炉真气罩子彻底隔绝掉了外头正呼啸飘零着的漫天风雪,罩子内部的温度升高甚快,明明是严冬小寒时节,凌轹凌盟主的额头上面已渐渐渗出了不少汗珠。

    两年前不到一百个回合便即落败的黄眉黄敦伦很快就与死敌凌轹战至了第八十个回合,各种云雨棍法的自创强力招式持续不断地倾洒挥舞而出,以黄金镔铁棍敌对激斗凌盟主左右手中的圆首钢铁大-棒,战局的场面优势逐渐开始向黄敦伦这边靠去了。

    第九十七个回合,面对近乎恍若有呼风唤雨之能,犹如天气气象一般变化莫测的云雨棍法,凌轹白猿公使出一招“紫燕长掠”,一棒捶击向黄敦伦的左侧肩头,趁其侧身偏闪之际,右手里的另一根钢铁巨棒横扫而过,瞄准敌人的脑袋抡去,岂料黄须黄眉黄发黄眼睛的西域贼人黄敦伦猝然间将他那本就十分矮小驼背的身子猛一俯低,堪堪躲开了凌轹那真正势沉千钧的全力一棒,继而那黄姓大圣双手握紧黄金镔铁棍,须臾施展一招“莽日撞钟”,那根沉重几达百斤的镔铁长棍的棍头重重砸在了凌轹凌盟主右侧身躯的肋部要害,力浪狠厉无匹的透入了脏腑肝胆之中,饶是体格健壮若林间巨熊的九尺汉子凌轹也确确实实受到了不小的霸道冲击,嘴角渗出了一丝明显的猩红血迹。

    不惑之年的盟主凌轹身子受创的时候,这便肝胆盟三百多人对黄眉帮两百多人的战事亦出现了有兵败征兆的劣态。按理来说,昔年驻扎在西疆边境要塞,曾经真刀真枪和西域敌人在沙场之上过过招、流过血的肝胆盟众“死士”在人数占优势的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出来此等态势才对,但或许是因为没了盟主亲自领导并排兵布阵,又或许是地势崎岖不平的林中雪地不利于众人的作战发挥,可铁一般的事实而今就摆在眼前,肝胆盟一众红衣持棒的精英汉子,在数目比自己少出甚许的黄眉帮众人发起的强大攻势下,显得严重缺乏凝聚力形同散沙,被拧成一根绳子一样的黄衣帮众逐个击破,不多时便大有兵败如山倒的不妙趋势,只怕再也用不了太久,这场两百多人对三百多人、棍对棒的,类似大人打小孩的无礼“群殴”,就要以黄眉帮众的圆满胜利宣告结束了。

    一棍摧伤了凌姓大仇人腹腔内脏的黄敦伦甚是洋洋得意,好像是尚且游刃有余还留有很多底牌似的,竟相当托大的没有乘胜追击,一招得手后竟坦坦荡荡的不接后手,就这样给了凌轹凌盟主缓一口气的时间,作为昔日峨眉山黄眉帮帮主的黄敦伦黄大圣快意而笑道:“姓凌的,现在你身处法家气数压胜之地,你打了一辈子辛苦仗才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那点儿可怜的‘兵家气数’正在不断流失,不光是你一个人,还有你的那群手下,他们也都已沦为了一群没用的乌合之众,肝胆盟所谓的精锐死士再也不复往日的势如破竹,一团散沙一攻即破。事到如今,你要怎么和我打呢?要不你现在跪下来求求老天爷,求他降几道天雷下来,看看能否把我给劈死?今日你凌轹就算是兵家圣人转世,也必死在这片林子里面,半条活路都没有,哈哈!”

    那件羊皮雪白丝绒袍子前胸处沾了几滴醒目血渍的凌轹眼

    (本章未完,请翻页)

    神仍旧保持坚毅英气,饱经二十四年戎马生涯的肝胆盟“老兵”再度把持着两根钢铁棒子纵身上前,又与那姓黄的淫-邪恶贼交杀拼斗了十几个回合后,有两柄造型极端精美的赤红色细长小剑自凌帮主的袍袖之中陡然飞出,一柄飞剑的刃身之上刻有一个“肝”字,另一柄之上则刻有“胆”字。

    这两柄通灵飞剑乃前任肝胆盟盟主严羌临死前赠送给义子凌轹的灵力宝物,每一柄里头都蕴藏有超乎想象的“血气”。普天之下的通灵飞剑皆存有剑气和剑意,而剑气难涨、剑意难养,两者皆十分稀罕珍贵,断无速成登天之法。昔年严羌严盟主发现了一条养剑炼剑的大好终南捷径,即通过将在战场上杀人之后必然会沾染的“血气”转移至自家飞剑之上,靠着这种增加血气的法子飞速提升着宝剑的威势杀力。严羌之所以会在两年前不幸身死,就是因为他为了积攒丰富血气而太过深入西域敌军腹地,这才导致了最终光荣战死于大邑山谷,后来其子凌轹为了营救身为恩师兼义父的严羌,与凉王马朗立下军令状要了一支四千多人的兵马千里奔袭,可到底还是去晚了一步,义父严羌的胸口已经被敌人的一截长矛贯透,再也救不活了,只剩一口气的肝胆盟严盟主就在死前将盟主的位子让了出来,还将那两柄几乎是害了他性命的宝贵飞剑送给了义子凌轹。凌轹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义父原来是因那两柄极为不详的血气通灵飞剑才会身亡异域山谷,故而一直不愿如何使用双剑,对之可谓深恶痛绝,虽素来存放于袍子的袖中,但其实从未在与敌人作战的时候真正祭出来过。

    而此时此刻不论是他自己,还是肝胆盟那三百多号义士弟兄,都处于煞是要命的危险劣势之中,这两柄通灵细小飞剑这会儿还不用,更待何时?留到下辈子再用么?

    两柄不知蕴含浓缩了多少斤“血气”的细小猩红飞剑就那样灵活穿过了大圣黄敦伦的严密防守,眨眼间刺入了那个黄眉西域人的前胸和小腹两处致命要害,就在凌轹凌盟主误以为已经顺利得手毙敌的时候,有“咚”的一记清响乍起,悠悠扬扬好似那金钟颤鸣之声。

    这无疑是让凌轹大吃一惊,就在他因此而松懈失神之际,死敌云雨大圣的那根黄金外包的镔铁长棍早已奔着白猿公的首脑太阳穴处狠狠抡摆而来,身经百战的凌盟主纵然反应再迅速,却仍是差不多慢了半拍,虽勉强卸掉了一部分恐怖无伦的挟带风雷之势,躲开了正中太阳穴的毙命要害,但脑袋左侧还是被百斤大棍猛地砸了一下,丹凤眼卧蚕眉的英武大汉凌轹当场被打得失足摔在地上,口中呕血不止,染红一大片雪地。

    “你……你从什么地方学来的佛门大金刚印?!”肋骨、脑袋先后中棍的凌轹白猿公瞪着那对黄金眼瞳冲敌人大声喊道。

    “蠢货,试问这个世上还有哪里能学到佛门金刚印?当然是那位‘释圣’一衲禅师亲自传授于我的咯!”云雨大圣黄敦伦歪着嘴角邪魅笑道,“只不过我才练了短短半年时光,这大金刚体魄练得还不够到家,但扛一扛你的那两柄小飞剑还是没问题的。好了,姓凌的,你丫欠了老子那么多,把我害得那么苦,今朝也该用身家性命来偿还债务了吧,乖乖的闭上眼睛去死,下辈子呢投胎当只白毛猿猴,也算对得起你这辈子的绰号了!来世再见——”说罢便高高举起了那根黄金镔铁长棍,运足周身本命真气,全力照着凌轹的头顶天灵盖掷落。

    “铮!”

    “铮!”

    蓦地里,有两记甚是尖刺的琴弦崩断之声自凌轹的胸口中“蹦”出。

    震耳欲聋。

    七弦祭神大法。

    (本章完)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62387/460271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