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我的老婆白骨精 >第10章 孕母草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10章 孕母草

    中午的时候,“苏锦绣”给柳南风打了个电话。

    “我们外出聚餐,你要不要一起来?”

    因为咖啡店里算上“苏锦绣”一共也才四个人。

    所以他们经常凑到一起去吃饭,有时候会AA,不过大部分都是“苏锦绣”结账,谁让她是老板。

    之前柳南风在咖啡馆经常一混一天,中午自然也跟着去,一来二去的也就跟她们混熟了。

    “还是算了,我还有两个单没送,就不去了。”

    中午的时候是订单高峰期,即使不接单,只要没退出系统,都会有强制派单。

    “那行吧,不过你自己也要记得按时吃饭,你送外卖是为了锻炼身体,不要舍本逐末,忘了初衷,那就得不偿失了。”

    “知道了,知道了,不要罗里吧嗦。”

    “什么,你竟然敢嫌我啰嗦,回家你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谁怕谁啊。”

    两人吵吵闹闹结束了通话。

    等收起手机,柳南风却露出沉思的神色。

    刚才那些看似无意的对话,实际上是对“苏锦绣”的又一次试探。

    他不知道苏画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顶替苏锦绣一直在他身边。

    甚至怀疑从始至终,跟他在一起的都是苏画眉。

    但现在看来不是,比如刚才,他故意惹“苏锦绣”生气,她的反应,跟柳南风记忆中的她,还是有细微差别的。

    记忆中的“苏锦绣”绝对不会说回家你给我等着这样的话。

    而是会用最温柔的声音,笑着说:“谁跟我说要长相厮守,白头偕老的?现在就嫌我烦了呀?”

    温吞吞的话语,如春风一般的笑声,如同一把软刀子,扎进你心里,让你自认错误,而不会像现在这样,用娇嗔的语气说“回家等着”这样的话。

    这属于两种性格的人,两种处事方式,在他的记忆里,苏画眉正是这样的性格。

    和苏锦绣完全相反的性格,活泼、跳脱、做事大大咧咧,充满活力的一位女子。

    以前柳南风还很诧异,这样的性格去当律师,真的合适吗?

    不过这是苏画眉自己的选择,他就没多嘴。

    现在看来,这律师都有可能是她们随口找的一个幌子。

    而且柳南风也确认,苏画眉顶替苏锦绣时间应该也不长,因为距离上次他们这样拌嘴时间并不长,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当然最后的结局是他赔礼道歉,至今他耳边仿佛还回荡着事后苏锦绣那温柔的喘息声。

    也怪柳南风为人比较粗枝大叶,这些小细节在生活中其实还有很多,只是以前谁会留意这些。

    不过妻子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要让“苏画眉”顶替自己,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

    想到下午和小家伙冯红锦的见面,柳南风在旁边超市买了些零食,特别是可乐,买了两瓶,一瓶百事,一瓶可口。

    另外又下了一单自取的炸鸡。

    今天运气好,没遇到什么退单的,中午在旁边牛肉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

    面挺不错的,就是那牛肉一言难尽啊,只能说厨师的刀工正好,牛肉那是切得薄如蝉翼,吹之可破。

    那几片薄薄的牛肉,柳南风甚至担心会不会融化到面汤里。

    吃过饭,找了一处柳树荫休息了一下,眼看就要到和冯红锦约定的时间,于是先去炸鸡店取了餐。

    这次柳南风还是点了拼盘,不过是去了香辣口味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整只的炸鸡和一份甜辣口味的炒年糕。

    来到昨天约定好的地方,远远地并没有见到人影。

    柳南风走到江边,隐隐看到水中有个红影穿梭。

    “冯红锦?”柳南风冲着水面喊道。

    就在这时,一道水箭从水底射出,直奔柳南风面门。

    这次柳南风有所准备,加上速度不快,侧头避让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条红色的小鲤鱼跃出水面,鱼尾在空中快乐摇摆,落入水中,化作一可爱的小女孩在水中嬉戏。

    “快点上来,我今天可买了很多吃的。”柳南风提起手中的购物袋道。

    “等一下。”

    冯红锦说完很快就又钻入水中,但很快就又浮出水面,此时她手上多了一条用水草串着鱼鳃的小鱼。

    柳南风伸手把她拉上了岸,小家伙扭着小屁股,摇晃着小身体,把身上的水渍全部甩干。

    这才一脸兴奋地把手上拎着的小鱼递给柳南风道:“这个送给你。”

    “送给我?”看着巴掌大的小鱼,柳南风满脸吃惊。

    冯红锦开心地点了点头。

    “我们是好朋友呀,你请我吃好吃的,我请你吃小鱼。”冯红锦开心地道。

    柳南风:……

    看小家伙一直伸着手,柳南风无奈地接了过去。

    可是柳南风接过去,小家伙依旧仰着脸,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怎么了?”柳南风有些奇怪地问道。

    “你没有说谢谢,你要跟我说谢谢。”

    “呃——好吧,谢谢。”柳南风很是无奈地道。

    “不客气。”

    冯红锦高兴得在原地蹦跶。

    “走吧,我们去阴凉的地方。”

    头顶烈日炎炎,就这一会的工夫,皮肤都感到微微有些刺痛。

    冯红锦立刻迈着小短腿跟上,眼睛更是没离开过柳南风手上的购物袋。

    而柳南风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河面,只见水下闪过一抹光亮。

    两人靠着堤坝的阴影处坐下,柳南风在小家伙一脸期待中打开了袋子。

    “这是炸鸡、这是薯片、这是巧克力、还有这个可乐有两种,昨天你喝的是百事可乐,今天你尝尝可口可乐……”

    柳南风把袋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小家伙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坐在地上的她两只小脚脚动来动去,显示了她此时兴奋的心情。

    接过柳南风递过来的可乐,还带有丝丝凉意,迫不及待地灌了一口。

    然后皱着眉,大声哈了一口,大概因为喝得太急,气从嗓子里反冲到鼻子中,一股酸意涌上鼻腔,原本水汪汪的大眼睛变得更加水润。

    “喝慢点。”柳南风有些好笑地道。

    然后把装有炸鸡的盒子递了过去。

    “哇,这是一只鸡吗?一整只鸡吗?”看着盒子里那完整的炸鸡,冯红锦兴奋地问道。

    “是的,现在它属于你的了。”

    柳南风直接把盒子塞进她的怀里,她赶忙一把捧住。

    “那——那个呢?”

    她又把目光看向旁边的炸鸡翅。

    “都是你的了,乘热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柳南风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你真好,明天——明天我送给你一条大鱼。”小家伙兴奋地说道。

    柳南风瞥了一眼丢在旁边,已经快要被晒干的死鱼道:“那还真的谢谢你了。”

    “不客气,我们是好朋友。”

    柳南风:……

    “既然是好朋友,我有点问题想要请教你一下。”柳南风稍作犹豫,就直接说道。

    “请教?什么是请教?”冯红锦抬起油乎乎的小脸疑惑问道。

    “呃……就是问你,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看来她真的是太小了,很多的话,都需要直白说明白她才懂。

    “哦……哦……”小家伙闻言连连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明白了柳南风的意思。

    “你能帮我问问你家大人,人和妖生宝宝,是不是特别地困难,特别地麻烦?”

    小家伙闻言,立刻用看怪叔叔的眼神看着他,一脸警惕。

    “我还是小孩子,我不能生小宝宝。”

    柳南风:-_-||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不是说你,我是说我和我老婆,唉,算了,我还是问别人吧。”

    柳南风走到江边,对着水面道:“你好,请问你是冯红锦的家长吗?”

    冯红锦抓着被啃得坑坑洼洼的整只鸡,也呆呆地看着江面。

    就在这时,从江中走出一位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女子。

    水绿色的衣裳,垂腰的发髻,纤腰盈盈一握,圆脸蛋,皮肤白皙晶莹,在阳光下仿佛散发着光泽。

    走起路来如同扶风摆柳,轻盈而又优雅。

    “玉蝉姐姐。”

    柳南风身后的冯红锦一骨碌爬起来,迎了上来。

    “你呀,吃得满脸都是。”

    这位叫玉蝉的姑娘,掏出一块绿色手帕,帮她把小脸擦了擦。

    “玉蝉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冯红锦惊喜问道。

    “夫人不放心你,让我跟过来看看。”玉蝉说道。

    这句话看似是说过冯红锦听,实际上是说给柳南风听的。

    不过柳南风也理解,冯红锦虽然有三百多年的道行,但是天真而又单纯,跟三岁小孩其实没什么区别。

    说完,她又向柳南风道:“小女子朱玉婵,见过柳相公。”

    “你认识我——呃,是听冯红锦说的吧?”柳南风说完反应过来。

    冯红锦和他见面的事,一定跟她家大人说过了。

    可没想到朱玉婵却摇了摇头道:“之前就听过柳相公的名声,只是无缘一见。”

    “咦?”

    柳南风闻言大吃一惊,然后赶忙问道:“你听说过我。”

    朱玉婵点了点头道:“柳相公是苏家姐妹的夫君,我自然是听说过的。”

    “等等,等等,苏家姐妹?我夫人只有苏锦绣一人。”柳南风赶忙解释,当然不无试探的心思。

    可没想到朱玉婵闻言只是抿嘴轻笑一声,然后道:“柳相公与苏家姐妹宿缘纠葛,虽不说人尽皆知,但也不是什么秘密。”

    “宿缘?什么宿缘?”

    “这我就不清楚了,柳相公想要知道,可以回家问你夫人。”

    “好吧,多谢姑娘,我正好还有点事情想要想你请教,你看……”

    “可以的,我们去那阴凉之处说话,这太阳实在太晒了。”朱玉婵笑着道。

    “对,对……,我们快点过去。”

    冯红锦拽着朱玉婵就往那堆零食而去,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玉蝉姐姐,你喝这个,好好喝的哦,还有炸鸡,还有好吃的……”

    小孩子的心里,有什么好东西,都要向自家大人炫耀一番。

    “好了,你先自己吃吧,我跟柳相公说说话。”朱玉婵摸了摸冯红锦的小脑袋,满是宠溺。

    “哦,好的。”

    只要有得吃,冯红锦才不管那么多呢,立刻低着头,又继续大吃大喝。

    “谢谢你给红锦买了这么多吃食。”柳南风还没说话,朱玉婵首先感谢道。

    “你太客气了,不值几个钱。”柳南风赶忙说道。

    朱玉婵笑笑,没再继续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不知你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

    “我想要问问,人和妖生孩子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不容易生,还是有什么问题?”

    “这个问题,你没问过你家夫人吗?”

    “她们还不知道,我已知晓她们的身份。”柳南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实话实说。

    朱玉婵闻言露出一个惊讶的神色,她有些不明白柳南风是怎么发现她们身份的,忽然又想到刚才柳南风直接叫破她的身份之事,看来眼前的柳相公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

    当然这些只是朱玉婵脑中瞬间的想法。

    她直接说道:“人和妖怪的确很难生出孩子,即使生出,也是以妖为多,想要化成人形,最少也要百年时光,在这期间,以人类寿命,基本上是等不到这一天了。”

    “这样吗?”柳南风闻言吃了一惊。

    “这主要是因为妖比人强大许多,毕竟能化作人形的妖,哪个不是经历过了无数劫难,磨炼自身,最后才化作人形。”

    “当然要是人比妖强大,那么生出的孩子,自然也会是人类。”

    柳南风闻言有些恍然,她这样的说法其实很有道理。

    就比如宝宝的长相取决于基因的强大,如果妈妈基因强大,那么宝宝就长得像妈妈,反之也是如此。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柳南风问道。

    “有,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神奇的草药,叫孕母草,服用之后就会把自身力量完全封存,彻底化作人类,等有孕之后,不但可以生出人类,还能把封存的力量继承给自己的后代,诞生出强大的人类。”

    “那这孕母草是不是很珍贵,很难获得?”

    “的确很珍贵,很难获得,但是对妖来说,这其实就是一味毒药,并且服用孕母草的过程非常痛苦,如同千刀万剐一般。”

    “如此说来,代价的确太大了。”

    “何止,如果只是熬过这一关,彻底变成人类,那也还算不错。”

    “但实际上只是生育之前,等孩子出生那一刻,母亲多年修行将会付诸东流,彻底被打回原形,如有机缘或许还能再次化妖,但既然是机缘,都是可遇而不可求,最终不过是妄想罢了……”

    朱玉婵看着前方滚滚江水幽幽地道。

    在她漫长的生命里,倒也见过几例,可是没有一个会有好的结局。

    除了人类,任何妖怪在化妖之前,都是极为弱小,随时都会夭折。

    所以仅有的几例痴心人,最终一身修为付诸流水,最终消失在了天地间。

    柳南风闻言之后,脸色也变得难看,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朱玉婵所说这些,正好可以解释苏锦绣和苏画眉姐妹的一些行为。

    “那只要人比妖强,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了对吧?”柳南风问道。

    “当然。”朱玉婵点了点头。

    想了想,向朱玉婵深深一揖道:“我知道我家夫人身份之事,还请朱小姐暂时保密。”

    朱玉婵闻言愣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一刻,柳南风迫不及待地想要强大力量。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152/457393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