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我的老婆白骨精 >第16章 魇魔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16章 魇魔

    “帅哥,要一起喝一杯吗?”

    双马尾,好吧,我们暂且称呼其为双马尾。

    双马尾走上来,一只手搭在柳南风的肩上,一只手举起手中的杯子笑问。

    柳南风一脸正色地把她的手给推开,“不用,你去找别人,别打扰我们。”

    “别听他瞎说,我跟他没什么好聊的,美女,坐……”

    祝志成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殷勤地帮忙拉开椅子。

    “谢谢。”

    双马尾把手上的杯子放在他们面前的桌上坐了下来。

    “不客……”

    祝志成满脸笑容,自认为风度翩翩地来一句不客气。

    可没想到对方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没给他,直接目不转睛地盯着柳南风。

    “艹……”祝志成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差距真的有这么大?

    不过他没赶人,自顾自地坐了下来道:“我跟你说,我这兄弟是有家室的人。”

    双马尾没说话,依旧看着柳南风。

    柳南风哪里还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于是点点头道:“对,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我很爱我老婆。”

    双马尾露出一个笑容,眼睛里掩饰不住的喜色。

    “你也听到了?美女,你不如跟我聊聊,别看他长得好看,其实就是个草包,我就不一样了,跟我处得越深,越知道我这个人有内涵。”

    祝志成一边说着,一边露出手腕上的绿水鬼,以示他真的很有内涵。

    “我不信,来酒吧的都是为了玩,为了寻开心,你要是真爱你老婆,干嘛还来酒吧?”

    双马尾看似很普通的话语,但是知道她身份的柳南风听在耳中,却知道她意有所指。

    “这就要问他了,我本不想来的,硬是被他给拖着过来。”

    祝志成闻言心中一喜,以为是柳南风在给他创造机会。

    于是立刻一本正经地道:“这酒吧由我一部分投资,我也算是老板之一吧。”

    说完心里喜不自胜,这下还不知道他是多有内涵,内涵多深?

    “是吗?那你这个人挺坏的啊,明知道人家夫妻恩爱,还要把人家拖下水,你这拉良家下水,劝妓女从良的行为还真是恶劣呢。”

    祝志成闻言心中微微有些生气,一个陌生女人,一上来就指责他,搁谁身上也不痛快。

    不过好在他还保持风度。

    “来酒吧,就不能只是喝酒吗?而且美女,你单身一人来酒吧又是为了什么?你是良家,还是……”

    最后一句他没说出来,但是大家都知道是什么话。

    不过双马尾并没生气,只是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笑容。

    反而是坐在对面的柳南风心中微微有些不爽,但却又不好说出来。

    “美女,我跟我朋友谈事情,你去旁边吧,不要打扰我们。”柳南风道。

    这次祝志成也不说话了,刚才的话,着实让他生气了。

    “那留个联系方式?”双马尾起身后依旧不死心地道。

    “不用,我有老婆,我也很爱我老婆,我对你没任何想法,也不想跟你有什么瓜葛。”柳南风再次义正词严地道。

    “你对你老婆正好。”双马尾神色有些复杂地道。

    “当然,那是我老婆,我能对她不好吗?不好我能把她给娶回家收着吗?”

    双马尾被柳南风逗乐了,笑着离开,也真的没再打扰。

    “什么人?”

    等双马尾走后,祝志成忍不住嘀咕。

    “看她长得挺漂亮,没想到也是个颜狗,肤浅。”

    “对啊,漂亮的只跟漂亮的玩,你这丑比就不要强行凑热闹,那就成舔狗了。”

    “我有钱。”

    “那又怎样?”

    “钱能乱了年纪,自然也能乱了颜值。”

    说得好有道理,柳南风无言以对。

    聊着天的同时,柳南风不经意留意着双马尾,见她拒绝了几次邀约之后,他也松了口气。

    “时间不早了,我也回去了。”柳南风掏出手机看了眼道。

    “行吧。”祝志成也没再强留。

    “我开车送你。”

    “不用,我打辆车就行。”

    祝志成闻言也没再坚持,把柳南风送出门,等他上了车才再次回转。

    想到刚才的事,越想越气,决定再战双马尾。

    可是找遍酒吧也没找到人。

    柳南风快到小区的时候,给“苏锦绣”打了电话,总要留点给她收拾的时间吧。

    “快到楼下了,好,你顺便帮我从楼下买盒鲜奶回来。”

    “鲜奶?”

    “对,鲜奶,明天早上我给你做奶酪面包。”

    “行。”柳南风一口应了下来。

    然后下车,来到楼下附近的超市。

    超市不是很大,卖些日常用品,里面也只有一个售货员。

    “欢迎光临。”

    随着柳南风推门走进去,电子感应音立刻响起。

    正低头理货的收银员闻言也抬起头来,说了一声:“欢迎光临。”

    柳南风向他看去,即使这两天经历了许多,依旧被吓了一跳。

    只见一位浑身湿漉漉的男人,拉着一个男孩站在收银员的背后。

    男人满目的恨意,仿佛要把眼前的女人给生吞活剥了一般,而他拉着的男孩,却满脸孺慕地看着女人。

    这两人看起来是像是鬼,其实不是,而是魇魔。

    …………

    姓名:陈广生

    种族:梦魇

    道行:八年

    身份:刘秀娟心魔所化。

    前因:未触发

    …………

    姓名:陈耀辉

    种族:梦魇

    道行:八年

    身份:刘秀娟心魔所化。

    前因:未触发

    …………

    柳南风拿了一瓶鲜奶走过去付钱,趁机打量着眼前的收银员。

    五十来岁的年纪,脸上皮肤虽然有些松弛,但依旧能看到年轻时颇有积分姿色。

    虽然脸上画了浓妆,但依旧难掩她憔悴的神色。

    不过看他一身紧俏的衣服,也是一个爱美,爱打扮的人。

    “妈,热死了,给我那瓶可乐,怎么到现在还没管门?”

    就在这时候,从门外闯进来一位手拿篮球,身材高大的男孩,看他一身汗渍,应该刚打篮球回来。

    “只有矿泉水。”

    收银员拿了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原来她也是这家小超市的老板娘。

    “真小气。”大男孩嘀咕一声,但还是接了过去,然后咕咚咕咚地灌了起来。

    而柳南风注意到,刚才那满脸孺慕的小男孩愤怒起来,冲着收银员和大男孩无声地咆哮,无数的黑气升腾,缠绕在收银员的身上,仿佛在抽走她身上某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不是妈小气,实在是店里生意……”

    收营员刚想抱怨,却想起来这里还有外人,赶忙收住话头。

    然后有些不满地向柳南风看了一眼,仿佛在责怪他怎么还在这里。

    柳南风装作没看见,直接出了超市。

    可刚出超市门,就见那一大一小两“人”站在门口,拦住他的去路,柳南风被吓了一跳,大晚上的,实在是太吓人了。

    刚才在超市里,多有不便,本想事后找他们,没想到他们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那两个魇鬼见柳南风出来,直接扑向他。

    柳南风下意识地想要闪避,然后反应过来,不闪不避,直接让他们扑在自己身上。

    没有任何不适,就是感到一丝凉意,如同一股凉风扑面。

    可就在这时,柳南风耳中忽然听见嘀嗒,嘀嗒的声音。

    这是水滴的声音,四周一片黑暗,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可水滴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让人心烦意躁,就在这时,眼前忽然出现一团微弱的光。

    伴随着光,他冲出了水面。

    或者说陈广生冲出了水面,他依旧只是一团没有身体的意识而已。

    只不过以陈广生的视角,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小娟,你看我抓到一条鱼。”陈广生兴奋地对岸上的一位大辫子姑娘道。

    “快点上来,我要回去了。”

    “好。”

    陈广生闻言快速地游向岸边。

    “小娟,你摘点葱,回家给你熬鱼汤喝。”上岸的陈广生向那叫小娟的姑娘道。

    柳南风在这小娟的脸上,依稀能见到超市老板娘的影子,年轻的时候果然长得不差,一根乌黑水滑的大辫子拖到臀部,看起来相当有魅力。

    “不用,烧给耀辉吃。”小娟不咸不淡地道。

    陈广生闻言也没在意,直接收拾东西回去。

    两人一前一后,柳南风察觉到两人的关系好像并不是很好。

    四周都是农田,郁郁葱葱的都是作物,黄色的泥土路,一脚踩下去尘土飞扬。

    “滴滴……”就在这时,一阵喇叭声响起。

    两人回头望去,只见一辆绿色的吉普车正在迅速靠近。

    “是县领导吗?他们怎么下来了?”陈广生有些诧异地问道。

    这年头,也就县领导能开上车,一般人根本没资格坐。

    “应该不是吧,这车比县上那辆车新。”小娟接口道。

    “算了,不关我们事,快点回家做饭吧,耀辉在家估计饿了。”

    陈广发扛着锄头继续往家走,小娟一言不发地跟在身后。

    就在这时,吉普车从他们身边经过,扬起一片尘土,呛得他们直咳嗽。

    “呸……”

    陈广生低声咒骂一句,也不知道是因为被灰尘呛到了,还是因为仇富。

    就在这时,那开远了的吉普车又倒了回来。

    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中,停在了他们面前,然后车门打开,从上面走下来一位穿中山装的年轻人。

    “小娟……”年轻人惊喜地喊道。

    “志强?”

    小娟惊喜地往前紧走几步,就待迎上去,可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旁边脸色微微有些难看的陈广生,这才反应过来,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她了。

    “志强,你怎么又回来了?”陈广生不动声色地拦在了小娟面前。

    志强原名叫袁志强,是一名作家,几年前说是写作需要,来他们村采风,住了好几个月,后来文章写好了,就回城里去了。

    当然,说是这样说,但是事情没这么简单,要不然陈广生也不会拦在小娟的前面。

    “我之前写的那篇文章写得好,上面的领导很满意,让我再写两篇,这不,我顺便回来看看。”

    袁志强说着话的时候,目光却看向陈广生身后的小娟,完全不顾陈广生的脸色。

    “小娟,这次来,可能还要打扰你们家一段时间。”袁志强说道。

    他上次来,就是住在小娟家里的。

    “小娟现在是我媳妇,不住原来的地方了,你要是想去原来的地方住,尽管去就是。”陈广生道。

    袁志强闻言有些诧异地看了陈广生一眼,沉默了一下,然后道:“还有一截路,要不我宰你们一截吧。”

    陈广生闻言立刻说道:“没关系,农村人,走习惯了,不习惯坐车。”

    “那行,那我先走,找时间我们再聊。”袁志强说完看了一眼小娟,重新上了吉普车。

    看着车子再次远去,两人也继续往回走,不过之前的气氛显得更加沉默。

    最终还是陈广生道:“耀辉都四岁了呢。”

    他说这句话,是在提醒小娟,她已经是为人妇,是为人母,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当初袁志强和小娟有过一段感情,闹得纷纷扬扬,最后以袁志强回城而结束。

    小娟原名叫刘秀娟,也正是柳南风看到的那个超市老板娘。

    刘秀娟低着头,没有作声,默默地跟随丈夫回了家。

    “妈……”

    刚到门口,就有个男孩从院子里冲出来,一把抱住刘秀娟的腿。

    “在家有没有乖啊?”刘秀娟摸着小男孩的头,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嗯,我已经把猪给喂了。”

    “你割猪草了?”

    “嗯,跟小雨他们一起去的。”

    “哇,爸,你抓到鱼了?”这时候小男孩注意到陈广生手上的鱼,满脸兴奋。

    “对,回家弄饭吧,把鱼烧给你吃。”刘秀娟拉着小男孩进了屋,陈广生也默默地跟着进去。

    小男孩正是他们的儿子陈耀辉。

    大概因为年纪太小了,他并没有发现父母之前奇怪的气氛。

    “爸,你什么时候教我游泳啊,我要像你这样厉害,去河里抓鱼。”陈耀辉满脸希翼地看着父亲。

    “过两天吧。”

    看着眼前的儿子,即使心情很不好的陈广生也不由得挤出几分笑容出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哦,不准骗人。”

    “臭小子,跟你老子也敢这样说话。”

    陈广生伸手就要打他,却被他给躲开。

    让他们父子二人没想到的是,就是因为这简单的约定,让他们丧失了性命。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152/457499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