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我的老婆白骨精 >第17章 多出来的记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17章 多出来的记忆

    袁志强依旧住在刘秀娟的家里。

    屋还是那个屋,但是人却已经不是那个人。

    刘秀娟嫁人了,虽然只是同村,但是刘秀娟早已不在家里住了。

    农村人对文化人还是比较尊重,虽然当年袁志强的离开,让刘秀娟的父母很是不满,但是这次回来,依旧很是热情招待。

    而且因为袁志强的那篇文章,县领导受到上面表扬,所以这次袁志强再次前来,县领导早已和村里打过招呼,自然显得更加热情。

    早上一大早,袁志强就在村里闲逛起来,说是采风,实际上懂的都懂。

    袁志强也是农村出身,还需要采什么风?农村那些个点点滴滴,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看着眼前安静祥和的小山村,袁志强感慨万千,不由得想起他出生的地方,那地方比这还穷。

    当初他费尽了所有力气,才从那个小山村里逃了出来,进了城里,成为一名体面的城里人,文化人。

    但实际上等进了城,才发现城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他这种从农村上来的,又没背景的人,依旧受到歧视,受到排挤,让原本意气风发,满是欢喜的袁志强如同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熄灭了他一切的野望。

    但是农村出身的他,就如同一株野草,虽然微小,但却顽强,他依旧努力着,努力成为一个更体面的人。

    现在他做到了,可没想到,给他回报的是一直看不起,想要逃离的农村。

    清晨的薄雾在林间四处飘散,袁志强漫无目地四处闲逛。

    四周农田里的作物,在晨雾下显得格外耀眼诱人。

    呼吸着山野中的清新空气,他忽然升起农村比城里好的念头。

    但是很快他就把这个念头甩之脑后,因为如同认同农村比城市好,那就完全否定了他这么多年的努力。

    就在这时,他忽然隐隐看到前面一个身影。

    对方弯着腰,撅着腚,一条长长的大辫子,因为干活不方便,被她盘在了脑后。

    即使农村人的粗布衣裳,依旧遮不住她那曼妙的身姿,看到他一阵火热。

    袁志强悄悄走到她身后,轻声叫道:“小娟。”

    刘秀娟被吓了一跳,赶忙起身,可是因为用力太猛,田地不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好在身后的袁志强即使伸手扶住了她。

    “艹,读书人真TMD会玩。”柳南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他的意识,本来一直跟在陈广生的身后,却突然出现在这,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懵,直到看到刘秀娟身上升腾而起的丝丝黑气,他有些恍然,原来心魔是从这种下。

    而陈广生是心魔所幻化出来而已。

    “妈妈……”

    “妈妈……”

    树林外响起陈耀辉的喊声。

    两人吃了一惊,屏住呼吸。

    因为紧张,却更加刺激了他们的欲望,开始高涨,心魔同样高涨、壮大……

    …………

    人知道冲破了道德底线,就没有了底线。

    刘秀娟和袁志强就是如此,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有了无数次。

    但是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村里人隐隐开始说起闲话。

    只不过都不当着陈广生的面说罢了,所以陈广生一直还蒙在鼓里。

    不过这天中午,陈耀辉哭着回到了家。

    “你这是怎么了?跟朋友打架了?”

    正在从井中提水的陈广生随口问了一句,但说实在的,其实并没有在意。

    农村孩子相互之间一些矛盾摩擦太正常了,家长们也从来不当回事,除非被打得头破血流,才会上门评理。

    最后要么赔一只鸡,要么赔一篮子鸡蛋,这事就算过去了。

    “他们说……他们说我妈妈跟袁叔叔在一起,不要我们了。”陈耀辉哭着说道。

    陈广生脸色大变,然后呵斥道:“瞎说些什么,小孩子不要胡说。”

    “又不是我说的,是他们说的,还说看到袁叔叔和妈妈睡在一起。”

    一股怒气由陈广生心头腾地而起,挥手就在陈耀辉的屁股上使劲拍了几下。

    “哇……”

    哭声本已经小下来的陈耀辉再次大哭起来。

    看他哭得伤心,陈广生也冷静下来,把他抱在怀里安慰。

    这时候刘秀娟也从屋内走了出来,不满地斥责道:“好好的,干嘛要打孩子?”

    陈耀辉张嘴要说,但却被陈广生一把捂住。

    “他想让我教他游泳,我说没空,他就哭了。”

    “你答应了他,就要说话算数,有你这样的当爸爸的吗?”

    “行,我带他去,我现在就带他去。”陈广生道。

    陈耀辉听陈广生这样说,也忘记刚才的事,忘记难过了。

    他满脸希翼地看向陈广生。

    “走吧。”

    陈广生直接抱着他出了门,决定跟他谈谈,有的话不能随便乱说。

    实际上村里人不当着他面说,他其实隐隐也是知道一些的,毕竟他不聋也不傻。

    只是他不愿意相信罢了,而且袁志强迟早要离开。

    虽然刘秀娟在嫁给他前跟袁志强有所瓜葛,但是她现在毕竟已经嫁给了人,而且孩子都这么大,他不认为秀刘娟还会回到袁志强身边。

    即使回到袁志强身边,她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袁志强还愿意要她?

    再说只要他不同意离婚,他们就不能在一起,要不然就是犯法。

    虽然他是农村人,但是这点还是知道的。

    夏日的天气说变就变。

    刚刚还是烈日晴天,转瞬间就乌云密布。

    陈广生带着陈耀辉刚来到河边,见到此景,只能回转。

    陈耀辉虽然很是不满,但是他也知道下雨不能下河游泳,要是遇到大雨,河水上涨,人会被直接冲走。

    不过陈耀辉答应过他,只要天晴,就带他来游泳,这次决不食言。

    所以单纯的陈耀辉又高兴起来。

    可是当两人回到家中,看着紧闭的大门,听见屋内那压抑而又急促的喘息声,陈广发的脸色变得如墨一般。

    陈广生和陈耀辉的忽然如同水墨画一样,迅速退去颜色,不,是整个世界都在迅速褪去颜色。

    而陈广生和陈耀辉更是化作一团团的黑色的气息,盘旋在院落里,想要冲进屋内,可却怎么也冲不进去。

    …………

    在柳南风的感官之中,整个世界在一瞬间仿佛停顿了一下。

    然后灰暗的世界再次明亮起来,充满了色彩。

    陈广生脸色阴沉地蹲在墙角,而刘秀娟面无表情地坐在矮凳上一言不发。

    “你死了这条心,我绝对不会跟你离婚,你要是敢跟他跑,我就去告。”

    刘秀娟闻言无动于衷,好似一点也不在意。

    “我就去找袁志强的领导,去他上班的地方去闹,我不嫌丢人,我看他是不是还有脸,我看他领导还敢不敢用他……”

    这句话如同戳中刘秀娟的死穴,她脸色变得苍白,惊恐地道:“陈广生,你怎么这么恶毒,你这样会毁了袁志强。”

    “毁了他不正好,谁让他睡我老婆。”

    陈广生暴怒,忽地站起身,冲过去挥手要打,最终还是没有落下。

    “我不跟他走,你……你别去……”刘秀娟咬着嘴角,脸色惨白的道。

    在那个年头,不是说个人私事领导不干涉,只要品行不端,家属去闹,基本上都会被直接开除,何况本身还是袁志强不对在先。

    …………

    “爸爸,这边,快来啊……”

    程耀辉虽然才四岁,但狗刨式已经像模像样,在水中溅得水花四起,无比地欢快。

    “慢一点,不要往深水里去。”

    站在旁边的陈广生抬头看了一眼正在田里锄地的刘秀娟,脸色无比地复杂。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生活好像又恢复到了往日。

    可是两人之间的裂痕哪里那么好修复,说的话也越来越少,刘秀娟也越来越沉默。

    “爸爸……”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呼声惊醒了陈广生。

    陈广生循声望去,大吃一惊,只见陈耀辉不知道什么时候游到了河中央,大概力气用完,正往下沉。

    陈广生赶忙扑入水中,急游过去,可是忽然他察觉到自己双腿发麻,如同针刺一般,一定是刚才在原地站得太久。

    “小娟……快叫人……救……”陈广生趁着自己还没沉下去的瞬间大声喊道。

    岸上的刘秀娟听见声音,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如同失了魂一般呆呆看着。

    等陈广生喊出来以后,她才反应过来,把锄头一丢,往不远处的一处田地跑去。

    “他大伯……他大伯……”

    忽然她想起什么,脸色瞬息万变,脚步慢了下来,声音小了下来……

    身上升腾的黑色气息几乎化为实质,在空中不停地变换,一会化作一只麋鹿、一会又化作一具枯骨、一会又化作长相丑陋的恶魔……

    姓名:无名小妖

    种族:心魔

    道行:八年

    身份:心魔。

    前因:已触发

    原来这才是刘秀娟心魔本体,陈广生和陈耀辉死后,心魔以他们二人形象出现在刘秀娟梦中,让她日日饱受折磨。

    有句古话叫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这里的鬼,不是指真正的鬼,而是心魔,做了亏心事滋生的心魔。

    既然知道了它的本体,画卷在空中徐徐展开,就待把它收入画中。

    可是那梦魇好似有所察觉,一团黑气直接罩住柳南风。

    天地倒转。

    “学姐你好……”

    “你好,我叫苏锦绣,欢饮……”

    柳南风看着眼前笑颜如花的学姐,隐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却又说不上来。

    “怎么了,学弟?”学姐笑着问道。

    “没怎么?”柳南风收回目光说道。

    可就在这时,一幅画卷忽然在空中展开,这一瞬间,所有被遗忘的记忆都浮现上来。

    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周围的景色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南风,南风,吃屁喝风……”

    柳南风愤怒地看着眼前四人,这是他们学校的四大金刚,最喜欢欺负别人。

    “蔡包子,我可不怕你们。”

    “我是蔡包子,总比你吃屁喝风强。”蔡包子的话,引起其他几个人一阵哄笑。

    柳南风握紧拳头,一头撞了过去。

    然后被几个人揪住一顿锤,柳南风知道自己双拳难敌四手,只揪住其中一个人使劲不放。

    就在这时,脑袋忽然被猛地砸了一拳,一阵晕眩感齐涌而上,脑子里隐隐有许多记忆浮现,可还不等他细想,景色再次迅速退去。

    “宝宝,慢慢来,慢慢来……你真棒……”

    一个女人张开双臂,满目慈爱地看着眼前步履蹒跚的小屁孩。

    “阿巴……阿巴……”

    “叫妈妈。”

    “妈妈。”

    “唉,我的小宝贝,给妈妈亲一口。”

    看着不断靠近的大脑袋,柳南风使劲挣扎着,他总觉得忘记了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

    而且总觉得大脑有些昏昏沉沉,有个重物压在头上一般。

    柔嫩的嘴唇轻碰他的脸颊,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几乎不可能被记起的记忆浮上心头。

    “妈……”

    随着他这一声,整个世界如同镜子一般迅速破碎,然后他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在黑暗中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桃生,你要记住,天下万物,无物不可斩。”

    “是,师父。”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我不是你师父,我只教剑,不授徒。”

    “是,师父。”

    “你这蠢物,给我挥斩万次。”

    “师父”似乎有些气恼,又似乎有些无奈,却又似乎有着一丝丝欣慰。

    “是,斩……”

    黑暗被破开,光明重现,一阵低沉的惨叫声,在他耳边响起。

    周围的景色如同潮水一般退去,然后他发现自己依旧站在超市门口。

    陈长生和陈耀祖拉着的手被分开,正一脸惊恐地站在他的面前。

    陈长生和陈耀祖早就死了,灵魂恐怕也早入轮回,此时他们两个完全是由刘秀娟的心魔所化。

    因为同为心魔所化,所以看似两“人”,实为一体,这也是他们一直拉着手的原因,可现在他们拉着的手被强行分开。

    这和心魔被一分为二几乎没有区别。

    就在这时,画卷凭空出现,直接把他们给卷入画卷之中。

    “妈,你怎么了?”

    不待柳南风研究画卷,就听身后超市内一阵惊呼。

    柳南风也不敢多待,先收起画卷,急匆匆地离开。

    不过走到半道上,忽然想起心魔把他拖入的记忆。

    他和苏锦绣第一次见面。

    他和小伙伴争执打架。

    他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光。

    这些都是他真实存在的记忆,心魔把他拉进这些记忆之中。

    大概是想以虚幻代替现实,让他在记忆中迷失,永远苏醒不过来。

    可最后那些记忆是什么?

    他可不记得自己有过什么师父,而且他也不叫什么桃生。

    “斩?”

    柳南风疑惑喃喃,下意识地并指在空中轻轻斩下,如同千锤百炼一般熟悉感涌上心头。

    只听空气中传来一阵如同布匹撕裂之声。

    柳南风有些呆滞地低头看向自己的指头,然后又挥了几下,却什么也没有。

    正待再研究,手机铃声响了。

    “老公,鲜奶买到没有?”

    “买到了,马上上来……”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152/457654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