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我的老婆白骨精 >第22章 断江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22章 断江

    数里外山峰上,正站着两人,一老一少,注意着这个方向。

    老者面白无须,身穿长袍,自有一股儒雅气质。

    年轻人身穿T恤,脚踩皮鞋,和旁边的老人完全两个时代的打扮。

    他脸上还戴着一副奇怪的眼镜,正注视着江边的一切。

    见到柳南风等人落入江中。

    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我们真的不出手吗?”

    旁边老人笑道:“自己种下的因,自己吞下结出来的果,我们为什么要插手?”

    “队长,每次能不能把话说直白点,我只有高中毕业,不是很懂。”

    “你呀……咦……”

    老人刚想说话,忽然举起手臂,只见手臂上的汗毛一个根根竖起,他面色大惊,一把拽过旁边的年轻人。

    “快走……”

    身形再次闪动,已经出现在数十里外。

    而就在此时,滔滔江水之中一道剑芒冲天而起。

    天空的滚滚雷云直接被从中一分为二。

    滚滚江水被拦腰截断,留下一个巨大的沟壑。

    岸上茅岩方转身想逃,可还是慢了一步,整个身体无声无息被切成两半。

    整个世界仿佛都被消了音。

    剑芒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都被悄无声息地切开。

    即使已经远退数十里的老少二人都感到肌肤一阵刺痛。

    “怎会如此强大?”

    男年轻人忍不住惊呼。

    老者沉默不语,只是脸色凝重地注视着江水之中。

    而江中一处神秘所在,正坐在椅子上,面容恬静,静静看着调皮的女儿,追着一条鱼儿游来游去的朱隐娥,脸色大变,忽地起身,仰面看向滚滚江水。

    “玉蝉,玉蝉……”她大声呼喊道。

    朱玉婵闻声匆匆从屋内走了出来。

    “怎么了,小姐?”

    “那把剑,你是亲手交给柳相公了吗?”朱隐娥神色凝重地道。

    朱玉婵闻言呆了呆,有些搞不懂朱隐娥为什么这样问。

    但还是赶忙道:“对,我亲手交给了柳相公。”

    朱隐娥闻言神色变得无比古怪起来。

    她依旧仰头注视着头顶上那滚滚江水,仿佛穿过虚空,看到那道冲霄剑气。

    而在水中追逐着一条江豚的冯红锦也停住了身体,盯着水面上露出疑惑神色,仿佛察觉到了什么。

    朱隐娥收回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神色变得复杂起来。

    “柳相公有和小鱼约好什么时候再见吗?”朱隐娥忽然问道。

    朱玉婵摇了摇头。

    “他只说有空就用回音螺和小鱼联系,没说具体什么时候。”

    朱玉婵有些不解夫人为什么这样问。

    “这样啊,那下次柳相公再和小鱼见面时,你跟我说一声。”

    “好的。”朱玉婵赶忙答应。

    而此时冯红锦已经收回目光,又快活地追逐起一条大鮰鱼,这种鱼江里很多,一定不是保护动物,当作送给好朋友的礼物。

    而此时朱隐娥陷入沉思,当年她因为有孕在身,身体虚弱,所以那人把剑送她,给她护身之用,因为那把剑中封印了一道剑气,只要激发剑气,即可御敌。

    可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没有用上,而且随着冯红锦出生,实力恢复,更加用不上。

    冯红锦难得遇到一位真心对她之人,爱屋及乌,这才让朱玉婵转赠给了对方,作护身之用。

    可是如今激发出来的剑气威势,就是她自己强行催发,也不可能有如此威势。

    除非……

    而此时苏锦绣和苏画眉两姐妹已经在江底寻找到了柳南风。

    两人毕竟有数百年修为,受了重重一击,虽然皆有受伤,但还要不了性命。

    落入江中之后,如同鱼儿入水,本想携柳南风顺着江水遁走。

    可没想到紧闭双目,昏迷中的柳南风忽然举起手中短剑,在江水中轻轻一斩。

    两人身体立刻如同被琥珀凝固住的蚊虫,完全动弹不得,刺骨的锋锐似乎要把她们的肌肤戳成百孔千疮。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一道剑气冲天而起,破开空中乌云和雷霆,直接把江水截断数息,这才沉入江底。

    等剑气消散,两姐妹这才恢复动弹,急忙游到近前,把柳南风拖出水面。

    “姐姐……”

    露出水面之后,苏画眉有些迫不及待地看向旁边苏锦绣,她眼中的震惊之色还未消退。

    “上岸再说。”苏锦绣道。

    此时她们已经注意到岸上那巨大的裂痕和不远处一块被一分为二的巨石,这巨石正是那茅岩方本体。

    两人托着柳南风上了岸,查看了一番,发现他只是受了点内伤,人昏厥过去,并无大碍,这才齐齐松了口气。

    她们这才来得及查看四周,发现地面除了那一道纵横数里的细长剑痕之外,周围数百米范围竟然有无数的小孔,如同被枪林弹雨扫射过一般。

    “姐姐,为什么会这样?”苏画眉惊讶问道。

    “这都是溢出的剑气所造成。”苏锦绣蹙眉严肃的道。

    “老公他……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苏画眉轻轻抚摸着柳南风的脸颊一脸诧异问道。

    苏锦绣摇了摇头,然后道:“当年我化妖得道之时,他早已身死,重入轮回,虽然后来我追寻着他的足迹,了解了一些他的事迹,但毕竟都是在别人口中所知。”

    苏锦绣一边说着,一边起身走向那块被剖开的巨石。

    谁能想到,这块巨石,就是那大名鼎鼎的茅山山神。

    此时祂不但本体被斩,就连神魂同样被一剑斩杀,彻底消失在了这天地之间。

    看着同样被剖成两半的轮回镜,苏锦绣深深地长叹一声。

    不过她还是弯腰捡起,同样还有几样茅山山神随身之物。

    “走吧,我们回家吧。”

    苏锦绣走回,接过苏画眉手上的柳南风,把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

    “姐姐……”苏画眉咬着唇轻叫一声。

    “一切都是天意,等他醒来,我会跟他说清楚的。”苏锦绣很是难过的地道。

    苏画眉闻言没再说什么,转头看向旁边的车子。

    整个车身受到剑气波及,变得坑坑洼洼,全是洞眼。

    “也不知道保险会不会赔?”苏画眉道。

    本还在难过的苏锦绣闻言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然后伸手一推,这辆梅赛德斯滚入滔滔江水之中。

    看着他们离去,远远观看的两人这才走近。

    “哇,这一剑好生厉害,那两位女妖中竟然有一位有如此强大的剑道修为?”年轻人一脸惊叹。

    老者却摇了摇头,“这是那年轻人斩出的一剑。”

    “也对,要是她们这么厉害,早就斩出这一剑,也不用等到坠入江中,不过那人如此厉害吗?这是怎么修炼出来的?”年轻人惊叹道。

    “人类从不乏惊才绝艳之辈,历史之中就有好几位剑道至圣,可惜人族不得长生,要不然哪有这些妖邪什么事。”老者感叹地道。

    “这是为什么呢?真是不公平?”

    “公平?人类短短修行数十载,就能拥有降妖除魔之能,你跟我说不公平?走了,回去写报告。”

    “咦,要我写吗?”

    “难道还要我写?”

    “也不是不行啊,毕竟您老比我经验丰富。”

    “你这个鳖孙……”

    ……

    看着两人远远离去,江水中走出一位身穿水手服的少女,看着两人背影,轻轻撇了撇嘴,这才目光落向地面那巨大的剑痕……

    ……

    “斩……”

    “斩……”

    柳南风感觉脑壳嗡嗡作响,不停地有人在他耳边说着“斩”。

    “醒了吗?”忽然一个轻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柳南风睁开眼睛,就见苏锦绣坐在床边,正面带微笑地注视着他。

    “老婆?”

    柳南风的大脑还有些迷糊,还没清醒过来。

    “你回……”

    话还没说完,记忆涌现,所有的一切都想了起来。

    “你受伤没有?哪里不舒服?”

    柳南风一骨碌坐起身,抓住苏锦绣的胳膊仔细打量。

    他的记忆停留在苏锦绣和苏画眉二人扑在他身上,帮他抵挡了那重重一拳。

    后来的事情,他就完全没有了记忆。

    见柳南风如此紧张的模样,苏锦绣心中一暖,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问道:“我倒是没事,倒是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柳南风摇了摇头,除了感觉大脑有些迷糊外,并没有感觉哪里不适。

    这时,他忽然想起一事来,眼前的是苏锦绣,还是苏画眉。

    赶忙向她头顶上望去。

    姓名:苏画眉

    种族:白骨精

    道行:三百九十三年

    身份:妻子

    前因:未触发

    “原来我的老婆是白骨精啊。”

    柳南风心中长舒了口气,没有意外,也没有害怕,更没有丝毫不适。

    他伸手轻轻搂住对方。

    苏锦绣也轻轻地靠在了柳南风的肩上,感受着柳南风带来的温暖。

    过了一会儿,柳南风轻轻推开苏锦绣,看着她的眼睛,这才吞吞吐吐地道:“老婆,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之所以吞吞吐吐,主要是因为苏画眉,毕竟明知她的身份,还跟她打扑克,这个……

    “嗯,我正好也想问问你,那把剑你是哪里来的?”苏锦绣笑着道。

    “剑?”

    苏景秀指了指床头柜。

    柳南风回头望去,这才发现,冯红锦的母亲送给他的那把剑正放在上面。

    “哦,这是红锦的妈妈送给我的。”

    “红锦?朱隐娥的女儿?”苏锦绣微蹙眉头。

    “咦,你认识她?”

    柳南风有些惊讶,不过想起朱玉婵的话,她也是知道苏家姐妹,这样想来也就不奇怪了。

    “听说过而已,并未见过,你怎么认识她的?”

    “我正准备说这事呢。”

    柳南风决定不再隐瞒,把事情的原委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从他获得【观山海】能辨别妖魔开始,到他遇到冯红锦获赠短剑,没有丝毫隐瞒。

    “所以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画眉身份了?”苏锦绣闻听之后,立刻瞪大秀眼,面带娇嗔。

    “是从获得画卷开始,不是一开始……”柳南风刚忙辩解道。

    “那你为什么不和画眉点明?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趁机涩涩?”

    苏锦绣鼓着嘴,如同少女一般,努力使自己显得很生气一些。

    “不是,不是……谁遇到妖怪,心里也慌啊,而且她还变化成你的模样,我又不知道你的安危,只能强忍心中恐惧,虚与蛇委,然后慢慢寻找你的下落,所以才会跟在她身后去了京口,可没想到……”

    柳南风说着说着,差点自己都信了。

    果然苏锦绣闻言之后,怒气全消,然后道:“现在你不怕了?”

    柳南风摇了摇头道:“我又不是木头,你俩对我情深似海,我如何能辜负你们,再说这世界上,人可比妖可怕多了。”

    苏锦绣闻言甚是感动,伸手搂住柳南风,紧贴在他身上。

    忽然她反应过来,柳南风的话中有点问题,她也是极为聪慧之人,转瞬就知道这家伙没说实话。

    于是没好气地伸手在柳南风的腰上掐了一把。

    “啊……”

    柳南风痛呼一声。

    “你掐我干嘛?”

    “唉……”

    苏锦绣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就说说,你想掐就掐吧,我不叫就是,你别叹气。”柳南风赶忙说道。

    听他这样说,苏锦绣心中一片温暖,觉得自己没有托付错人。

    “我不是因为这个叹气,我还以为你想起前生之事。”苏锦绣语气中难掩失望之色。

    柳南风闻言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中很是不舒服,沉默没有说话。

    他知道苏家姐妹之所以看上他,就是因为前世宿缘。

    “怎么,你生气了?”

    苏锦绣放开柳南风,双手捧着他的脸,用自己的额头抵着柳南风的额头轻轻地问。

    “是有点,我就是我,不想自己只是个替代品。”

    柳南风直接把话说开,夫妻之间最忌隐瞒。

    “在我心目中,你从来不是谁的替代品。”苏锦绣轻轻吻了吻柳南风。

    “那你为什么……”

    “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吗?可是我是妖,你是人……”

    “所以需要孕母草?”

    “咦,你知道?”

    “这个问题我问过朱玉婵,她告诉我的。”

    苏锦绣闻言有些恍然,刚才柳南风说事情经过之时,提到过这个朱玉婵,应该是朱隐娥的侍女。

    “孕母草生长环境极为苛刻,所以数量极为稀少,随着天地骤变,很难再有适合孕母草生长的条件。”

    “就我所知,最近的一株就是被你——被前世的你给带走。”

    “被我?”柳南风闻言很是惊讶。

    苏锦绣点了点头,强调道:“是被前世的你。”

    “可是即使如此,都上百年的时间,恐怕早已化作尘土了吧?”

    “不可能的,孕母草虽为草木,但是至阳至刚,千年不朽,百年时间对其丝毫没有影响。”

    苏锦绣接着道:“那茅山山神有一枚轮回镜,可以寻回前世记忆……”

    不等她说完,柳南风已经明白了事情所有原委。

    他紧紧搂住苏锦绣道:“那我们就不生了,如果为了个孩子,把你牺牲,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我是喜欢孩子,但是我更爱你……”

    柳南风的话语,胜过无数情话,苏锦绣很快动了情,主动拥吻柳南风,一时间欲望在他们之间升腾……

    “姐姐,姐夫醒……”

    苏画眉推门而入。

    ……

    PS:新书推荐期间,求月票,求打赏,跪谢大家~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152/458483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