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我的老婆白骨精 >第25章 温柔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25章 温柔

    大家都喜欢用红眼病来形容嫉妒别人的人。

    柳南风现在终于明白红眼病是什么意思了。

    那怪物一双殷红的眼睛,还布满血丝,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柳南风,那眼神中充满了嫉意。

    柳南风心中非常诧异,这女人看起来面慈心善的模样,背后却充满了嫉意,都强烈到催生出人魔。

    可是让他更诧异的是,这个女人嫉妒他什么?嫉妒比她老公帅,比她老公年轻?

    就在这时,盘踞在女人头顶上的人魔跳跃到柳南风头上,嘴上那长长的吸盘直接就往他额头上吸附,好家伙,我不来找你,你先找上我了。

    柳南风不但没有一丝的惧怕,反而露出喜色。

    当那人魔触及到柳南风之时,一如既往地意识下坠,不过这一次不是艳阳的晴天,也不是黑压压乌云的阴沉天。

    而是一片血红色的天空,让人感觉压抑而又烦躁。

    柳南风的意识落在一个小女孩身边。

    小女孩大概五六岁的样子,背着一个打着补丁的书包,身上衣服也比较破旧,有的地方同样有几个补丁。

    独自一人走在满是梧桐树的路上,显得很是没落。

    这个时候几个骑着自行车的家长,带着孩子从她身边路过,留下一阵欢声笑语。

    小女孩露出羡慕的目光,低头看了看地上的落叶,深深地叹了口气。

    “李翠萍,李翠萍,破破烂烂补三年,今三年,明三年,爹不疼,娘不疼……”

    一群孩子唱着歌,从小女孩身边跑过,他们大声嘲笑着。

    小女孩李翠萍并没有大声地跟他们争吵,嘴角微微抖动着,泪水在眼眶中转动,却什么也没有说,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她穿过几条马路,路过几条小巷,终于来到一栋老式的楼房前。

    不过她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看了一眼停靠在楼洞里的一辆半新的自行车,重重叹了口气。

    然后才走进楼洞,扶着栏杆有些吃力地上了楼。

    上了四楼,来到一间屋前,拿出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正准备开门,就见门被从里面打开,走出一个烫着卷发的女人。

    “翠萍,放学你怎么搞到现在才回来?又在路上玩了吧?”

    “我没有?”李翠萍小声辩解道。

    “没有?你爸接小虎回来都多久了?你这死丫头,肯定又在外面玩了。”

    这次卷发女人没等李翠萍辩解,就把她拨开,走向了屋外。

    李翠萍也没再说,走进了屋内,一个小男孩拿着个苹果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之前见小女孩穿着,柳南风还以为小女孩家里条件不好。

    可现在看到家中陈设,小男孩的穿着,才发现家里条件应该是不错的。

    “重男轻女吗?”柳南风心想。

    小女孩看到小男孩手中的苹果,吞咽了一下口水,对同样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男人道:“爸,我要吃苹果。”

    “马上要吃饭了,吃什么苹果?”

    “可是弟弟……”

    “他是弟弟,他还小,你非要跟他比?”

    “哦……”

    小女孩很是委屈地应了一声,一丝丝黑色的气息从她身上升腾而且,很淡,很淡……

    其实在柳南风眼中,李翠萍的弟弟并不比她小多少,个头长得比她还高,不知道的,说他是哥哥都有人信。

    “弟弟还没吃,你怎么就先吃了……”

    “大舅给带的书包,先给弟弟用,你用弟弟的,你是姐姐,要让着点弟弟……”

    “就剩下一个了,给弟弟吃吧,你是姐姐,要懂点事……”

    ……

    弟弟,弟弟……

    如同魔咒,吞噬着李翠萍幼小的心灵。

    这还不算,在学校里老师和同学也不太喜欢她,一方面她穿得破旧,另外一方面她憨厚老实。

    “你不能跟晚霞多学学吗?你们两个是同桌,你看她考得多好,你考成什么样?你有脑子吗?你怎么这么笨呢?”

    “这是我妈妈给我新买的裙子,漂亮吧?”

    “我舅舅去香港回来,给我买的文具盒,好不好看?李翠萍,你别碰,碰坏了,你配得起吗?”

    “看我的皮鞋,今年很流行哦,我姑姑从外地给我带回来的,李翠萍,哈哈,你的鞋子破个洞,你不丑吗?”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你看隔壁……”

    “你要是有别人一半聪明,也不用要我们这么操心……”

    ……

    无数的呢喃声在四周响起,充满了对李翠萍的恶意,把她紧紧包围。

    可是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她不敢反抗,也没有反抗的资本。

    但是她忍不住嫉妒。

    嫉妒为什么爸爸妈妈都爱着弟弟……

    嫉妒同学为什么学习比她好……

    嫉妒同学家里为什么比她们家有钱……

    嫉妒别人有新裙子,新鞋子……

    嫉妒别人长得比她漂亮,比她招人喜爱……

    原本淡淡的黑气渐渐变成深黑色,从她身上升腾,在头顶聚积。

    随着她慢慢长大,这种嫉妒之心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严重,看到什么,心中都要忍不住对比,只要不如别人,就会无比地嫉妒。

    不过她的人生,跟许多普通人并没有多少不同,离家、工作、结婚。

    在这过程中,她又遇到许许多多不顺心的事。

    工作不如别人,她嫉妒。

    工资不如别人,她嫉妒。

    才华不如别人,她嫉妒。

    男朋友没别人有钱,她嫉妒。

    房子不如别人的大,她嫉妒。

    到孩子出生,她的孩子依旧不如别人的孩子聪明、强壮……

    她的嫉妒之心几乎达到了顶点。

    在外面她是一位说话细声细语,体贴温柔的好妻子,好妈妈。

    在家中她宛如一个暴君,把所有的不满和愤怒,全都倾泻在了丈夫和孩子身上。

    因为嫉妒,她身上的黑色气息终于孕育出了一只怪物。

    只要她嫉妒别人,怪物就会帮她吞噬别人的才华、气运、使人变得焦躁、丧失理智。

    可实际上怪物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好处,却不停地在壮大自己。

    柳南风不知道如果不是遇见他,最终怪物会成长成什么模样。

    这个世界上绝对不止一个“李翠萍”,现在有,过去一定也有,未来也绝对少不了,只要嫉妒不灭,怪物就会从中诞生。

    所以柳南风想到一个问题,那么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已经完全成长起来的人魔?

    答案是有,百分之百有。

    他有种感觉,未来绝对会遇上他们。

    他们能力未知,但绝对会更加强大。

    柳南风更加迫切想要强大了。

    画卷在空中徐徐展开。

    相比于前两次,这次人魔几乎没有什么反抗就被“封印”了进去。

    随着人魔被收入画卷当中,那女子猛然倒地。

    “哇……妈妈,你怎么了?”

    小男孩紧张大哭起来,这也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大家都围了上来。

    柳南风也不得不走上前帮忙查看。

    李翠萍没有当场死亡,只是昏迷不醒,柳南风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活了下来,不过之前两个都死了。

    很快来了一个老实憨厚的男人,这是李翠萍的丈夫。

    然后救护车也来了,李翠萍被抬上了救护车。

    李翠萍的丈夫还对他表示了感谢。

    柳南风的心情非常复杂,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李翠萍的身上能诞生出人魔,绝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实际上像她这样的人世界上还有很多,只不过有的人能和过去和解,有的人学会放下不去计较。

    而像李翠萍这样的,既放不下,又改变不了,最后变成执念,变成魔,吞噬她的心灵。

    最后反噬自身,反噬到身边的亲人,在那记忆回溯当中,她对丈夫和儿子随着时间推移,越发苛刻,可即使这样,他们依旧还爱着她,不过以后呢?

    只要想想就会知道,结局绝对不会美好。

    “唉……”

    柳南风最后只能无奈地一声长叹。

    虽然人和妖都看不到【观山海】,但是因为有苏锦绣的叮嘱,这个世界上能人异士多,所以也就没立刻把画卷拿出来查看,而是继续向着江边走去。

    柳南风和冯红锦约好的地方还是上次见面的地方,主要是怕说其他地方,小家伙找不到,要是走丢了就麻烦了。

    柳南风远远的好像就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正在江边徘徊,等靠近一看,不是冯红锦还能是谁。

    “红锦。”柳南风挥舞着手臂喊道。

    “人……好朋友……大哥哥……”小家伙激动的称呼一连变了三次。

    等柳南风从台阶上下到一半,就迎上了跑上来的小家伙。

    “大哥哥……”

    小家伙仰着小脸,满脸的笑容,整齐的小贝齿全都露了出来,可见她此时的心情。

    她手上还提着一个圆鼓鼓的小包,包很小,也很精致,像个锦囊大小,看起来非常可爱。

    柳南风伸手把她抱了起来,小家伙身体很轻,像是一片轻盈的羽毛。

    难道是因为她只是一条小鲤鱼的关系?

    “你的玉蝉姐姐呢?”柳南风向台阶下望去,没见到人影,不免有些奇怪。

    “玉蝉姐姐?她在家里呀。”冯红锦挠了挠小脑袋道。

    “咦,就你一个人?没其他人跟你一起来吗?”柳南风闻言有些吃惊问道。

    冯红锦点了点头,不明白柳南风为什么这样问。

    “你有跟你妈妈说,我今天带你去玩吗?”

    “当然啦。”冯红锦闻言乖巧地点了点头,有点不懂他为什么这样问。

    “她就这么放心你一个人?”柳南风感觉非常诧异。

    “因为我已经三岁,不是小宝宝了,自己可以照顾我自己。”小家伙仰着脖子,握着小拳头,气势十足地道。

    “行,那大宝宝,我们走吧。”柳南风被她逗笑了,抱着她上了堤坝。

    刚一上来,小家伙就晃着脑袋,满脸好奇地四处张望。

    “怎么,你以前没上来过吗?”

    冯红锦点了点头,“妈妈不让我上堤坝的,就是上岸我都求了她好久呢。”

    听她这样说,柳南风就更加奇怪了,一位如此关心女儿安危的母亲,又为何会如此放心把女儿交给他这个陌生人?

    他和冯红锦,算上这一次也才见过四次面,和朱玉婵也只见过两次。

    她们就这样信任自己了?

    柳南风自己都不信,所以他想到唯一的可能性,应该是跟苏锦绣和苏画眉姐妹有关。

    所以才放心把女儿交给他。

    想到这里,柳南风自认为猜到八九不离十,心中甚至有点沾沾自喜,自己果然聪明。

    这个时候冯红锦在他怀里,跟条小鱼一样蹦跶着要下来自己走。

    好吧,她就是一条小鱼。

    柳南风顺势把她放下,她立刻向前跑了几步,然后仿佛又想起什么,跑回来把小手塞进柳南风的大手中。

    她的小手凉凉的,软软的,放在手心里很是舒服。

    “拉好我的手,你不要走丢了哦。”她仰着脖子,向柳南风道。

    “是,拉好手,别把我给弄丢了。”柳南风哈哈笑道。

    然后拉着她往前走去。

    往前走了一截,冯红锦仿佛想起什么,抽回自己的手,在柳南风的注视下,打开一直挂在她右手手腕上的小包包。

    从里面掏了掏,掏出一个圆溜溜,富有光泽的“石头”递到柳南风面前道:“这是我收藏的最好看的石头,送给你。”

    柳南风大吃一惊,这哪里是什么石头,这是一颗珍珠,竟然比上次朱玉婵要送给他的两颗珍珠还要大些。

    而且是一颗天蓝色的珍珠,如同天空一般纯净,在晨光下不时闪过一丝荧光,这绝对是无价之宝。

    “你这是哪里来的?”柳南风没有立即接过去,而是问道。

    “在玉蝉姐姐院子里捡的。”冯红锦天真地道。

    “朱玉婵?”

    柳南风忽然想到朱玉婵的本体,这玩意不会是“产”下来的吧?

    想想还真有可能,如此大的珍珠,没有上百年的时间,不可能长这么大。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你的,你还是把它收好。”柳南风道。

    见柳南风不要,冯红锦嗅了嗅小鼻子,泪水在眼眶中打转,难过地问道:“你不喜欢我吗?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当然不是,我们当然是好朋友。”

    见她要哭的模样,柳南风有些手忙脚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的礼物?”冯红锦哽咽着问道,一双大眼睛红红的。

    “行,我先收下,你想要的时候,我再还给你。”柳南风没办法,只好先收下。

    不过心中暗想,等下次见到朱玉婵的时候,交给她。

    见柳南风收下她的礼物,小家伙又开心起来,重新拉起柳南风的手“拖”着他往前走。

    一边走还一边说:“这是我送给你的,怎么会要回来呢,那就不是好孩子了……”

    看着眼前可爱的小家伙,柳南风的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温柔。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152/459012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