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我的老婆白骨精 >第28章 炼魔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28章 炼魔

    魔鬼是欲望的化身,所以他最大的能力,就是勾起人类心灵深处的欲望。

    只是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心底最为原始的欲望给勾连出来,暴***邪、杀戮、破坏……

    这也是魔鬼杀人前最喜欢干的事,欲望会吞噬人的理智,浸染人的灵魂,这时候再吞噬对方的灵魂,对魔鬼来说无比地美味,且能壮大自身。

    魔鬼不吃人,但他吃人灵魂,所以被魔鬼吞噬灵魂后的人类,死前表情都非常怪异,有怒目而睁、有咧嘴疯狂大笑、有残忍暴虐等等不一而足。

    这也是官方追寻魔鬼线索的最佳依据之一。

    至于魔鬼勾引人的欲望,这么多年来,官方也总结出了很多经验。

    比如意志坚定之人,对魔鬼这种蛊惑心灵的能力具有较强的抵抗力。

    除此之外还有具有信仰者,不管你信仰什么,只要具有信仰,那么同样也具有很强的抵抗力。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方法。

    但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又研制出了许多新的手段,其中最有效的还是情绪抑制药物。

    这种药物服用后,短时间内可以压制住自己一切情绪,变成一个纯粹而又冷漠的机器,自然也不会受到魔鬼的蛊惑。

    据说这种药物最初是用来治疗某些特殊疾病,无意中发现对魔鬼具有奇效。

    可惜柳南风对这些手段一无所知,也没有服用专门的药物,更是自由散漫惯了,没什么信仰,至于意志,也就那样。

    要不是遇到苏家姐妹,要不是获得机缘,他也只是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类罢了。

    所以只是一个眼神,柳南风这个“普通”人的欲望就被勾连出来。

    所有的理智在这一刻似乎全都丧失,从心底升起一股暴虐的欲望,斩开一切的欲望。

    看到堤坝,他想要斩开堤坝。

    看到江面,他想要斩开大江。

    就连天上的太阳,他都想要一分为二。

    他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此时的他,大脑已经完全被负面情绪给左右,完全忘记了苏锦绣的叮嘱。

    直接唤出画卷,伸手一抽,朱隐娥送他的短剑出现在手中。

    好在那魔鬼也看不见画卷的存在,倒是柳南风这一手凭空唤剑的本事让他吃了一惊。

    以为对方是修行中人扮猪吃老虎,身上有什么储物的宝贝,心中不免警惕了几分。

    眼神中升起两团火焰,柳南风身体里的情况立刻被他给观察仔细。

    的确比普通人类稍微强壮一些,但也就那样,再看他手中那把短剑,更是平平无奇,也只是普通之物。

    想到这里,不由升起一股贪婪,看来对方得到某种机缘,获得了储物的宝贝,就不知道藏在哪里,打量了一番,并无发现。

    不过问题不大,只要他吞噬了对方灵魂,读取对方的记忆,三岁尿了几次床都能给翻出来。

    所以当看到对方挥舞着短剑,以可笑的姿势奔向他时,他躲都没躲。

    他本身是欲望和鬼的结合,人类的武器,或者说单纯的物理武器根本对其造成不了伤害。

    而且这个人类的欲望,在他眼中,散发着无比璀璨的光芒,这是最纯粹的欲望,从他诞生至今,就没见过如此纯粹的欲望。

    这样的灵魂一定很好吃,他舔了舔嘴唇,这样一来,他的伤势一定恢复不少。

    说来也是倒霉,今天一早先是豢养很久的人魔被人抢走不说,半道还遇到一个“神经病”猴妖,一言不合就开打,打得他半死,还好他本体特殊跑得快,不然今天真的就交代在这里。

    不过祸福相依,这话真的不错,没想到转眼间,就送来一具欲望如此纯粹的灵魂。

    随着对方欲望高涨,魔鬼嗅了嗅鼻子,他仿佛都能闻到对方灵魂的香气。

    眼看对方来到近前,他这才缓缓张开嘴巴,满嘴的牙齿如同鲨鱼一般。

    他不吃人,但他是欲望的化身,即使化作人形,依旧免不了因为欲望而产生一些外部特征。

    比如他的牙齿,就是食欲而产生的外在表现。

    魔鬼张开的嘴巴,都裂到耳根,非常地恐怖,可被欲望支配的柳南风已经丧失了理智,毫无畏惧。

    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斩了对方,把对方一分为二。

    所以他毫不留手,在对方满是嘲讽的眼神中,一剑斩在对方的脑门上。

    然后——

    魔鬼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

    疼,无比的疼痛,简直比之前猴子用棒子打在他身上还疼。

    他是从欲望中诞生的人魔,吞噬了宿主的灵魂而诞生。

    是完完全全的新生,他不是人魔,也不是单纯的鬼,完完全全可以说是一种新的物种。

    可现在感觉有人拿了一把刀,要强行把他给分开。

    那种被切割开来的疼痛,让他灵魂都在颤栗,欲望都有消散崩溃的迹象,完全没了争斗的欲望,转身就想遁走,哪里还有胆量跟柳南风计较。

    而柳南风一剑斩下,整个人也清醒过来。

    也许是这一剑把他所有的欲望都给发泄出来,进入贤者状态。

    也许是因为魔鬼受了伤,蛊惑能力降低,让他脱离了欲望掌控。

    但是不管怎么样,清醒过后的柳南风被自己吓了一跳,直接一个后跳,想要躲避对方。

    可没想到对方转身化作一缕黑气向远方遁去,同时还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寒毛直竖。

    柳南风反应极快,念头一动,画卷就再次凭空出现,然后如同一堵墙一样挡在了魔鬼的面前。

    在这一瞬间,魔鬼也察觉到前方有说不出的大恐怖,可是他逃跑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根本闪避不及,一头撞进了画上。

    在柳南风的眼中,随着魔鬼撞向画卷,如同撞入了水中,产生阵阵涟漪。

    魔鬼惊恐地想要挣脱,但是画卷仿佛有一股吸力,直接把他给拖拽了进去。

    依旧是火山的位置,火山脚下深林四周的迷雾开始迅速向四周退去,露出更大的面积出来。

    这过程过了数十息之久,比以往“封印”进来的魔鬼几乎扩大了十几倍。

    当然对整幅画来说,却又小得可怜,几乎忽略不计。

    那魔鬼也有点懵,只觉得眼前一花,就从江边来到一处火山口中。

    他反应也极为迅速,直接化作一缕黑气飞到空中,强忍着痛意环顾四周。

    只见这火山口中熔岩流淌,热浪滚滚,但却没有喷发的迹象。

    而火山脚下就是郁郁葱葱的森林,树木高的有数百米,矮的也有数十米,草丛荆棘也很夸张,无不高有数米。

    “这里绝对不是地球。”

    这是魔鬼的第一个念头,地球上不可能有如此高大的森林植被而不被人类发现。

    而且整个世界非常诡异,寂静无声,一片死寂,就连一丝的风都没有。

    他抬头看向空中,明明整个世界明亮如白昼,却没看到太阳。

    就在此时,他目光一凝,注意到那被困在岩浆中的人魔,正是他丢失的猎物。

    他心中一喜,就待进补,可半途一个急刹,他也不是无脑之辈,反应过来,这有可能是个陷阱。

    可此时已经迟了,那熔岩忽然喷发。

    不容他多想,他直接往上飞去,但那熔岩却跟在后面紧追不舍,如同一条熔岩火龙,让他吃惊不已。

    而画卷外柳南风看得仔细,心念一动,一只无形的大手从空中按下。

    魔鬼一个不察,如同一只无头苍蝇,撞在玻璃罩上,直接下坠,正好被熔岩火龙给卷住。

    原本一团黑雾的他,立刻显现出身形来,直接被拖拽到岩浆之内。

    任他如何努力挣扎,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都毫无作用,最终被熔岩给吞没。

    等待他的命运,将会被炼化。

    姓名:胡贵之

    种族:魔鬼

    道行:九十一年

    身份:行走人间的魔鬼,蛊惑人心,催发欲望,豢养人魔。

    前因:人魔胡贵之吞噬宿主灵魂所化。

    能力:寻踪、吸魂、蛊惑、强身、遁形。

    注:生前欲吞身,死后欲吞魂,蛊惑人心祸人间,可炼化。

    炼化:可随机获得一项能力。

    寻踪:魔鬼的本能,觅食的手艺。闻着味就能找上你。

    吸魂:魔鬼的本能,吃饭的手艺。三秒之内掏空你的身体。

    蛊惑:魔鬼的本能,烹饪的手艺。看你一眼欲望升腾。

    强身:魔鬼的本能,进化的手艺。吃就能变强。

    遁形:魔鬼的本能,逃跑的手艺。一溜烟远遁千里。

    柳南风也非常惊讶,这魔鬼看上去也不怎么样,竟然有五种能力。

    但总结来说,就是进食、进化、逃生,这不单只是魔鬼的本能,也是生物的本能。

    只不过人类通过数百万年进化过程,魔鬼把他缩短了数十万倍,数百万倍而已。

    所以无论获得哪一样能力,都非常强大,可惜依旧只能获得一样能力。

    柳南风又把目光看向旁边的人魔,正是早上刚“封印”的,还没来得及炼化。

    姓名:李翠萍

    种族:人魔

    道行:二十三年

    身份:嫉妒显化,吞噬才华,气运,使人丧失理智。

    前因:已触发。

    能力:降智、降运、愤怒

    注:嫉妒的化身,入画其根断,可炼化。

    柳南风想也没想,直接选择炼化。

    立刻看到几种能力的解释,不过依旧只能随机获得一种能力。

    降智:我嫉妒你比我有才华,比我聪明,降低你的智商变蠢货。(你听我说……)

    降运:我嫉妒你比我好运,降低你的气运,让你霉运不断。(祝你……)

    愤怒:我嫉妒你胜券在握,临危不乱,降低你的心境,让你丧失理智,专干糗事。(我看你……)

    柳南风惊了,没想到小小的人魔竟然有三种类似诅咒的能力。

    只要说出以括号内的开头话语,就能诅咒对方。

    虽然这三样能力看起来不太光明磊落,但是面对敌人之时,还管那么许多。

    所以随着柳南风心念一动,岩浆直接把人魔给吞噬。

    实际上人魔半身被困在岩浆之内,早已半死不活,连惨叫一声都没发出,就消失得无隐无踪,唯有岩浆咕咚咕咚冒了两个泡。

    不知为什么,柳南风又想起了冯红锦,于是回头向江中望去,然后就和一人对上了眼。

    正是那天在堤坝上看到的水手服姑娘,她站在一艘破旧的砂石船上,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一阵风袭来,吹起她飘飘长发。

    “呜……”随着一阵汽笛声,船只缓缓向前驶去。

    柳南风也顺着旁边的台阶上了堤坝。

    可上了堤坝之后,才反应过来,那砂石船远在江中,他是怎么看清船上站着个水手服少女?

    再回身向江中望去,朦朦胧胧的确是有一艘船,至于是不是有什么水手服少女,根本就看不清楚。

    今天一连遇见好几件“怪事”,柳南风也不想再生事端,按下心头疑惑,急步向咖啡馆走去。

    还是待在老婆身边安全,外面实在是太危险了。

    等来到咖啡馆,咖啡馆里意外地有几位客人,喝着咖啡低声私语。

    “欢迎光临。”

    听见推门的声音,吧台后的徐欣怡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一抬头才发现是老板。

    不过她的声音也提醒了旁边正在给咖啡拉花的苏锦绣,她抬起头来,正准备询问怎么去了这么久,就见柳南风又盯着宋海棠的屁股。

    她轻哼一声,手上一抖,拉花彻底失败。

    柳南风走向吧台,正准备询问苏锦绣要不要一起回去,就见她把手上的咖啡放到了他的面前。

    “这杯给你喝。”

    “咦,我下午已经喝了一杯,不能再喝了,再喝晚上就睡不着了。”

    “睡不着没关系,我会陪你。”苏锦绣笑吟吟地说道。

    “老婆真好。”柳南风只当她是说情话,喜滋滋地把咖啡接了过去。

    “你去旁边喝吧,等我把这一杯咖啡做好,我们就一起回去。”苏锦绣道。

    “行。”柳南风闻言端着咖啡去了旁边。

    刚坐下,就见宋海棠拿了一小盆仙人球过来。

    “下午的时候,老板娘让我给你准备的,让你放在电脑桌前。”

    “行,你放着吧。”

    柳南风忍不住又打量她几眼,当然主要是在看她身后的那个鬼。

    没一会就见苏锦绣又端了一杯咖啡过来。

    “不小心又失败了,这杯你也喝了吧。”

    柳南风:……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152/45953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