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1993之流金年代 >第39章 华理工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39章 华理工

    三国杀的基本玩法并不难理解。

    之所以后来越来越复杂,是因为游戏公司为了捞钱,把角色卡片越出越多,礼包越卖越贵。

    但最初纸牌版本的三国杀还算简单,裴哲打算先弄个纸牌的版本。

    虽然不用配音师,但是专业画师这玩意,一时半会还真不好找。

    既南大学里还没有艺术学院,他思来想去,只能去华理工找找,因为觉得顶级学府怎么也该有个艺术学院。

    来穗城快两个月了,都没去看下五哥裴鸣,有点说不过去了。

    正准备出校门,裴哲裤兜里的BB机响了。

    他的传呼号只告诉了春哥和小胖子,不是要紧事两人一般不会给他发简讯。

    拿起来一看,果然又是师姑娘。

    没办法,裴哲只能去女生楼等她。

    有了第一次不算愉快的等待经历,师佳佳开始迁就起他,没两分钟便下了楼。

    师佳佳明显心情不错,提议道:“我们今晚去看粤剧吧!”

    “这会儿没空,我有事,不一定有时间。”

    裴哲自顾地往前走。

    “那就先忙你的事。”

    师佳佳也不生气,绕在他身边,如同一只欢快的知更雀。

    华理工离着既大不远,几条街距离,都不用坐车,走几步就到了。

    五花校区。

    裴哲找到建筑系,问了好几拨人,才在图书馆找到裴鸣。

    “五哥。”

    裴哲坐下来,小声打了个招呼。

    裴鸣抬起头,诧异了一下,然后臭着脸,“你小子怎么才来,过几天再不出现,我都打电话给四伯母,告诉她你失踪了。”

    裴哲尴尬一笑,他自己都是一个月才打次电话给母亲报平安。

    自己这阵子太忙了,早把隔壁学校的五哥抛诸脑后了。

    裴鸣桌前摆了一堆建筑专业书,看情况已经开始备考研究生了。

    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带着大圆眼镜的女生,长发及肩,鹅蛋脸,乍看起来很有娟娟秀气。

    “这位是五嫂?”

    裴哲赶紧转移话题,印象里自己的五嫂并不是此人啊。

    裴鸣一窒,道:“别瞎叫,同学,你叫柳畅姐就行了。”

    柳畅明媚一笑,相处这么久很少看到裴鸣这样的谦谦君子,摆出如此的臭脸。

    裴鸣此时也发现了身边的师佳佳,反击道:“那这位是?”

    “同班同学,师佳佳。”

    裴哲正色道,只是腰子很快被狠狠掐了一把。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裴鸣收拾了一下,带着三人去了食堂。

    华理工的饭菜明显比既大的要好,裴哲已经就着梅菜扣肉,干了好几碗饭了。

    “你说你想找我们的艺术学院?”

    裴鸣纳闷,接着说道:“有个屁!”

    “没有艺术学院?”

    裴哲张了张嘴,连华理工的艺术学院都还没成立吗。

    在他的思维里,建筑系就是工地画图的,然后跟画画搭点边,怎么也能找到个懂画画的。

    他要求也不用太高,毕竟自己还有印象,实在不行找点三国插画“临摹”嘛。

    “柳畅学的园林设计,倒是会画手绘图。”裴鸣说道。

    裴哲听罢,赶紧拿出自己的本子。

    柳畅接过本子,翻看了一下,神色顿时古怪起来。

    “柳姐姐,给我也看看。”

    师佳佳顿时好奇心大起,她拿过本子,翻了起来。

    “噗——”

    师佳佳只看了几眼,就忍不住笑喷出来。

    “我没笑,真的……”

    她艰难掩着嘴,然而眼神诚实地出卖了她。

    “想笑就笑吧。”

    裴哲板着脸,没好气道。

    他也知道自己画得确实有点离谱,大乔小乔甄姬这些历史大美人都被画成了火柴人,然后中间还别着两坨大大的气球。

    “我精通的都是风景画,人物画得很少。”

    柳畅声音甜软柔糯,说:“不过,我倒是认识几个粤美艺术学院的同学和老师,应该可以帮忙。”

    “太感谢柳畅姐了。”

    裴哲欣喜道:“我的要求是这样的,男性武将必须根据典故,该有杀气有杀气,该儒雅儒雅,还有他们配备的武器,也要尽量突出还原……而女性角色就要怎么妖娆、怎么妩媚怎么来,一定要仙气飘飘,玲珑有段,长袖善舞,总之服饰怎么轻薄夸张怎么来……”

    裴哲芭芭拉说的一大堆,旁边两人听着都呆了。

    这是三国?确定不是卖衣服的?

    对面的柳畅早已执起笔,刷刷写下他的所有要求,一字不落。

    “还有么?”柳畅问道。

    裴哲道:“暂时就这些了,实在不理解我的要求就多看看三国插画,或者去游戏厅,那里有一款叫《吞食天地》的游戏,你们领悟领悟。”

    这年头还没有《真三国无双》,不然他真不介意厚脸皮来个借鉴。

    “嗯,都记下了,我是能理解你的意思了。”柳畅笑道。

    裴哲忍不住给这位五嫂比个大拇指,这绝对是做设计乙方的料啊。

    柳畅想了想,“不过,人家能不能拉下脸给你画这种画就了。”

    粤美院都是比较清高的,像这种要求,看上去有点媚俗了。

    “当然,要求这么多,肯定是有报酬的,一张原画咱们按照一百来算,怎么样?”裴哲道。

    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是钱出的不够。

    “一百一张?”

    裴鸣听后愣了好一会,这本子至少记下了一百多个人物,这不就得一万多块?

    画插画什么时候这么赚钱了?

    而且他这个六弟,一个多月没见,就出手这么阔绰了?

    要是按他说的,这种卡牌游戏不赚钱怎么办?

    柳畅却笑道:“行,这价钱挺合理,你要赶时间的话我多找几个人也没问题,因为有大金主嘛。”

    艺术学院在校期间能找到兼职,挺不容易的,何况是能出这么高价格的人。

    “挺赶的,最好半个月能完成。”裴哲道。

    他的要求这么过分,一百一张真没什么,人物画是彩绘的,费时费力,而且字体也要充分艺术设计,才能彰显三国杀里边肃杀场景。

    柳畅点点头,“没问题,改天你来看看初稿,不行再改。”

    事情办完,四人道别离开。

    裴哲心情也不错,决定跟师姑娘去看场粤剧,解解闷。

    一路上,师佳佳不停盯着他,乌黑而透亮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

    裴哲实在受不了。

    “没有,就觉得你太有意思了,原来你不仅会游泳,还会画画,简直就是文武双全!”

    师佳佳眉眼弯弯,笑道:“只是,咱们以后别画了好么。”

    “咚。”

    裴哲仗着高出她一个个头,一个板栗敲在她脑壳上。

    师佳佳顿时捂着小脑袋瓜,满眼无辜地看着他。

    而她内心里喜滋滋的,她喜欢这种大男子主义,喜欢自信的男人。

    因此,当裴哲在新生介绍时那一浪,顿时吸引了她。

    虽然这家伙画画很烂,倒想法很惊奇,师佳佳都已经开始期待那种叫做“三国杀”的卡牌游戏了。

    粤剧是在友谊剧院看的,演出的是经典剧目《帝女花》。

    “落花满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荐凤台上,帝女花带泪上香……”

    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谴词优美,曲调动听,别有一番韵味。

    两人看得都很投入,直到夜里才坐车返回学校。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330/459774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