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你管这叫幕后黑手? >1 夫人的好女婿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1 夫人的好女婿

    因着那命运的长子已然降临,祂会高举驱除谎言的真理之光,带走欺瞒众生的疾病与死亡,将世界恢复至本来面貌——

    《原初圣典未来篇:门徒的第三段预言》

    ……

    黑棘联合王国,港口城市格雷厄姆郊外,一座被整齐绿草地围绕着的典雅庄园中此刻非常热闹。

    阵阵小提琴声音飘荡,大量侍者来回穿梭于厨房与会客大厅中忙前忙后。

    精美的环形吊灯下,一些身着燕尾服白衬衣的绅士时不时邀请一位位头戴宽沿纱帽的淑女小姐进入舞池中起舞。

    更多客人则三三两两聚在舞池周边,谈论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

    他们的声音普遍很轻,但交谈人数多了,就不可避免的形成一阵阵嗡嗡声响。

    伴随着周遭持续不断的乐曲,吵得切尔西夫人蹙眉不已。

    她不喜欢这里的氛围,尽管这次聚会是她举办的,但她仍旧不喜欢。

    “别对所谓的社交场合有幻想,那些人与其说会期待与你交个朋友,不如说想要千方百计把你拽进后花园的灌木丛里为所欲为。”

    不久之前,她曾用这句话拒绝了女儿想要出席聚会的请求。

    很明显能够察觉到女儿对此很不满,正值青春时期的少女已经开始对后花园灌木丛中的二三事感兴趣了——这也是切尔西夫人对她严防死守的主要原因。

    一个被成长躁动纠缠着的年轻女孩是很容易受到诱惑的,尤其是在宴会厅里有一位“大杀器”存在的情况下。

    想着,切尔西夫人不自觉瞥了眼远处某个身影。

    那人此刻正坐在大厅角落一张桌子处看书,暗淡的光线让他的五官稍显朦胧,但朦胧中反而透露出一抹神秘美感。

    无声无息,却惹得周遭贵妇小姐们频频瞩目。

    然而仔细看去,却能发现对方典雅立体的面容中存在着一抹稚嫩——黑短发蓝眼睛,明显也就十五六岁,和她女儿差不多的年纪。

    这个年龄段出席这种社交晚宴其实不太正常,不过既然能受邀而来,自然是有理由的。

    梅伦·吉尔伯特。

    他的父亲是本地一位富有的房地产商人,母亲则是国内著名作家与思想家,曾经参与组织过轰动一时的女性投票权运动,在全国各地的妇女群体中很有影响力。

    除此之外,他家里还有个哥哥,在本市开了一家报社,据说很有能力。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还不至于说这少年是一个大杀器,类似这种家世良好且外表出众的年轻人切尔西夫人可见多了。

    实际上,这个梅伦在表面之下,还有着一个罕为人知的身份,那就是国内著名童话故事作家。

    按照切尔西夫人调查到的资料来看,这个梅伦在七岁时就已经开始他的写作生涯了,截止到现在,已经出版了十七本书,每一本都在国内外孩子们心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

    而她女儿恰好就是这位的书迷,还是非常狂热的那种,可以说是从小看这位的书长大的。

    单纯书迷也就罢了,问题是女儿前阵子也不知道从哪打听到了偶像和她生活在一座城市,竟然还透露出想要登门拜访的意思。

    所幸梅伦的作家身份并没有曝光,切尔西夫人这才能赶在女儿行动之前邀请对方来看看情况。

    这一看,就吓了她一跳。

    原本她还以为能写出那种充满童趣意味的作家必然是一个阅历丰富的老先生,结果没想到,年龄竟然比她女儿还要小一岁!

    这就不得不防着点了——

    要说对正常的贵族家庭来说,让这么一位青年才俊与女儿接触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毕竟眼下这个时代已经不是早年那种唯血统论的年月了,资产阶级的兴起已经将旧贵族的统治冲击的支离破碎,骑士与领主们往昔的骄傲早就被工业化的洪流冲进了历史的垃圾桶里。

    但切尔西夫人所在的家族,并不是一个正常的贵族家庭。

    而是一个纯血巫师家族。

    她们所赖以为生的,不是世俗的资产和光荣的家族史,而是手中的魔法和脑子里的超自然知识。

    可以说,切尔西夫人这种存在能够看见的,和普通人所能接触的,完全是两个世界。

    狮子也许能屈尊去和一只蚂蚁结交,毕竟真要有蚂蚁能入了狮子的眼,那肯定不是简单的蚂蚁。

    但要说一头狮子去和一只蚂蚁结合?

    这种事情根本不可想象。

    这是切尔西夫人的观念。

    而她的女儿,因为年龄原因,还没有彻底形成这种观念。

    所以不得不防。

    不过,也不用防多久……

    收敛目光,切尔西夫人随后看向大厅不远处一根华丽的承重柱下。

    在那里,管家正领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年轻人静静等候着。

    那是她给自家女儿找的未婚夫。

    同样出身于纯血巫师家族,门当户对,十分般配。

    ……

    梅伦此刻脑子有点疼。

    这并不是因为周遭如热浪般涌来的噪音的缘故,而是因为他在刚刚看书时,彻底苏醒了前世记忆。

    没错,是苏醒。

    此时回顾过往,他很确定自己是打娘胎里就已经从地球穿越到了这个类似十九世纪欧洲的地方。

    在穿越之初,他的脑子明显无法容纳前世信息时代堪称海量的记忆,于是大部分记忆在一开始就沉睡在了身体深处,随着年龄增长而缓慢融合。

    这让他从小就有了诸多天马行空般的奇思妙想,而那些想法与“土著思维”结合,用写作“发泄”了出去。

    于是梅伦早早成名,成了一位天才作家。

    往昔他其实没有搞清楚那些连绵不绝的灵感到底从何而来。

    直到刚才,仅剩的部分记忆终于浮现,让他彻底醒悟了过来,明白自己是个穿越者。

    “而且还是一个带着金手指的穿越者。”

    角落里的少年暗暗心想,目光看向手中书时,充满了审视。

    这本书名为《神秘遗产的继承者》,描写的是一个类似美国的国度在获得了上个纪元文明遗留下来的强大武器后,于百年前闹独立脱离宗主国的故事。

    据梅伦了解,史学界其实还不能肯定这个世界曾经有过别的文明。

    所以很明显,这是一本无聊时用来打发时间的消遣读物。

    然而此刻入目所见,书序中的黑色文字却正在缓缓蠕动,朝着另外一种模样扭曲变化着——

    【命数:0】

    【位格:0】

    【所学技能:写作(精通)、小提琴(精通)、钢琴(入门)】

    ……

    这似乎是一个“属性面板”。

    可命数是什么?

    位格又是怎么个情况?

    我上辈子学过的东西怎么没有体现出来?

    这辈子我还是个神学天才呢,学校老师时常夸,竟然也没有?

    梅伦对于这个“面板”感觉很茫然。

    只是,还没等他细琢磨这其中的规则,一种独特的吸引力就隐隐从心底浮现了出来。

    顺着这种感觉看去,他看到了不远处一位同样呆在角落,正靠着大厅墙壁处,表情哀伤的棕发青年。

    梅伦认识对方,是一个出身于魔术师家庭的内向青年,名叫加西亚·帕克。

    不过因为年龄缘故,他和对方并没有深入接触过,只记得对方是个寡言少语易害羞的人,非常不适合魔术师这种工作。

    此刻目光看过去时,没有从对方身上发现什么特殊之处。

    但在梅伦手中书上,或者说在那个面板下方,却浮现出了一行新的文字——

    【三日后,加西亚·帕克将与父母一同前往新世界闯荡,他再也没有机会去认识暗恋已久的贵族小姐温妮·凯特了,这会让他抱憾终生。】

    ……

    新世界就是手中书里描述的那个“美国”所在的大陆,因为距离较远,去那边的人很少有机会回来。

    至于温妮·凯特。

    这个名字让梅伦将目光转向了宴会另一边,一个正与一群年轻人谈论着什么的肥胖身影。

    “这家伙的审美观可真是不一般。”

    想了想,梅伦放下手中书籍,走到棕发青年身旁小声朝他说了句话,然后不理会对方惊疑不定的模样,踏步朝着胖小姐那群人走去。

    “抱歉,打扰一下,”

    热闹的宴会大厅东南角,佯装路过的梅伦突然停在那群人面前,“你们是在讨论摄影吗?”

    “呃,没错。”

    有人接茬回应,对于眼前这位大男孩的出现感到有些诧异,“有什么事情吗?”

    “我最近听说了一个用咖啡和盐制作显影剂的办法,但始终没有去验证。”

    梅伦撒谎面不改色地道:“也许你们也听说过这个办法?”

    “咖啡和盐?”

    几人对这言论感到十分错愕。

    “这怎么可能?”

    “你是从哪听说的?”

    “我只知道,咖啡和盐都是用来吃的……”

    当前时代的摄影并不流行,相机笨重的如同一个木头箱子,需要非常繁琐的步骤才能获取到一张照片。

    梅伦对此其实不太懂,但这并不妨碍他随便在脑子里翻出几个关键词就敢跑来搭讪。

    搭讪这种事情,对于社恐来说十分可怕,对于梅伦这样的人而言却没什么难度。

    只要有一个适当的借口插入交谈,再不着痕迹的引导话题,他自然就能和别人成为朋友了。

    比如眼下,几句话的功夫,梅伦就已经成功融入到了这群人的话题当中。

    而没过五分钟,话题就从摄影转移到了魔术上面——这正是棕发青年加西亚·帕克所擅长的领域,这家伙在之前始终跟在梅伦屁股后。

    因此,当梅伦谎称去盥洗室而踏步离开那个圈子时,加西亚·帕克已经在磕磕巴巴的给自己暗恋已久的胖小姐讲解那些唬人的把戏了。

    几行新的文字随之在梅伦手头那本书上浮现而出。

    【你改写了加西亚·帕克的命运】

    【你获得了命数X1】

    【你可以用常规方式使用命数随机抽取对方一项技能】

    ……

    【你也可以对该命数进行探索,尝试将它用作其他领域】

    ……

    “随机抽取?”

    命数对应的数字灰蒙蒙,梅伦伸手触碰,那缕灰色就瞬间从书页上窜了出来,缠绕并融入进了梅伦的手指当中。

    一阵骨骼扭曲的异样感随之从他的双手部位诞生,伴随着的,还有一股记忆从脑海深处浮现。

    【你获得了纸牌魔术(精通)】

    ……

    “竟然这么方便?”

    脑海中的知识仿佛多年学习而成,记的非常深刻,活动一下十指,他发现自己的双手明显更加灵活了,仿佛久经锻炼。

    梅伦因此忍不住看向了宴会大厅中,另一个对自己有吸引力的身影。

    那是一位穿着黑色收腰晚礼服的贵妇人,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皮肤白皙,华丽的金色长发高高盘起,头上带着这个时代流行的精致蕾丝纱帽。

    此刻她正靠坐在不远处沙发上,与对面一个金发少年轻声交谈着什么,举止优雅,表情冷静,一只手端庄的放置在桌面,另一只手握着高脚酒杯,及肘的白色丝绒手套在明媚光照下显得分外耀眼。

    她是这次宴会的举办者,伊莎贝拉·切尔西夫人。

    梅伦虽然不社恐,但他对于这种社交宴会其实并不感兴趣,他能够受邀而来,完全是因为切尔西夫人这个人。

    切尔西夫人生的十分美貌,坐在沙发上的身姿仿佛水蛇般纤柔,讲话时的表情与神态却又充满了一股淡定自若的女强人气质。

    非常符合梅伦的XP。

    梅伦觉得,如果要在这个世界挑选一位初恋女友的话,没有谁比这位夫人更符合心意的了。

    只是,在他看向对方时,手中书页上浮现出的文字,却让他感到十分错愕。

    【出身古老神秘家族的伊莎贝拉·切尔西在成长途中并没有遭遇过多少挫折,因此她的性格当中存在着极大的自负,这显然不是什么良好品质。】

    ……

    【明天中午,伊莎贝拉·切尔西将会因为她的傲慢而遇刺身亡。】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467/458239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