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你管这叫幕后黑手? >2 蹩脚的魔术师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2 蹩脚的魔术师

    此时此刻,切尔西夫人可没发现某人正在关注自己,更是不知道自己明天就要死了。

    明亮的环形吊灯下,她正与未来“女婿”闲聊一些琐事。

    “很久没看见朱莉安娜了,她还在圣格兰特堡教授黑魔法防御课?”

    切尔西夫人的声音并不清澈,反而比较沙哑,配合其沉静的面容与端庄的身姿,仿佛一条优雅盘绕在枝头,正静静吐着信子的黑色蝮蛇。

    “是的,不过妈妈现在只是兼任了。”

    回话的金发少年面容较为普通,说起母亲时的语气充满了骄傲。

    “如果有其他人接任,她会卸下授课教授的职务。”

    “兼任?”

    “嗯,妈妈已经被推选成为了橡树学院的副院长。”

    “真是个好消息。”

    切尔西夫人闻言露出一抹笑容,“只是这样一来,你父亲想要复婚可就更难了。”

    “爸爸他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少年表情有些尴尬地说道:“南加殖民地的一些原住民有些不好管理,他年初就跟随军队去镇压叛乱了。”

    这话让切尔西夫人不自觉眯了眯双眼,随后话锋突然一转。

    “听说圣格兰特堡最近在那边,和原初真理教的人起了冲突?”

    “好像是的,母亲没怎么提这件事……不过我想以那群邪教徒的疯狂程度……”

    双方之间闲聊的氛围不能说愉快,但也算是和谐。

    实际上,双方家族的联姻早已经是确定了的,虽然还没举办订婚仪式,但默契既然达成,就基本不需要再商讨什么。

    所以金发少年眼下面对自己未来“丈母娘”时虽然有些拘束,但整体上倒是没什么压力可言。

    ……

    只是,当一位不速之客突然不请自来地坐在了少年旁边时,他就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速之客是一位外表十分俊秀的同龄人,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棕发跟班,两人的模样看起来并不像是巫师。

    然而少年对于这位却是非常警惕,甚至敌视。

    因为他认识对方,认识这个叫梅伦的家伙。

    数量稀少的缘故,巫师家族之间进行各种社交聚会是常有的事,尤其是在面对一个几百年交情的盟友家族时。

    因此,金发少年虽然不是本地人,但却时常前来拜访,对这座城市,以及城市里的一些人并不陌生。

    在他上一次拜访途中,也就是一年前,他和母亲就曾碰到过这个名叫梅伦的家伙,当时母亲还夸他生的好看。

    单单如此的话,倒也不至于让少年警觉什么。

    但事后母亲曾经写信给对方,现在还都有联系,双方已经成了笔友。

    这就让少年不得不警惕起来了。

    他的父母和他一样,都属于联姻结合,他父亲对联姻很满意,母亲却始终不满,前两年甚至还和父亲离了婚。

    母亲私下里有没有她自己的私生活,那是谁也说不准的事。

    因此少年有充足的理由怀疑,眼前这个叫梅伦的家伙,没准就是自己同母异父失散在外多年的亲弟弟。

    不然母亲怎么可能那么积极的与一个普通男孩达成联系?

    当然了,如果单单这样,也不至于让他感到紧张。

    但眼下这种场合碰上对方,就不得不让他多想了。

    “也许母亲是生怕切尔西夫人没看上我,所以特意叫来一个备选?“

    “或者是切尔西夫人曾经对我表达过不满,所以母亲特意叫来了一个备选?”

    他有点坐不住了。

    一个普通人对于巫师之间的联姻构不成威胁,但如果是一个身上具有巫师血统的普通人,那限制就没那么苛刻了。

    虽说被抢大不了换一个家族继续联姻。

    但这一点都不体面。

    更重要的是,切尔西夫人并不是一般的“丈母娘”,看似和蔼到举办宴会连普通人都能邀请的地步,实际上她在整个巫师世界,可是一个有着很强存在感的“大人物”——

    三大巫师银行之一,闪金银行的最大股东,国际巫师联合协会名誉副会长,巫师教育委员会委员,纪元探索者协会的核心骨干,黑石海洋贸易公司的幕后掌控者……

    这些头衔单拿出一个来就已经足够让寻常巫师仰望了,切尔西夫人有一堆。

    如果不是她的家族人丁单薄,极大限制了其影响力的扩散,如果不是双方家族几百年交情,母亲和切尔西夫人关系密切,少年所属的家族还真没资格和对方联姻。

    所以说,切尔西夫人的“女婿”这个身份,非常具有含金量,绝对不能被别人夺了去。

    因此,当这位疑似“亲弟弟”的野种打过招呼并坐在他身旁时,少年语气不悦地道:“你是谁?”

    “谁叫你坐在这里的?”

    ……

    这人怎么这么大敌意?

    梅伦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他是见到切尔西夫人可能会死,所以才过来尝试能不能扭转这种命运的。

    在他看来,这么一位看顺眼的大美人如果突然就没了,那简直太可惜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刚刚觉醒自己的金手指,眼下正是需要实验对象的时候。

    但似乎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他的实验目标。

    起码在周围,能够让他金手指生出反应的,也就那么小猫三两只。

    所以梅伦很自然就挑了这个最顺眼的。

    结果似乎不太受欢迎……

    难道他们正谈论什么秘密事情,不希望被人打扰?

    但如果真这样,不是应该找个隐蔽地方交谈的吗?

    眼角余光扫了眼周围密集的人群,梅伦有点纳闷。

    不过表面上,他倒是没见有丝毫被排斥的尴尬,反而歉意的朝对方笑了笑。

    “因为有一件事情要做,所以我不得不来打扰你们,很抱歉。”

    “也许在做这件事情之前,”少年冷眼说道:“你应该征得我们的同意?”

    “当然,所以我才坐在这里。”

    说着,梅伦从兜口掏出一副扑克,手中开始洗牌,嘴上则道:“这件事情和这幅扑克牌有关,请看。”

    切尔西夫人是这次宴会的绝对主角,周围本就有不少关注的目光,当梅伦用一种非常华丽的手法操控手中那幅扑克牌哗啦作响时,瞬间就吸引到了大量注意力。

    而当他洗好牌,奇妙的将最顶端的红A变成黑A时,更是引起了一阵惊奇的呼声。

    “我突然就有了这种调换纸牌颜色的能力,我认为这可能是一种魔法。”

    浑然不知自己正在两位真巫师面前装逼的梅伦一本正经地说道:“有人告诉我,你们也许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切尔西夫人闻言眼神怪异地看着梅伦,没说什么,坐在梅伦身旁的金发少年则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所谓的魔术技巧对于普通人来说很难琢磨,但对于一个眼力强大的巫师而言,轻易就能看破这其中的破绽。

    眼前这家伙,耍小聪明耍到他们这里来,简直太不自量力了。

    梅伦可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见没有人开口,他随后又表演起了其他纸牌魔术。

    预知选牌、让纸牌变成同花顺、隔空操控纸牌……

    技巧越来越复杂,手法也愈发华丽,有着周围越聚越多的客人,他并不缺配合的同伴,阵阵惊奇的呼声更是成为了聚会大厅中最响亮的噪音。

    “母亲显然没有和他讲过关于巫师与魔法的事情。”

    看了好一阵,一旁始终在观察的金发少年终于彻底放下了心,于是他惬意地靠坐在沙发上,含笑看着眼前这个疑似野种弟弟的可怜家伙卖力表演。

    如果这家伙真了解自己两人的真实身份,那么他就会明白,他现在表现的越浮夸,在切尔西夫人眼中,就越像是个滑稽的小丑。

    ……

    事实与他想的并不一样。

    坐在梅伦对面的切尔西夫人并没有感觉梅伦此刻模样有什么滑稽可言,她反而饶有兴趣地欣赏着男孩卖力的表现。

    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一种思维区别了。

    在少年看来,梅伦现在的样子很好笑,因为他的魔术手法在巫师眼中非常拙劣。

    但在切尔西夫人看来,竭尽所能的表现着自己,额头上甚至都已经溢出了汗水的大男孩此刻别有一番魅力。

    不过,这也只是一种微不足道的欣赏态度罢了。

    这种态度的改观,让她反而更坚定了不能让女儿与这个梅伦接触的想法。

    ……

    “很明显,你们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表现了半天也没见两人有反应,梅伦似乎有些沮丧地收起了扑克牌,但紧接着他却话锋一转。

    “所幸我这次来也不算没有收获。”

    说着,他将手往后一伸,身后站着的某位棕发青年就将一个镶金丝的布口袋交到了梅伦手里。

    “它似乎是一个很神奇的口袋,”

    梅伦边说边朝身旁不知道为什么而面带讥笑的金发少年眨了眨眼。

    “也许我们可以猜猜,这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见到口袋,金发少年脸上的笑容突然就僵住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467/458239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