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奇葩死法

    日升月落,阳光挥洒在草坪上,将绿草茎叶中的晶莹露珠照耀的纤毫毕现。

    早早起床的梅伦在洗漱完毕后,就拎着一手提箱现金乘坐马车来到了格雷厄姆市东北角的一家教会医院门口。

    观望片刻,他示意车夫将一个失魂落魄的身影叫到身前,低声与对方交谈了几句后,将一摞钞票递给了对方。

    对方瞬间瞪大双眼,随后充满惊喜地对梅伦一顿感谢,继而毫不迟疑的狂奔回到了医院中。

    梅伦则继续在医院对面的街道上盯梢。

    没一会,他就叫来了第二个。

    随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直到手头现金挥霍了个干净,他这才在车夫十分复杂的注视下返回了车厢。

    此时已经日上三竿,马车缓缓在人流涌动的城市内穿行,车厢里的梅伦则盘点着自己之前的收获。

    昨天晚上,他怀疑自己可能对命数这种东西有所“误解”。

    但想要对它的功能进行实验,就需要先积攒出一定数量。

    而什么地方会让他碰上数量众多的,即将面临人生变化的人呢?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医院,其次就是那种污染严重的工厂。

    在这个工业化愈演愈烈的年代,患病而不自知、患病而治不起的穷人不知凡几,所以想要收集命数,跑这两个地方撒钱准没错。

    这是最快的途径,也是最不费心思的。

    有着“预知”能力,梅伦已经不把钱当回事了,这个时代虽然没有彩票,但股票还是有的。

    哪天如果没钱了,跑去交易所转悠一圈准能回血。

    “如果改变别人命运就能获得命数,那我写了那么多本书,照理来说应该会影响很多人的吧……怎么这上面就没有反应呢?”

    “时间太短的原因吗?”

    刚刚觉醒的金手指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探索,晃晃悠悠的车厢内,梅伦琢磨半天也没琢磨透这个问题。

    甩了甩头后,他低头看去,手中书页上随即浮现出一个“面板”。

    【命数:12】

    【位格:0】

    【所学技能:蛇派通灵演绎法(大师级)、写作(精通)、纸牌魔术……】

    ……

    12这个数量并不算多,梅伦发现自己的金手指只能看到别人三天内的命运变化,而不像看自己时那样,能够看到一个月的。

    “也许这个三天限制可以升级?”

    “话说,如果我打破自己既定的命运,会不会也有奖励?”

    想法很多,不过等他回到家中书房时,这些疑惑全都被压到了心底。

    坐在书桌后,拿起羽毛笔,梅伦准备尝试在“属性面板”下面写字——这是他猜测的一种对命数的使用方向。

    “我能无病无灾活到死。”

    他本想在上面写这句话,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手举在半空,竟无法下笔。

    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拖着他的胳膊肘似的,十分抗拒他这个“无礼”的要求。

    梅伦因此面露喜色。

    不怕有反应,就怕没事发生,有反应就证明自己这种尝试方向是正确的。

    就是得需要降低要求……

    “三十岁之前,我的人生一帆风顺。”

    他又想写这个,结果还是不行。

    于是要求不断降低。

    免除死亡威胁不行、告知死于谁手还不行。

    僵持了半晌,梅伦最终成功在书页上写下了一段话。

    “我马上就能知道自己的死法!”

    命数对应的数字遂从12降到了2,但是却没见有其他情况出现。

    不过紧接着梅伦内心中就突然升起了一股冲动,让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到右侧书架处,打开玻璃窗,从中掏出一本书来。

    这显然是一种提示。

    然而当他看清楚这本书的名字与副标题时,脸上表情瞬间变得十分精彩。

    《东方人的医学奥秘——浅谈泄阳而亡是否具有科学依据》

    ……

    庄园前的绿草坪上矗立着一座天使捧瓶雕像,此刻瓶口不断朝下撒着清澈泉水。

    往常这个时间,切尔西夫人会倚在窗口处望着喷泉在阳光下的律动,挥洒的水幕上那一抹抹晃动的彩虹总会让她心情愉悦。

    然而现在,她正默默注视着自己从小养大的一位侍女跪在面前,语气愤怒地控诉着自己。

    “亲手杀死我的父母,然后假惺惺的将我收养在身边,你以为这样就能赎清自己的罪孽吗?伊莎贝拉,你真是个可笑的婊子!”

    ……

    “命运早晚会惩罚你,伊莎贝拉,就算我刚才没有得逞,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

    “还有你那恶心的女儿!每天都在装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实际上连庄园里的一条狗都比她有良心!”

    ……

    装饰华美的大厅在昨晚还是一副人声鼎沸的热闹模样,此刻已经冷清的连一只苍蝇都没有了。

    切尔西夫人坐在一处靠窗的沙发上,身着黑白侍女服的少女就跪在她面前,像是被一股无形力量摁在洁白地砖上似的,身躯后仰,双手折叠束于后腰,有些许雀斑的清秀脸蛋此刻涨红一片,双眼中充满了愤怒情绪。

    “尽情留恋你现在的生活吧,伊莎贝拉,它已经所剩无几了!”

    “我和我的家人,会在下面等着你!”

    “家人……”咀嚼着这个词汇,想到了十多年前的一些事情,切尔西夫人突然笑了起来。

    “这就是你刚刚在酒里给我下毒的理由?”

    “这理由已经足够让你下地狱去了!”

    “可是,我养了你十七年,而你从未见过你所谓的家人。”

    “就像养一条狗那样?!”

    切尔西夫人闻言眼帘低垂,没再说什么,摆了摆手,旁边随即有人上前将侍女押送离开了这处大厅。

    “妈妈……”

    年轻侍女的谩骂渐行渐远,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随即从大厅二楼围栏处响起。

    放眼看去,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金发少女正探头看过来。

    “发生了什么?”

    “一场闹剧。”

    切尔西夫人不咸不淡地道:“回去吧,艾丽莎,你的病现在还没好,不适合想这些无聊的琐事。”

    “可是,玛丽的父母是谁?”

    少女的语气有些忐忑,声音和切尔西夫人的沙哑截然不同,清澈悦耳,却又泛着虚弱,配合她白的耀眼的肌肤,如同一只病恹恹的美丽天鹅。

    “两个曾经的仇家,生出玛丽之后就已经死了。”

    切尔西夫人回答,见女儿还想要问什么,她突然道:“昨晚我见了格雷家那孩子。”

    这话让少女愣了愣,随即脸蛋气的涨红,“我,我不会和他订婚的!”

    她明显是在生气,但因为声音中的虚弱,根本没有丝毫气势可言,反而不自觉就释放出了一股子可怜兮兮的感觉。

    “如果你能自己做主的话。”切尔西夫人微笑回答着女儿的愤怒。

    少女闻言咬了咬下嘴唇,没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去了。

    大厅重新恢复安静,坐在临窗沙发上的切尔西夫人笑容收敛,目光看向身前盖着白色餐布的矮桌。

    在那里,一杯盛满果酒的高脚杯正静静摆放着,窗外阳光照射下,杯内液体泛着醉人的血色。

    “猩红……”

    低声喃喃着这杯酒里隐藏的东西,切尔西夫人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猩红魔药在魔药学领域中是一种非常厉害的烈性毒药,她虽然有保命手段,但能不能挺得过这种强度的毒性却属于未知数。

    显而易见,这是一次致命的暗杀。

    不久之前,她观赏外面景色之余,照常要来一杯饮品。结果因为是玛丽送来的,就突然想起了昨晚宴会上发生的那件热闹事。

    女儿的未婚夫是一位巫师,却不知不觉被两个普通人合伙偷去了魔法袋。

    这种事情在配合侍女玛丽的特殊身份,让她下意识就联想颇多。

    于是她朝着酒杯无声施展了一个检测毒素的法术。

    本来只是即兴而为,却没想到,法术的反馈竟然十分不正常。

    因此,这才有了之前那一幕的发生。

    然而……

    这件事真的只是侍女发现了父母死亡真相而展开的一场复仇行动吗?

    “我不认为玛丽能有手段弄来这种程度的毒药,这背后必然还有别人。”

    思索片刻,切尔西夫人叫来庄园的护卫队长,开口吩咐道:“我会放出风去,要炼一剂吐真药剂,那人如果不想暴露,必然会杀人灭口。你派人盯紧了地牢,在厨房也要安插眼线。”

    队长布雷迪闻言点头,随后躬身退去。

    切尔西夫人紧接着又叫来另一个人,“盯紧布雷迪,如果玛丽死了,立即控制住他。”

    来人闻言同样点头,随后无声离去。

    望着空无一人的华丽大厅,切尔西夫人想了想,最后叫来了庄园管家。

    “替我给梅伦·吉尔伯特先生送去一份邀请函,今晚我要单独会见他。”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467/458239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